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十招已过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林云就看了江涛一眼,没在多看,目光一转,视野落在了众人身上。

      同时以剑意,扫了遍行宫的布置。

      这里是荒古剑宗用来招待附属势力的,不过如今城内人满为患,也有许多其他人都住进来了。

      行宫之中,倒也守卫森严。

      林云的剑意感应到了许多龙脉境的强大存在,甚至还有生死境大佬坐镇。

      可一点动静都没有,对后辈间的事情不管吗?

      林云思绪很快转了回来,平静的道:“大家都为剑宗开山大典而来,我等初来乍到,确实该和各位打个照面。不过今夜时间不对,改日我等再来主动拜访大家,还请回去吧。”

      他这番话已经说的很客气了,婉拒了这帮人的要求,也暗示这帮人以剑宗开山大典为重。

      无视我?

      江涛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他刚才颇为笃定,叶梓菱的门是为他开的。

      却没想到,这林云一开口,就直接将他无视了,和其他人同等想看。

      这可没法接受!

      最主要的是,叶梓菱在他身边没有反驳,目光同样没有看向他。

      “这门好像不是为江涛开的……”

      “呵呵。”

      “有点意思啊,直接就无视江涛了。”

      其他势力的人,稍稍一愣,很快就品位出了林云话中的意思,神色顿时颇为玩味起来。

      一个苍玄府出来的小宗门,居然连江涛都没放在眼里,这胆子有点大了。

      流云宗其他弟子,见江涛脸色沉了下去,瞬间就不爽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大师兄要拜访的是叶姑娘。”

      “哪来的家伙,一点眼睛都没有,这门就是为我们大师兄开的。”

      “赶紧滚远点。”

      同时间,这些人的目光,都颇为不善的看向林云。

      叶梓菱心中火气立刻就上来了,当即就要出手,林云将她制止,小声笑道:“我脾气好,这事我来应付就好。”

      当他说道自己脾气好时,刘青严和冯章,嘴角抽动了下。

      两人几乎同时古怪了看了眼林云,心中骂道,你脾气好,信你才怪了!

      “我脾气真挺好的……”

      林云看向二人,无奈一笑。

      “你是我脾气不好?”

      叶梓菱瞪了她一眼,不满的道。

      林云笑了笑,这还真难说,叶梓菱对这种登徒子,可没有半点忍耐度。

      若真出手,怕是一个都跑不了,全得重残。

      别说去参加剑宗开山大典,半年内能不能下床都难说,这地方毕竟是剑宗行宫,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生死境大佬坐镇呢。

      江涛见林云和叶梓菱说说笑笑,依旧没将他放在眼里,怒火可以说暴涨到了极限。

      他何等身份,如果是圣者世家的嫡系,瞧不上他也就忍了。

      这种蛮夷之地出来的货色,居然也敢如此嚣张。

      最让他恼火的是,叶梓菱和林云说话之间的亲昵神色,让他嫉妒到发狂。

      原本只当是个小地方走出来的土凤凰,没想到心气还这么高,这真的没法忍。

      江涛神色变幻,压制住内心的怒火,嘴角勾起抹笑意。

      你要玩吗?

      本公子陪你好好玩玩!

      江涛思绪过,不动声色的笑道:“这位兄弟一表人才,不知道怎么称呼?”

      问我?

      林云看了他一眼,对方小九九大概知道的差不离了,笑道:“林云,葬花公子林云。”

      “林云,没听说过?”

      “你们知道是谁吗?”

      “呵呵,想啥呢,一破地方出来的人,能入我等耳,起码得星君榜排名前三千吧,你觉得可能吗?”

      “也是。”

      一群人听到林云自报家门,冷嘲热讽一番。

      林云在枯玄岛内,大杀四方,镇压秦苍的事迹,才刚刚过去两月还没有传遍荒古域。

      他刚好晋升到了神丹,也没法在星君榜留名,神丹榜暂时也不可能有他。

      不过圣者世家,超级宗派几乎早就传遍了,在更高的层次几乎无人不知。

      这帮人在此冷嘲热讽,却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江涛久居流云宗,也从未听过林云的名字,当即笑道:“敢自称公子,那林兄的剑法,怕是相当了得。”

      先给对方带顶高帽,将对方捧上天,然后反手再直接就打脸。

      江涛这招,屡试不爽,如今又用在了林云身上。

      “还行吧。”

      林云轻声道。

      江涛双眼微眯,和善的笑道:“有没有兴趣过几招,刚才林兄也说了,时间太晚不方便摆放,不过以武会友,以剑论道,应该没啥问题吧。”

      “不太好。”

      林云不想欺负他,没有答应。

      “呵呵,不用担心江某欺负你,大家都不用神丹境的修为,就纯粹以剑论剑。”江涛脸上的笑容,愈发和善。

      “没必要。”

      林云淡淡的道。

      用神丹修为的话,对方或许撑得时间会长一点,毕竟是大神丹尊者。不用的话,纯粹就是找死,真的没这个必要。

      “玩玩嘛,大家远道而来,我添点彩头。”

      江涛说着话,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打开一看,却是枚萦绕着九缕圣辉的丹药。

      每一缕圣辉凑无比璀璨,仿若有生命般在游动,除此之外,圣丹表面还烙印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将所有灵性全都锁死在其中。

      灵丹表面,光泽圆润,晶莹剔透。

      有异香扩散,眨眼间就弥漫出去,在空气形成若隐若现的彩色涟漪。

      可以说是光芒耀眼,照亮八方。

      “九玄丹!”

