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我发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所有了都无法置信的看向林云,眼神里充满了惊诧之色。

      “啥情况?”

      从山腰爬上来的封珏,刚好看到了林云一脚踢飞诸葛青云的画面,当场就傻眼了。

      师弟变得这么厉害了?

      虚空中,如在画中,一头弯曲金发,有着龙族血脉的天玄子,神色同样是惊疑不定。

      他伸手一招,将躺在地上的诸葛青云,直接拉了过来。

      咕隆!

      似有水声响起一般,诸葛青云的身体,直接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我力压人王了?”

      不仅是其他人无法置信,踹出这一脚的林云,也是无法置信。

      他没有感觉自己的实力精进多少,可刚在出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股力量加持在了自己身上。

      有人帮他!

      林云很快想到其中的原因,他思绪如电,很快一个名字,从脑海中冒了出来。

      当即倒吸口寒气!

      “前辈是剑帝御青峰?”

      林云在脑海中回应道,他有些忐忑,不知道如何面对。

      “倒是不笨,是我,御青峰!”剑帝充满玩味的声音,在林云脑海中响起,让他颤栗起来。

      真的是他,拿走七宝玲珑塔,当今天下,剑道第一人!

      三千年前,一人一剑横扫剑宗的剑帝御青峰。

      林云一时无言,从感情上来讲,他对御青峰削平剑宗两宗,将后者从圣地拉下来是无法接受的。

      可内心深处,对此人多少有些崇拜,这种感情十分矛盾。

      仅凭手中之剑,孤身一人,荡平一宗,仅仅只是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

      可问题是,他迟早要入剑宗。

      封珏师兄在通天之路,出手将他救下来,他就必然会成为剑宗弟子。

      而剑宗上下,对于御青峰显然是没什么好感的。

      “小子在想什么呢?在想本帝当年,为何要荡平剑宗嘛……”剑帝似乎猜透了林云的想法,还有他的纠结,笑呵呵的问道。

      “是的。”

      林云没有隐瞒,如实回应道。

      剑帝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本帝其实没必要和你说这些,不过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早晚有一天都会知道,因为你已经掺合到三千年未断的因果中了。

      多的没法和你说,本帝只能告诉你,本帝和剑宗没有仇。”

      林云面色微变,他听出来了,当年剑帝出手镇压剑宗是另有隐情的。

      可他说自己,已经掺合到三千年未断的因果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大圣之源吗?”

      林云试探性的问道。

      “呵呵。”

      御青峰笑了笑没有说,旋即道:“他又看你了。”

      林云心中一沉,抬头看去,就见虚空中那美到过分的天玄子,不知何时目光又落在了他身上。

      可这一次,他并未着急动手,似乎在想些什么。

      越是这样,反倒让林云越发不安起来。

      “这个能揍吗?”

      林云想了想,带着丝期待问道。

      要真能的话,那这口气可就算全出了!

      先揍诸葛青云,再揍天玄子,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这个真没法揍。”

      御青峰苦笑道:“本帝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出手,我只是答应枯玄照看一番你罢了,这点破事都没打算管了。可瑶光迟迟不出现,本帝再不管,你就真被人带走了。”

      “别啊,前辈,你都出手了,就出到底吧,帮我把天玄子也揍一揍!”林云连忙呼唤道。

      御青峰笑了笑:“本帝可没出手,是你出手,揍了诸葛青云,今日之后,你必将名扬八方!”

      林云嘴角抽了抽,这说出去根本就没人信。

      他又唤了几声,剑帝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没有回应。

      “前辈,前辈……”

      林云瞬间没底了,御青峰不在,他在天玄子面前半点反抗力都没有,哪怕仅仅只是分身。

      “不知前辈是哪位高人,可否现身,让晚辈瞻仰一番。”

      天玄子盯着林云,沉吟良久,缓缓开口。

      他的确看出了些许端倪,林云方才用的不是自己的力量,是有人在暗中帮他。

      且帮他的人,实力强大极为恐怖的境界。

      可显然,御青峰根本就不会理他,也不会想过现身。

      “前辈?”

      众人听到天玄子,突然开口,称呼林云为前辈,全都吃了一惊。

      旋即醒悟过来,原来如此,林云得到了高人相助。

      难怪诸葛青云,被揍的如此狼狈,这才解释的通嘛,方才画面将他们全都吓傻了。

      若是林云凭自己的实力,就能暴揍诸葛青云,那他们这把年纪都没法活了。

      被天玄子死死盯着,剑帝也不回话。

      林云只能硬着头皮,不动声色道:“天玄子,既然知道本帝来了,还不速速退下!”

      本帝?

      四方惊呼声骤起,偌大的昆仑,敢以帝自称的人可并不多。

      “前辈既然不现身,那晚辈只有得罪了!”

      天玄子一闪,来到林云面前,抬手间,再次抓了过来。

      之前几次他并没有杀意,只是想带走林云,可这一次明显有些不一样了。

      林云敏锐的察觉到,他这一掌之下,仅仅只是带起的微风,就吹的他肉身快要炸裂开来。

      “前辈!”

