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一朝风月 万古长存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浮云岛外。

      有着许许多多的人影,这些都是之前枯玄岛上的后辈,以及各大超级宗派的弟子。

      方才大战太过凶险,他们都很谨慎,没有选择登上岛。

      更不敢像那些生死境大佬一样,直接进入浮云剑宗,可依旧感受到了那场大战的可怕。

      无论是诸葛青云和剑惊天的交锋,还是天玄子的登场,又或者是林云暴揍诸葛青云,全都尽收眼底。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谁也没想到,这大圣之源的争夺,最后会引得天玄子这等大人物直接降临苍玄。

      至于最后瑶光剑圣的登场,更是让人血脉膨胀,无法呼吸。

      这位剑圣不仅是剑宗的传奇,更是整个荒古域,整个东荒的传奇。

      在如今的神龙纪元,圣者在众人心中,就已经神一般的存在了。

      可在圣者中敢以剑为尊号的,那是圣者中的圣者,必然会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想要以剑圣自居,可没那么容易。

      这世间圣者不多,但也没那么少,不是每个用剑的圣者,都会被人称作剑圣的。

      那是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没有半点水分,东荒何其辽阔,却只有三位剑圣。

      “太强了!”

      公孙炎目睹此战,好半天后才惊醒过来。

      天玄子的实力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就像是一幅画,仿佛永远都在画中一般。

      浑然天成,他可以伤到你,你却无法伤到他。

      但碰见瑶光剑圣后,光芒立刻就黯淡了下来,仅仅一剑,连同那具分身和画卷全都给撕碎了。

      剑惊天也很强!

      那超越神霄的一剑,居然伤到了天玄子,三榜第一,有我无敌,真的不是句空话。

      公孙炎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可目光朝旁边赵岩看去,瞬间就像是被泼了盆冷水。

      这家伙扛着柄剑,蹲在海面之上,以手为笔,在海面上写写画画。

      偶尔抬头时,那双眼睛,一点神韵都没有,和呆子无疑。

      “这二傻子,真的是傻……”

      公孙炎瞥了瞥嘴,这么惊艳的大战,对方居然在玩水。

      算了不理他了!

      公孙炎右拳紧握,沉声道:“我决定了,我要去剑宗!剑宗四年开一次山,荒古域的剑客几乎全都会感到,也该轮到我公孙炎一鸣惊人,震动荒古了!”

      他有剑帝的造化,这次枯玄岛之行收获巨大,可以说信心十足。

      “你要去剑宗?”

      赵岩似乎醒了过来,他手指不停,自言自语道:“别吧,你都丢尽剑帝一脉的脸了,再去丢剑宗的脸,我觉得不好。”

      公孙炎脸色当即就不好看了,这二傻子,真的是太不给面子。

      “哼,反正剑宗我去定了。”

      公孙炎当做没听到,可又害怕赵岩这毒舌继续打击他,连忙岔开话题道:“你在画什么?”

      “你傻吗?我在玩水而已,笔都没有,我怎么作画。”

      赵岩头也不抬的道。

      公孙炎脸色瞬间僵化,我当然知道你在玩水,可这不是客气一套嘛。

      “不过剑惊天那一剑,到底怎么伤到天玄子的?想不明白啊……好难,好难。”

      赵岩轻声自语,而后伸手,在海面上猛的一拍。

      呼!

      水花四溅中,公孙炎看到了不可思议,每一滴水珠都绽放微光。凌乱的海水,组成了一幅看似分散,可却无比完整的画面,正是剑惊天刺伤天玄子的那一剑。

      公孙炎大惊失色,张大嘴道:“二傻子,你还说自己没有作画。”

      “我在玩水。”

      赵岩淡淡的说了句,最后看了眼,而后转身就走。

      他的双目,重新变得无神,走路之间,左肩和右肩轻微的晃动着。

      在他脚下每走一步,海面上都有微光绽放,那光芒中蕴含着经久不散的剑意。

      “你不去浮云剑宗了吗?不和林云打声招呼就走?这不合适吧……”公孙炎看的入迷,惊醒后,连忙说道。

      “他迟早会去剑宗,到时候剑宗再见便是了。”

      赵岩没有回头,轻声说道。

      公孙炎右手捏着下巴两侧,品位一番后震惊无比,赶紧追上道:“二傻子,你也要去剑宗!!”

      “放心,你给雷绝下跪的事,我不会说的。”

      赵岩恢复些许神韵,而后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公孙炎脸色一黑,怒道:“都说八百遍了,我真没跪,他是被我打跑!”

      “我不会说的。”

      赵岩面无表情,重复道。

      “我真没有。”

      公孙炎快哭了,感觉这黑历史,真的一辈子都洗不掉了。

       “我不会说的。”

      赵岩如机器人般,依旧在重复。

      “我……服你了,好吧,我真跪了。”公孙炎无力反驳,真的心累。

      赵岩顿了顿,而后道:“我不会说的,你是我朋友。”

      公孙炎闻言一怔,有些失神。

      朋友嘛?

      他平日以剑帝一脉自居,也勉强能算超凡,可因为私生子的出身,还有被赶出天绝城的痛苦。

      一直以来都极度自卑,他行事夸张,张扬高调。要么别人给他下跪,要么他给别人下跪,他都已经习惯这种生活。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真的那他当朋友。

      他思绪如电,我居然被一个傻子感动了,我……可还是很开心,这种感觉,就是朋友的感觉吗?