      “流云宗好大的手笔,居然给江涛准备了一枚圣丹。”

      “这家伙不愧是圣者世家出身,流云宗对他太好了,手笔是真的大。”

      “看来是冲着圣者收徒去的,据说这次剑宗会派出圣者择徒,一旦拜入圣者门下,区区枚圣丹,完全值得!”

      众人看到江涛手中的九玄丹,都显得颇为艳羡,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嫉妒之色。

      浮云剑宗众人,包括林云在内,神色古怪的看向对方。

      “我也不需要你赢我,只要撑过十招,这枚九玄丹就是你的了。江某,说话算数!”江涛神色从容,淡然一笑,他就不怕对方不上钩。

      任何人听到他的建议,都会忍不住心动。

      哗!

      如其所言,当他说完之后,其他势力的人全都心动了,眼红无比的看了过去。

      “没这个必要。”

      林云终究还是没有答应,这枚圣丹确实不凡,说不动心是假。

      可……还是太欺负人了,若没有这枚圣丹,林云说不定有那么丝可能陪他玩玩。

      “堂堂葬花公子,这么没胆?十招都撑不过,有什么脸自称公子。”流云宗有人阴阳怪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顿时,一堆人跟着附和。

      他们都不是善茬,冷静下来想想后,都知道这江涛是想耍弄这苍玄府的野小子。

      林云沉思片刻,道:“那就过几招吧,切磋而已,大家点到为止就好,我脾气还是很好的。”

      “呵呵。”

      江涛咧嘴笑了起来。

      锵!

      说着话,江涛拔剑而出,一柄圣剑在其手中光芒四射,锋芒无匹。

      同时间有白色的星元,从其体内流淌出来,萦绕在剑身之上,让那柄圣剑显得更为不凡。

      他出身江圣世家,除了本身修行流云宗的功法外,还兼修江圣世家的云水剑诀。那流淌在剑身的星元,既有云的飘逸,又有水的凝实,可以说是相当可怕的。

      “拔剑吧。”江涛看向对方,冷冷的说道。

      林云摇了摇头道:“以剑会有,未必要一定拔剑。”

      “葬花公子,倒是有够狂的,我看你本事到底如何!”

      江涛懒得理会,冷哼一声,率先出手。

      出手间就是一门圣灵级的剑法,两人本来就相隔不远,这一剑刺来,剑光铺天盖地就杀了过来,彷如云海,连绵不断的展开。

      林云心中暗自点头,对方的剑道造诣确实不错,掌握通天剑意的同时,还擅长云之意志。

      在没有晋升神霄剑意的情况,以其他武道意志加持剑意,是大部分剑客都会走的一条路。

      可惜,他碰到的是林云。

      林云的剑道造诣,早就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神在云霄,我剑化天,浮云之下,皆是蝼蚁。

      唰!

      林云并指如剑,指尖有光芒萦绕,随手一划,就将这一剑轻松挡住。

      不仅仅是挡住了,且这一剑,将对方的后续变招,全都封死了。

      若有高人在此,很快就能看出,就这一指,江涛就已经败了。

      “这……怎么可能?”

      江涛大惊失色,他连忙收招退了回去,重新变幻剑招裹挟剑势再度杀来。

      唰唰唰!

      眨眼间,他连出好几剑,可林云每次都是两指一划,对方就马上退了出去。

      在旁人观战的武者,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怎么可能?

      第一招,他们还没在意,可连续七招过去,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这林云的剑道造诣,比江涛高出太多,一个野草,一个是撑天大树,完全没得比。

      更可怕的是,他们眼中江涛的剑法十分可怕,可每次到了林云面前,就立刻变得破绽百出,如幼儿舞剑般可笑。

      “十招已过。”

      第十剑之后,林云划开对方的剑招,手隔空震了出去。

      嘭!

      江涛当即就被轰中,一连退了三步,方才站稳脚步。

      “还没完呢!”

      江涛眼中闪过抹戾气,他是真的怒了,想要直接祭出真实修为碾压对方。

      “师弟小心!”

      冯章和刘青严,连忙叫了出来。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他终于动了,一步迈出,在对方将要动手前闪了过去。

      唰!

      好快!

      众人倒吸口凉气,还未反应过来,林云就来到了江涛面前,快到如瞬移般无法理解。

      嘭!

