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章 谁与我争锋
    第一千三百章

      葬花公子!

      当林云戴上面具,身披月华,银发生长的刹那,整个银雪山脉瞬间就炸了。

      数不清人,全都愣住了。

      他就是葬花公子?

      冠绝九大天路,通天战场有史以来最强妖孽!

      秦天、章延还有江离尘,全都愣住了,显得极为愕然。尤其是前两人,他们下巴都快惊的掉了下来,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怎么可能?

      “林云,怎么可能会是葬花公子……”

      秦天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开了,只觉得五雷轰顶,思绪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可眼下那伫立虚空,一袭银发,身披月华,额前两鬓飞舞的青年,不是葬花公子又能是谁。

      章延口干舌燥,脸色很难看,他之前可是几次嘲讽讥笑过林云。

      至于秦天,更不用多说,他在林云面前何等清高,完全一副看不起对方的样子。

      两人还能活着,立刻感觉,林云的脾气是真的好。

      “原来师弟就是葬花公子。”

      江离尘怔怔无语,远比秦天和章延要感慨的多,他很震惊,可仔细想想,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初临浮云,就闯过了圣剑峰浮云十三关,又在小名剑大会中豪取榜首。

      苍玄府排位战中,替浮云剑宗赢下悬王殿,这一切都很难让人解释的通。

      可如果他是葬花公子,一切好像都能解释的通了。

      “怎么回事?”

      银雪山脉外,拦截住沐青青的玄天宗雷绝,脸色哗然巨变。

      他虽说没参与前方的交手,可一直都在暗中关注,当亲眼看到林云戴上面具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葬花公子居然还真在浮云剑宗,且一直都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当初枯玄岛外抢夺圣血龙果时,好些人其实都注意到了林云的存在。

      只是没当回事,根本就没在意。

      “很意外吧。”

      沐青青上前在一旁轻声笑道,她心中其实早有猜测,没想到猜测成真。

      “又如何?”

      玄天宗雷绝冷冷的道:“以一敌八,还是得死,不过一个蠢货罢了。”

      “那可未必,你还不知道,冠绝天路到底有多困难,那是从几百人中一路厮杀过来的。历史上的天路榜首,就从未有人是庸才,何况他还是史上最强的天路榜首!”沐青青面露笑意,她对林云很有信心。

      “那就等着瞧呗……”

      雷绝双手环抱在胸,不以为意,眸光中隐匿着淡淡的杀意。

      这家伙明知有坑,还敢主动跳进来,狂的不行,我到要看看待会你怎么求饶!

      枯玄岛外,透过光幕看到这一幕的各大宗派,同样是震惊无比。

      葬花公子来了,还如此张扬,打脸所谓的大派超凡后,直接戴上了面具现出身份。

      明知道八大派是针对他,故意布下的局,可依旧这般大大咧咧的现身了。

      “这小子,终究是憋不住了。”

      封珏摸了摸胡须,面露笑意,颇为感慨。

      知道林云这大半年来,过的其实很憋屈的,明明冠绝天路,降临昆仑后可却一直待在苍玄府这等小地方。

      若说没有怨气,肯定是不存在的。

      且通天之路,他一路血战到底,到最后与十方界子同时动手,他早就受够了。

      今日他为自己正名,当着天下人的面强势现身,告知八方,葬花公子到底是谁!

      ……

      银雪山脉,八名大神丹尊者,脸色都很难看,半响之后才接受这个事实。

      所谓正主,原来早就来了。

      “狂妄!”

      炎龙宗赤袍老者怒道:“葬花公子又如何,你以一敌八,真当自己在神丹已烙印原始圣纹?”

      他伤的不轻,可心中恨意不减,率先冲杀了过来。

      轰隆隆!

      他的脚掌在虚空轻踏,绽放出金色的火焰纹路,惊鸿一顿就闪了过去。

      虚空中火焰纹路,萦绕不散,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显然这是一门古老的秘术,可以让火焰圣纹与虚空融合。

      其他人同时出手,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准备合力斩杀林云。

      若今日真被林云打败,那大派的脸面可就彻底丢光了,日后见到对方都得低人一等。

      唰!

