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白发青年
    “起!”

      他伸出手,朝着上方猛的一扬。

      有刺眼的圣光在祭坛中绽放,在那磅礴光芒中,一柄宝刀缓缓出现。

      “听雪!”

      林云将刀取过来,发现刀柄上有听雪二字,还有一道古老的印记。

      “我看看……”

      小冰凤上前,将圣兵接了过来,有点可惜的道:“没有诞生器灵,不过也是一柄千纹圣兵了,咦?”

      林云将作为祭品的星神丹取走,又是一百万星神丹到手。

      他见小冰凤神色复杂,出言问道:“怎么啦?”

      “我好像知道他们是谁了……”小冰凤有些感伤的道。

      “谁?”

      林云不解,小冰凤说的是那些魔僵嘛。

      “他们应该是龙门某些分支的后裔,这柄刀可能是为当年神战准备的,可惜还为你出鞘,他们就全都死了。”小冰凤抱着听雪刀,声音低沉,轻声说道。

      上古神战,林云是知道的。

      那场神战让黄金盛世覆灭,神龙纪元进入了很长时间的黑暗动乱时代,直到九帝横空出世才将乱世终结。

      “林云,这把刀给我好不好?”小冰凤抬头看向林云。

      林云低头看去,两人身高差距很大,这般对视,显得小冰凤楚楚可怜,像是一朵冰雪般的莲花,在他面前绽放。

      大帝很伤感呢。

      林云心中暗道,他露出笑意,轻声道:“当然可以,你喜欢的,与我说便好。不管如何,神战终究是我们赢了,所以大帝也不要太伤感。”

      “真的赢了吗?”

      小冰凤抱着听雪刀,小声说道,她很怀疑。

      “我们赢了很多次,可那一次……”

      小冰凤露出回忆的神色,她好像重回上古,神色复杂有些悲伤的道:“那一次,我们好多人一起约定,共赴神战,守卫昆仑。我记得我答应了某人,可我没有去成,神战最终结果如何,我并不知道。”

      林云知道她沉睡太久,有许多事忘记了,今日触景生情,似乎回忆了些往事。

      “我们从纪元诞生就立下了盟约,我们赢了很多次,我记得我们一直在等一个人。可紫鸢告诉我,那个人回不来了……”

      小冰凤望着怀中的听雪刀,自言自语,断断续续的说道。

      “那人是谁?”

      林云心中好奇,是谁,值得一个黄金盛世的所有强者共赴盟约,一起等待。

      小冰凤摇头,没有说话。

      林云不在追问,只是轻声劝慰道:“既然他说他会回来的,那他肯定会回来的。”

      “或许吧。”

      小冰凤笑了笑,从方才失落的情绪中回来了。

      咚咚咚!

      就在此时,有脚步声响了起来,林云和小冰凤对视一眼。

      三大超级宗派的人来了,速度还真快,看来他们运气不错,并没有选择生门。

      “走!”

      林云不在耽搁,招呼一声,还在收刮宝物的小贼猫,朝地宫四层走去。

      轰!

      可谁知道,这地宫四层的入口,居然如无底洞一般。林云感到身体在不停坠落,且各种功法都无法运转,想要展开金乌羽翼都无法做到。

      他伸手,将小冰凤和贼猫揽在自己怀中。

      不管如何,以他媲美千纹圣器的肉身,至多破一层皮,不至于遭受重创。

      嘭!

      等到林云脚底踏稳之时,地面出现剧烈的震动,他放眼看去,发现自己处在一片无比辽阔的地底世界。

      头顶地宫,几乎如天穹一般遥远。

      “没事吧?”

      林云单膝跪地,向怀中的小冰凤问道。

      小冰凤点点头,伸手道:“那里!”

      林云起身抬头看去,视野的尽头耸立着一座高达千丈的祭坛,祭坛中一名黑衣老者盘膝而坐。

      他身上散发出死寂的气息,恐怖的威压笼罩这片空间,释放出无比浓郁的黑色魔光。

      半圣!

