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你不会反悔吧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时间流逝,考核继续。

      接下来的大部分学员,基本都成功成功修成三剑,衍化出三种不同的意境。

      当然,也有大约三成左右的人,无法成功通过考核。

      甚至有的人,连一剑都施展不出来。

      两天时间,靠一幅空白画卷,就入门一种上品圣灵级武学,难度还是客观存在的。

      到目前为止,表现最为出色的是白展离,他成功演练出了八剑!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天水剑法八种不同的意境,每一种都被他掌握到了要领,可以明显发现他悟性极为可怕。

      如果再给他一天时间,这天水剑法可能被他全部修成,至多半月就可达到大成之境。

      如此表现,倒也没有愧对他世子的身份。

      灰衣老者对白展离,也是频频点头,圣者世家的世子确实非同一般。

      旁人和他们比起来,差距还是很明显,犹如鸿沟一般存在。

      “如果不出意外,你这成绩应该能够位列前三。”灰衣老者看了眼演练完毕的白展离,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

      “多谢前辈。”

      白展离笑了笑,倒是没有自谦。

      不出意外的话,夏侯云肯定是第一,他本身悟性惊人,又有菩提子在手。

      旁人很难和他竞争,白展离猜测,他可能已经修炼到十一剑了。

      第二的话,应该是林云。

      神霄剑意太无敌了,对他们这个境界来说,几乎是逆天般的存在。

      除此之外,应该无人能超过他了。

      前三,还是相当稳当的!

      第一名是上品圣丹,前三的奖励是中品圣丹,即便来自圣者世家,他对中品圣丹也是颇为渴求的。

      “这家伙掌握了八种意境,真的变态呀。”

      公孙炎暗自咂舌,而后看向旁边双目无神的赵岩问道,“二傻子,你练到几剑了。”

      赵岩双目露出淡淡的聚焦,轻声道:“七剑,第八剑有点难,这剑法有些古怪,我看不太透。”

      哪里古怪了?

      公孙炎心中吐槽一番,笑了笑看向叶梓菱到:“叶美女,你修炼到几剑了。”

      “这剑法确实有些古怪,我不太确定。”

      叶梓菱出言道。

      公孙炎闻言微怔,怎么都这么说,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哪里古怪了。

      刚好此时林云睁开了眼,他连忙问道:“林云,快说,你修炼到多少剑了。”

      林云笑了笑,道:“这门剑法修炼到多少剑,其实不太重要。”

      “啥意思。”

      “待会你就知道了。”

      林云看了眼空白画卷,将三十六种意境全部记在心中,重新过了遍而后重新闭上双目。

      哗!

      叶梓菱和赵岩同时起身,冯章和刘青随即跟上,公孙炎不在纠结林云的问题,也跟了过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去,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瞩目。

      “浮云剑宗的人,要开始了!”

      “林云好像没来?”

      “好像真没来,不过浮云剑宗的其他人妖孽也蛮多了,看见那紫衣女子没有,那是叶梓菱,浮云剑宗大师姐。”

      “我的天,好美!”

      很快,这些人的注意力,就全都聚集在了叶梓菱身上。

      不得不说,叶梓菱确实堪称绝色,尤其是她那双修长的美腿,格外惹人瞩目。

      “哥,浮云剑宗人开始了。”

      白圣世家众人翘楚聚集在一起,有翘楚对白展离说道。

      白展离早就注意到了,目光在叶梓菱身上打量几眼,轻声笑道:“此女堪称绝色,就是不知道悟性能有多高,否则……长的再好看,也就是个花瓶罢了。”

      “哥,她不会超过你吧?”

      那翘楚想起什么,出言道:“第一关的考核中,她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你想太多。”

      白展离瞪了此人一眼,眼中露出抹不悦之色。

      他是圣者世家的世子,见过的美貌女子太多,即便如此,面对叶梓菱也得称一声绝色。

      可绝色归绝色,天赋和悟性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对自己的悟性,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但没多久,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完全笑不出来了。

      九剑!

      叶梓菱登台后,闪电般出手,天水剑法一气呵成,九种意境在虚空中重叠不散。

      不仅如此,她身上紫光飞舞,雪花缭乱。

      在这天水剑法中,还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将自己的雪曜花血脉与剑法中的水之意境完美融合。

      她只练成了九剑,可最终却衍化出了十种意境!!

      全场震惊,举目哗然。

      “这怎么可能?”

      “她真是浮云剑宗出来的嘛,不让人活了……长的好看,天赋还这么可怕。”

      “两天时间就掌握了九剑,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吧。”

      众人惊呼不已,好些圣者世家的翘楚,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打击最大的肯定是白展离了,他的前三直接就没了,中品圣丹和下品圣丹的价值,何止差了十倍。

      白展离嘴角抽搐了几下,神色有些不淡定了。

      他之前还不理解,夏侯云为何对林云敌意那么大,现在隐约间有些明白了。

      被一个苍玄府出来的人,骑在自己头上,真的太难受了。

      灰衣老者眉开眼笑,大喜过望,他打量着叶梓菱,忽然,他有些惊奇的发现,眼前女子似乎和十八年前那个人有些神似。

      尤其是眉宇间的固执和骄傲,简直是一个模子的刻出来的。

      当即,灰衣老者紧张的问道:“你……你认识剑惊天吗?”

