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答应我!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唰!

      伴随着幽灵般的冰冷声音,地面在呼吸之间,变得霜寒满地。

      原来是你在搞鬼!

      声音很轻,可却冷的吓人,冷到深入骨髓。像是把人头颅切开,漫天大雪直接灌了进去,浑身血液骨髓,灵魂都在颤抖。

      “怎……怎么会这么冷……”

      夏侯云打着哆嗦,嘴唇都白了,这种前所未有的杀意,是他从未经历过的。

      他生长在夏侯世家,哥哥是荒古域年轻辈中的剑道第一人,基本没有人敢招惹他。

      更遑论是这般阴寒可怕的杀意,那声音的主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一般恐怖。

      “那个人来了!”

      白展离神色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全神戒备,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

      他和夏侯云不同,他一开始就觉得林云很难对付,最好不要轻易招惹。

      远处,原本颇为嚣张,吼叫不停的妖兽也全都跪伏了下来。

      黄家四兄弟,神色阴晴不定,目光在四方游离。

      唰!

      一道青光闪过,众人视野还来不及捕捉,林云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林师弟!”

      冯章等人看到林云到来,眼中却没有多少欣喜之色,更多是羞愧,是难堪,以及自卑,他们的锋芒在这一战全都被打没了。

      尤其是叶梓菱,她紧咬着嘴唇,一句话都没说。

      林云脸色早就沉了下来,他看了眼公孙炎胸前的伤势,眼中寒芒更甚,可还是忍了下来,望向赵岩到:“谁弄得?”

      赵岩看了眼夏侯燕没说话,林云心中了然。

      就在此时,叶梓菱轻哼了一声,她太痛了,被十几头霸主级妖兽包围。以她小神丹的境界,终究还是有些勉强了,她浑身染血,那双修长的大腿,有三道爪痕极为醒目。

      林云没说话,快步过去。

      在储物手镯中取出一瓶外敷的灵药,不容对方拒绝,涂抹在对方的伤口上。

      内服外敷的疗伤药,武者肯定都得随身背着,强如林云历练之时也难免受伤。可惜,他的涅槃丹已经用光了,只剩些普通的疗伤丹药。

      “林云,你不该来的。”

      叶梓菱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气若游丝的说道。

      “你说啥呢……我们都是浮云剑宗的弟子。”林云继续给她安静的敷着药,轻声笑道:“听话,别瞎想,等我给你敷完药。”

      叶梓菱闻言,泪水顿时在眼眶转动起来,她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哭了出来,她向来要强,自她懂事起从未哭过。哪怕经历过最为绝望的经历,无论是心劫还是自己的生死,都从未流过一滴眼泪。

      可眼下,她真的忍不住了。

      “林师弟,他要拿我们威胁你……他故意让你进来的,师姐没用,师姐真的没用,真的很对不起你,对不起苏姐姐。”

      叶梓菱哭的一发不可收拾,情绪彻底崩溃了。

      她不怕死,也不怕失败,可她真的很难受,变成别人的累赘,尤其是林云的累赘。

      冯章和刘青严同样难受,可却说不出话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云心莫名一痛,可他还是笑了,笑的很温柔,轻声道:“叶梓菱,你记得你当初在浮云剑宗,和我打赌输了吗?你还欠我一个件事,你说过无论什么事,只要是我开口,你都可以做到。”

      叶梓菱闻言微怔,显然不知道对方为何在此时提及往事。

      叶梓菱自然记得,当初她看不惯林云,和他打赌他能否闯过浮云十三关。

      那一次,她确实输了。

      “我现在就用了,你答应我,只准哭这一次?从今往后,都不准再哭了,你也是叶梓菱额……你是我们大师姐呢。”林云冲她眨了眨眼,认真无比的说道。

      叶梓菱瞬间呆了,她绝美的容颜,这一刻彻底呆了。

      林云的话像是一阵暖流,融进了她的心,她从未想过,林云会给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看向对方的眼睛,干净清澈,没有一丝尘埃,只有认真。

      “我答应你。”

      叶梓菱咬咬牙,沉声说道。

      “葬花公子果然情义……”夏侯燕嘴角勾起抹嘲弄,冷声嗤笑道,眼中闪过抹不屑。

      他觉得林云很蠢,不是一般的蠢。

      非亲非故,只是一帮同门罢了,居然真的跑来送死了。

      剑客需要情义吗?