      林云心中大急,连忙唤道。

      “看来传言的确是真的,瑶光确实有点麻烦了……”

      御青峰似乎一点都不急,轻声自语道。

      在他说话之时,林云明显感受到,自身压力小了点,连忙跳了过去。

      天玄子眼中闪过抹异色,身形闪烁间,接连不断出手。

      嗖嗖嗖!

      可林云总能在关键时刻跳开,他像是水中游鱼,灵活无比。

      哗!

      忽然,天玄子肩膀上的那多紫色奇花,绽放出刺眼的火光。

      林云瞬间遭重,觉得连呼吸都停止了,仿佛置身在无边黑暗,被脱到了深渊之中。

      而后无尽黑暗的深渊中,一只白皙的手臂,刺破黑暗,犹如神祗般抓了过来。

      “打他!”

      就在有些绝望之时,剑帝的声音响了起来,林云心中大喜,连忙出手迎了上去。

      噗呲!

      谁知道两掌对碰,林云吐出口鲜血,被震飞数百米。

      “你坑我。”抹了抹口边的血渍,林云有些郁闷的道,他以为这掌能直接轰飞天玄子。

      “呵呵。”

      御青峰笑了笑,没说话。

      “我知道你是谁了,前辈会掺合此事,真的出乎晚辈预料,”

      天玄子一掌震飞林云后,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后生可畏啊。”

      林云脑海中,传来御青峰的轻叹声。

      “今日之事晚辈既然贸然出手,那也只能得罪到底了……”

      天玄子似乎猜出了林云背后之人是谁,可却并没有要罢手的意思,似乎笃定了对方不敢真正现身。

      “前辈,出手吧,别忍了。他都瞧不起你了!”林云在心中道。

      “你这家伙,知道他为何没有说出我的名字吗?我要真现身了,你跟本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剑帝御青峰,显然有所桎梏,无法在明面上出手。

      他与剑宗关系,本就难以说清。

      这事本来就不该掺合,可拿了别人的玲珑宝塔,眼睁睁看着林云被抓,也不符合他的性子。

      可天玄子都猜出他的身份了,还要步步相逼,无需林云出言相激,他本就十分不爽。

      “或许,本帝真的没太久出手了吧,借你葬花一用!”

      剑帝声音沉默片刻,再度响起。

      林云心中大喜,只要这一剑能劈出来,天玄子必定有来无回。

      “天玄子,你别太过分!”

      可就在剑帝决定真正出手时,浮云剑宗雪山之巅,突然间有无边剑势暴起。

      一股超越神霄的剑意,在剑惊天身上扶摇而起,他手中千雷趁势一剑刺了出去。

      轰!

      剑惊天身后,顿时有九颗太阳,照耀苍穹,而这一剑的光芒比九颗太阳还要刺目。

      天玄子脸色彻底变了,连忙抽身回退,可来不及了,这一剑太快。

      刺眼的剑光,末入画中,画的表面如水波般荡起涟漪。

      已经退在画中的天玄子,身上龙吟暴起,一条黄金神龙环绕在他周身。

      咔擦!

      可这黄金神龙,只存在一瞬就被剑光直接撕裂,眼看这一剑要将天玄子直接斩灭。

      他肩膀上的那朵紫色奇花,飘散开来,锵锵锵,剑光与花瓣相撞,刹那间火星四溅,发出震颤天穹的铿锵之音。

      一朵朵花瓣被剑光撞飞出去的同时,也让剑光中裹挟的力量,被不停消解。

      嘶!

      等到花瓣被全部撞飞,天玄子伸手,将这缕剑光夹了面前。

      轰!

      瞬间,狂风铺面,天玄子满头金色的弯曲长发,被吹得披散开来。

      白皙柔美的脸上,出现丝丝血痕,让那张脸看上去颇为凄凉。

      天地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了。

      剑惊天!

      三榜第一,有我无敌!

      这人真的太可怕了,在天玄子的压迫之下,他的剑意居然打破了桎梏,发挥出远超神霄的威力。

      号称荒古无敌的天玄子,居然被他伤到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天玄子,你堂堂圣尊,对我师弟,一而再再而三出手,你要脸嘛!!!”雪山之巅,剑惊天愤怒到了极致,他发出怒吼,声震九霄,整个浮云剑宗都在颤抖起来。

      林云神色为之动容,心中喃喃自语,他叫我师弟……他叫我师弟。

      “你今日若是再敢对他动手,我剑惊天发誓,哪怕此生不成圣,永坠魔道,我也杀光玄天宗的所有人!”剑惊天双目血红,他盯着天玄子,一字一顿的道:“我发誓,一定会做到。”

      咔擦!

      天玄子手中剑光如玻璃板碎裂,他面无表情,淡淡的道:“十八年前,没下定决心杀你,真是个错误。”

      “那就别一错再错!”剑惊天俊朗的面孔,争锋相对道。

      “哼。”

      天玄子冷哼一声,淡淡的道:“算了,留着你始终是个祸害,现在杀你也不迟!”

      “你这混蛋,真不要脸了吗?”林云忍不住怒道。

      “本圣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天玄子杀意已决,身上涌出无比可怕的寒意。

      轰!

      可就此时,三十六道破天之声同时响起,无尽星光宣泄中,漫天浮云凝聚成一道白衣老者的身影。

      “师尊!”

      封珏抬头看去,失声轻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