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我只是不想让你碰!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琴音杀阵的出现,并没有阻止秦苍太长时间。

      仅仅是三次呼吸之后,秦苍一记金龙开天掌,就将所有的音波和重叠的音线,尽数轰成粉末。

      他气势无敌,回头一眼,冷冷的落在了洛书遗身上。

      那股磅礴威压,瞬息间落了下来,仿佛下一刻他就会像战神般撕裂虚空,直接杀到洛书遗面前。

      嗖!

      跟在洛书遗身边的唐景脸色微变,身形一闪,就飘落在了洛书遗身前。

      “走!”

      可他还未站稳,洛书遗就抓住他的肩膀,朝着远方飘然而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真要秦苍出手杀过来,两人联手也未必挡得住,唐景想不通其中的关键,洛书遗却是聪明的很。

      见林云上山便立刻收手,连唐景都未反应过来,就被扯得飞出去好远。

      洛书遗笃定,秦苍肯定没工夫搭理她的。

      果不其然,秦苍远远的看了眼,目光就重新落在了宝山之巅。

      嗖!

      他横空而起,几乎和林云前后脚到达山巅,抬手一击犹如山岳般轰向了林云。

      可林云等人都已进入石门,他这一击轰打在石门上,砰,一股反震之力,将他直接震了出去。

      轰隆隆!

      紧接着悬浮在空中的宝山,缓缓沉入湖泊,湖面上的空间涟漪再度浮现。

      秦苍提前察觉到危险,身体如龙尾摆动,在湖面上掀起一道金色浮现,浪花激荡,转瞬就落在了岸边。

      他阴沉着脸,情绪很暴躁,可眸光闪动,并未陷入某种不理智的地步。

      呼哧!

      破空声接连响起,玄天宗的大神丹执事,以及一众弟子,还有雷绝和玄影先后杀了过来。

      “秦师兄!”

      他们之前被秦苍叮嘱过,发现林云不要跟着,有他亲自来跟踪,这帮人远远跟在他身后就好。

      方才一幕,他们全都看在眼里,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现在怎么办?宝山之巅,可能就藏着大圣之源。”

      雷绝看向秦苍,出言询问道。

      秦苍沉吟不语,淡淡的道:“也不算坏事,拿取大圣之源未必没有风险,他拿到之后,也肯定会出来的,玲珑塔外守着便是。”

      “他拿了大圣之源,或许会有其他机缘,实力说不定会更进一步。”

      有大神丹执事,突然开口。

      “那样正合我意。”

      秦苍淡淡的道。

      “他说不定有可能,直接冲击神丹,到时候恐怕就压制不住他了。”那人继续说道。

      方才林云和秦苍交手,给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两人都未祭出星相,秦苍自始自终都占据着优势,押着林云再打。可林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极为惊人,这已经明显不是其他天命超凡,所能理解的层次了。

      若他再进一步,怕真的很难压制。

      秦苍神色阴寒,冷若冰霜,淡淡的道:“就算他到了神丹境,我也有一百种方法摁死他,他在我眼里就是个虫子罢了。比其他蝼蚁强上一些,可终究也还是个虫子,光一个神丹境能算得了什么,得化成龙才行!”

      他狠狠瞪了眼那名大神丹执事,眼眸深处闪过抹不屑之色,懒得和他解释。

      什么是虫子,什么是龙。

      这些人和他的眼界完全不是一个等级,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嗖!

      赵岩和公孙炎也来了,不过因为忌惮玄天宗的存在,两人都隔得很远。

      事实上,大家都离玄天宗挺远的。

      见识过秦苍的实力和霸道后,没几人有胆量有惹怒他,洛书遗之前的胆魄有多强,可想而知。

      “枯玄秘钥是个什么东西?”

      剑帝站在赵岩身后,面露疑惑之色,轻声自语。

      “一直有传言,谁得到了枯玄秘钥,谁就能拿到大圣之源,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在林云手中,这王八蛋运气真好。”

      公孙炎在脑海中回应了句,对林云的运气,也是愤愤不平。

      “没听说。”

      剑帝御青峰,摇了摇头,看向前方的湖泊,沉吟不语。

      “剑帝前辈,这下咋办,应该拿不到大圣之源了吧?”

      公孙炎有些不甘的道,他之前还做着美梦,想着或许能靠剑帝的存在,分得一杯羹。

      没想到,还是被林云给抢先了一步,好气!

      他对林云可是很不爽的,名剑大会上被败了一次,一直想找机会捶回去。

      “谁说我要拿大圣之源了?”

      剑帝古怪的看了公孙炎一眼,对方稍稍愣住了,旋即惊醒过来,神色尴尬不已。

      对哦,御青峰都是剑帝了,怎么可能会看的上大圣之源。

      那您老要找大圣之源做什么?

