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我林云,为何不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装神弄鬼!”

      “杀了他!”

      玄天宗众人,见到林云戴上面具的刹那,稍稍一愣,神色微怔。

      可旋即各自眼中就露出冰冷的寒芒,一股股杀意冲霄而去。雷绝和玄影,各自冷哼一声,就领着众人朝林云围杀了过去。

      他们人多势众,且都是高手,根本就未将林云放在眼中。

      且不说雷绝和玄影,本身就是天命超凡,实力之强,也就比秦苍稍逊半筹。

      何况他们还有十三名大神丹尊者,两百多名神丹弟子。

      这等阵仗,就算是天神丹尊者,也得暂避锋芒,不敢硬碰硬。这林云倒是狂的没边,张口就是要灭杀他们全部,真当他们都是阿猫阿狗了不成。

      星相被毁,肉身遭创的秦苍,瞧得此幕却是脸色哗然巨变。

      眼中瞳孔猛的一缩,脸上露出无比焦急的神色,心跳不停加速。

      蠢货!

      这帮人以为神霄剑意是什么?

      他秦苍拥有黄金龙骨,可绽放真龙之威,都只能勉强抗衡,要祭出两大原始圣纹才能真正扛住。

      可即便如此,当林云握住那柄剑后,神霄剑意的锋芒也瞬间变得难以抵挡了起来。

      若是现在就跑,还能有一半活下来,现在反过来还要斩杀林云,几乎就是去送死。

      这根本就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音律之道,无差别攻击之下,人越多死的越惨。

      他仿佛看见了一片人间炼狱,神色着急,怒吼道:“玄天众人听命,速速后撤,离开枯玄岛,不得靠近林云!!”

      秦苍本就伤重,这口气他几乎用尽全力,声震如雷。

      一句话说完,嘴角又是口鲜血吐了出来。

      所有人都被秦苍的话给震晕了,包括远处其他超级宗派的人,目光之中都充满不解。

      林云刚刚历经大战,不说有没有受伤,肯定消耗巨大。

      玄天宗这般吓人的阵仗,别说灭林云一人,就算是灭掉在场的一个宗门势力都可以做到。

      “干嘛呢?这是……我还等着给这家伙收尸呢。”苍云和尚摸着光头,眼睛贼溜溜的转着。

      这和尚胆大,他到现在都还没死心,惦记着林云身上的紫金龙纹。

      雷绝和玄影等人,稍稍一愣,还没来得及回味秦苍话语中的寒意,箫音在林云唇边响了起来。

      王侯之音,神霄剑意,圣器紫玉神竹箫。

      奏一曲百鸟朝凤,吾辈岂是池中物,此剑生来便不凡!

      一道道箫音像是王侯天子发出的怒喝,如云在天,声声入耳,声震九霄。

      只一瞬间,玄天宗杀来的数百人,脸色便发出巨变,被无边剑势所笼罩。

      在这神霄剑意加持的箫音下,一个个像是浮云之下的蝼蚁。

      神在云霄,我剑化天。

      箫音如剑,威压四方。

      锵锵锵!

      气势汹汹杀过来的一帮人,似被无形的墙壁阻拦,有一堵天横旦在他们面前。

      林云明明相隔很远,可就是无法靠近。

      且在箫音笼罩之下,音波如剑光不停绽放,一个个拔出兵刃,自顾不暇。

      本就炸裂的地面上,有剑光不停绽放,每个人都面对着无法想象的剑势。

      像是有天外飞仙,持剑而来,那些仙人舞着长剑,挥舞出有绝世风华的剑法。

      其中意境,恢弘庞大,浩瀚无边。

      且各个都掌握神霄剑意,随着音律的节奏,释放出惊人无比的杀招。

      玄天宗所有人,不仅是那些大神丹尊者,包括雷绝和玄影在内,都被压制了。

      一曲箫音,如凤鸣九天,林云身上有风华绽放,将所有人全都震慑住困在其中。

      这……怎么可能?

