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阴魂未散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章

      林云肉身原本已经崩溃,血肉之躯,破破烂烂,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当至尊星相画卷遁入体内的刹那,所有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释放出无比刺眼的光芒。

      他在荒山之巅,就像是一尊煌煌大日,磅礴星元涌动全身,无尽生机肆意暴涨。

      那种突飞猛进的速度太可怕了,强盛到匪夷所思的惊人地步。

      太阳般浩瀚的光芒中,林云身躯如太古烘炉般,熊熊燃烧,金光万丈。

      他的修为疯狂暴涨,眨眼就晋升到了星相小成。

      嘭!嘭!嘭!

      惊天般的巨响,在林云体内炸开,他身上属于星相境的威压再度爆发。

      “星相境大成。”

      小冰凤眼中闪过抹惊叹之色,这太夸张了,还从未听说有谁能初入星相,就直接达到星相大成的地步。

      且还不止,林云身上爆涌的气息。

      不过转念想想,不提林云之前炼化的圣血龙果,光是五百万星神丹的底蕴,就已经让人望洋兴叹了。

      他所积累的底蕴太过惊人,所凝聚的星相又旷古绝进,如今触底反弹,林云的肉身几乎报复式的掠夺天地灵气。

      在这太阳般磅礴的光芒中,可以看见至尊星相若隐若现,烛龙、穷奇、鲲鹏、螣蛇、幽荧、鬼犼、应龙、魔皇,太古八凶交替显现。

      它们吞吐星光,吸纳日月精华,正在一点点变得厚实凝重。

      锵!

      忽然有剑光闪光,在太古八凶上方,一片宇宙浮现,茫茫无边浩瀚无穷的宇宙星穹,一柄神剑,悬天而立。

      太古八大凶兽与神剑,交相辉映,相互反哺。

      凶威加持神剑,神剑又反过来驾驭八凶,展现出葬天之威,仿佛那神剑只要一动,这片宇宙星穹都会被斩破一般。

      “葬天!”

      小冰凤喃喃自语,眼中闪过浓浓的震撼之色。

      到现在她都不是很敢相信,林云真的凝聚出了至尊星相,绘画出属于自己的无敌画卷。

      在亘古长存的一百幅至尊星相压迫下,硬生生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路,实在有些太过惊悚。

      为什么上古黄金盛世,那么多惊才绝艳的妖孽全都失败,而林云却成功了?

      小冰凤有些百思不解,若论天赋之妖孽,那黄金盛世的无敌妖孽,绝对不会比林云差。

      甚至……比他要强!

      她自己就见过,不知道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堪称逆天,几近无敌。

      单论剑道天赋,紫鸢剑圣就绝对比林云强,他可以圣境斩神灵,在那黄金盛世可以说是传奇中的传奇。

      神秘而可怕,神灵见了他也得低头。

      可紫鸢剑圣也没能开辟出自己的至尊星相,无论是不想还是不愿,紫鸢剑圣确实没有选择尝试。

      而是直接继承,将伏天星相,发扬到几近媲美永恒的地步。

      “是因为那把剑吗?”

      小冰凤轻声嘀咕,美眸中尽是好奇之色,显得极为可爱。

      旋即,她如瓷娃娃般绝美无暇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想这么多干嘛,反正这渣男凝聚成功了,不管他以后的路如何难走,起码现在他活了下来。

      且展现出无敌风采,有问鼎昆仑的潜力。

      “哼,臭东西,害的本帝担心了那么久!”

      小冰凤嘟着嘴,愤愤不平的说道。

      等他醒来后,肯定要好好教训一番,可是好难……小冰凤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每次她都被林云克制的死死的,一次都没教训成功不说,还让她大帝威压尽失。

      好生气呀!

      方才还哭哭啼啼的大帝,小脸蛋变得气鼓鼓起来,不停的磨牙。

      咔咔咔!

      就在此时,虚空中传来灵纹碎裂的声音,有极为古老而可怕的气息缓缓侵袭进来。

      小冰凤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她瞬间变脸,冷若冰霜。

      她在四方布置的灵阵,正在遭受破坏!!

      “找死!”

      小冰凤眼眸中闪过抹杀气,这个时候,林云相当于是渡劫成功后的最关键时候。

      初生的无敌画卷,要趁此机会赶紧生长,一旦被人打断的话,林云不说前功尽弃,起码无敌画卷凝聚的好处,至少要损失大半,甚至九成。

      看林云此刻如太阳般的磅礴生机,他的修为就算暴涨到半步神丹,小冰凤都不会有丝毫奇怪。

      “小黑。”

      小冰凤站在听雪刀上,招呼一声后,便化作惊鸿来到灵阵结界之外。

      嗖!

      小贼猫如影随形,快速跟上。

      结界之外,一名灰衣老者,伫立虚空,他年岁很大。明明只有小神丹尊者的境界,可却爆发出媲美大神丹尊者的威压,浑身上下涌动着极为磅礴的乌光,一双眼睛,泛着极为璀璨的绿光。

      他脸上的表情很僵硬,犹如死人一般,可身上涌动得磅礴生机却极为吓人。

      古怪!

      小冰凤眉头微皱,略有不解。

      小神丹和大神丹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几乎如鸿沟般无法逾越,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前者林云可以正面对抗,后者林云必须用到千雷剑才行,当然是没晋升星相之前。

      此灰衣老者,明明只有小神丹修为,可爆发出媲美大神丹的威压,这就有点恐怖了。

      灰衣老者伫立虚空,仿若一尊凶兽,完全无视了小冰凤。他目光看向结界,死死盯着,一对绿眸中闪烁着妖异的魔光。

      这家伙不会是知道林云在里面吧?