      需要,可情义太重,再锋利的剑都会拥有破绽,都会拥有软肋,变得不堪一击。

      就如现在,就如此时此刻!

      林云起身看向对方,眼中闪过抹寒芒,笑道:“看来我脾气确实太好了,荒山秘境之外,我就该废了你!”

      “死到临头都不自知,你也有够狂的,把菩提子交出来,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夏侯燕冷冷的道:“否则,就算你们淘汰出局了,我夏侯世家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夏侯兄,这就是传言中的那位葬花公子吗?”

      黄家四兄弟中的老大,黄岩成笑道:“这等蝼蚁,其实用不着你来出手,你不介意让我家兄弟练练手吧,领教领教葬花公子的绝学。”

      夏侯燕面色变幻,知道这黄岩成是想趁机展现实力。

      展现的实力越强,到了荒山剑冢争夺宝物时,他的话语权也就越重了。

      “黄兄愿意出手,我自然不介意。”夏侯燕笑了笑,轻声说道。

      两人言谈之间,似乎林云就是砧板上的肉,可以随意揉捏。

      “妖兽是你们弄来的吧……”

      林云看了看黄岩成,忽然开口道。

      他之前让叶梓菱他们先走,就是觉得两头青火蛟出现的太古怪,留在森林危险很大。

      早点出去,或许会安全一些。

      只是没想到,终究还是被堵住了,在将要离开之时被堵住了。

      黄岩成被林云问的有些懵,嘴角抽了抽,勾起抹笑意道:“我觉得你还是关心,你待会能不能站着比较好,老三,给他点教训吧。教教我们的葬花公子怎么做人,别让他以为昆仑真的没人!”

      林云双眼微眯,似乎在笑,旋即,他的直接朝着黄家四兄弟走了过去。

      瞧见他这般举动,浮云剑宗众人,以及两大圣者世家的人全都惊呆了。

      黄家四兄弟,可全都身怀绝技,底蕴恐怖,俱是圣古世家的妖孽!

      “找死!”

      黄家老三名为黄魁,他眼中闪过抹冷笑,属于天神丹的恐怖威压在他身上瞬间爆发出来。

      一步踏出,瞬间就来到林云面前。

      唰!

      他并指为剑,紫府处神丹涌动,有一道天幕绽放。磅礴的星元之力,瞬间就在指尖化为十丈剑芒,将空气撕裂的分崩离析,朝着林云疯狂斩了下去。

      可面对这等骇人的剑气,林云只是伸出右手,直接抓了过去。

      “不自量力。”

      黄魁笑了,黄家四兄弟的其他人也都笑了。

      黄魁修炼的功法极为恐怖,早已提炼出五道先天圣气,此等剑气就算是同为天神丹尊者的妖孽,也断然不敢小瞧。

      林云没出剑,仅以手掌来接,就是一个死字罢了。

      轰!

      可他们脸上的笑容,只维持了一瞬,黄魁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林云掌心有三千龙纹凝聚浓缩,他直接抓住了这道剑芒,下一刻这看上去磅礴无比的剑芒直接被林云给抓碎了。

      吼!

      龙吟声起,林云身上金光爆涌,数不清的碎片应声而飞。

      “这怎么可能!!”

      黄魁笑容凝固,当场就傻眼了。

      不等他有所反应,林云在虚空一闪,就跨过十多丈的距离来到他面前。

      他速度太快,如奔雷,如闪电,快若惊鸿,人过无痕。

      好快!

      黄魁瞳孔猛的睁大,身形闪电般爆退,同时翻手一招,其背后剑匣中弹出柄圣剑被其握在掌心。

      没有丝毫犹豫,他人在半空转动一圈,就是漫天剑意裹挟着无边杀意笼罩了过来。

      碎!

