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实力暴涨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当背后金乌羽翼展开的刹那,一道完整的原始圣纹,犹如江河般涌入紫府中的金丸上。

      轰!

      刹那间,金丸光芒大作,变得厚重如山。

      继而不停的转动起来,在转动间金丸一点点变大,而林云紫府中的磅礴星元则开始收缩凝结成一滴滴金色的液体。

      哗啦啦!

      一场金色的大雨,在林云的紫府中下了起来,眨眼间星神花的下方就凝聚成一片十丈、百丈……然后是千丈汪洋。

      当星元全部转化成金色汪洋,当星神花上的金丸,由丸变成丹,林云也就正式踏入到了神丹境。

      星君之境,真元蜕变成星元也是液体,现在同样是液体,可却不仅仅只是颜色变成了金色。

      那既是一片金色的汪洋,也是一片金色的荒原,看上去亘古长存,永远都没有波动一般。

      实际上,却是无法波动,甚至连荡出涟漪都特别困难。

      这就是神丹和星君的差距,星元进一步蜕变,变得凝练厚重。悬在上方的金色神丹,则如山一般,镇压着这片汪洋。

      既是镇压,也是加持。

      唯有神丹涌动,才可催动这片星元造就的金色汪洋。

      普通神丹,星元凝聚的汪洋至多十丈,妖孽的极限也就是百丈。唯有超凡妖孽,才能超过百丈,可至多也就三四百丈。

      如林云这般,初入神丹,就能达到千丈汪洋着,少之又少。

      汪洋越广,意味着容纳的星元就比其他神丹多,大战之时,也会愈加持久。

      许多消耗较大的杀招,施展起来也会更加得心应手,其中妙处,多不胜数。

      林云很开心,他将心神沉淀,落在那星神花上的神丹。

      神丹不是很大,约莫半个婴儿的拳头,在神丹表面烙印着一层金色的圣纹。

      偶有光芒闪过时,神丹耀眼之极,仿若太阳般刺目。

      这大约就是金乌圣纹,带来的妙处吧!

      嗖!

      林云睁开双眼,目光一扫,落在小冰凤身上,眼角顿时露出抹笑意:“大帝,我成功了。”

      “哼,还行吧。”

      小冰凤淡淡道。

      呼哧!

      林云心念微动,背后金乌羽翼猛的一扇,瞬息间狂风大作,金光激射,空间都隐约间有些扭曲。

      他一个瞬移,落在了小冰凤身边。

      “好快!”

      小冰凤心中暗道,这逐日神诀,在上古也是大名鼎鼎的身法,境界越高,越能展现其风采。

      林云身后的金乌羽翼,在他面前形成屏障,相互交错间迸射出飞溅的火星。

      锵锵锵!

      每一根金色的羽毛,都像是圣兵一般,沉重而锋利,萦绕着古老的圣辉。

      让林云看上去,就像是远古神祗般,俊朗,伟岸,不凡。

      嗖!

      林云将金乌羽翼收进体内,心中振奋不已,这新生的金乌羽翼太强了。

      简直就和他的手臂一样,这是以往用星元凝练出来的羽翼,完全是两种不同层次的产物。

      “你好像一点都不激动。”

      林云笑了笑,轻声道。

      “哼哼!”

      小冰凤瞥了瞥嘴,她当然不会说,她刚才紧张的快崩溃了。

      “我现在可以修炼龙凰灭世剑典了吗?”

      林云没记错的话,小冰凤说过,晋升神丹后就可以修炼了。

      龙凰灭世剑典,分为天龙剑典、神凰剑典以及龙凰曲。龙凰曲林云算是勉强入门,掌握了百鸟朝凤曲,之前就差境界了。

      现在晋升神丹,可没有什么阻拦他了。

      紫鸢剑诀说句实在话,在星君之境,就已经不太够看了,毕竟那只是龙凰剑典的入门功法。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地方好像撑不了太久了。”

      小冰凤看了看四周,轻声说道。

      “还能维持多久?”

