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眼前人是心上人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林云情绪很重,可手却很轻,比空中飘飞的白雪都要温柔。

      他轻轻掀开了洛花头上的白纱斗笠,一张绝色倾城,而又颇为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林云面前。

      “紫瑶,好久不见!”

      林云情难自禁,声音略微颤抖。

      眼前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倾城女子,不是苏紫瑶又是谁?

      江南风景好,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来这浮云剑宗呢,一半是圣剑峰,那还有另一半呢?

      眼前人是心上人,另一半,当然就是另一半了。

      其实我不喜欢弹琴,我只喜欢与你弹琴……

      我也不喜欢浮云剑宗,我只是想和你待在浮云剑宗;我也不喜欢与人讲理,我只是愿意为你低头;我也不喜欢喝酒,我只是喜欢你喝酒时的模样。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不通音律,不喜浮云,蛮不讲理,喝了酒便会杀人。

      可我唯独喜欢你,于是喝酒,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于是,琴音拥有了生命,于是,浮云开始翻滚。于是,天下的绝色都化作了光,落在了你的身上,而我的眼里只有你。

      如此种种,不是苏紫瑶还能是谁!

      命运早已种下羁绊,两人早有默契,彼此心照不宣。

      只是苏紫瑶心中有结,一直都在生着林云的气,不愿意为他揭面。

      可此时此刻,在这漫天风雪中,在这琴箫和鸣,万众瞩目当中,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两人间的风风雨雨,早就烟消云散。

      方才一曲葬尽玄天,彼此心意,早就知晓。

      苏紫瑶看着林云,她气质高贵,在这风雪中更是显得格外清冷,可冰雪般的冷傲容颜下,那一抹红唇,就显得无比诱人。

      “我能亲亲你吗?”

      林云不由自主说道。

      苏紫瑶高冷的脸上,不由闪过抹含羞之色,这混蛋,很多人看着呢。

      不由瞪了林云眼,小声威胁道:“你敢!”

      可刚说完,林云便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直接亲了下去,没有给她丝毫拒绝的机会。

      苏紫瑶惊慌失措,挣扎不已,可林云双手用力没有半分妥协。

      渐渐的,苏紫瑶平静了下来,她浑身有暖流涌过,雪白的脸颊不一会就满脸羞涩。有一股股甜甜的味道,透过舌尖,弥漫在全身,本就柔软的身躯一下变得滚烫火热起来。

      木~~~~~嘛,啵!

      这一吻很长, 银雪山脉附近,许多人恨不得拔刀狂砍林云了。

      太狂妄了!

      这葬花公子,简直没将荒古域星君榜上的翘楚,有半点放在心上的意思。刚刚赶走雷绝和玄影,明明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可他不仅风轻云淡,还当着十多万人的面狂秀起来。

      他们在苏紫瑶揭面的刹那,瞬息一瞥,立刻惊为天人,感觉是那已经不是人间绝色,那是来自天上的神女。

      他们心都已经跳了出去,呼吸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浑身都躁动了起来。

      可还来不及感慨,林云就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直接吻了下去。

      这一吻,好像是在向世人宣告,这是我老婆!

      这一吻,直接将他们跳出来的心,生生嗯了回去。

      那种感觉有多难受,可想而知。

      “艹,我TM好酸啊!”

      “没天理啊,长的好看也就罢了,实力还这么强,红颜知己还是如此绝色,简直不给人活路。”

      “这葬花公子,真的狂啊!”

      “那是,冠绝天路,有史以来最强妖孽。”

      银雪山脉附近,响起连绵不断的喧哗声,一道道目光看向林云,极度羡慕恨。

      一个个咽着口水,神色难受,酸到了极致。

      “师弟可真是我辈楷模!”

      “太秀了!”

      江离尘身旁,冯章和刘青严,惊讶的叹为观止,佩服到五体投地。

      若是雷绝和玄影,知道林云现在的举动,怕是得气到吐血,这是完全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你这家伙,胆子真肥,下次不准这么做了!”苏紫瑶看向林云,这般问话却像是帝王般,充满威严。可她霞飞双颊,明明脸上还有一丝羞涩之意,两种反差极大的气质,居然看着挺可爱的。

      “不敢啦,老婆。”

      林云不以为意,笑嘻嘻的说道。

      苏紫瑶脸色绯红,顿时急道:“谁是你老婆,不许贫嘴!”

      “苏紫瑶是我老婆。”

      林云眨了眨眼,顺手捏了捏她的脸,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

      “不许得意!”

