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枯玄落幕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封珏一声师尊,来人的身份,也就无需多言。

      瑶光剑圣,东荒三大剑圣之一!

      林云看透看去,天碎之声不绝,瑶光剑圣的身影落在雪山之巅的上方。

      嗖!

      见到瑶光出现,天玄子身上的杀意,顿时荡然无存。

      适才,席卷八方的寒意,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玄子脸上露出柔和之色,只是眼中那缕忧伤,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天玄子,你刚要说什么?十八年前,我们说好了的,他困守浮云,你过往不究,如今他可曾有违背誓言?”

      瑶光剑圣冷着脸,看向天玄子,怒喝道。

      “开个小玩笑罢了。”

      天玄子面露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不敢相信他和刚才的天玄子是同一人。

      这家伙,好可怕。

      林云后背发凉,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人,不仅实力过人,翻脸之快,也是无法想象。

      城府之深,也是让人无法琢磨。

      他方才的杀意,真的可怕,半点都没有作假。那眼中杀意,分明是将剑惊天当成了心腹大患,欲除之而后快。

      可瑶光剑圣现身后,立刻荡然无存,说收就收。

      方才无敌风采,尽是收敛,怂的比谁都快。

      他目的到底是什么?

      大圣之源,还是剑惊天,或者仅仅只是出手救下诸葛青云?

      好难,真的猜不透,林云想的头大,只觉得这天玄子真的无法叵测。

      “前辈已经出现,晚辈就不打扰了,劣徒诸葛青云实在不争气,堂堂人王连龙脉都打不过。可终究是我徒弟,总不能见死不救,前辈可千万别生气。”

      天玄子脸上笑意不减,轻声说道。

      瑶光剑圣,沉吟不语。

      “晚辈,先行告退。”

      天玄子拱手,眼看着就要离去此地。

      “你还是留下吧!”

      可毫无征兆,瑶光剑圣陡然出手,双指并拢为剑,直接隔空刺了出去。

      咔擦!

      几乎是瞬间,天玄子胸口出现一道血洞,鲜血不停的溢出。

      瑶光剑圣冷漠的道:“你若想试探我的底细,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我在剑宗,随时奉陪。你想玩这些小把戏,我陪你便是,今日先灭你一具分身,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天玄子的身影黯淡下来,苦笑道:“剑宗的人,还真是讨厌,脾气都是这么臭……”

      嘭!

      当话说完之时,整具分身四分五裂,化为数不清的碎片随风而逝。

      “师尊!”

      剑惊天跪倒在雪山之巅,眼眶含泪,磕头相拜。

      “我没你这个弟子,你也不要叫我师尊,记住十八年前你说过的话,不准离开浮云剑宗!”

      瑶光剑圣一脸冷漠,没有去看剑惊天,他视线落在其他宗门的生死境强者上,沉声道:“诸位就别在我浮云岛上凑热闹了,枯玄之争已经落幕,林云将会入我剑宗,大圣之源若真的事关南帝墓穴,本圣定会给各宗一个说法,但记住,林云将是我剑宗弟子!”

      其他几人顿了顿,神色微凝。

      显然都没料到,瑶光剑圣会亲自过问此事,最关键的是,还强调了两遍,林云将是剑宗弟子。

      化外之音,不言而喻。

      呼!

      瑶光剑圣说完之后,他的身影化为浮云,随之而散。

      好强!

      林云张了张嘴,这就是剑圣的声名吗?

      东荒三大剑圣,不来则已,来则一剑就秒了天玄子。

      这就结束了吗?

      瑶光开口后,其他各宗的长老,不敢再做逗留纷纷远去。

      林云怅然若失,有些无法适应。

      枯玄之争闹到最后,竟然将瑶光剑圣和天玄子全都牵扯了出来,实在超乎他的想象。

      不对,御青峰也牵扯进来了。

      只是旁人不知道罢了,若是知道的话,此事的影响力势必会传出荒古了。

      九帝这等存在,如今可都是神话中的人物,即便什么事都没干,仅仅只是现身某地,就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林云,快去把师弟扶起来!”

      封珏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受伤实在太重,已无力形容。

      “掌教!”

      林云忽然惊醒过来,他向雪山之巅看去,看见剑惊天依旧长跪不起,没有抬头。

      他当年到底犯了什么错!

      瑶光剑圣,未免太狠心了一点,十八年过去了,还是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

      “我这就过去。”

      林云冲封珏师兄点了点头,背后金乌羽翼绽放,扶摇而起,几个呼吸之后,落在那雪山之巅。

      四方雪花飞溅,林云心生感慨,之前诸葛青云和剑惊天一战就在此地。

      两人那般大战,在林云心中可是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剑惊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龙脉战生死!

