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九天玄黄七宝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轰!

      秦苍终于睁开了眼睛,这荒古域中星君榜上最强大最神秘的妖孽,仿佛是真龙般复苏了过来。

      他的流光溢彩,圣辉弥漫,仿若仙雾,将他衬托的超凡脱俗,如同真龙再世般令人惊讶。

      “这才是真正的超凡啊……”

      众人瞧得此幕,发出阵阵惊呼。

      所谓超凡妖孽,值得是妖孽中的妖孽,他们的天赋太过出众,而被人尊称为超凡。

      可实际上,超凡还有另一层更为纯粹的意思,就是单纯的超凡脱俗!

      眼下枯玄岛中的秦苍,给外人的感觉就是这般,他仿佛已经不是凡俗之人了。

      当然这只是假象,真正的超凡脱俗,得达到天神丹尊者之后才可以勉强做到。

      神丹之境,分为小神丹和大神丹以及天神丹,如果说前两者只是大与小的区别。那天神丹与前两者,则是天与地的差距,同时神丹可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境界。

      天神丹,已经是向天借运,借神龙气运,为迈出那一步做生而为人的最后准备。

      因为迈过神丹之境,就会达到龙脉境,龙脉境被称作神龙九变。

      走上神龙九变已经是不是纯粹的人,体内会诞生先后诞生九条龙脉,每诞生一条龙脉肉身就会发生蜕变,已经走上了成圣之路。

      龙脉之前,是人的修炼,龙脉之后的修炼,则是有人向圣的修炼。

      成为龙脉极为困难,可成为龙脉之后的路,会百倍千倍的难走。

      每一变等同于一次生死劫,大部分的人都无法撑到最后,能走完九变已经是极为妖孽的存在了。

      而龙脉之上的生死境王者,他们年轻时必然都是超凡妖孽,或者有惊天造化。

      至于圣人,那太过稀少!

      而眼下的秦苍,仅仅只是小神丹的境界罢了,却拥有超凡脱俗的纯碎气质。

      那股气质,通常来讲,至少也得是天神丹尊者才能拥有。

      “这太可怕了吧……难道他现在就拥有媲美天神丹的实力了?”

      众人感到头皮发麻,有点不敢置信。

      “没这么逆天,仅仅只是气质相似罢了,但天神丹尊者不出,没人能镇压的住他!”

      “这枯玄岛真的是机遇重重啊,还未真正触碰到大圣之源,就让这些天命超凡强大到如此地步了。”

      “他出来了!”

      光幕中,秦苍走了出来,立刻有几名玄天宗的老者恭敬无比的站在他身旁,其中还有雷绝和玄影的身影。

      “哦,你两同时出手,葬花公子都没有解决?”

      秦苍颇为诧异的说道,没看错的话,雷绝和玄影也都炼化了原始圣纹。

      雷绝和玄影,连忙开口解释。

      秦苍面色平静,认真听完后,眼中光芒黯淡了些许,淡淡的道:“可惜,我以为你两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呢。那样的话倒也的确不凡,值得我亲自对他出手了,还是你两来吧,记住不要杀他,我要带他会世家请罪。”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看向天边的大圣之源所在的地方,目光炙热,而又冷静得出奇。

      与很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这秦苍对林云根本没有太大的杀意,至少外表看去毫无波澜。

      事实上的确如此。

      秦苍对什么神幽界子,一点感情都木有,只是他刚好也是出自神幽世家罢了。

      拿到大圣之源的话,师祖应该能对我另眼相待吧!

      秦苍心中暗道,他的师祖就是玄天圣尊,玄天宗宗主天玄子,那个在他心中如神一般存在的男人。

      “与大圣之源相比,林云真的不值一提,它非我莫属!”

      秦苍眼中露出狂热之色,而后腾空而起,其他长老,还有雷绝和玄影,赶紧跟上。

      枯玄岛外,大海之上。

      众人久久都无法平静,秦苍炼化黒火魔莲出世,那等气魄和心胸,强到令人窒息的地步。

      “这个后辈,太可怕了……”

      剑宗大本营内,执剑长老林真神色凝重,除他之外,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司空昼在枯玄岛中的造化同样不低,同样烙印了一道原始圣纹,且与他的剑道无比契合。

      可与秦苍相比,似乎还是差了点火候。

      大圣之源,怕是多半还得被玄天宗得手,想到此处林真的目光,不由朝玄天宗所在的海域看去。

      那里很平静,诸多长老波澜不惊,仿佛早就料到这一切般。

      哗!

      一道目光从里面投了过来,林真面色微变,那道目光的主人头戴斗笠。

      虽然戴着斗笠,可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诸葛青云,玄天圣尊最杰出的弟子。

      甚至还能感觉到,斗笠下对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家伙独身前来,也是自信啊!