      旁人瞧得此幕,全都看呆了,惊讶的合不拢嘴。

      那林云身披月华,长发齐腰,背后金乌羽翼张开,仅仅靠着手中紫玉神竹箫,就将数百人给全都压制住了。

      哪怕是天神丹尊者出手,也不至于这般夸张,总会有些漏网之鱼逃出去。

      而林云仅仅只是小神丹巅峰罢了,这让人不可置信,匪夷所思。

      箫音渺渺,剑意如仙。

      “祭星相!”

      雷绝和玄影脸色苍白,各自对视一眼,将星相画卷在身后瞬间展开。

      轰隆隆!

      他二人身位天命超凡,这星相祭出的刹那,箫音顿时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其他十三名大神丹尊者,立刻得到揣息的机会,纷纷祭出星相。

      一时间,这片天地接连绽放出可怕的异象,恐怖的威压连成一片。

      如仙般的箫音,被这等气势,逼的倒卷了回去。虚空中,有肉眼可见的音波化成涟漪,如狂风般卷落在林云身上。

      “动手!”

      雷绝和玄影,眼中顿时露出狂喜之色,机会来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几人怒火中烧,直接飞扑了过去。

      林云不慌不忙,面具之下,他眉心处的紫色印记绽放,双剑魂同时催动神霄剑意。

      顿时间,有惊为天人的箫音,从林云嘴边传了出去。

      声音宛若蛮荒战鼓,热血激荡,有开天辟地般的万丈雄心,磅礴浩瀚,大气无边。

      箫音太美,他吹的入神,听的也入神,索性闭上双目。

      顿时间有百花起舞,一股磅礴剑威在林云身后蓄积。他身上剑光绽放,令世间万物失色,箫音与剑光融合。

      噗!

      只一瞬,雷绝和玄影就被震的吐血倒飞出去,那被短暂压制的箫音以更为狂暴的声势席卷了回来。

      轰隆隆!

      紧接着,异象风云再起。

      一颗梧桐树在箫音和剑意的浇灌下,迎风而起,扶摇直上,眨眼间梧桐神树达到千丈之巨。

      “山有梧桐,树荫遮天!”

      林云心中清唱一声,他的脚步在地面上走了起来,箫音由方才的磅礴大气,变得精细小巧了起来,若清泉流水,空山回荡,若云烟习习,萦绕不散。

      太美了!

      绝美的画卷,在林云脚下绽放。

      一朵又一朵的仙花,绽放出艳丽的光芒,于梧桐神树上不停盛开。

      花开不停,杀戮不止。

      “啊!”

      惨叫声接连起伏,玄天宗的神丹弟子,已然支撑不住,被剑光和箫音切割的遍体鳞伤。

      等到梧桐神树上成千上万的花朵,尽数绽放的刹那,整个天地,都被映衬的五光十色,流光溢彩。

      “小心!”

      雷绝和玄影惊呼起来,连忙祭出杀招,一人掌心有雷霆圣纹绽放,一人身上玄影重重。

      可仙花太美,如美人兮,伴随着箫音剑意,随风万里。

      嘶嘶!

      花香动人,剑过无痕。

      一声声无情的惨叫,有数十名神丹弟子,当场惨死,无声的倒了下来。

      “畜牲!”

      秦苍大怒,他双目血红,朝着前方箫音所笼罩的地方冲了过去。

      可林云丝毫没有理会,就没让箫音笼罩他,也不让他冲进来。

      嘭!

      冲过去的秦苍,直接被剑势弹了回来,一口鲜血吐出,无力的看玄天宗弟子被屠杀。

      好狠!

      秦苍右拳紧握,牙关咬的蹦蹦作响,他知道这是林云故意的。对方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又无力阻止。

      “瑞气成桥,霞光飞雪!”

      百鸟朝凤第三段开始,低沉婉转的箫音,化为八千条祥瑞之气,从天穹垂落了下来。

      轰隆隆!

      整个枯玄岛都被这霞光所笼罩,那八千条祥瑞在眨眼间,凝聚成一道金色的拱桥,横贯万里,一路延伸落在梧桐神树的树冠之上。

      紧接着箫音再变,变得神圣肃穆,变得庄严大气。

      神霄剑意衍化成数万道五光十色的彩霞,如雪花般纷飞不止,天穹间有彩屏招展,两朵祥云在箫音的恭迎下飘向金色拱桥。

      “我的天!”