      苏紫瑶狠狠瞪了他一眼,娇嗔说道。

      “哈哈哈,好的老婆。”

      林云大笑一声,可笑完之后,不给苏紫瑶反应,再次贴在了苏紫瑶的嘴上。

      苏紫瑶惊愕过后,伸手在林云背上捶了几下,可渐渐的就没有挣扎。反手扣住了林云的脖子,激烈而生涩的回应着,等到分开时,林云嘴角溢出了丝血渍。

      林云深处手指蘸了蘸,看向对方笑道:“你是要谋杀亲夫呀。”

      苏紫瑶有些尴尬,羞涩的道:“我不会。”

      “没事,我会,我可以教你。”

      林云笑吟吟的说道,可说完就察觉到不对劲,果不其然,苏紫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轻声道:“啥都会,跟谁学的呢?和我说说!”

      说话之时,她扣在林云脖子上的手,狠狠掐了过去。

      林云痛的嘴角抽了下,讪讪笑道:“误会,真的是误会。”

      “哼,放你一马!”

      苏紫瑶松开手,将白纱斗笠重新接了下来。

      林云看着对方,这大半年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长。除了最初,林云没猜到对方身份以外,其他时候都已了解了对方的身份。

      回头想想,真的挺感慨的。

      “紫瑶,你真美。”

      林云盯着对方,神色温柔,忽然开口说道。

      “以前就不美嘛。”

      “笑起来,最美。”

      林云岔开话题,答非所问。

      苏紫瑶将白纱斗笠重新戴在头上,面纱将要落下之时,冲林云温柔一笑。

      苏紫瑶很冷,很美,她脸上很少有其他表情,可此刻展颜一笑,彷如将这漫天风雪全都给融化了。

      只是还未看够,面纱就重新落下了,林云甚感失落。

      “你身份已经暴露,该向叶梓菱好好解释解释了。”苏紫瑶的声音悠悠传来,轻轻念道:“她是个好姑娘,你不许伤害她,自己惹的债,自己解决。”

      在枯玄岛中一个多月相处,苏紫瑶对叶梓菱改观了不少,两人深入交流后,才发现彼此身上都有着相互吸引的点。

      仿佛相见恨晚般,这种感觉极为少见,可却又无比真实。

      苏紫瑶替她护法,完全是真心实意,没有半点其他因素。

      “那我收了她。”

      林云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

      白纱斗笠下,苏紫瑶颇为玩味的笑道,林云浑身莫名一颤,他感觉到了杀气。

      嗖!

      二人从天而落,眨眼就来到了叶梓菱等人面前,林云抬头看向叶梓菱,神色僵硬,有点笑不出来,讪讪道:“抱歉。”

      他其实不用抱歉,他并未对叶梓菱许诺过什么,两人间的关系是纯粹的喜欢。

      只是恰巧,她喜欢的人,刚好是葬花公子罢了。

      叶梓菱很平静,笑道:“我喜欢的是葬花公子,和你林云可没什么关系,所以不用抱歉,恭喜我炼化原始圣纹就好。”

      她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却是碎掉了,就在葬花公子摘下面具的刹那。

      可也仅仅只是一瞬,她其实早就有所感觉,葬花公子在她生命中可能注定就像是一场梦。

      如果可以,这场梦就让它不要醒来便好。

      她曾经的情感是真挚的,喜欢也是真实的。葬花公子确实出现在她的生命中,那一天月圆之夜,葬花公子吹箫杀人,确实撩动了她尘封二十多年的少女心。

      当葬花公子解开面具之时,心随着梦碎了,可破裂的碎片却也深藏在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反而更加真实,让人知道,这并不是梦。

      他来过,我爱过,如此便够了。

      林云稍稍一怔,旋即醒悟过来,二人目光对视,各自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恭喜!”

      林云伸出手,叶梓菱伸出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很温暖,也很纯粹。

      就向两人曾经说过的一样,喜欢和喜欢是不一样的,两人间的友谊,一直都在。

      “以后,不许欺负苏姐姐,不然我就揍你。”

      两人松手,叶梓菱看向林云,认真的道:“我现在可厉害了。”

      她身怀神龙剑体和雪曜花血脉,如今又吞噬炼化了原始圣纹,将其烙印在神丹之上。

      若真斗起来,那些天命超凡,还真未必是她对手。

      林云笑了笑,无奈道:“那我可真没胆欺负她,只要她欺负我的份,你得站我这边才行。”

      “哼,方才在天上,你可得意了,一直在欺负洛姐姐。”叶梓菱瞪了他一眼,根本就不信。

      林云神色尴尬,这都被抓现行了,确实有点无力反驳。

      “大师姐,剑宗的人来了。”

      刘青严忽然开口,就见雪地上沐青青,带着一行剑宗弟子姗姗来迟。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圣音阁的众多女子,悄然随行。

      两大超级宗派同时出现,这等阵仗还是相当之大的,林云心中一动,突然间有些明白,雷绝和玄影为何会退的如此干脆了。

    【发糖给你们吃,以后小嘴都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