      “赵岩,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公孙炎眼眶微湿,他很想,很想对方再说一遍刚才那两个字。

      “我不会说的。”

      赵岩双目无神,木木的说道。

      噗!

      公孙炎吐血,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这下真哭了。我真傻,我居然信了一个傻子的话,好恨啊!

      骗我感情,我非得揍他一顿才行!

      公孙炎怒气冲冲,快步追了上去,然后被反揍了一顿。

      ……

      浮云岛,万里之外。

      天玄子和诸葛青云,并肩而立,神色平静。

      他这具分身,方才明明被瑶光剑圣撕碎了,可眼下却如没事人一般。

      诸葛青云站在他身边,明明隔得很近,可一个在画中,一个在画外。

      两人面前,双目尽瞎,只剩下一条手臂的秦苍,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

      诸葛青云在一旁没有说话,大圣之源没拿到,秦苍要负主要责任,以死谢罪都不过分。

      “起来吧。”

      天玄子平静的道。

      “不,圣尊,你杀了我吧,我如今废人一个,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留着这条命,只是想见圣尊最后一面,如今心愿既了,死而无憾,秦苍不怕死!”

      秦苍没有抬头,泣声悲鸣道。

      “你眼都瞎了,怎么看到我?想死,等你眼睛好了再说吧。”

      天玄子淡淡的道。

      “弟子不配。”

      秦苍依旧没有抬头。

      “我曾经说过,等你真正败上一场,就收你为徒。可你知道,为何你败给神丹榜上的妖孽那么多次,我依旧没有收你吗?”

      天玄子不等秦苍答话,继续道:“因为你并没觉得自己败了,你内心深处,依旧觉得那些人修为比你高,败给他们是很正常的事。”

      “圣尊!”

      秦苍抬头,一时失神。

      “叫师傅吧,师尊答应你收你了。”一旁诸葛青云道。

      秦苍处在极度震惊中,片刻后,苦笑道:“我如今废人一个。”

      “没有龙骨就是废人吗?眼瞎了就是废人吗?眼瞎了就是废人吗?”

      天玄子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回答对方。

      “起来吧,瑶光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荒古域只能有一个霸主!”

      天玄子沉声道:“我的弟子不会有废人,日后玄天宗,想要成为圣地,你们,一个都不能少。”

      时间不多了?

      诸葛青云面色微变,他隐约间把握到了些什么,师尊此行,并不是为大圣之源而来。

      大圣之源在他手中丢了后,师尊就已经放弃了。

      他对林云出手,是想要逼出瑶光,然后进行试探?

      浮云岛,浮云剑宗。

      林云照看好封珏和小冰凤后,目光落在了圣剑峰上,里面还有一道至尊神纹。

      临走之前,一定得拿到手才行。

      “你在看什么?”

      可突然,剑帝御青峰的声音,无端响了起来。

      林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挪开视线,这要是让后者知道了,至尊神纹肯定就要易主了。

      “呵呵,你小子演技有点差了,圣剑峰本帝早有耳闻。不过这是剑宗的宝物和传承,本帝肯定不会插手的。”御青峰似乎猜到林云在想什么,无情嘲讽起来。

      “前辈还没走吗?”

      林云干笑了两声,他以为对方早走了。

      他也很好奇,对方到底藏在什么地方,目光四处打量,可却什么蛛丝马迹都寻不到。

      “你看不到本帝的,我只是一缕神念罢了。”

      御青峰淡淡的道。

      林云放弃寻找,沉吟道:“前辈,我想问一下,唐景还活着吗?”

      “呵,你倒是情义蛮深的呀,放心活着呢,死不了。”

      得到剑帝的肯定答复,林云长舒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前辈,之前你说瑶光剑圣的传言,到底是什么?”

      “你小子问题还真多,不过与你说也无妨,他寿元将至,在闭死关,所以来的慢了。天玄子对你出手,就像试探一番谣言是否为真,如今看来假不了了。五年之内,走不出那一步,瑶光必死!”

      林云心头巨震,一时间难以接受。

      “要是走出那一步呢?”

      林云试探性的问道。

      “可与帝争锋!”

      剑帝的答案,也是果断之极。

      “本帝走啦……”御青峰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去,这破事他真不想掺合的,眼下林云没事,枯玄的承诺也算完成了。

      不过,好像答应还要帮他一剑的,不管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前辈,随便留点造化再走吧,晚辈感激不尽!”

      林云哪里准他开溜,这么大一尊神,不留点造化,真的说不过去。

      “呵呵,本帝谁都给,就是不给你。”

      林云吐血,这话好伤人。

      “为啥?”

      “本帝感觉,你这小兔崽子早晚有一天会来天绝城,还是不给的好。”剑帝相当直接的说道。

      林云眨了眨眼,认真的道:“别啊,前辈,您就随便给点造化吧,能打败天玄子就可以的。”

      噗!

      御青峰被林云的无耻逗笑了,大笑道:“一轮明月当空照,横断桥水雪满天。谁人知我心如月,谁笑谁是画中人!!”

      大笑声中,林云脑海中出现一点明光,他似乎看见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有无数道剑光,无数道人影。

      可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明月当空。

      前辈,前辈!

      无论林云怎么呼唤,都不见人回应,剑帝御青峰真的走了。

      他说是不留造化,可还是留了造化,大笑而去,一朝风月,万古长存!

      林云怅然若失,回头的一瞬间,看到成群的人影涌到了山头。

      那诸多人影中,一道白衣身影格外瞩目,林云不由自主的失声道:“紫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