      一道银光刺破虚空,却是银雪洞天的老者,抢先一步出手。他掌心有银色圣纹闪耀,释放出璀璨电光,映照千里,极为恐怖。

      林云身披月华,与虚空走动起来,每走一步都有星魔花在脚下绽放。

      不一会,重重花海在虚空叠加,赤袍老者在虚空凝练的火焰圣纹直接震散。

      锵!

      而后并指如剑,点在银发老者的掌心,瞬间有银色的圣光轰然炸裂。

      所有人大吃一惊,这太可怕了,仅以两根手指就敢对抗银血洞天的秘术。林云银发如瀑,他漫步虚空,银光扩散,举手抬足间有无敌风采肆意张扬。

      杀!

      青雷宗的老者杀过来了,他手持圣剑,身上雷光与火焰大作。

      顷刻间挥舞出茫茫无尽的剑光,剑光中有圣纹交错,雷火遍布,光芒炽盛,不断暴涨。

      轰!

      林云身后金乌羽翼猛的张开,达到十丈之巨,他并指为剑,衍化浮云十三剑。一片又一片的云海,在他身后悄然张开,带着圣光,涌动着沧桑的气息。

      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

      砰!

      数十招后,林云屈指一弹,指尖绽放出仿佛沉淀万年的光芒。

      咔擦!

      那柄圣剑出现裂缝,剑身上的光芒被尽数荡开,横扫八方,朝着其他几人无差别的攻去。

      铛铛铛!

      其他七人同时出手,全力抵挡这等剑光余波,即便如此依旧被震退了数十步。

      太强了!

      这少年太过逆天,无论星元修为,肉身底蕴,剑法造诣,都超越了半步神丹所能达到的极限。

      幸好是他们,若是其他普通的大神丹尊者,怕根本就不是此人十招之敌。

      “祭星相!”

      凰火宗的中年美妇,眼中闪过抹阴冷的杀意,率先祭出星相,她的星相是一团沐浴着神光的火光。

      画卷展开的刹那,无边风雪立刻被火焰汪洋中吞没,她从汪洋化作媲美圣凰的大鸟,朝着林云飞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其他人的星相先后祭出,一时间这片天穹被映照的无边璀璨,磅礴威压,犹如山山水水,重重叠叠落在林云身上。

      “震死他!”

      他们发出怒吼,神丹涌动,将星相之威催发到极限,想直接碾压林云。

      这是一种很强的手段,可以将境界的优势,发挥到极限,在对战妖孽时往往可以起到奇效。

      可惜,他们碰到的是林云。

      “雕虫小技!”

      林云冷然说道,抬手就是一掌拍出去,一幅金色画卷,在其身后骤然展开。

      吾有神眸分日月,一气呼来万古寒。

      太古八凶,烛龙现世!

      画卷在一瞬间展开,一股磅礴威力释放出去,林云感受到星相中传来的无边伟力加持在身上,属于半步神丹的巅峰实力疯狂暴起。

      噗,想要以星相之威震死林云的几人,吐出口鲜血,全都被震飞出去。

      银色的长发如瀑布般,绽放着微光,林云身后飘扬起来,他拍出的一掌,落向扑来的中年美妇身上。

      对方化成了圣凰,有一片火海加持,身上的气息古老而身上。

      嘭!

      可林云星相加持,一掌落下,就将那无边火海震的四分五裂。

      噗呲!

      激烈的火光扩散出去,其他几人连忙出手,抵挡着这等余波。

      嘭!

      林云再出一掌,化作圣凰的中年美妇,被拍回原形中眼中露出极为惊恐的神色。

      所有人都被这等雷霆手段给吓住了,震撼的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凰火宗的长老,我愿意向你臣服,凰火宗从今往后绝不与你为敌!”中年美妇脸上杀意全无,取而代之却是慌张和恐惧之色。

      可她在说话之时,眉心中血色印记,暗中涌动着极为可怕的力量。

      嘭!

      瞬间,就有赤红色的光柱与圣纹融合,朝着林云的心口|爆射过去。

      林云很平静,并未慌张,任由那道光柱落在心口。

      嘭!