      林云连忙问道。

      这地方相当于是一处修炼圣地,时间流逝和外界不一样,自然是能待多久就多久。

      “大概半个月吧。”

      小冰凤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又挠了挠头道:“具体多久,本帝也不太清楚。”

      半个月,应该差不多了。

      林云心中盘算了一番,而后目光落在苏紫瑶等人身上,惊疑道:“怎么还没醒?他们都没事吧?”

      “好着呢!”

      小冰凤沉吟道:“之前药田毁灭时,残余的圣药精华,浩瀚如海,一大半都被他们吞噬了。而且枯玄那老头,心地很善良,明明都快撑不住了,还以生死圣光护住他们,让他们肉身不至于被撑爆。”

      “那就好。”

      林云看了眼,小贼猫也在他们当中,单脚独立,一动不动,倒也颇为可爱。

      只是提及枯玄大圣,林云情绪再次有所波动,有些难受。

      将死之人,还要劝林云不要悲伤,这世间好人真的不多,他在枯玄前辈身上,真的感受到了太多温暖。

      “叶师姐,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林云目光落在叶梓菱身上,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

      叶梓菱周身飘舞紫色的雪花,每片雪花都蕴含着极为可怕的力量,她身上闪耀的电光,像是一条神龙在她身上游走。

      最奇特的是,伴随着神龙的游走,周遭的紫色雪花似乎随之而动。

      两者间,到达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平衡,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整体。

      她身上所释放的出来无形剑势,让林云都有些惊讶,这几乎已经要超越通天剑意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她有其他造化。”

      小冰凤没有说透。

      林云想了想,收回视线道:“我之前封印大圣之源时,好像……”

      可话还未说完,小冰凤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多问。

      两人多少有些默契,林云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看来确实有人出现啊,枯玄大圣也没说是谁,小冰凤看见了也不敢说。

      难道那人还没走?

      谁呀!

      林云心中好奇,当然他肯定是猜不到的,他就算是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到剑帝御青峰出现过。

      “紫玉神竹箫,先借给本帝。”

      小冰凤找林云要来紫玉神竹箫,轻声道:“时间紧迫,短短十五天,你要将修成龙凰灭世剑典太困难了,本帝以龙凰曲助你一臂之力。”

      不一会,有箫音在这片空间响起。

      小冰凤坐在听雪刀上,当箫音响起的刹那,她的头发劈散开来,变成了冰雪般银白色。一双眼眸,闪烁着神光,她像是神女般风华绝代,冷艳无双,有着无法用来形容的神仙气质。

      箫音渺渺,如流水般在山间潺潺而流,可在这等平静之下,有蕴含着无法想象的磅礴大道。

      林云盘膝而坐,取出九株圣药,悬浮在周身。

      伴随着箫音而耳,林云很快沉浸在其中意境,惊奇无比的发现。

      箫音似乎可以指引他的星元流转,本来晦涩难懂的龙凰剑典,运转起来变得颇为轻松。

      哗!

      林云刚刚紧闭的双目,毫无征兆,忽然睁开。

      他眸光深邃锐利,一眼就看到,大帝眉心金色和血色交融的印记,绽放出血金色的光芒。

      果然,趁他闭眼后,小冰凤就催动了两道原始神纹。

      这是有代价的!