      “我是他女儿。”

      叶梓菱平静的道。

      灰衣老者当即怔住了,半响大笑道:“原来是你,难怪,难怪,哈哈哈!”

      考核广场上的众人,将两人的对话停在耳中,神色都显得颇为惊奇起来。

      “剑惊天?当年三榜第一的那个传奇吗?”

      “难怪这天赋比白展离都还强,三榜第一就是厉害啊,生个女儿也这么恐怖。”

      “不愧是传奇人物之后。”

      几乎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叶梓菱身上,看向她的神色多了丝其他的意思,那是敬畏之色。

      对三榜第一的敬畏!

      不一会,赵岩上场,他展露的风采同样很出众,施展出了八剑。

      可有叶梓菱珠玉在前,没有引起太大波澜。

      公孙炎,冯章和刘青严先后登场,顺利通过考核,其中公孙炎施展了七剑,也算是相当厉害的成绩了。

      冯章和刘青严就逊色了许多,一个是五剑,一个是四剑。

      “原来她说的不确定,是不确定,能否将自身血脉与剑法融合。”赵岩回味着叶梓菱的话,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点了点头。

      考核广场,没有沉寂太久,再次爆发了惊呼声。

      林云登场了!

      夏侯燕不在,此间最受瞩目的肯定非林云莫属,他朝前方走去,一瞬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林云来了,不知道他修炼了多少剑。”

      “叶梓菱已经足够优秀,一口气修炼到了九剑,他应该更强一些吧。”

      “至少十剑!神霄剑意,无敌!”

      在场有很多人对林云无比敬仰,见过他在山门之上,以一敌七后许多人都被他的风采折服了。

      “可惜夏侯燕不在啊,不然两人就可以拼个高低了。”

      “确实可惜。”

      谈及夏侯燕,这第一关直接拔出圣剑的狠人,众人无不可惜之极。

      “葬花公子,留步!”

      就在林云将要登台之时,一道声音悠悠传了过来。

      夏侯云早已等候多时,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走来。

      林云眉头微皱,他并不认识此人。

      “他是夏侯云,夏侯燕的亲弟,也是夏侯世家排名第二的翘楚。”公孙炎在林云身边小声说道。

      这又与我何干?

      林云眼中露出狐疑之色,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

      这第二关和第一关不一样,大家各自演练剑法,互不干涉。

      不像第一关,彼此之间可以攻击。

      “何事?”

      林云收回思绪,礼貌的问道。

      毕竟是夏侯燕的弟弟,林云对夏侯燕的实力,还是很认可的。

      “玩一把怎么样?”

      夏侯云双眼微眯,轻声笑道。

      “你说清楚点。”林云不解。

      夏侯云笑了笑,道:“很简单,在场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将你和我哥媲美,我不这么觉得。”

      林云淡淡的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没有想过和谁比。他是你哥,你维护他很正常,对我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

      他确实无所谓,如果要在意每个人的看法,那活着也未免太累了点。

      只要手中之剑,问心无愧便好。

      “我没法无所谓!”

      夏侯云眼中闪过抹怒意,这家伙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他沉声道:“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这天水剑法看谁掌握的意境多,你若是连我都不如,自然没法和我哥比!”

      林云捏了捏下巴,笑道:“每个人都要和我赌的话,我不得累死,况且……这种必赢的局,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用神霄剑意欺负人,有点太不厚道了,林云确实没啥兴趣。

      他转身就走了,直接登台,一眼都没有多看后者。

      被无视了吗?

      白展离在一旁嘴角抽了下,这可有点惨。

      夏侯云处心积虑,等了两天就想着争一口气,谁知道别人根本就没正眼看他,这种感觉怕是相当难受。

      “菩提子!”

      夏侯云气的吐血,直接摊手道:“你若赢了我,这枚菩提子就是你的!”

      白展离在一旁差点跳了起来,这家伙疯了嘛,这等圣物直接当众拿了出来。

      世有奇花,菩提悟道明彗心!

      当他摊开手掌的刹那,整个考核广场瞬间就炸了,数不清的目光全都看了过去。

      就连剑宗好些长老,都忍不住侧目。

      林云脚步微顿,回头看去,目光在那菩提子上看了眼。眼眸深处立刻闪过抹异色,这还真是个宝贝,里面似乎烙印着一道极为古老的原始圣纹。

      隐约间,可以听到佛音缭绕,圣辉弥漫。

      不过这家伙,当他林云是什么人,一枚菩提子就能让他去欺负人吗?一枚菩提子就能收买他吗?

      我是这种人吗?

      “那就一言为定,我脾气很好,你应该不会反悔吧。”林云眨了眨眼,冲对方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