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谁得罪谁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清晨,阳光弥漫。

      青玄城内,数不清的人影朝着剑宗山门涌去。

      有关圣者择徒的消息,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甚至传言有荒古域之外的圣古世家翘楚,将会参与第三关圣者择徒。

      圣古世家底蕴深厚,若论传承的话,甚至比某些超级宗派还要强大。

      也就剑宗作为荒古第一剑道势力,曾经也是赫赫有名的圣地,方才能够将圣古世家的真正嫡系翘楚邀请而来。

      换做其他超级宗派,可能真没有这个能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圣者收徒!

      能被一位圣者收为关门弟子,刚好本身又是剑客的话,圣古世家的翘楚,其实也没有多少拒绝的理由。

      就算是圣古世家,圣者数量也是颇为稀少的存在。

      何况就算是圣者,也未必会有时间教导后辈,顶多偶尔指点一番,远远比不上师徒间的关系。

      再者也不是所有圣者都是剑客,就算想指点也没法指点。

      众人越想越觉得可能,只觉得兴奋无比,都在期待究竟会有哪些圣者世家前来。

      ……

      林云等人,离开行宫之后,花了半个时辰才赶到剑宗山脚。

      到了后才发现,人山人海,根本就没法挤进去。

      “我的天,太夸张了吧,之前开山大典第一关都没这么多人。”刘青严咂了咂舌,吃惊不已。

      公孙炎淡定的道:“圣古世家的名头,还是非同小可的,何况这一关已经确定是圣者择徒了。平日里圣人是什么样子,大家根本就从未见过,既有圣人出现,肯定得来凑凑热闹。”

      看热闹的人大多都是青玄城的人,青玄城与剑宗关系不浅。

      剑宗也没有阻止这些人的意思,只是在一旁维持秩序,不准趁机闹事。

      其实平日里,剑宗外门也并不禁止旁人参观,唯有内门守卫森严,不准任何外人踏入半步。

      “跟我来。”

      在几人有些头大,不知如何挤进去时,柳老适时出现。

      将他们朝另外的通道带去,这条通道僻静了许多,只容许通过前两关考核的剑客进去。

      剑宗有内门和外门的区分,剑宗七峰都笼罩在内门之中,云遮雾绕,难以看清。

      外门则随意许多,没有太多森严的规矩,有许多内门中人的家眷和仆从都生活在此。

      第三关考核之地,就在外门最高的山峰山巅之中。

      此山巍峨磅礴,是外门少有的禁地之一,即便是内门中七峰弟子平日里也难以靠近。

      林云等人通过小道,一路朝山巅走去。

      山巅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平台,平台上有许都高大的建筑和楼阁耸立,中央处有一块无比辽阔的道台。

      道台上散落着几根古老的石柱,脚下则铺满了厚重的青石。

      林云等人来到山巅时,此地早已聚集了数千人,这些都是通过前两关考核的翘楚。

      对林云来说,几乎没有什么难度的两关考核,淘汰了九成九的人。

      真正能站到此地的翘楚,由最初的十万人,剩下到七八千人的模样。

      这些人中,估摸着至少有一半的人会被淘汰,开山大典的考核还是相当严厉的。

      林云打量着道台,发现整座道台都布置有极为深奥的灵纹,灵纹在闪烁间涌动着有些熟悉的波动。

      与他在上古遗迹中,经历过的某些传送阵类似。

      莫非这道台,就是一处大型的传送阵?

      林云心中想到,不知道会不会与开山大典的第三关考核有关。

      “夏侯世家的人来了!”

      就在此时,林云身边的公孙炎有些紧张的开口道,林云循声看去。

      夏侯世家与白圣世家的人一起上来了,为首一人颇为瞩目,正是半月前引发轰动的夏侯燕。

      当时他在第一关,拔出圣剑,引起了莫大的轰动。

      而后第二关中直接免试,这段时间内,就属林云和他的名字,在这青玄城内被谈论的最多。

      不过如今,两人似乎都有些没那么受瞩目了。

      附近人群,显然更为期待,圣古世家会来哪些人。

      突然,山巅之上有阵阵骚动传开,一道道惊呼声响了起来。

      却是夏侯燕领着夏侯云还有白展离三人,朝林云直接走了过来,步履之间,没有丝毫犹疑。

      负责主持第三关的剑宗长老,眉头微微皱了下,可终究没有插手。

      这两人都是开山大典中最为耀眼的存在,无论是夏侯燕还是林云,都有极大的可能被圣者收为徒弟。

      到时候,就算是剑宗长老,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眼下只有不闹出太大的事,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管的太宽。

      “没看错吧,夏侯燕朝林云走去了!”

      “不会直接动手吧?”

      “若是剑宗不干涉的话,还真说不准,毕竟菩提子这等圣物,还是极为珍稀的。”

      “东西到了林云手中,没那么好拿回来吧,林云这脾气毕竟是出了名的好。”

      “哈哈哈!”

