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落花时节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琴箫合奏,响彻天地。

      突然出现的女子,自然是白衣洛花。

      想要出手相助的雷绝和玄影,脸色暮然一沉,有些惊恐无比的发现。

      前方箫音所笼罩的地方,伴随着琴声的融入,变得无比可怕起来。仿若混沌鸿蒙,数不清的音符在其中暴走,箫音和琴声前所未有的默契,达成了一幅唯美无比的画卷。

      而玄天宗的众多弟子和长老,皆被困在画中,他二人在被堵在了画外。

      音律中蕴含着的力量已经足够恐怖,若是强行出手,将这画卷撕破,画卷中本来混沌的力量将会变得更为可怕。

      里面的人如果说原本还有一线生机的话,画卷破碎,可就半点生机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

      雷绝和玄影,脸色阴沉,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二人实力明明强的逆天,之前所谓的八大高手,全都加一起光芒也不级二人。

      甚至相差很远,他两人体内的星元犹如朝阳般,充满生机血气磅礴,如日出升。那些老者大多日薄西山,勉强维持着巅峰,两者没法真正对比。

      “好美!”

      “那人是谁?好像被圣音阁的仙子姐姐们都还要漂亮,不可思议……”

      “所谓绝色,不过如此了吧?”

      洛花持琴而至,她白衣如仙,刹那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尤其是当琴箫和鸣之时,那股飘渺出尘的气息,让她的气质显得更为清冷幽玄,与葬花公子的气质完美相契,天作之合,浑然一体。

      一切说来很长,可其实也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罢了。

      林云箫音开始真正变化起来,变得落寞寂寥,孤高清冷,世间知己有多少。

      谁人可知?

      花从何处起!

      林云的箫音变得孤寂飘渺,彷如仙人越飞越高,朦胧中让人生出幻觉,他好像已随风而去,飞到天上月宫,彻底不染人间烟花。

      锵锵锵!

      可就在此时,有琴声相和,一弦一弦勾动相思。碎月流光,微波荡漾,将飘到天上的箫音完完全全拉了回来。

      林云回眸一笑,视线看向洛花,他从天而落,箫音再变。

      花从何处起,我从何处来。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飞花轻似梦,死于细如愁。

      这是尘光剑法,两人在浮云剑宗,不知道合奏过多少次,早已默契无比。

      在琴箫合奏之下,尘光剑法的意境,变得前所未有磅礴。一会是茫茫江河如巨龙绕着空山,一会是落叶随着孤寂的狂风,洒落在空山之巅。

      剑光、飞雪、洞箫、琴音,一切在尘光剑法的意境中,都显得极为华丽。

      噗呲!

      可那被困在画卷中,勉励支撑玄天宗众人,却无暇欣赏,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该死!”

      雷绝和玄影,眉头紧皱,目光扫过,落在林云和洛花身上。

      想要直接出手攻击二人,将画卷中的人解救出来,可满天风雪中,箫音遍布苍穹,琴声响彻天地。

      此二人似乎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无处不在,偏偏又无处可寻。

      两人心中瞬间一沉,已然猜到,这白衣女子也是个超凡,实力似乎不在林云之下。

      不待这二人做出决定,林云的箫音再度变幻起来,变得热血激昂,变得声震九霄。

      我从天上来!

      花自掌心起!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噗呲!

      每一道箫音绽放,都有琴声如影随形,画卷中都有一人重创。就在呼吸之间,好几名神丹境的高手,鲜血横飞,惨不忍睹,被从画卷中震飞出来。

      砰砰砰!

      惊天巨响中,一道道人影被撞的血肉模糊,凄凉无比。

      “动手!”

      雷绝和玄影的脸色彻底黑了,眼中闪过抹狠绝之色,他二人打算出手,直接将这片天给他打破了。

      有磅礴圣光在二人身上迸发出来,只一瞬就冲霄而去,他们并未祭出星相,仅仅只是将自身气势尽数释放了出来。

      不一会,天崩地裂,方圆千里有山峰连绵不断的倒塌下去。

      这还不止,紧接着又是天碎之声响起,轰隆隆不绝于耳,三十六层天连破两层,天之裂缝不断炸开。

      众人心中大惊不已,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雷绝和玄影,想以力破巧,直接碾压琴箫之声。一旦琴箫反噬,不仅能重创林云二人,还能顺势将玄天宗其余被困的人,全都解救出来。

      一石二鸟!

      可是迟了,琴声和箫音一浪高过一浪,眨眼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巅峰。

      林云和洛花对视一眼,旋即,无尽的光辉在二人身上绽放。一道道银色的光芒,蕴含着圣音,化作光束迸发出来,两人长发都如瀑布般扩散出来。

      他二人心有灵犀,琴箫之音,似水乳|交融。

      目光对视,心中同时道,一念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数不清的水晶花朵泛着银色的光泽,从两人体内飞出来,音律化成丝绸般的光线,如浪波起伏,萦绕着这些水晶花朵。

      琴箫不止,花开不停。

      它们如仙花盛放,在这天碎之音的压迫下,迸发出无法想象的刺眼光芒。

      砰!

      就这么一瞬,天地间一片寂寥,震的人五脏六腑都快破裂的天碎之声戛然而止。

      人世间,唯有琴箫不止,仿若仙音,伴着仙花,照破万里山河。

      噗呲!

