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我为我正名!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死了!

      八大门派的召集人,炎龙宗的超凡弟子,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林云一拳轰爆。

      璀璨夺目的紫金光芒,伴随着滔天龙吟,肆无忌惮的充斥天地。

      唯有龙吟震天地,世间再无白陆离。

      哗!

      从后方赶过来的秦天三人,直接看傻了眼,他们速度太慢。

      等到林云落地,厮杀一番后,才堪堪赶到。刚好看到众多超凡,要么倒地哀嚎,要么被盯在雪山,要么长跪不起。

      还来不及发出惊叹,就又被眼前一幕给震撼了。

      超凡妖孽白陆离,被林云凌空抓起,飞过来的瞬间一拳轰爆。

      这太可怕了!

      秦天和章延嘴角各自抽了下,神色无语,这就是林云说的脾气好嘛,简直爆炸。

      不止是银雪山脉的武者,枯玄岛外的各派长老,也全都看的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

      八大派的长老,脸色直接就黑了。

      正主还没来,这林云就到了,他在枯玄岛外就已经足够张狂。没想到进了枯玄岛,风格不仅没有半点没改,反而愈演愈烈。

      当着八名大神丹尊者的面,直接就斩杀白陆离,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不!”

      天穹间落下的八名大神丹尊者中,有一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双目迸发出惊天杀意,身上火焰蛟龙,映照苍穹,茫茫千里的天空都被烧的一片焦红滚滚。

      那是一名赤袍老者,他是炎龙宗的长老,他根本就没想过白陆离会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死去。

      嗖!

      八名大神丹尊者,手持圣宝,从天而落。

      哗!

      他们各自爆发出恐怖的威压,将这一方天地禁锢,重重叠叠的宝光尽数笼罩在林云身上。

      倒在地上的六大超凡,压力顿时一轻,他们赶紧起身疯狂远遁,一刻都不敢停留。

      林云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

      他们在进枯玄岛之前就是大神丹尊者了,眼下变得更为不凡,一个个血气如海,浩瀚若渊,让人难以看出深浅。

      显然,他们都是枯玄岛中的顶尖强者,实力都可怕到了极为夸张的地步。

      “小杂种,想好怎么死了吧?”

      被火龙环绕,手持一柄圣剑的赤袍老者,看向林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云没有理会,他以神霄剑意暗中辐射出去,银雪山脉中最强者确实只有眼前八人。

      不过在山脉之外,还有好几道恐怖的气息,想来是与玄天宗有关了,这八人只是明面上的高手罢了。

      “不急。”

      一个身材魁梧,浑身长满狮毛的中年,制止赤袍老者道:“小友,你杀了白陆离,已经死罪难逃。你只要乖乖合作,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他身上有很明显的妖兽血脉,蕴含着淡淡的王者之威,十分威猛。

      一眼就能猜出来,他是万兽门的长老,且血脉不凡,拥有王者魔狮的血脉。

      其他人闻言,都显得十分不快,尤其是炎龙宗的赤袍老者。他狠狠瞪了眼这狮毛中年,目光不善,显得十分恼火。

      “哦?你能说话算数嘛……”

      林云似乎很感兴趣的说道。

      “我的话,还是有点分量的,现在就看你怎么选了。”狮毛中年面露笑意,轻声说道。

      “你说,我听。”

      林云淡淡的道。

      “很好,你若能说出葬花公子的下落,或者道出他的身份,我就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狮毛中年笑容不减,其他几名大神丹尊者,也立刻将目光看了过来。

      他们这么大的阵仗,可不单单只是为了浮云剑宗。

      是葬花公子而来的,这人不仅是第九天路的榜首,与玄天宗不可化解的生死之仇。

      传闻,他还拥有枯玄秘钥!

      “我要是说了,能免我一死吗?”林云似乎动了心,平静的道。

      赤袍老者顿时紧张起来,对方斩杀了白陆离,就算真的道出了葬花公子,炎龙宗也必须杀他不可。

      狮毛中年笑道:“年轻人,你还小,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许多事比死亡还要可怕。比如血傀门的手段,可以将你炼成尸鬼傀儡,比如我万兽门,可以将让你去喂炼妖树,还有青雷宗可以给你种下雷蛊,这些都能让你生不如死!”