      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林云脾气不是一般的“好”了,稍稍提及立刻就引的众人会心而笑。

      “真来了。”

      公孙炎神色有些紧张起来,他曾经和夏侯燕交过手。

      准确说不是交手,就是单纯的被教训了一番,完全连反手的能力都没有。

      等到对方晋升神丹之后,更是连交手的资格都没有了,这么多年一直对对方有较大的阴影。

      哪怕如今得到剑帝传承,晋升到神丹之境,依旧心虚不已。

      林云倒是颇为平静,没有丝毫慌乱的意思。

      不一会,夏侯燕就走到了众人面前,一个凌厉的气势瞬间扑面而来。

      即便是叶梓菱和赵岩,也感到阵阵压力,神色都不由凝重起来。

      “哥,他就是林云,菩提子就是他抢走的!”夏侯云见到林云,立刻大声的指责起来,眼中怒火中烧。

      可惜夏侯燕并未如他意料中的那般,直接出手教训对方。

      他生的玉树临风,俊朗不凡,加上眉宇间凌厉的锋芒,初次见面的话,很容易就给人带来好感。

      夏侯燕打量林云一眼,开门见山道:“菩提子是我夏侯世家的圣物,不过认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我只问一句话,有没有可能……”

      “没可能。”

      林云直接打断,淡淡的道。

      夏侯云和白展离,瞬间就惊呆了,夏侯燕还没说完呢,这家伙怎么就直接打断了。

      不仅是他二人,浮云剑宗的一行人,也都有些震惊。

      尤其是公孙炎,这夏侯燕的态度也算是颇为客气了,林云居然一点面子都没给。

      话都没让对方说完,直接打断了对方。

      林云见对方,似乎在压抑着怒火。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几句,平静的道:“菩提子是我光明正大赢回来的,我一没有强迫你弟,赌约中也没有作弊,你弟也输的心服口服。我可以再多说两句,这赌约是你弟强行找的我,要将我赶出剑宗,只是技不如人罢了。”

      夏侯燕压抑着怒火,沉声道:“我说有没有可能……”

      “我说了没可能。”

      林云看向对方,淡淡的道:“无论你是想赢回来,还是想用其他宝物来换,都没有这个可能。菩提子的事已经了了,其他事你可以说,菩提子的事,你还是不要提的好。”

      “葬花公子,果然好脾气!”

      夏侯燕忽然笑了,沉声道:“夏侯算是见识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意,冷声道:“你见识了又如何?你这弟弟,当日想设计把我坑出剑宗,你这个当哥的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眼下开口就是我抢了他的菩提子,还是没见你表示什么,怎么,我林云反倒是大恶人不成?”

      白展离和夏侯云惊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道台上的其他人,也全都傻眼了。

      都知道林云脾气很“好”,可真的没想到,一点面子都没给夏侯燕。

      夏侯燕何等人也?

      荒古域年轻辈中公认的剑道第一人,同时拥有先天剑体和先天剑心,剑道天赋,冠绝群雄。

      神丹榜上,排名在极为夸张的前三千。

      若是仅算三十岁以下的排名的话,他的排名至少在前五百之列,这是整个东荒,面向所有武者的排名,不仅仅是剑客。

      谁都没有想到,两人间的火药味会如此之浓。

      甚至夏侯燕自己,都没有料到林云会如此强硬,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原本想着,能不能靠其他宝物,将菩提子给换回来。

      最不济,以后有机会再比一次,他将菩提子赢回来就好了。就凭他夏侯燕的名字,这荒古域中,就没有人不给他这个面子。

      今日碰到林云,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对方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完全不讲理。

      “哥,这家伙就是个山野蛮人罢了,和他讲不了理的,直接动手教训一番就是!”夏侯云在一旁气的吐血,没想到林云,见到他哥之后,依旧如此嚣张。

      夏侯燕盯着林云,半响,冷然道:“希望你别后悔,我们走着瞧,还从未有人敢和我这般说话。”

      说完,他冷着脸转身就走。

      “林云,你今天这脾气,有点不对劲啊……”公孙炎紧张的道,他好像头一次见到林云,如此不给人脸。

      林云轻声道:“我以为他是来和我道歉的。”

      当日之事,明显就是夏侯云错了,想要让林云当众出丑,再将他赶出剑宗。

      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用心险恶。

      公孙炎有点说不出话来,嘴角抽搐了下,这心也未免太大了吧。

      荒古域年轻辈剑道第一人,岂会主动道歉,不让你道歉就已经是给天大的面子了。

      “可你这样,算是把他得罪惨了。”

      公孙炎眼中闪过抹忧虑之色道。

      林云扭头目光看向他,看的公孙炎有点发毛,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笑道:“看来我脾气确实太好了。”

      谁得罪谁?

      不是夏侯云得罪了我吗?

      忽然,云霄之中,有剑音骤起。

      一只苍鹫从云层中呼啸而至,苍鹫宽广的背上,站立着十多道人影。

      各个气质不凡,锋芒毕露,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林云抬眸看去,这帮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朵极为瞩目的紫色花朵,格外显眼。

      雪曜花世家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