      枯玄岛内风云变幻,天命超凡,纷纷出关。

      一个个都弄出了惊人的异象,给枯玄岛外的人,造成了极为震撼的冲击。

      要知道这些人在入岛之前,可都只是半步神丹的境界,还全部都是星君榜上的妖孽。

      谁能想到,短短一个多月,成长到了如此逆天的地步。

      之前各派都还以为,只要送入足够多的大神丹尊者,入岛之后就可以是无敌的存在了。

      就算是天命超凡,也应该稍稍忌惮些许。

      可先是葬花公子的出现,狠狠打了这群人的脸,紧接着这些天命超凡出关,又一次冲击了他们的三观。

      所谓超凡,就不可以常理来度之,天命在身的超凡就无法叵测了。

      “今日倒是能看到一场好戏,这么多人都号称天命超凡,但谁都知道所谓天命,不可能人人都有……”

      “说的对,大浪淘沙,方才能看出谁是真正的天命超凡!”

      “他们虽然晋升了神丹,不过星君榜的排名应该还没更新,这一战倒是能决出谁才是真正的最强星君!”

      几乎聚集了所有星君榜妖孽的枯玄岛,将迎来真正的最终一战,这等盛事可以说是极为罕见。

      若非枯玄大圣的名头,很难把如此多的人,全都聚集在同一个战场。

      这最终一战,就变得有些意义非凡起来。

      不仅决定着大圣之源的归属,也决定着谁才是荒古域的最强星君,毕竟大家都是以星君的身份入岛。

      ……

      枯玄岛内大部分翘楚,几乎大部分人,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大圣之源所笼罩的地方。

      轰!

      可大家想要腾空而起,朝着那片星空飞去时,都被无形的阻力拦住了。

      那座圣塔释放出来的光芒,仿若结界一般,让人无法靠近。同时它威压盖天,让人无法升空,强行升空会被一只无形巨掌给直接摁下去。

      有许多人不信邪,可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

      一名大神丹尊者祭出星相,想要对抗这股威压,率先登上圣塔。

      嘭!

      他的身体连同星相,像是面饼般被捏成了团,而后直接扔了出去。

      这很恐怖,瞬间就打消了所有人的念头,老老实实等着。

      对天上的圣塔,多出好些敬畏之心。

      林云等人也在人群中,早早就来到了这片区域,虽说对那圣塔充满向往,可都不敢妄动。

      “这圣塔本身,好像就是一件圣器!”

      林云抬头看了许久,感觉那圣塔极为不凡,充满古老而恢弘的气息。

      苏紫瑶开口道:“那应该是一件神兵,塔身皆为神龙宝骨打造而成,名为九天玄黄七宝玲珑塔,也被称作玲珑塔。烙印着九道原始神纹,乃是上古神兵榜上的奇物,有天大的来头。”

      林云吃了一惊,这居然是神兵。

      那古塔似乎在星穹之上,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

      苏紫瑶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林云估摸着,就算是枯玄岛外的那些超级宗派大佬,也未必能一眼认出此塔来历。

      因为它的光芒,完全被大圣之源给掩盖了,旁人很难看清,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玲珑塔?”

      紫鸢剑匣中的小冰凤都吃了一惊,显得颇为激动起来,她身在剑匣中看到的始终有限。

      一下,显得无比激动,想要钻出来看的明白。

      可偏偏人多眼杂,还有她最忌惮的苏紫瑶也在,只能颇为难受的待在剑匣中。

      “谁能得到这大圣之源,就能掌握此塔吗?”

      林云隐约有些期待。

      苏紫瑶想了想,道:“应该很难吧,枯玄大圣在世的时候,据说也只能发挥此塔十分之一的威能。若他能完全掌握此塔,九帝出手,也足以完全自保。”

      “他是因此物才遭的劫难?”

      一旁叶梓菱好奇的问道,她出身不凡,可对于这等秘辛也是知之甚少。

      尤其是这涉及到九帝的秘辛,估计荒古域的超级宗派长老,都不会知道多少。

      “不是。”

      苏紫瑶平静的道:“玲珑塔很不凡,可上古之后就失去了玄黄七宝,让它威力大减。黑暗动乱时代,有人曾持玲珑塔无敌八方,可还是死在了南帝手中。与南帝留下的三件至宝相比,失去了玄黄七宝的玲珑塔,还是要逊色许多的。”

      “它只是南帝的战利品之一罢了,可无法引起其他八帝的兴趣。”

      叶梓菱眼中闪过抹异色,小嘴微张。

      事实上,她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苏紫瑶会回答的如此相像。

      林云心中同样泛起莫大的波澜,只不过他所想的是其他事情。

      剑帝御青峰一人一剑,荡平剑宗两座圣峰。

      直接单挑一个古老的圣地,让剑宗位格大跌,到今日都没法恢复元气。

      南帝则斩杀了神兵玲珑塔的前主人,三千年前的九帝,到底都强到了什么地步啊!

      都是怪物吗?

      而后他看了看苏紫瑶,流觞曾在玄黄界,与林云提过一嘴,她来自帝玄宫是女帝之后。

      这个女帝之后很模糊,无法推测是拥有女帝血脉的后人,还是女帝一脉的继承人。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感受到林云的目光,苏紫瑶轻声笑道:“小林子,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娶你过门。”

      林云眨了眨眼,很认真的回答道。

      “哼,你这家伙真的太得意了,不许开我玩笑,谁要嫁给你了。”

      白纱斗笠下苏紫瑶脸色微红,她虽不介意世人眼光,可终究还是个女儿家,平日再如何高冷,也受不了林云这般没皮没脸。

      林云笑了笑,他可真的没开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