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剑帝,御青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南宫泽气的半死,那小秃驴说他丑也就罢了,这洛书遗居然也说他丑。

      不过他也是活该,洛书遗明显正在气头上,一点脸色都不会看。

      他出言奚落,洛书遗不怼他才怪。

      仅仅只说两个字,已经足够客气了,他还不知道得罪女人是相当可怕的事情。

      “那石碑本身确实不凡,我怀疑这里面有原始圣纹被封印了,上面的字符就是封禁。”唐景来到洛书遗身边,暗中传音道,这是秘闻自然不可能说出来让南宫泽听到。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石碑的价值,恐怕超乎我等的想象。”

      洛书遗美眸闪动,暗中回应道。

      大凡原始圣纹,多诞生于圣药、兽骨或者矿脉中,封禁在石碑中的原始圣纹可从未听说。

      不对,如果这石碑本身就是兽骨呢?

      或者石碑本身就是金乌残骸!

      两人快速交流,愈发觉得这古武石碑不凡,来头可能极其恐怖。

      南宫泽见他俩目光闪烁,嘴唇微动,可却没有丝毫声音出来。

      立刻就猜出,这两人在暗中传音。

      好气!

      完全就当他不存在了,南宫泽有些着急,感觉他们在说很重要的信息,笑道:“唐景,你是玄谷少主,对灵纹之道的造诣,远超我等,莫不是知道那石碑的来历了?与我也说说呗!”

      唐景瞥了他一眼,神色冷傲,根本就没有理会。

      这舔狗!

      南宫泽怒不可揭,心中暗骂不止,活该当舔狗,理都不理老子。

      “走吧!”

      洛书遗率先展开身法,朝着苍云和尚离去的方向,飘然而去。

      南宫泽嗤笑道:“唐景,你家女神走了,还不赶紧去追,再不追可就添不上了。”

      唐景脸色阴沉,黑着脸道:“南宫泽你除了该多照照镜子外,真该多喝点水,不然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话的功夫耽搁了片刻,洛书遗已然走远,唐景催动身法迅速身法。

      “这舔狗速度真快。”

      南宫泽暗自咂舌,真是看不出来,身位圣玄师的唐景,身法速度也能如此之快。

      “不过他刚刚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南宫泽挠头百思不解。

      “这都不懂吗?”

      雷火门章晋和翡翠山庄宁丰过来,宁丰笑道:“意思是说你不仅长得丑,嘴还特别臭。”

      南宫泽骂了一声,道:“这玄谷的娘娘腔,骂人还带转弯的,真不爷们。”

      “不纠结这个了,唐景肯定发现古武石碑的秘密了。”

      章晋眼中闪过抹异色,沉吟道:“大圣之源既然不争了,这古武石碑必须拿到手,一百零八座宝山,看上去很大,可真正的宝物实际上少之又少。这半截古武神碑,很有可能是除大圣之源外,最珍稀的宝物。”

      南宫泽和宁丰,深以为然。

      “独孤炎呢?”

      南宫泽看了眼,孤独炎没有跟上,不由问道。

      “别管他了,若不是这家伙,苍云这秃驴也不至于有机会逃出去。”章晋眼中闪过抹恼火之色,这家伙明知道自己的青雷剑眼不好控制,还随便乱睁眼。

      差点将他们全害死了,想想就火大。

      “走,追过去!”

      几人打定主意,一定要拦住苍云,将古武石碑夺过来。

      与此同时。

      其他宝山上,也相继有人登上了山巅。

      宝山极为凶险,即便是大神丹尊者,也不敢保证能登上山巅。

      某处山巅,有完整的宫殿矗立。

      铁骨铮铮公孙炎和剑痴赵岩,费了很大一番力气,终于来到了宝殿前。

      公孙炎神情很兴奋,看了眼身边目光无神的赵岩,面露笑意,还好自己聪明,一直拉着这二傻子,若不然真没法上山。

      晋升神丹之后,赵岩的实力发生了极为恐怖的蜕变,足以媲美天命。

      让公孙炎差点惊掉下巴,这家伙在星君之境,明明还不如自己的。

      “里面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了。”

      赵岩原本没有焦距的双眼,恢复些许神采,突然说道。

      “有人?有多少人?”

      公孙炎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等了半响,发现没人回应,扭头一看,赵岩又陷入呆滞状态,目无焦距,身体微微晃动。

      “这二傻子。”

      公孙炎嘴角抽了下,轻声道:“我先进去了。”

      说完也不管赵岩答应没有,直接闯进了宫殿中,他早就习惯了赵岩的状态,等他醒来,说不定半天都未必能够。

      这家伙就是个奇葩,什么都没有,就能站在原地练剑。

      有时候瞧见某些妖兽打架,都能看的发呆入神,然后差点被妖兽锤死了。

      公孙炎展开身法,小心翼翼的隐藏气息,在宝殿内全力行进。

      途中经过诸多密室,果然有人,数量还不少,甚至还在大打出手。

      几乎都有大神丹尊者在争锋,惹不起惹不起,公孙炎几乎看都没看一眼就跑了。

      半个时辰后,他来到一处大殿,里面灯火通明。

      大殿中有一尊石柱,石柱上光芒闪烁,悬浮着一幅没有展开的画卷。

      灯火之下,大殿中残留的血迹十分明显,在石柱前有两名宗门弟子,正目光贪婪的盯着画卷。

      公孙炎并未收敛气息,直接大咧咧的走了进去,两名宗门弟子立刻就感应到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

      二人狞笑一声,各自转身,当看到公孙炎时稍显诧异。

      “我以为是谁这么嚣张,原来是玄天宗的弟子。”

      公孙炎看向二人,轻声笑道,两人身上穿的宗门服饰很显眼,正是玄天宗的弟子。

      别看公孙炎很怂,见到大神丹尊者直接就跑,实际上他实力并不算弱。

      和天命超凡比差的很远,可和超级宗派的普通弟子比,底气就显得相当足了。

      “公孙炎!”