      在其他几人颇为期待的目光中,这光柱落在心口,可却并未洞穿林云的胸膛,反而响起金属撞击的闷哼声。

      银月面具作为陌氏一族的圣器,毫发无伤的替林云挡住了这一击。

      “不……”中年美妇顿时惊叫起来。

      林云很冷漠,他掌心龙纹涌动,直接盖了过去。

      瞬间,风雷爆涌,龙爪横空。

      中年美妇吐出口鲜血,五脏六腑在这一击之下,尽数碎裂,差点直接陨落。

      面具下,林云的双目看的很仔细,对方身上有一件很薄的圣衣。

      “倒是小瞧你们这些大派的底蕴了……”

      林云淡淡的说道。

      “一起上!”

      八名大神丹尊者,重振旗鼓,靠着星相加持再杀来。

      白骨门的一名灰衣中年杀来,他手持一柄诡异的扇子,扇动间乌光爆涌,黑气腾腾,明显带着致命的毒素。

      他们各自都没有保留,动用了极强的手段。

      这一击毒雾遮天,弥漫着腐败和死亡的气息,无孔不入,让人难以抵挡。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等手段很少见,那柄扇子也极为诡异。

      他没有大意,心口出苍龙印中的血焰神纹被尽情催动,一股血色火焰弥漫出去,将三千紫金龙纹尽数点燃。

      呼呼!

      那些毒雾还未靠近,就立刻被燃烧成了虚无,让他的肉身好像万法不侵一般。

      “你到底是谁!”

      灰衣中年很惊愕,神色有些呆住了。

      “我为林云,今日为葬花公子正名!!”

      林云仰天长啸,他所能催动的血焰神纹,毫无保留的燃烧起来。

      刹那间,他的肉身通体绽放雷光,横扫八方,同时有一朵朵星魔花在气海中不停绽放。

      那些金色的星魔花,极为璀璨,像是一颗颗星辰,可又看上去飘逸无比。

      轰!

      群山暴走,皑皑白雪中迸发出一道道星光,它们被七花聚顶所惊动,释放出了罕见的异象。

      轰!

      雷云怒吼,它们被苍龙之威所震慑,连绵万里,落下一道道可怕而狰狞的闪电。

      我为林云,今日为葬花公子正名!

      这片天地沸腾啦,到处在回荡着林云的声音,仿佛有千千万万人在诉说着他的传奇一般。

      他,冠绝天路,四方无敌,本就该是少年传奇!!

      “这怎么可能?”

      秦天等人傻眼了,连忙飞身远遁。

      远处,观战的沐青青雷绝等人,都被这眼前疯狂的异象所震撼。

      群山在暴走,释放出一道道星光,雷云在怒吼,垂落下数不清的闪电,天地都沸腾了。

      这太过可怕!

      “到此为止吧!”

      林云一声大喝,身体光芒绽放,将太古八凶,烛龙画卷催动到极限。

      至尊星相释放出亮眼无比的光芒,这片光芒极为刺眼,目之所及,无法逃遁,尽数落在那白骨门的灰衣中年身上。

      “不不不……”

      他的身体在这等星相之光的照耀下,龟裂起来,这实在太过惊悚。

      他太低估了至尊星相的恐怖,这是上古以后,顶着一百幅至尊星相所绘的无敌画卷。

      即便不全,其威能也石破惊天。

      噗!

      一声惨叫,血光涌动,那灰衣中年硬生生被两大星相给震死了。

      之前他们想以星相震死林云,没有做到,现在却被林云反过来给做到了。

      其他人已极力救援,没有袖手旁观,可还是太慢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靠近的灰衣中年爆成血雾。

      一位大神丹巅峰,就此陨落。

      可这仅仅只是开始罢了,我既为葬花公子正名,当大开杀戒,镇压四方。

      林云周围风雷交织,他催动苍龙圣天诀,动用通天剑意,在两大凶兽的加持下,全力厮杀。

      他盯上了那狮毛中年,几番轰击后,对方发出怒吼现出妖兽本体。

      那是通体发白的神圣狮子,可双眼却是魔光涌动,仿若亘古不化,凶光毕露。

      “你若跪地求饶,我可饶你不死!”

