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活见鬼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砰!

      雷绝这一声爆喝,当场就震散了公孙炎的剑威,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差距好大!

      公孙炎心中无奈,脸色苍白,眼中神色惊恐无比。

      若是平常,肯定直接就跪了,反正他这一路走来,也不是第一次跪地求饶。

      可他余光一瞥,瞧见身后漂在半空中的剑帝画卷,脸色瞬间就变了。

      这是剑帝御青峰,再怎么样,也不能在对方眼皮底下跪地求饶。

      剑帝是他心中的神话,在他心中有着神圣的地位,公孙炎眼中闪过抹决绝,咬紧牙关道:“雷绝,别太过分,你玄天宗的弟子,我若是愿意,根本不可能活着见你。”

      雷绝神色冷漠,淡淡的道:“有趣,你这软骨头,居然也有变硬的一天。”

      “放我一马,日后我欠你一个人情!”公孙炎眼中燃起丝希望,出言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真拿自己当根葱了?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什么来头,剑帝一脉翘楚?呵呵……”

      雷绝冷笑一声,嘲弄道:“你父亲是天绝城的一位执剑长老,可你母亲却是帝魔域的妖女,你就是这私生子罢了,说难听点就是个杂种。”

      “你!”

      公孙炎眼睛瞬间就红了,他的身世,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怎么,我有说错?”

      雷绝淡淡的笑道:“何况你又不是第一次跪地求饶了,在荒古域中装孙子的次数还少吗?我想想,这次咋突然不装了,莫不是当着剑帝御青峰的面,没脸跪地求饶?”

      他目光一瞥,发现公孙炎脸色有了变幻,顿时颇为好笑的都:“有趣,你这废人,竟然也有要脸的一天,那我来帮帮你。”

      话音落下,他突然出手,一掌拍向了飘在半空中的剑帝画卷。

      轰!

      其掌心雷芒爆涌,圣光绽放,威力极为可怕。

      公孙炎脸色大变,身形一闪,背对过去将剑帝画卷收好,直接硬扛了这一掌。

      噗呲!

      他吐出口鲜血,单膝半跪在地上。

      “哼,你一个冒牌货,还想维护剑帝尊严不成?找死!”

      雷绝大怒,这公孙炎在他眼里就是笑话,蝼蚁般的存在罢了,居然还敢反抗他。

      当真是不知死活,其心念微动,就要将自己的星相画卷祭出。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片空间似有无形威压,他的星相被按在体内始终无法释放。

      雷绝脸色变幻,冷哼道:“不用星相,照样弄死你!”

      嗖!

      其飞身而起,掌心雷芒再度爆涌,犹如一轮大日朝着公孙炎镇压过来。

      他晋升神丹,炼化了一道原始圣纹,即便没能祭出星相,这一掌也足以轻松震死公孙炎。

      公孙炎转过身来,瞧得此掌的刹那,脸色立刻就白了。

      我命休矣!

      “莫慌,出手打他就是。”

      可就在此时,公孙炎脑海中想起道声音,他闭着眼睛鬼使神差拍出一掌。

      噗!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两掌触碰的刹那,雷绝一口鲜血吐出,直接倒飞出去,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怎么回事?

      雷绝和睁开眼的公孙炎,都有些懵逼了。

      “师兄!”

      玄天宗两名弟子,脸色大变,想要上前扶住雷绝。

      “滚开!”

      雷绝推开二人,他恼羞成怒,又是一掌盖了过来。

      公孙炎惊醒过来,吓得仓皇后退,脚步踉跄中极为勉强的出手迎击。

      噗呲!

      这一次更夸张,直接隔空就震飞了雷绝,将对方震在了墙壁上,强到逆天。

      “什么鬼?”

      公孙炎惊疑不定,见雷绝起身,隔空又是一掌印了过去。

      扑通!

      雷绝一口鲜血吐出,被此掌震的跪倒在地,脸色哗然大变。

      公孙炎惊诧不已,旋即狂笑道:“雷绝你不是很牛嘛,哈哈哈,我让你嚣张,给老子跪下!”

      他又是一掌劈过去,刚刚起身的雷绝,被震的再次吐血跪倒在地。

      雷绝整个人蒙圈了,这完全无法理解。

      “哈哈哈,我能力压天命了!”

      公孙炎狂喜不已,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这雷绝确确实实跪在了自己面前,当即大笑了起来。

      “走走走!”

      雷绝跟见了鬼一般,打量了密室一圈,再也不敢待下去。

      “狗东西,别走,老子废了你!”

      公孙炎得势便张扬起来,他狰狞一笑,就要上前追击过去。

      扑通!

      可刚走一步,脚步踉跄,直接瘫软在地,感觉头晕目眩,浑身乏力。

      怎么回事?

      公孙炎惊疑不定之际,怀中画卷飞了出去,而后自行展开。

      他看着画卷,突然想到了之前出现在脑海中的诡异声音,顿时想到了某个极为可怕的猜测。

      哗!