      他在笑,可却笑的不寒而栗。

      “你告诉我葬花公子的行踪,或者身份,我不能免你一死,但我能让死的痛快点!”狮毛中年高高在上,面露笑意,仿佛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你可真是仁慈。”

      林云神色冷漠,淡淡的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葬花公子。”

      轰!

      其他闻言一怔先是震惊,旋即脸上涌出阵阵寒意。这是拿他们开涮呢,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是葬花公子的,何况对方比起葬花公子还差的有点远了。

      不说实力,光是特征就完全不一样。

      “那就相当遗憾了。”

      狮毛中年说道,脸上笑意收敛,显得颇为不善起来。

      “和他废话这么多做啥?捉住拷打便是,我看他未必知道葬花公子的消息。”有人不耐烦的道。

      “莫非你们忌惮,他还有其他手段,若是无胆,就由我来出手镇压他!”凰火宗的一名中年美妇,缓缓开口,眼眸中蕴含着冰冷之极的杀意。

      之前枯玄岛外,她有血亲死在林云手中,对他充满了恨意。

      “谁都别跟老夫争!老子要亲手宰了他!”

      赤袍老者发出怒吼,他脸色憋得通红,早已忍耐到了极限。

      后方秦天和章延等人,早已吓得面色发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八名大神丹强者,各自手持王者圣兵,他们释放出来的那等威压实在太过可怕。

      “我在诸位眼中就如此不堪?争着抢着要杀我……”

      林云冷漠,脸上露出抹笑意。

      “杀的就是你这小杂种,老夫眼中,你算个屁!”

      赤袍老者早就忍不住了,他发出咆哮,冲杀了过来。其浑身涌动得星元刚猛无比,带着无尽的火光,如同一只蛟龙在火海翻腾怒吼。

      轰!

      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秦天等人心中咯噔一下,猛的沉了下来。

      要遭!

      这些人和超凡妖孽不同,他们早就晋升到了大神丹尊者,九死一生闯过禁制后,在这枯玄岛中很快就晋升到了大神丹圆满巅峰。

      一个个至少都活了两三百岁,本身又来自大派,底蕴惊人。

      境界又如此之高,绝对无比恐怖,他们有恃无恐,根本就没将林云放在眼里。

      大神丹巅峰!

      林云眼中同样闪过抹异色,这等修为确实可怕,幸好他不是超凡,否则光是境界就能碾压自己了、

      轰隆隆!

      虚空颤栗,火光照天。

      赤袍老者威猛无匹,他一拳轰击过来,仿佛龙爪撕裂虚空。

      林云出手,同样是一拳,苍龙怒吼,紫金龙光汇聚成滔滔江河,奔涌着狂暴无匹的雷光。

      三千龙纹,波澜壮阔,恢弘浩荡。

      砰!

      惊天对轰,让这片天地剧烈的颤抖起来,无边风雪,彻底被光芒所淹没。

      其他几名大神丹尊者,惊讶无比,这小辈到底何等来头,随手一击,居然也有这般恐怖的声威。

      噗呲!

      当光芒消散,赤袍老者嘴角溢出丝鲜血,在虚空中震退了十多步,掌心吃痛,颤抖不停。

      “这……怎么回事?”

      几人大吃一惊,赤袍老者居然在这般对拼中,吃亏不小。

      赤袍老者双目怒睁,惊愕无比的看向林云,完全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深不可测。

      “不愧是大神丹巅峰,很强,受我一击,也仅仅只是轻伤。”

      林云眸光涌动,轻声自语。

      他说的是实话,在星河之境,他可以斩杀小神丹尊者了。如今他半步神丹,凝聚至尊星相,吞噬近七百万星神丹,还有苍龙新生。

      方才这一拳,三千紫金龙纹同时涌动,同辈间任何超凡都会遭受重创,甚至直接陨落。

      对方只是轻伤,很厉害了。

      赤袍老者听到此话,气的吐血,他乃大神丹巅峰,年纪是林云的十倍不止。被一个小辈这般点评,脸面如何挂的住。

      “狂妄!”

      赤袍老者大怒,怀中圣剑出鞘,有无比雪亮的剑光,朝着林云斩了过去。

      哗!

      那剑光在无边风雪中,璀璨明亮,像是一轮如火般的皓月,皓月中藏着一条火蛟龙。

      “这剑很不错。”

      林云轻声说道。

      “那是神兵龙雪剑的仿制品,品级是王者圣兵,烙印八百道圣纹,蕴含着一滴蛟龙真血。”秦天暗中传音道。

      杀!