      公孙炎心中嘀咕了句,可也不敢多问,不敢多说。

      这“剑帝”不管是残魂,还是分身,还是残念,都不是他现在能惹的。

      “公孙炎,你在嘀咕在什么,我从宝殿出来后在你身边凉气嗖嗖的,你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赵岩睁着眼睛,看向公孙,很不善的问道。

      “你这二傻子在说什么呢,你才被鬼附身了!”公孙炎心虚,可听着还是很不爽,怒怼了回去。

      “呵呵。”

      赵岩没有说话,盯着他身后的御青峰看去。

      从宝塔出来后,他就无法入定神游,总觉得被人盯在一样。

      可他所看的方向,的确又空无一人,没有任何气息存在,诡异无比。

      他上前两步,突然出手,朝着虚空点了过去。

      御青峰面露笑意,在对方伸手将要点在他眉心时,他突然出手,一指点在了赵岩的眉心。

      赵岩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他的目光变得明亮起来,眼眸深处像是湖水般深邃起来。

      可下一刻,赵岩目光又变得呆滞起来,陷入某种空灵的状态。

      与此同时,他的表情也僵硬了,身体一动不动,彷如雕塑般。

      公孙炎见状,张大了嘴,眼红不已,这是剑帝亲自赐予了造化吗?

      他当即激动的道:“前……前辈,你也点我一下吧。公孙向剑之心,铁骨铮铮,日月可鉴,我也是有剑帝风骨的男人。”

      “你不行。”

      剑帝御青峰,轻声笑道。

      “别啊……前辈,我给您跪下了。”

      公孙炎说着话,就要直接就跪。

      御青峰笑了笑,将他制止,轻声道:“我是说,你资质愚钝,光靠一指还点化不动,得拍你一下才成。”

      啪!

      说完,御青峰一掌朝着他头顶落下,公孙炎脑海中,瞬间多出数不清的讯息,磅礴的剑道感悟如江河般灌入其中。

      他和赵岩顿时都如雕塑般,被立在原地,只是一个跪着,一个站着。

      “公孙炎,我这一掌拍了下去,以后你在逢人便跪。就算隔着三十六天,我也一剑杀了你!”

      剑帝冷冰冰的声音在公孙炎脑海中响起,不待他回答,御青峰化成一道光芒遁入湖心深处。

      ……

      宝山石门中。

      林云进入后,立刻稳住身形,吞下一枚丹药恢复伤势。

      等到紫鸢剑诀被催动一个大周天后,林云睁开双目,吐出一道长长的浊气,沉吟道:“星君榜第一秦苍,果然名不虚传,不对,应该是比传言中的还要强。”

      “师弟,你已经很厉害啦!”

      大师兄江离尘道:“你刚才和秦苍,几乎都了个旗鼓相当,也就是说,除却秦苍之外,你已经超过星君榜上其他所有人了。”

      其他人眼中都闪过抹惊诧之色,好像的确是这样了。

      这等实力一旦传播了出去,肯定会在荒古域中掀起天大波浪,更可怕的是林云才降临昆仑大半年而已。

      “旗鼓相当?”

      林云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有底牌,他也有底牌,不过在都没祭出星相的情况下,他也没怎么使用全力。若不是洛书遗出手相助,我要进入这道石门,怕是没这么容易。”

      林云降临昆仑时间毕竟太短,底蕴肯定不及秦苍,唯有靠神霄剑意才能弥补。

      且眼下修为差距实在巨大,他和秦苍比起来,还到不了旗鼓相当的地步。

      叶梓菱皱眉道:“这人怎么会如此多的龙族武学,他又不是神龙帝国王族,实在诡异的很。”

      “并非神龙帝国王族,才可以学到龙族武学。”

      苏紫瑶说着话,将林云搀扶了起来,并未太多解释。

      “先找大圣之源,应该就在此地。”

      林云起身说道。

      石门内是一个潮湿的通道,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后,众人眼前一亮。

      又是一座宝山,出现在几人面前,这座宝山不是很大,可圣光萦绕,药香弥漫。

      山坡之上,随处可见种种珍稀的圣药,散发出五颜六色的七彩光芒。

      “我的天,这是一处药田!至少都有三千年年份,随便收获几株,我就能在半年内晋升大神丹尊者了!一年之内,甚至可以冲击天神丹。”江离尘兴奋无比的说道。

      叶梓菱眼中,也露出奇异的光彩,被眼前这片圣药给震撼了。

      林云收获十株圣药,在他们看来已惊为天人,可这里的圣药却是随处可见。

      几人神情激动,目光在宝山上来回扫过,都有些目不暇接看不过来。

      “这……太夸张了吧!”

      冯章和刘青严,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不太对劲,这些圣药的光芒似乎都聚集在了一起,全都在山顶。”叶梓菱忽然开口,那些圣药绽放出来的宝光,像是涓涓细流,全都涌入山顶之中。

      “大圣之源应该就在山顶。”

      苏紫瑶若有所思,说着话,她将枯玄秘钥交还给了林云。

      嗡!

      可在其将要说话之时,神色突然凝固,不仅是她,包括叶梓菱、江离尘等人,全都禁止不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林云握着枯玄秘钥,伸手朝苏紫瑶碰去,可直接就被弹开了。

      他们身上,流转着黑白圣光,显得极为诡异。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就在此时,山顶中有苍老无比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蕴含着浓浓的沧桑之意,仿佛在九天之上,又仿佛近在眼前。

      嗖!

      山顶光芒中,一名白发老者走了出来,他伸手一招,林云背后的葬花剑就要飞出剑匣。

      抢我的剑?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他伸出手,嗡的一声,葬花剑被重新唤回了我的手中。

      白发老者眼中顿时闪过抹疑惑之色,这柄剑……居然重新认主了。

      他见林云神色谨慎,轻声道:“年轻人不用紧张,我只是很久没有见到此剑,并无敌意,我是枯玄。”

      林云轻声道:“我知道你没敌意,我只是不想让你碰我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