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你丑
    “呵呵,随你怎么说,反正你现在没有任何退路了,看看谁拖得住!”

      南宫泽将刀插在地上,盯着苍云,冷声笑道。

      “你算个屁,要不是爷的大刀忘记带进来了,早就一刀剁死你了,也好意思自称刀法第一,真不知道哪来的脸。”苍云看向南宫泽,目光中充满鄙视,嗤笑不已。

      “你这小秃驴!”

      南宫泽瞬间就怒了。

      “看啥看,秃驴也比你帅,你还不如秃子呢!”苍云贱贱的笑道。

      “艹!”

      南宫泽暴跳如雷,这孙子说话太气人了,他确实长得不算俊美,可也不至于连秃子比不上。

      “别冲动,他就是强弩之怒,撑不了多久了。你不冲动,他没有任何机会逃出去!”

      一旁宁丰,身穿琉璃战甲,神色轻松,平静的笑道。

      “你笑个屁,顶着一身绿王八壳有啥好得意,有种就拖了,看爷弄不死你!”

      苍云瞪了宁丰一眼,气愤不已,这王八蛋身穿古战甲,战力最强。

      方才大战,就属他伤自己最深。

      宁丰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凝固了,脸色阴晴变幻,这秃驴会不会说话,他这是琉璃古战甲,什么叫绿王八壳。

      他当即就怒了,杀心暴起,一旁雷火门章晋赶紧将他拉住。

      “你别过来啊,你过来,我直接毁了这古武石碑!”苍云立刻大叫道。

      “别拉我,这秃驴真的欠揍!”

      宁丰怒道不行,身上宝光大作,绽放出翡翠圣光。

      南宫泽偷偷看了眼,小声嘀咕道:“还真挺绿的……”

      宁丰脸色立刻就黑了,南宫泽赶紧闭嘴,沉吟道:“你别冲动,他要是捏碎了古武石碑,大家都没得玩。”

      洛书遗身边的唐景,颇有风度的笑道:“苍云,别这样嘛,大家又不是真的为难你,你把这古武石碑让我们复刻一遍就好,没必要弄得这么僵硬。”

      “滚!”

      苍云骂道:“你这舔狗,说个屁,刚才就属你最积极,眼睛都绿了。玄谷对古武石碑研究最深,你这舔狗一肚子坏水,肯定早就知道古武石碑的秘密了!”

      噗!

      其他几人闻言,顿时暗笑了起来。

      在场都知道,唐景对洛书遗几乎是有求必应,傻子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直接骂他是舔狗的,也就苍云这秃驴了。

      唐景顿时脸都气绿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真看出这古武石碑的来历了?”

      他正恼羞成怒之时,耳边传来洛书遗的声音,唐景立刻平复心情,暗中传音道:“看出一些,那些字符记载的可能是逐日神诀残篇,不过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这块石碑本身好像就是一件至宝。”

      洛书遗不动声色,如果这石碑本身就是至宝了,那来头就有些大了。

      “苍云别浪费时间了,把古武石碑交出来,让我等复刻一遍。”

      孤独炎闭着眼睛,显得很烦躁,这秃驴明显没机会了,还磨蹭半天真的很浪费时间。

      “有你说话的份吗?”

      苍云鄙视道:“在场都是天命超凡,就你来自青雷宗,还自称什么剑法无敌,媲美天命。结果被林云玩弄在鼓掌间,三起三跪,我要是你早就没脸自尽了。”

      独孤炎脸色狂变,林云现在成了他的心中逆鳞,谁碰都得死。

      “生气了?”

      苍云见状脸上立刻露出笑意,眉头挑的极高,嚣张的道:“你不是有青雷剑眼嘛,有本事睁开眼,用你的青雷剑眼瞪死爷。”

      苍云很嚣张,他有恃无恐。因为这青雷剑眼威力太大,平日也需要以血气喂养,对方还未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独孤炎之前已睁开过一眼,他要再睁一次,必然会伤到自己。

      “呵呵,没种了吧?”

      “没种就别说话,有种你就睁开眼,瞪死我!”

      “你倒是睁啊,爷戳爆你这双狗眼!”

      苍云伸出两根手指,做出插眼的动作,得瑟无比。

      突然!

      苍云脸上笑容猛的一变,直接就跳了起来,其原先所站立的地方,被炸开数不清的裂缝。

      他抬眼看去,只见独孤炎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目。

      在他的双目中有剑光绽放,青雷圣火像是烘炉大日,熊熊燃烧,一股股毁灭的气息在其中汹涌澎湃。

      轰隆隆!

      天地都在震颤起来,山巅之上,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一个个连忙抽身狂退。

      “你大爷的,孤独三跪,你真瞪我啊!”