      林云不想和他多做纠缠,直接暴力无比的轰了过去,这一拳轰出,他体内迸发出刺眼的剑光。

      九道龙凰剑气被同时催动,砰砰砰,那漫天剑意,几乎是一触即溃,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神龙日月鼎!

      等到拳芒杀至黄魁身前时,拳芒凝聚成一尊巨鼎,狠狠轰击在了过去。

      噗呲!

      一口鲜血,当即从黄魁口中吐出,恐怖的余波席卷而出。无论是黄家三兄弟,还是两大圣者世家,亦或者是浮云剑宗众人,全都展开身法,赶紧拉开距离。

      一招!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林云一拳就重创了黄魁,这来自圣古世家的妖孽!

      黄岩成和夏侯燕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显然没料到,一个小神丹尊者能有如此手段。

      呜呜呜!

      忽然,场间有古怪而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远处被震慑住的妖兽听到笛声之后,一个个接连暴走朝着林云扑了过来。

      就在这呼吸之间,便有十多头霸主级妖兽,完全不要命的朝林云扑杀过来。

      地上重创的黄魁,早已就地一滚脱离了场间。

      哼,你还嫩的很!

      吹着骨笛的黑袍青年,眼中闪过抹冰冷寒意,操纵这诸多妖兽发起自杀性的攻击。

      林云伫立虚空,双手猛的合什。

      有金色的光芒暴走,下一刻,一道狂风呼啸,裹挟着璀璨雷光的影子从他身上钻了出来。

      轰!

      扑来的十多头霸主级妖兽,瞬间就被这道影子震飞出去,众人定睛看去,一个个下巴都快惊掉了。

      那居然是条龙!

      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甚至连龙的呼吸之声都清晰可闻。

      在这苍龙现身的刹那,远方蠢蠢欲动的诸多妖兽,顷刻间就被压服了。

      该死!

      黑袍青年,心中咒骂一声,他催动本命圣印,魂力疯狂消耗起来,想要继续操纵这些妖兽。

      可就在此时,黄家老大忽然察觉到一丝很不妙的感觉,脸色瞬间巨变,大声道:“老四小心!”

      迟了!!

      林云一张手,苍龙之握瞬间施展,躲在大后方的黑袍青年还未反应过来。

      就被一只龙爪隔空吸扯了过来,黄家几兄弟想要出手阻拦,可环绕在林云周身的苍龙呼啸一声就冲了过去。

      嘭!

      等到三人击退苍龙时,林云已经一把抓住了黑袍青年的喉咙,将他死死提在空中。

      “妖兽是你弄吧!”

      林云看向对方,面无表情的道。

      “滚!”黑袍青年很难受,可依旧凶悍无比,瞪着眼怒骂道。

      “艹!”

      黄岩成骂了一声,闪电般冲杀了过去。

      轰隆隆!

      他的实力极为恐怖,居然爆发出了两星天神丹的威压,让众人惊愕无比。

      夏侯燕没有犹豫,一个闪身,同样杀了过去。

      瞬间两大高手,展现出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朝着林云碾压了下去。

      林云反手一转,抓起黑袍青年的脚腕,将他如人形兵器般朝着夏侯燕砸了过去。

      夏侯燕刚要出手,黄岩成立刻骂道:“你敢伤我弟,我和你势不两立!”

      嗖!

      夏侯燕眉头微皱,眼中闪过抹不悦之色,收敛锋芒避开这一击。

      可谁知道,林云一个转身,直接抡起黑袍青年反手朝黄岩成挥去。

      嘭!

      黄岩成猝不及防,畏手畏脚,直接被砸的差点吐血,脸色难堪之极。

      “你找死!”黄岩成暴怒,他情绪彻底失控。

      林云懒得理他,目光一扫,落在两大圣者世家的人群中。

      白展离和夏侯云等人,顿觉不妙。

      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林云提着黑袍青年,直接杀了过来,冷声道:“教我做人?我看看谁教谁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