      小冰凤心中暗道,越发觉得古怪。

      轰!

      突然间,灰衣老者再度出手,他身上暴起重重星光。神丹涌动,无边天色瞬间阴暗起来,虚空中有火焰凝聚,如陨石般朝着结界铺天盖地砸了过去。

      这还不止,他掌心有绿色的光芒凝聚,而后挥出一道接近百丈的绿色手掌镇压了过去。

      咔咔咔!

      绿色手掌所过之处,虚空都被震出了丝丝裂缝,那般声势毁天灭地,如末日般可怕。

      小冰凤脸色微变,瞳孔猛的一缩,这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若真让他一击落在结界上,她所布置的灵阵,怕是瞬间就得被毁掉。

      吼!

      危机之时,天穹间有魔猿怒吼,小贼猫化成太古龙猿,手握天魁魔棍,冲杀过来。

      轰隆隆!

      天魁魔棍在转动间,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魔棍上有古老的纹路绽放出乌金色的神光,空间略微扭曲,龙猿咧嘴发出怒吼,音波激荡八方,一棍从天而落。

      嘭!

      惊天巨响中,那燃烧着绿色火焰的巨掌,出现丝丝裂纹。

      龙猿眼中闪过抹恼火之色,神情暴躁,握着天魁魔棍又是一击轰过来。

      砰!

      如此三次重击后,那绿色巨掌才轰然碎裂,碎裂的幽光漂浮虚空,像是一缕缕燃烧的鬼火。

      “龙猿?”

      灰衣老者张口说话,可吐出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声音重重叠叠,像是含着金属咀嚼出来的。

      小冰凤愈发诧异,她之前以为这灰衣老者,是被地底魔气侵染变成了僵尸。

      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了,他太过诡异,实力也强大令人忌惮的地步。

      “小心!”

      小冰凤脸色哗变,感受到丝危险的气息,连忙大声喊道。

      龙猿还未反应过来,就见灰衣老者在虚空瞬移,几个闪烁就靠了过来。

      灰衣老者身上有异香绽放出来,小贼猫变幻的龙猿,眼中顿时出现丝丝迷茫的神色。不等它惊醒过来,灰衣老者伸手一拍,裹挟着诡异的绿光的手掌,落在了龙猿的头颅上。

      啊!

      龙猿顿时发出惨叫,它的血气正在被对方疯狂吞噬,甚至肉眼都能看到,血色流光从其头顶传入对方手中。

      小冰凤神色凝重,脚掌在听雪刀上重重一踏,身如古凤,扶摇而起。

      她的发丝变成了晶莹剔透,冰雪般的银色,眸光绽放神芒,有神圣而古老的气息释放出来。

      寒芒涌动,在她身后茫茫云层中,一尊古凤的虚影张开双翼。

      锵!

      凤鸣九天,朝阳似火。

      小冰凤十指变幻,天地间一道道银色的锁链,横贯虚空,朝着灰衣人闪电般封锁了过去。

      灰衣老者松开龙猿,他挥手轻弹,一根根锁链被其弹指震碎。

      呼!

      其眸光涌动,一眼落在了小冰凤身上,金属般重叠的声音再次响起:“凤凰?”

      轰隆隆!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仿佛疯了起来,浑身绿光熊熊燃烧起来,朝着小冰凤飞扑过去。

      咔咔卡!

      虚空中飞来的道道锁链,被其纷纷撞碎,眨眼就来到了小冰凤面前。

      嘿嘿!

      灰衣老者咧嘴笑了起来,他身躯鼓胀,一抬手朝着小冰凤的头颅抓去。

      四方天地,在这一掌之下,被直接禁锢,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囚龙琐!”

      小冰凤并无慌张之色,手指变幻,指尖圣光萦绕,朝前一点。

      嗤嗤!

      虚空中碎裂的锁链,发出寒芒,从四面八方合围并拢了过来。一尊闪耀着寒光的冰晶囚笼出现,困住灰衣老者,他的手伸出牢笼被布满了寒霜被彻底冰封。

      可小冰凤来不及松口气,囚笼中灰衣老者释放无比可怕的幽光,整个云层之上的天穹都颤抖了起来。

      有天碎之声,忽然想起。

      那等魔光,将三十六天第一重天直接给撕裂了,磅礴星光落下,囚笼瞬间破坏。

      “这……怎么可能!”

      小冰凤瞳孔猛的一缩,眼中露出抹惊恐之色,这太可怕了,他的实力比一般的大神丹尊者还要强悍。

      “凤凰!”

      金属般重叠的女声再度响起,灰衣老者眼中邪光爆涌,他一伸手眼看就要直接抓住小冰凤。

      一抹剑光从下方呼啸而过,瞬间斩中灰衣老者,一道青色身影几乎和剑光同时杀来。

      “走!”

      林云抓住小冰凤,扶摇直上。

      嘭!

      二人刚走,那灰衣老者身上就出现数不清的裂纹,砰然爆炸,产生极为惊人的余波。

      轰隆隆!

      爆炸声不绝于耳,那片区域颤抖不止,有毁灭的气息疯狂涌动。

      林云双目微凝,在那滚滚尘埃中,瞧见了一道模糊的绿色轮廓。

      “净夜琉璃!”

      他的眼中,顿时出现抹异色,这鬼东西原来一直都跟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