      小冰凤微闭的眼帘抬了起来,那双眼睛很大,充满灵气,同样深邃。

      二人目光对视,一时间,千言万语,尽在这一眼之间。

      林云重新闭上双目,他一心二用,同时催动天龙剑典和龙凰剑典。

      神丹涌动,金色汪洋荡起丝丝涟漪,磅礴星元随之而动。星元如金色的灵浆,顺着龙凰剑典,在体内复杂繁奥的经脉中运转。

      许多以往没有注意到的经脉,被星元重新开辟,不停的冲刷。

      三天时间过去,几乎是一天一株圣药,林云靠着箫音指引,以及圣药支撑龙凰剑诀的修炼渐渐走上正轨。

      他身上散发出阵阵金色的雾气,有天龙和神凰虚影笼罩,交相辉映,撑起了极为磅礴的浩瀚剑势。

      眨眼间,又是十天过去。

      林云的九株圣药全部消耗殆尽,不得已,将封珏师兄送他的龙元丹也用上了。

      他身上的星神丹和其他时候收获的真龙圣液,几乎全都消耗殆尽,就这样天龙剑典和龙凰剑典才同时修炼第一重。

      且仅仅只是小成,感觉第一重真正要修炼到圆满,还得消耗更为恐怖的资源。

      紫府出那片金色的汪洋上方,已经有了天龙和神凰的轮廓,可仅仅只是轮廓已经显得极为恐怖。

      除此之外,在金色的汪洋上还充斥着,一层淡淡的金色雾气。

      那雾气蕴含着远比星元要恐怖的力量,很少,可锋锐之意,却强到让林云心惊肉跳的地步。

      这是龙凰剑气吗?

      十三天的时间,林云将龙凰剑典,整整运转了一千一百零八个大周天。好多次,天龙和神凰将要凝聚成型时轰然而碎,始终无法真正成功。

      如此天量的循环,不仅让人精疲力尽,甚至还承受着些许刺痛。

      即便如此,这龙凰剑典还差最后一步,天龙和神凰必须真正融合才行。

      不过眼下已经没有时间和资源,支撑林云走到一步了。

      良久,林云睁开双目。

      他屈指一弹,神丹涌动,金色汪洋上的金色雾气瞬间充斥全身,顺着经脉凝聚到了他指尖。

      轰!

      有无法叵测的剑威,在林云身上炸了开来,剑吟声震的这片天地都在颤抖,浑身剑光如太阳般燃烧了起来。

      强大的剑气,从指间迸发出来,瞬间将这前方的空气撕裂开来。

      咔咔咔!

      虚空像是冰山般,被扯出一道道裂缝,剑气所过之处,有着横扫天地的无敌霸气。

      “龙凰剑气……”

      林云轻声自语,有点被震惊到了。

      他的龙凰灭世剑典,实际上还未真正修炼成功,星元所转换的龙凰剑气更是少到可怜。

      可即便如此,这恐怖的杀伤力,也让他惊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在此时,箫声戛然而止。

      林云心中一沉,背后金乌羽翼瞬间张开,一个瞬移,将从听雪刀上跌落下来的小冰凤抱在了怀中。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林云心中责备的话语,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下次不要这样了?”林云心中微痛。

      “不要怎样?”小冰凤反问。

      林云沉声道:“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你不准随便动用原始神纹,你答应我了的!”

      “是,本帝是答应你了!”

      小冰凤脸色苍白,可还是咬着牙道:“可那又如何?人人都说你要被秦苍打死,难道本帝真要眼睁睁看着你被他打死吗?你以为你很厉害嘛,你根本就不知道秦苍有多强,他修成了黄金龙气,本帝一直都没和你说罢了!”

      林云闻言微怔,这他确实不知道。

      “你是本帝睡了十万年,第一眼看到的人,你说要和本帝还有小贼猫永远在一起。可本帝……又何尝愿意与你分开。”

      小冰凤眼眶有些湿润,脸色显得更为苍白起来。

      语气渐渐梗咽起来,咬牙颤声道:“他那么凶,真打死你了,本帝怎么办?所以你不准凶本帝,也不准责怪本帝,本帝下次还是会这样!”

      小冰凤许多时候都没心没肺,又爱吹牛又爱毒舌,可她固执起来却是谁的话都不会听。

      林云一时无语,握着她的手说不出话来。

      我林云何德何能,让凤凰为我哭泣。他没有说话,可却在心中许下了诺言,这一生绝不会让小冰凤受到任何委屈。

      任何人要伤害他,都得过自己这一关。

      “怎么回事……刚才怎么了?”

      就在此时,原先被禁锢的大师兄江离尘,率先苏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脖子,感觉酸痛无比,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

      “快去休息。”

      林云对小冰凤轻声道。

      “嗯。”

      小冰凤点了点头,挣脱林云的怀抱,回到紫鸢剑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