      而后又一步登天,直入天王,将林云在枯玄岛中的种种风头,全都给盖了过去。

      今日之后,再无三榜第一剑惊天。

      而是四榜第一,圣者不出,人间无敌,生死境中,谁敢争锋!

      可眼前之人如此悲伤,他伤心绝顶。哪里又在意什么四榜第一。

      如果瑶光剑圣,能够回头看他一眼,哪怕只有一眼。林云相信,剑惊天哪怕没有走出自己的画地为牢,哪怕依旧还在牢笼,此刻也会笑的如孩子般天真。

      他对瑶光剑圣的感情,远远超过一切。

      良久,剑惊天终于盘膝而坐,看向了落在雪山之巅的林云。

      卧槽,这老家伙真的年轻啊!

      林云眼前的剑惊天,和他印象的那个倔强老头,画风完全不一样。

      一个年纪又老脾气又臭,一个丰神俊朗,器宇不凡。

      难怪有这么叶梓菱这么漂亮的女儿,这家伙是真的剑眉星目,生的英姿勃发,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弄得林云,都有些不知如何面对他了。

      “没受伤吧。”

      剑惊天打破沉默,率先开口道。

      林云笑了笑:“伤的肯定没你重,我有大帝附体,你若不呈强劈出那一剑,天玄子可能已经被我劈死了。”

      他这话不假,剑帝御青峰都决定动手了,要借葬花一用。

      那一剑要真劈出来,天玄子肯定会更惨。

      不过这样要好,御青峰若真的出手,剑宗脸面肯定不好看,御青峰自己也不太乐意。

      剑惊天嘴角勾起抹笑意,轻声道:“大圣之源,真在你身上?”

      林云点了点头,将枯玄岛内的事情,大致与对方说了说。

      剑惊天沉声道:“师……瑶光前辈,虽然说了你是剑宗弟子,可大圣之源的诱惑终究还是太大。你若去了荒古,多加小心,那里是真正的大世界,你将要面临的挑战,远不是苍玄府可比。”

      “一年之期,还剩两个月,这两个月你就老老实实待在浮云剑宗吧。”

      林云对此没啥意见,枯玄岛中收获太大,他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

      “你有没有觉得,天玄子出现的很奇怪,他好像故意对你出手一般。”剑惊天沉吟道:“我越想越不对劲,此事怕是另有玄机,以他的身份,是没道理对你动手的。”

      林云也觉得此事很蹊跷。

      大圣之源确实很重要,可真到了连圣者都要下场的地步吗?

      若真如此的话,其他圣者世家,其他超级宗派的圣者,为何全都没有出现。

      更无法理解的是,天玄子几次三番,不顾身份对自己出手。

      林云眼下只是神丹,你让他欺负一个神丹,都未必过的了自己这一关。

      堂堂圣尊,有必要如此?

      “算了别想此事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剑惊天忽然说道,显然,他还未真正释怀。

      林云不做打扰,只是退下之时,悄悄将半圣之源留了下来。

      剑惊天没有阻止林云,心中长叹不已。

      他愿为林云,此生都不成圣,对方却一言不发,就将半圣之源留在了山顶,分明是打定主意,让他一定要成圣。

      只是我想成圣,一个半圣之源,可还远远不够。

      见到林云重新赶回来,封珏立刻走了过来,连忙追问,剑惊天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林云苦笑,觉得自己这师兄,真的是一言难尽。

      他想到一句话,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师兄在挨揍。

      回想起来,从枯玄岛出来之后,诸葛青云和剑惊天,都算是各自展现了自己的实力。

      就连他自己,靠着御青峰相助,也揍了诸葛青云一顿。

      只有师兄,从头到尾都在挨揍,诸葛青云从头到尾都在揍他,都被剑惊天重伤了,可还是一手就能扇飞。

      可师兄内心深处善良和纯真,真的让人心暖。

      他眼下伤上加伤,都快被人打死了,还在关心剑惊天的伤势。

      “师兄,你先疗伤吧,那家伙好着呢。”

      林云取出一株圣药,递给对方。

      “圣药!”

      封珏看到圣药,立刻眼睛都直了,感动到近乎流泪:“师弟,你对师兄太好,师兄以后肯定会报答你的。”

      这可是圣药,就算他晋升生死境了,平日里也难有所收获。

      对林云来说价值就更大了,可他说送就送了,让封珏难以置信。

      “大帝,你也赶紧疗伤吧。”

      林云说着,将储物袋中剩下的八株圣药全都取了出来,一股脑的全给了小冰凤。

      她之前不顾劝阻,再次动用原始圣纹,林云真的很担心她。

      一旁封珏感动落泪的封珏,瞧得此幕,这下真哭了。  

    【这章写的稍微急了点,不过凌晨四点,第三章总算是写出来了。其实不用写这么晚,但第一章我真的改了太多遍,当时压力好大,可最终写出来后,真的松了口气。有时候想想,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