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故剑情深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不想让我碰你的剑?”

      枯玄大圣楞了半响,有些疑惑的重复道,他面色古怪,略有不解。

      林云轻声道:“是的。或者,前辈先问问我,不问自取,肯定是不能的。”

      枯玄大圣目光一扫,落在葬花身上,刚要开口,发现林云握着剑,把手往后缩了缩。

      这家伙有够小气的啊,看一眼都不给。

      林云瞧见枯玄大圣的目光,又看了看自己的反应,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

      他这反应有些过激了,对方是前辈,一个将死之人,又不会真抢他的剑。

      自己平时,应该不是这样的?

      “呵呵,林云,你可这牛的啊,还要不要大圣之源了。”小冰凤飞声音在紫鸢剑匣中响起。

      “我这是怎么了?”

      林云自己都有些不解,他的反应,确实不太正常。

      小冰凤淡淡的道:“很简单,本帝告诉你吧,你相当于把别人的老婆抢了,用的还很舒服,陡然间看到正主的儿子了,自然就做贼心虚了。”

      “你走开!”

      林云脸色一黑,冷冷的回应了句。

      不过转念想想,好像似乎还真有那么点道理……去去去,林云很快驱散了这等心思。

      小丫头片子坏的很!

      林云深吸口气,情绪平复许多,上前道:“前辈请过目,不过它眼下正在晋升圣兵,不要拔出来的好。”

      枯玄大圣接过剑,轻声笑道:“如今这世上,除你之外,不会有第二人能够拔出此剑,它的过往已经逝去。就算南帝在世,也会为这柄剑感到高兴,不是什么人都能获得葬花承认的。”

      林云松了口气,这才是正理,大帝说的就是瞎扯。

      有朝一日,若自己陨落了,林云也不愿见到葬花的光芒就此埋没。

      “前辈知道此剑的来历吗?”

      林云轻声问道。

      “我当然知道。”

      枯玄大圣看向葬花,神色悠悠,仿佛回到了三千年前,那个九帝横空出世的热血激荡年代。

      “葬花是师尊年轻时用过的剑,是他青梅竹马送与他的,后来师尊成为南帝,名动昆仑,数不清风华绝代的女子倾慕与他。”

      枯玄顿了顿,继续道:“与这些人相比,师娘的气质和风采,都要弱上许多。当时天底下最有风华的女子,向南帝表达了爱慕之意,两人也时常成双出入。那个女人让师娘自愧不如,觉得自己配不上师尊了,她也以为师尊变了心。便偷偷躲了起来,想成全师尊和这位女子。”

      林云听到此处,不由自主道:“南帝前辈,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是啊。”

      枯玄大圣叹道:“可当时天下人都觉得,南帝与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最为般配,天造地设,金童玉女。而后又有许多难听的话,传到了师娘耳中,让她羞愧难安,便偷偷离去,任凭师尊如何去找都没有寻到。”

      “师尊当年也面临许多压力,好些前辈大能,都看好他和那位女子。两人若是结合,也能满足许多人的利益。可师尊顶住这些压力,花费整整三年时间,准备将葬花晋升为神兵,来表明他的决心。”

      林云听出端倪,沉吟道:“葬花不是南帝的佩剑?”

      枯玄轻声道:“算也不算,它最初只是一柄玄兵,师尊很早就没用了,可一直都保留着。”

      林云脸色微变,将玄兵打造成神兵,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之大。

      最主要的是,没有这个必要,南帝手中应该有更强的神兵。

      “当三年之后,葬花成为神兵后,天下人都明白了南帝的心意。师娘也知道误会了师尊,两人因此和好,而师尊也为此付出了更大的代价,与那女子彻底决裂,也得罪了许多对他有恩的大能。”

      枯玄神色哀伤,陷入某种追忆中,难以自拔。

      林云心中同样难以平静,他很快就想到了某个典故,南园遗爱,故剑情深。

      纵使有朝一日站在昆仑之巅,这一生也只爱一人,哪怕贵为南帝,也从未忘过旧爱。

      哪怕只是一柄玄兵,他也从未有过遗弃之心,当葬花成为神兵的那一刻,天底下的人,还能有谁不知道他的心意。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一生只爱一人,故人不忘,故剑情深。

      林云开口道:“但后来怕是有不好的事情吧?”

      魂是柳绵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当年他得到此剑承认,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这一句可是有无限悲伤。

      枯玄点了点头,沉吟道:“在师尊成帝后,他与师娘只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师娘就遭遇了变故。师尊伤心欲绝,陷入魔障,余生都花在了想办法复活师娘身上,可人死岂能复活,师尊自己就掌握生死之道,哪会不明白此中道理。”

      “可偏偏执念难消,最终也连累了自己。”

      林云沉默,九帝当中南帝是明确已经陨落了,其他几帝只是很少露面了。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寿元早已不止三千年。

      只能说,真的令人很可惜。

      “这把剑,你要好好待它。”枯玄将剑交给林云,郑重无比的说道。

      “呜呜呜,好感动,南帝太深情了。”

      小冰凤在剑匣中听的哭了起来,眼睛红红的,倒是让林云甚感意外。

      “一定。”