      而后林云一掌拍出,印在对方胸口,将后者震退了好几步。

      “十招已过。”

      林云负手而立,看向对方,平静的说道。

      这下,江涛脸色羞怒到了极致,冷着脸道:“你赢了。”

      话音落下,转身就走。

      “我说,十招已过,阁下没有听到。”

      林云不急不缓淡淡道。

      走出好几步的江涛,怒道极致反而笑了,他转过身嗤笑道:“我说,你不会以为我真将九玄丹给你吧?这枚圣丹我是打算用在开山大典的,可和你没什么关系。”

      “耍我?”

      林云眼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寒意。

      江涛冷声笑道:“耍你又怎样?你这苍玄府出来的小子,能奈我何?耍你还算轻的,等我成为圣者弟子,到时候有的是手段收拾你,不知所谓的家伙。”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江涛还真不怕林云敢对他怎么样。

      这里是剑宗行宫,高手如云,还敢杀了自己不成?

      他倒是巴不得对方动手,事情闹大一点,等大家都祭出星相,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江涛半点都不慌,冷冷的看着对方,眼睛里写满了四个字,能奈我何?

      “怎么?想对我动手?”江涛冷冷的道,他倒是颇为期待,林云被他气的祭出星相。

      到时候,他将大神丹的修为尽数释放出来,再打一场!

      林云双眼微眯,笑道:“哪敢哪敢,林某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没劲,一点脾气都没有。

      江涛眼中闪过抹不屑,可刚要转身离去时,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怎么回事?

      江涛脸色,瞬间哗然巨变,他抬头看向对方,林云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丝毫不见有什么怒意。

      可他此刻却是彻底慌了神,他浑身上下,似乎都被对方的剑意侵入了。

      何时侵入,完全不知。

      更恐怖的是,他通天剑意居然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被压制了。

      这太可怕了!

      林云伸手一扯,暗中催动苍龙之握,江涛的身体立刻不受控制腾空而起。

      眨眼,他就被隔空提到林云面前,林云五指紧握,一拳印了过去。

      咔擦!

      江涛肋骨寸寸断裂,浑身护体星元尽数被毁,五脏六腑也在同一时间全被震碎。

      突如其来的一幕,看的众人毛骨悚然,震惊无比。

      噗呲!

      江涛一口鲜血吐出,人被轰得震飞出去,可林云伸手一提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不不!”

      江涛痛的撕心裂肺,连忙叫喊道。

      咔擦!

      林云反手一折,他的手臂就方向完成了九十度,当即痛的江涛惨叫起来。

      还没完!

      林云一脚踹出去,江涛左边膝盖断裂,又是一脚过去,江涛右脚膝盖断裂。

      左右膝盖尽碎的江涛,双脚瞬间变得无力,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江涛脸色惨白,痛的五官扭曲,催动星元想要飞身而起。

      啪!

      林云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江涛直接被扇了下去,一口鲜血吐出,血中混着好几颗碎牙。

      啪!

      林云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江涛再度吐血,这一次他连体内碎裂的内脏都给吐了出来。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身体瑟瑟发抖,一个个头皮发麻,完全说不出话来。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流云宗的八名弟子,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等到他们惊醒之时,顿时怒不可揭,同时拔剑朝着林云杀了过来。

      锵!

      可他们手中之剑,才拔出一寸,就有一道剑光裹挟着寒风,如神龙般在黑夜中呼啸而过。

      噗呲!

      八人同时倒地,几乎被拦腰斩断,地面在眨眼间就血流成河。

      旁边其他势力的剑客,腿脚打颤,嘴唇瞬间就吓白了,不停的哆嗦。

      他们扭头看去,刚好看到,叶梓菱缓缓将剑末入鞘中。

      众人心中欲哭无泪,这两个分明都是魔头,一个比一个可怕。

      “林公子,我错了……我错了,饶我一命吧。”

      江涛跪在地上,彻底被吓傻了。

      “说啥呢,我都说了,林某脾气是出了名的好,我不杀人的。”

      林云笑着说了句,同时上前摸索了一番,而后眼前一亮,笑道:“找到了。”

      他手中多出一样东西,正是装有九玄丹的盒子。

      “圣丹,还我!!”江涛顿时急了,这是师门赐给他的圣丹,他留着开山大典扬名用的。

      林云把玩着盒子,道:“我脾气虽好,不过到手的东西,可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砰!

      话音落下,林云一脚踹了出去,江涛顿时如垃圾般被踹飞出去。

      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其他流云宗的弟子被彻底吓傻了,他们挣扎着起来,纷纷夺路而逃,一路上血流不止。

      脾气好?

      众人看的头皮发麻,牙关打颤,一时间明白林云的同门,当时听到此话时,为何神色那般古怪了。

      “看什么看,滚!”

      叶梓菱见这帮人还没走,顿时就火了,大半夜的过来拜访,当她叶梓菱是什么人了。

      差点忘记还有这尊女魔头了!

      一行人惊醒过来,连忙就跑,不敢有片刻逗留。

      同时震惊无比,这浮云剑宗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出了这两个怪物,尤其这葬花公子,大神丹尊者说废就废了。 

    【我在微信公众号,梳理了一下主线剧情,强烈建议大家都去看看,对主线不清晰的朋友,看完就懂了。唯一公众号,月如火。就是单独的月如火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