      “这什么情况?”

      “太美了!”

      众人看的头皮发麻,直接疯掉了,这等异象闻所未闻,从未见过。

      “下雪了嘛”

      洛书遗躺在苏紫瑶的怀中,看着漫天彩霞,她眼眶湿润,泪水晶莹剔透,伸出右手柔弱无比的接住。

      苏紫瑶心中轻叹,握住她的手道:“是的,凤凰要来了呢,他这一曲是为你奏的。他自己的剑道,从来就见不得女孩子受到委屈,秦苍会受到惩罚的。”

      洛书遗脸色微变脸色微变,她抬头看去,就见祥云载着两只无边艳丽,释放着神圣之光的大鸟。

      越过金桥,越过天穹,落在那梧桐神树身上。

      轰隆隆!

      当两只大鸟落在梧桐神树上的刹那,天地间响起了震撼人心的铿鸣之音。

      四面八方扑来数不清的飞鸟,遮天蔽日,向着梧桐神树顶礼膜拜,滚滚而来。紫玉神竹箫,于此刻绽放的箫音,达到了极为骇人的地步,磅礴异象之下,凤栖梧桐,百鸟来朝。

      “大家撑住啊!”

      “他肯定无法坚持太久,神霄剑意总会耗尽的!”

      雷绝和玄影两人神色难看,可眸光中依旧涌动着一股狠劲,他们身上还有着属于玄天宗的骄傲。

      “玄天圣尊,荒古无敌!”

      “玄天圣尊,荒古无敌!”

      他们遍体鳞伤,身上伤痕累累,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立刻引得群情激愤,高呼不止。

      雷绝和玄影,还有一众大神丹尊者,热泪盈眶,只觉得血液都在沸腾。

      他们是谁?

      他们是玄天宗的天之骄子,是荒古域霸主,怎会在此倒下!

      绝不可能!

      “稳住,等箫音过去,势必要让此人付出百倍代价!”

      雷绝浑身雷光暴起,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就在此时,林云陡然睁开双目,眸光中锋芒涌动,他仿若站在云巅之上俯瞰众人。

      他仿佛化作神祗,光芒耀眼,让天地万物都为之臣服。

      就这一眼看去,百鸟朝凤最后一个音符,化作激荡的长调,一瞬飞天,直入云霄九万里。

      除雷绝、玄影和一众大神丹尊者外,其他伤痕累累的神丹弟子,全都在这一声长调中被爆成了血雾。

      砰砰砰!

      一具具身体,在箫音之下,犹如烟花般接二连三的炸裂。

      等到林云放下洞箫,雷绝等人七窍流血,脸色苍白,全都跪倒在了地上。

      “你这疯子!”

      雷绝和玄影,还有十三名大神丹尊者,挣扎着站起来,眼睛全都布满了血丝。

      噗!

      葬花出鞘,林云握着剑,化成一道惊鸿从中穿了过去。

      咔擦!

      等他持剑,落在秦苍面前时,一行本就重创的人,身体如画卷般被剑光暴力无比的撕碎。

      葬花出鞘,何须回头!

      杀人只需一剑!

      秦苍睁大了眼睛,刚才还活生生的雷影等人,无一例外,全部死绝。

      “你杀了我吧!”

      秦苍心在滴血,咬牙道:“我秦苍输得起,不怕死!”

      林云目光冷漠,沉声道:“你不怕输,也不怕死,我要杀你就是便宜了你。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挖了你的龙骨,然后断你一臂,再废你双目,绞碎你的经脉。

      你不是最喜欢称人为蝼蚁吗?我让你连蝼蚁都不如,你若侥幸不死,等你晋升龙脉后,你来找我,我会在废你一次!”

      秦苍闻言,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手脚冰凉一股恐惧弥漫在心间。

      林云所描述的画面,太过可怕,让他无法接受。

      “你敢,想挖我龙骨的人全都死了!”秦苍恶狠狠的说道。

      林云冷喝道:“我林云为何不敢?你秦苍很傲,我林云也不是没脾气,我说挖你龙骨,就一定会挖!”

      他话音落下,一掌朝着对方胸口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