      两名玄天宗的弟子,眉头微皱,对公孙炎并不陌生。

      对方好歹也是星君榜上,排名一千的妖孽,号称是剑帝一脉的弟子,在荒古域中其实颇有名气。

      “滚吧!”

      公孙炎很嚣张,神情冷漠,极为狂傲。

      两名玄天宗弟子瞬间就被刺激到了,直接出手,就算真是剑帝一脉的翘楚,这般狂傲也没法忍。

      “无知。”

      公孙炎冷笑了声,他打不赢天命超凡,可欺负这些宗门翘楚,还是手到擒来。

      战斗结束的很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两名玄天宗弟子就败下阵来。

      “这座宝殿中,别让我见到你们,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别人怕你们玄天宗,我公孙炎可不怕!”

      公孙炎没有斩杀两人,事实上也不太敢杀。

      羞辱一番,就放走二人了。

      总算有点妖孽风采,在这枯玄岛中随随便便就是大神丹和天命超凡,他夹着尾巴做人很长时间了。

      实际上其本性颇为张扬,青岩藏剑楼名剑大会中早就有所展现了。

      公孙炎目光一扫,落在石柱画卷上,眼睛顿时就亮了。

      他快步上前,花了番功夫才将禁制破掉,招手一扬便将画卷握在了掌心。

      “到手了!”

      公孙炎眼中难掩喜色,兴奋不已。

      他心神忐忑,颇为激动,或许这就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唰!

      画卷从他手中飞出,漂浮在半空中一点点展开,那是一幅人像。公孙炎略显失望,若是一幅悟道图就好了,直接就能习得一门上古武学,实力瞬间就会脱胎换骨。

      “这……怎么可能!”

      可当画卷彻底展开,公孙炎神色呆滞,张大嘴惊愕无比。

      整个人直接就吓傻了,脸色苍白,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这画卷是某个古人的肖像,可万万没想到,这画卷中的人他居然认识,不仅认识,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画中之人,正是剑帝御青峰!

      天绝城创始人,当年一人一剑,斩落剑宗两座主峰的御青峰。

      以一己之力,将一座圣地生生削平,三千年后至今都没有恢复元气。

      公孙炎平日自称剑帝一脉翘楚,小时候也在天绝城长大,对剑帝御青峰的画像熟的不能再熟了。

      关键是剑帝的画卷,怎么就出现在玲珑塔了。

      难道?

      公孙炎神色微变,关于枯玄大圣有许多传闻,南帝死后很多人找过他的麻烦。

      甚至有传言,九帝中的其他人,都暗中找过枯玄大圣的麻烦。

      那个人不会就是剑帝吧?

      想到此处,公孙炎脸色不太好看了,他对剑帝是发自内心崇拜,是他心目中的剑道神话。

      可当年九帝情同手足,他们共建神龙帝国,联手终结黑暗动乱时代。

      是战友,是同袍,有着过命的交情。

      南帝死后就觊觎他的宝贝,继而对他的徒弟出手,这明显是很不光彩的事情。

      公孙炎不太相信,剑帝御青峰会做的出这种事情,可眼前画卷又是铁一般的事实罢了。

      好长时间,他都有点回不过神来,神情恍惚。

      良久,公孙炎笑了起来,自嘲道:“一幅画卷罢了,又能说明什么,剑帝何等人物,岂会做出偷袭枯玄大圣这等不耻的事情,我在想什么呢?”

      说完他释怀了不少,正要上前收好画卷,殿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气息很熟悉,正是刚才两名玄天宗弟子。

      公孙炎顿时转身,不耐烦的道:“又来了吗?我不是说过,玄天宗的弟子,出现在我面前,我见一次打一次的嘛!”

      可当他彻底转过来,看清来人时,整张脸瞬间傻了。

      两名玄天宗弟子去而复返没错,可还带着一人来了,玄天三圣,雷绝!

      公孙炎当场就懵逼了,腿脚发软,脸色难看无比,悔的肠子都青了。我尼玛这是什么神仙运气,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贱呢。

      “见一次打一次?”

      雷绝冷然一笑,吓得公孙炎双腿打颤,浑身战栗,差点哭出声来。

      “跪下!”

      雷绝脸上笑容猛的一收,一声爆喝,如雷霆般在殿宇内响起。

    【看到有人说写的水,我说两句吧,这真不是水,以往天骄性格太平,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说过了,这次副本我肯定要做出改变,一来丰富角色,写以前从未写过的,二来为荒古域铺垫,为九帝主线铺垫。我不能一直重复套路,那样写的很舒服,可不是我所想要的,希望大家给小月点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