      陷落在画卷中的所有玄天宗高手,无一例外全都被震飞出去,除了三名大神丹尊者之外,皆被切开护体星元,肉身如画卷般被斩成诸多碎片。

      残肢断骸,四分五裂,鲜血飞溅,血流成河。

      画面在这一刻,仿佛禁止了一般,世间唯有箫声不止,不闻天碎之音。

      琴箫合鸣,葬尽玄天!

      有声波入耳,雷绝和玄影猝不及防,各自吐出口鲜血,脚步踉跄退了好几步。

      他们想要以天碎之音,碾压林云,让音律反噬对方。结果却弄巧成拙,不仅没能伤到对方,他二人弄出来的天碎之音反倒被彻底压制,还无形中助长了对方的箫音和琴声。

      两人当即就吃了不小的亏,脸色顿时阴晴变幻起来。

      “走!”

      他们目光在四方看了几眼,察觉到越来越多的势力聚集过来,领着剩下三名大神丹尊者快速离去。

      “林云,你等着!你既敢现身,就别想走出枯玄岛,玄天宗不会放过你的!”

      雷绝很不甘心,临行前,狠狠瞪了林云一眼,恨不得将对方生吞了。

      这就走了吗?

      众人恍然如梦,如果不是雪地上血迹未干,风雪中还有余音绕耳的话,好像真的就是一场梦。

      等到彻底惊醒之时,一道道目光,赶紧看向风雪中伫立的林云和洛花。

      眼中神色,都显得极为惊愕。

      半空中,两人缓缓靠近,仿若神仙眷侣,一切显得极为自然。

      江离尘正呆呆看着天空,眼中露出无比艳羡的目光,有此红颜,此生何求?

      “之前,就是她的琴音,阻挡了八大派进攻山谷吧。”

      秦天看向空中的白衣洛花,眼中闪烁着惊异之色,这小小的浮云剑宗,真的是可怕到令人发指。

      怪物级的妖孽,一个接着一个,先是林云,又冒出来一个白衣女子。

      “叶梓菱出来了……”

      忽然,章延目光一瞥,瞧见银雪山古中走出三人。

      炼化完原始圣纹的叶梓菱,在其旁边则是刘青严和冯章,不过他的目光显然全都落在了叶梓菱身上。

      几乎是刹那间,他的脸色就哗然巨变……这怎么可能。

      叶梓菱静悄悄的站在雪地上,她不知何时现身,四方飘落的雪花,皆有圣辉萦绕,在空中飞舞不停。

      她身材高挑,长裙开叉,一双美腿比白雪还要光滑。容颜冷艳,堪称绝色,晋升神丹之后,气质显得更为不凡。

      站在这白茫茫大雪山,她比风雪更冷,也比风雪更美。

      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章延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丝毫不弱于玄影和雷绝的气息。

      这……怎么可能!

      小小的浮云剑宗,难道要出三个天命超凡不成,章延只觉得口干舌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师妹!”

      江离尘瞧见叶梓菱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赶紧奔了过去。

      “师妹,林师弟,林师弟就是葬花公子!”

      江离尘见叶梓菱的目光,痴痴的看着天上林云,他面带兴奋之色,滔滔不绝的说道。

      叶梓菱的神色,方才还算镇定,可眼下闻听此言,神色瞬间就有些崩不住了。

      “你说什么?”叶梓菱眉头微蹙,沉声问道。

      “千真万确!”

      江离尘赶紧说道:“消息从超级宗派间传开的,原来葬花公子就是冠绝天路,斩杀五大界子的狠人。八大门派将我们封锁,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葬花公子逼出来。”

      叶梓菱神色变幻,她早就知道,林云是第九天路榜首了,可却从未将其和葬花公子联系在一起过。

      在她的猜测中,葬花公子应该是昆仑圣者世家的人,而非来自下界。

      再加上对林云有许多,先入为主的印象,两人最初的关系也没那么融洽,所以根本就想不到会是同一人。

      如此一来,就对了。

      第九天路榜首,斩杀五大界子的是林云,苍玄府中那个月圆之夜,吹箫杀人的葬花公子,也是林云。

      这还真的有意思了……叶梓菱想了想,只觉得颇为无奈,百感交集。

      “可这和林师弟有什么关系?”一旁冯章有些头大,不解的道。

      江离尘苦笑道:“我亲眼看他带上面具,变成了葬花公子,你说有什么关系。待会,他肯定要摘下面具了,看他摘了!”

      就见半空中,已走到一起的林云,主动将脸上面具摘了下来。

      哗!

      银月面具被取下来,葬花公子露出一张,两人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不是林云又是谁!

      冯章和刘青严,心中巨震,卧艹,葬花公子还真是林云师弟,这也太魔幻了点吧。

      “洛花,我能摘你的面纱吗?”

      半空中,林云俊朗无瑕的面孔,神色柔和的眼前佳人。

      “你还叫我洛花吗?”洛花似有不满,轻声笑道。

      林云笑了笑,他上前一步,伸手拿捏住了对方的白纱斗笠。

      一瞬间,万众瞩目,许多人只觉得心口狂跳不已,都无比好奇,这等佳人究竟有着怎样一张绝色面孔。

      “洛姑娘也要揭面了?”

      江离尘很不争气的咽了咽喉咙,只觉得心快跳出胸膛。

      风雪中,握住白纱斗笠的林云深吸了口气,这一天他等了很久,可真正到来之时,还是无法克制内心的情绪。

      一曲轮回苦,此身何处再逢君?

      落花时节!

    【我要说晚上没有,你们应该不会会打死我的吧。看我口型,有,有,有。好了,你们刀可以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