      林云背后金乌双翼高高的扬起,抬手一掌,印在对方的头颅上。

      任凭对方如何挣扎,都难以动弹,显得极为憋屈。

      “你做梦!”

      纯白狮子怒吼,双眼魔光吞吐,口中爆发出来自上古的魔音。这是他的血脉神通,太古魔音狮子吼,全力出击可震碎数十上百名同辈高手。

      轰!

      林云收手身后的金乌羽翼,如花瓣般并拢,将林云身体包裹其中。

      可即便如此,魔音依旧透过羽翼,渗透进林云的脑海中,震的他耳膜发颤,紫金龙纹都出现了裂缝。

      嗡!

      魔音将要在其体内彻底肆掠时,林云眉心深处金色小人光芒暴起,荡起一声悠悠剑吟,将魔音镇压了下去。

      哗!

      并拢的双翼张开,纯白狮子惊愕的看向林云,方才一瞬这般近距离下,它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心底的恐惧。

      “神霄……”

      嘭!

      可惜他话未说完,林云体内有金乌和银凰飞出去,他一击日月神鼎轰击过去。

      纯白狮子的头颅,当场爆裂,瞬间殒命。

      八大高手,再死一人!

      “拦住,拦住他!”

      剩下人的彻底慌了,吓得脸色苍白,纷纷出手。

      可这一刻,林云陷入前所未有的狂暴中,他身披月华,落到腰间的银发都变得张扬了起来。

      轰!

      又有光芒暴起,又是一幅至尊画卷展开。

      九幽苍冥回眸望,诸天神佛不敢现。

      太古八凶,魔凰现世!

      两大星相重叠在一起,种种光芒不停缠绕,一瞬,就将六人尽数震的吐血狂飞。

      他冲过去大开杀戒,银血洞天的老者掌心有银色圣纹绽放,勾连出一幅幅璀璨灵图,想要将林云彻底挡住。

      嘭!

      可林云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一掌震碎所有灵图,五指紧握,又是一拳。

      他的胸前出现巨大无比的窟窿,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去,生机疯狂流逝,如流星般朝地面坠去。

      金乌九变!

      林云身躯横移,避开偷袭的凰火宗女子,回眸间,两鬓银发飞舞,双指蓄势如弓,一轮银月在指尖绽放。

      他屈指一弹,剑芒洞穿对方的眉心,中年美妇身如白纸,缓缓倒下。

      而后他双翅展开,如金乌般破碎虚空,三千道紫金龙纹燃烧着血焰在其掌心绽放。

      嘭!

      血色龙爪横空而起,隔着数千米的距离,将一名老者如蝼蚁般抓爆。

      转瞬间,所谓八大高手就只剩下三人了,他们心中彻底慌了神,再也不敢久留,纷纷远遁。

      “走不掉的!”

      林云冷喝,金乌和银凰遁入体内,化作太阴太阳融合成混沌鸿蒙。

      日月神拳,永恒之光!

      林云身如太古鸿蒙,装着混沌鸿蒙,一拳轰出永恒之光。

      哗!

      无边天地瞬间黑漆漆一片,可眨眼就没了,快到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

      但他们睁眼的刹那,远处逃遁的三人,无一例外尽数被轰成了尘埃。狂风扫过,三人的身体如沙子般唰唰就没了。

      风雪漫天,林云伫立虚空,银发飞舞,眸光如电,清冷孤傲犹如月亮中走出来的仙人。

      他的身后两大画卷重叠,有无敌光芒绽放,这一瞬间他强大到让人不可思议得地步。

      远处,所有观看此战的人,全都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葬花公子!

      这就是通天之路,最强妖孽的风采!

    【上一章是四千字,这章是五千字。昨天是真的感冒了,早上还好好的,晚上就撑不住了。鼻子明明塞住了,还在不停流鼻涕,脑壳还昏的不行,这种状态根本就没法码字,连正常睡觉都不做不到。我也不知道,咋这么多人骂我。今天感冒也没完全好,但只要头不昏,还是可以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