      画卷轰然燃烧起来,火焰中一道人影,在画中缓缓走了出来。

      等到人影走出来的刹那,画卷彻底燃烧殆尽,公孙炎抬头看去,吓得张大嘴说不出来。

      是剑帝御青峰,他从画中走了出来?

      这是见鬼了?

      幻觉?

      公孙炎使劲的揉了揉眼,发现对方真的走出来,嘴角还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公孙……公孙炎……听说你冒充天绝城的弟子,到处招摇撞骗?”

      御青峰张嘴,微微笑道。

      轰!

      公孙炎五雷轰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前……前辈……”

      ……

      与此同时,雷绝一行三人在宝殿通道内狂奔,脸色显得都不太好看。

      活见鬼了!

      他居然在公孙炎面前跪地了,这家伙人如其名,公孙一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滚开!”

      他一路横冲直撞,片刻都不想待在此地,凡是挡在他面前的人皆备出手重伤。

      忽然,前方有人左右摇晃,摆动之间,速度快到出奇。

      雷绝心中烦躁,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掌轰击了过去:“让开!”

      噗!

      可回应他的是一道剑光,他轰出去得手掌还未完全施展,这一剑就杀到了面前。

      雷绝豁然一惊,连忙抽身飞退,一缕剑芒从脖子上滑了过去。

      嘶!

      他脖子一凉,微痛,被剑光划破了一丝血皮。

      雷绝瞬间清醒过来,只觉得后背发凉,这一剑要是再快上些许,他人头直接就落地了。

      虽说他此刻受伤颇重,可终究是天命超凡,想要伤到他也非等闲之事。

      这宝殿到底什么鬼,高手这么多?

      等他定睛去看,瞧见来人容貌时,神色微惊,失声道:“赵岩!”

      剑痴赵岩,对方在星君榜上的排名不入其眼,可对方的家族却是圣者世家,有圣人坐镇,他也因此认得赵岩,且有些印象。

      “小雷。”

      赵岩看向雷绝,目光出现焦距。

      雷绝嘴角抽了抽,这家伙脑子有病嘛,小雷也是你叫的!

      可他眼下烦躁,无心纠结此事,冷声道:“以后走路睁大点眼睛,不然我以为是阿猫阿狗,随手就杀了。”

      “哦。”

      赵岩点了点头。

      “哼!”

      雷绝冷哼一声,继续朝前走去。

      “还不够快额……”

      等到对方走后,赵岩眉头紧锁,喃喃自语。

      他这般想着,双目渐渐失神,不一会来到了公孙炎所在的密室。

      见对方跪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赵岩一点也不奇怪,道:“公孙炎你在和谁说话?雷绝已经走了,你不用跪在地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公孙炎心中一喜,可旋即脸上笑容就僵硬了。

      赵岩没看见剑帝?

      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影,又看了看赵岩,对方好像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御青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公孙炎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爬起来看向赵岩道:“你看不到?”

      有人?

      赵岩若有所思,看向公孙炎手指的方向,而后猛的出手,一剑刺了出去。

      他这一剑,正中御青峰眉心,公孙炎心扑通一声,差点跳出喉咙。

      嘶!

      赵岩手中之剑,直接穿过了御青峰的眉心,可像是刺在空气上一般,直接就穿了过去。

      “有病。”

      赵岩嘀咕一声,将剑收了回去。

      “他看不到我。”

      御青峰的声音,在公孙炎脑海中响起,吓得他差点叫出来。

      半响,他才冷静下来,在脑海中战战兢兢地回应道:“前……前辈……您真是剑帝?”

      “如假包换。”

      御青峰笑道。

      “那您收我为徒吧,前辈方才都是误会,公孙虽不是剑帝一脉翘楚,可一直都是有剑帝风骨的男人!”公孙炎心中激动,感觉自己的大气运来了,这要真被剑帝收徒,那他就一飞冲天了。

      “你不行,他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御青峰笑了笑,倒是没有嘲笑公孙炎的剑帝风骨,伸手指了指赵岩。

      公孙炎嘴角抽了抽,得抽空甩掉这二傻子才行。

      “别暴露我的存在,随我去个地方。”

      “去哪?”

      “大圣之源。”

      御青峰简单的道。

      公孙炎再度激动了起来,可旋即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前辈,当年不会真的是您偷袭了枯玄大圣吧?”

      “你之前不是挺聪明的吗?自己都想到答案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御青峰面露笑意,没有解释。

      不是剑帝,可他为何要去找大圣之源,公孙炎只觉得头大,今天真的是活见鬼了。

      太不可思议了,剑帝御青峰,怎么会藏在玲珑塔的一幅画中。

      “让他也跟上。”

      御青峰率先走去,同时留下句话,打消了公孙炎甩掉赵岩的想法。

    【今天有事出门了,这章写的太晚,和大家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