      手持龙雪剑,赤袍老者靠近过来,挥出数不尽茫茫如雪的剑光。

      林云当下没有保留,苍龙印中血焰神纹燃烧,五指紧握成爪,以苍龙之握迎敌。

      他的掌心有三千道紫金龙纹萦绕,风雷齐聚,释放出璀璨的金光。

      砰!

      这一击不仅是林云苍龙圣天诀的巅峰,还蕴含着前所未有的苍龙之威,风雷怒吼,内敛而霸道。

      刺耳无比的碰撞声中,龙爪和剑光炸裂出雪白亮眼的光芒。

      “哼,早就该动用王者圣兵,碾压他了!”

      凰火宗的中年美妇,神色阴霾,冷冷的说道。

      噗呲!

      可电光火石间几百次的交手后,赤袍老者吐出口鲜血,直接横飞了出去。

      在他的胸膛出,有一个无比的可怕伤口,伤口中有黑色的漩涡转动,不停释放出电光,差点赤袍老者整个身躯撕开。

      其他几人脸色顿时哗变,神色彻底动容了起来。

      “他是天命超凡!”

      之前的狮毛中年,突然惊恐无比的说道。

      任何超凡,前面一旦加上天命二字,那就变得彻底不一样了。

      “天命又如何?我等联手,还能怕他?”有银发老者,冷冷的说道。

      此话倒也不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林云还未晋升神丹,纵使是天命超凡,也没法在这枯玄岛中无敌。

      八名大神丹联手,除了在神丹烙印原始圣纹的天命超凡外,没人能挡得住!

      轰!

      中年美妇身后展开一堆凰雀羽翼,那羽翼燃烧着火焰,她双翅猛的一震,有无边火焰凝聚成数不清的兵刃,朝着林云铺天盖地落去。

      林云不惧,背后金乌羽翼,同样扇动起来。

      轰隆隆!

      刹那间,风雷在他周身狂啸,电光转动,飞来的火焰全都被四散而去。

      “既然来了,你们就都不要走了!”

      林云大吼一声,他至尊星相凝聚成功,还未真正大战过。

      这几人本来就是在针对他,那他也没必要留手,尽管纵情一战便是。

      杀!

      林云身上的光芒冲霄而去,无边金光,笼罩住整个银雪山脉,连绵万里。光芒之下,茫茫飞雪,都变得熠熠生辉,金光绚烂,夺目生姿。

      “想以一敌八,你也未免太狂了点吧?”

      中年美妇再度出手,身上有凰鸟的火焰不停释放,凝结出古老的手印朝着林云轰去。

      天地同心!

      林炎催动日月神拳,以天地同心,直接轰了过去。将那凰火凝聚的古印震碎,中年美妇一口鲜血吐出,直接被轰飞出去。

      此刻的林云,三千紫金龙纹扩散,苍龙印中血焰神纹燃烧,同时间磅礴星元涌动,一朵朵星魔花撑起漫天星光。

      他没有多少保留,想要以此战来检验自己的实力,如同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

      “你到底是谁!”

      狮毛中年很费解。

      林云不语,而后再度出手,背后金乌羽翼扇动,来到这狮毛中年面前,又是一记日月神拳轰去。

      金乌衍天,银凰化地。

      以我龙躯,焚烧圣火。

      神龙日月鼎!

      林云伫立虚空,他的拳芒衍化成一尊仿佛太古就存在的神鼎,狠狠轰击在狮毛中年身上。

      嘭!

      这一击,直接将他肉身轰得炸裂开来,差点四分五裂。

      “你到底是谁,你这等妖孽,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狮毛中年圣光涌动,伤口疯狂愈合,他快被林云逼疯了。

      “我已经说过,我就是葬花公子。”

      林云自嘲一笑:“不都在等我吗?我人来,却不认得,也罢,今日让你们死的明白一点,下辈子别与我为敌!”

      他说完取出银月面具,直接当众戴在了脸上。

      轰!

      瞬时间,他的长发疯狂生长,身披月华,通体如月,绽放出无边璀璨的银光,犹如谪仙降临行走人间。

      他来到昆仑之后,好些人都知道葬花公子的声名,却不知道林云的名字。

      今日这一战,葬花公子为林云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