      林云握住葬花,此剑与他,早就生死与共。

      即便没有今日的遭遇,林云也会好生相待,此生绝不辜负。

      早晚有一天,整个昆仑都会知道葬花公子的名号,都能看到葬花的光芒。

      林云将剑收好,取出枯玄秘钥道:“前辈,是因为此物,才让我没被禁锢。”

      除他之外,进入此地的其他人,包括苏紫瑶眼下都被禁锢了。

      在他们身上,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逝。

      “是的。”

      枯玄大圣平静的道:“老夫当日留下此物,本就是想等一位有缘人,除非得到此物之人,确实太弱,否则想要强抢就是一个死字。只是造化弄人,没想到你还得到了葬花剑的承认,或许冥冥中自有因果吧,世间之事,真的难料。”

      林云心中一动,秦苍与他交手时,没有动用全力。

      他早就猜到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个人太可怕了。

      “我已死去太多年了,如今时间不多了,没想到残魂弥留之际,还能见到葬花的新主人,真的替师尊感到高兴。”枯玄大圣面露柔和的笑意,眼中尽是欣慰之色。

      他真情流露,让林云触景伤情,不由道:“有什么办法,保住前辈的残魂吗?”

      枯玄摇头笑道:“好孩子,我对世间并无留恋,如今等到了你,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一缕残魂,活在世间是相当痛苦的事情,你该替我感到高兴才对。”

      “可是……”

      林云咬咬牙,他与对方仅仅只是相处片刻,可却像是认识了很多年一般。

      就要这样离去,心中真的好不舍。

      “我时间真的不多了,秘钥给我。”枯玄从林云手中接过秘钥,沉吟道:“你应该感受到,这秘钥还有好几层封禁,实际上此物就是大圣之源而存在的。”

      “我会将大圣之源注入其中,而后在将枯玄秘钥注入你体内,你每解开一道封禁,就会获得大量的圣源之力,相当于我给你灌顶一般。”

      林云道:“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境界,就可以开始炼化大圣之源了?”

      枯玄大圣点头道:“是的,若是常规来讲,你现在的境界根本就无法炼化大圣之源,甚至龙脉境都无法炼化。”

      “封禁欲往后,解开后诞生的圣源之力就会越发磅礴,即便大圣之源的力量封禁了九次。每次的炼化,都依旧充满凶险,稍有不慎便会爆体而亡。所以你要记住,每次解开封禁都得做好准备,否则不仅无益,反而还会伤到你的本源。”

      林云点头道:“晚辈必将铭记。”

      九层封禁,足以弥补他和昆仑最顶尖妖孽的底蕴,甚至犹有过之。

      秦苍为何强大?

      其实他的天赋和林云相差无几,可他从小就诞生在昆仑,那种与生俱来的底蕴是林云无法媲美的。

      秦苍还只是星君榜第一罢了,神丹榜上还有大把妖孽比他强大。

      光是荒古域,就不止一个秦苍了,再往后走,遇到的妖孽只会更加可怕。

      枯玄大圣盯住林云,忽然颇为惊讶的道:“你的气海中,有金色神光存在,天魄之境你达到了七花聚顶的成就?”

      林云没有隐瞒,如实回应。

      枯玄大圣笑道:“据我所知,就算是当年上古黄金盛世,能在天魄境达成七花聚顶的也是少之又少。那你现在的底蕴,待会就可以直接解开第一层封禁了。”

      他说着话,忽然将手中秘钥催动。

      宝山轰然炸裂,出现一道可怕的裂缝,接近百米。

      裂缝之下,仿若深渊。

      轰!

      深渊中光芒绽放,每一道光束都凝聚着极为可怕的力量,仿佛神兵利刃般锋锐无比。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在深渊中缓缓升起,幸好枯玄前辈就在身旁。

      否则以林云现在的实力,肯定匍匐在地了。

      林云抬头看去,那是一团磅礴无比的光,在光芒的核心处有刺眼之极的金色太阳,散发着神圣无比的气息。

      天地间,有宏伟的声音响起,彷如圣歌一般嘹亮。

      圣源!

      那就是枯玄大圣坐化之后,所留下的大圣之源了,太磅礴了,这等力量,完全超乎了林云的想象。

      “收!”

      枯玄大圣神色凝重,大圣之源横空暴起,化为流光不停注入秘钥中。

      “林云,你准备好了!”

      不待圣源全部注入秘钥中,枯玄大圣伸手一推,秘钥就如剑刃般插入林云的心口,而后打入他的心脏中。

      轰!

      瞬间,林云长发张扬,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咆哮。

      他的身体被金色光芒所笼罩,这片天地都被渲染成了纯粹而神圣的金色,他的血液开始燃烧起来。

      “林云,冷静下来,赶紧催动星元,让心血与秘钥相融!否则,圣源之力外泄,你会爆体而亡!”

      枯玄大圣的声音,在林云耳边响起,显得十分急促和凝重。

    【第二章送到,记得刚开始写到葬花时,有人问我,你去我留两个秋是什么意思。我明天在公众号好好说说,这一章也算是填坑了吧,填了葬花剑的坑,故人难忘,故剑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