      苍云吓得脸都白了,连忙闪躲了起来,独孤炎状若疯癫,长发张扬间,一束束剑光从其眼中迸发出来。

      这剑光极为恐怖,所过之处,凌厉的锋芒将虚空撕裂。横贯数百里,天地风云变色,一道道闪电轰然落下。

      “独孤三跪,你TM疯了啊……”

      苍云苦不堪言,拼命躲闪,可依旧被余波震的吐血连连,身上佛门金光都剑气撕裂开来。

      不一会,他就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砰!

      惊天巨响中,宝山之巅开始四分五裂,南宫泽等人吓得头皮发麻,纷纷开溜。

      噗呲!

      独孤炎一口鲜血吐出,单膝跪在地上,双目紧闭,一滴滴鲜血渗透出来。

      苍云见状,脸上立刻露出喜色,笑道:“独孤炎,谢谢你啊,以后保证不叫你三跪了,爷先溜了。”

      他趁此机会,连忙朝山下逃窜,一点都不像受伤的人。

      “追!”

      南宫泽等人气的吐血,这秃驴跑的太快了,赶紧催动身法狂追不舍。

      嗖!

      几乎快跑到没影的苍云,突然倒退了回去,在洛书遗身边停了下来,摸了摸光头笑道:“洛姑娘,其实和尚我对你仰慕已久,喜爱之心,朝朝暮暮,日日夜夜,你要眨眨眼对我笑笑,和尚我今日就还俗了!”

      噗!

      后面追过来的唐景,瞧得此幕,当场就愣住了。

      洛书遗眨了眨眼,笑了笑道:“好呀。”

      苍云笑道:“哈哈哈,唐景看到没有了,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他大笑几声转身就跑,好不快活,把唐景气的脸都绿了。

      “既然还俗,就别跑了吧……”

      洛书遗浅浅一笑,探出一只手来,朝着苍云胸前探了过去。

      她的话宛若魔音,在苍云耳畔响个不停,吓得和尚立刻就笑不出来了,双手死死拽住胸前古武石碑。

      洛书遗见状,也不去强行拽开他的手,这一掌直接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呲!

      苍云吐出口鲜血,在山上滚了出去,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起身之后,只觉得后背发凉,冷汗不停。

      “洛书遗,你谋杀亲夫啊!”苍云撒腿就跑,一刻都不敢停,这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小和尚,别跑啦,你就从了姐姐吧。”

      洛书遗紧追不舍,绝色般的脸颊,笑意不减。

      可那和尚跑的实在太快,不一会就出了宝山,血流成河,一路蔓延,简直可怕。

      唐景追上来后,看的忌惮不已,这和尚真是个狠人。

      “这都让他跑了……”唐景愤愤不平的道。

      “跑不掉的。”

      洛书遗微微一笑,纤纤玉指,在虚空轻轻一弹。

      嗡!

      顿时间,她身后天穹有仙子的幻影出现,仙子飘在苍穹,身如白云,手持瑶琴,随着洛书遗的一指,瑶琴应声而响。

      噗呲!

      远处的苍云,脚步踉跄,又是口鲜血吐出。

      好狠!

      苍云咬咬牙,随手擦了擦血,继续朝前跑去。这帮人越是大张旗鼓,他越觉得怀里的宝贝,价值无可估量。

      “宝贝啊宝贝,为你吐了这么多血,你可真别让和尚我失望了。”

      苍云看了看怀中的古武石碑,眼里充满了关爱,傻笑不停,嘿嘿,这是他的造化!

      可琴音不止,连绵不停,不仅让苍云步伐慢了下来,连他身上的金光都渐渐黯淡了。

      金光彻底熄灭,他差不多也得陨落。

      苍云一边吐血一边跑,肉身实在承受不住,摸了摸光头,笑道:“魅力还是太大了,当年出家真的亏了啊……”

      吼!

      他笑嘻嘻的说着话,而后豁然转身,在转身的刹那,身上佛光普照,金芒万丈。

      世间漆黑,他像是如来般有佛威震天,庄严神圣,恢弘磅礴。

      古老的经文在四方响起,天地佛音隆隆,苍云对着洛书遗的方向,一声狂啸,身后又有白色的麒麟出现。

      轰!

      音波扫过,数不清的撑天古树和巨大磐石,瞬间碾成粉末。

      洛书遗身后飘在白云间的仙子,挣扎片刻,就如白云般随风消散,荡然无存。

      “哈哈哈,娘子,等我啊!我会记住咱两的约定,等出了枯玄岛,我就向圣音阁提亲,和尚我娶定你了!”

      苍云大笑不止,而后转身就跑。

      他声音很大,有佛光加持,辐射出去,连周围其他宝山之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洛书遗脸色笑容不见,神色冷落寒霜,犹如一座冰山。

      一旁唐景,神色尴尬,站立不安。

      南宫泽提着刀追来,经过此地笑道:“洛书遗,你真答应这秃驴了啊,其实你可以考虑我,再怎么样也比这秃驴好上百倍。”

      洛书遗扭头,看着他,淡淡的道:“你丑。”

      南宫泽脸色瞬间就黑了,草,老子哪里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