      林云眉头微皱,在那老者身上,感受到了比生死境还要可怕的气息。

      大圣之源至少得生死境才可以炼化,甚至圣者方才能完美炼化,可半圣之源就没那么多限制了。

      神丹境就可以炼化了,以超凡妖孽的底蕴,甚至可以完美炼化。

      这一枚半圣之源,对任何超凡妖孽,都有着致命般的吸引力。

      林云双眼微眯,即便他眼下只是星河境,也有些难挡诱惑。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沉吟道:“如果这些人生前都是英雄,我们还要再杀一次,是不是不太好。”

      小冰凤摇头道:“被魔气侵染,对他们来说比死了还要难受。”

      如果有一天林云自己被魔气侵染,化成了魔僵,反过来伤害自己的族人。

      肯定是希望越早解脱越好,想到此处,林云心中释怀,不过还是行了一礼,以式敬重。

      “得罪了。”

      林云轻声道了一句,释放出自身剑意和苍龙之威,顶着对方的魔威一步步靠近祭坛。

      祭坛上的半圣身上,似乎有某种意志,在死后仍能震慑魔气。

      他好像并未完全化作魔僵,林云见状,也就没有贸然释放出神霄剑意,害怕出现什么不好的变动。

      嘭!

      就在林云快要接近祭坛时,身后巨响传来,地面微微颤动起来。

      又有人来了!

      林云转身看去,就见一块巨石上,一人手握横刀,半蹲在一尊巨石上,一头白色短发很扎眼。

      来的不是三大超级宗派弟子,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可对方起身,林云目光落在那头白发上时,忽然道:“是你!”

      他认出这人了,之前剑宗岛屿上诞生的圣药,据说是被一个白发青年抢走了。

      林云心中有强烈的直觉,那个白发青年,就是眼前这白发刀客。

      甚至这片地宫入口的封印,就是此人打开的,他一直走在前面。只是风水堪舆不及小冰凤,在第三层被林云追上了,所以才慢了林云一步。

      “你认识我?”

      白发刀客很诧异,目光中露出抹疑惑之色,这带着银月面具的莫非是熟人不成?

      那面具好像出自陌氏一族,或许真有可能。

      “不认识,不过剑宗圣药是你抢走的,不认识也听说过你。”

      林云淡淡的道。

      白发刀客释然,没有否认自己就是抢走圣药之人,轻声道:“祭坛上的东西我要了。”

      哗!

      说完他在巨石上展开双臂,一手握着刀,顶着半圣释放的魔威,朝祭坛风驰电掣飞去。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双手凝结金乌圣印,不在保留实力。

      金色的光芒从他身上绽放,一对金乌羽翼骤然开来,他如惊鸿般速度凭空暴涨。

      两人身影在虚空,各自衍化成两束光芒,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金一白,两道光束不停的蔓延。

      等靠近祭坛后,两束光芒扶摇而起,变幻交错。

      嗖!

      电光火石间,二人几乎同时落在祭坛上。

      祭坛很大,两人站在上面显得极为渺小,狂风呼啸,魔威涌动,不停撩拨着两人的头发。

      “看来得打一架才行。”

      白发刀客不苟言笑,抬眸看去,轻声说道。

      “不然呢?”

      林云眉头轻挑,并无惧意。

      好不容易才走到此处,要他将祭坛上的宝物,白白让出去,怎么可能!

      白发刀客没有拔刀,他身上电光闪烁,欺身上前,一拳轰了出去。

      大鹏展翅,恨天太低!

      所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重天,只恨这天地不够飞。白发刀客杀过来的同时,其身后有一头无比庞大的神鸟,投射下巨大的阴影,一股浩瀚无尽的磅礴伟力,涌动在这天地之间。

      林云眼中,异芒闪过,圣灵居然是鲲鹏。

      金乌衍天,银凰化地。

      日月神拳,天地同心!

      来不及细想,林云祭出日月神拳,体内有金乌和银凰迸发出去。伸手一抓,将如画卷般的天地握在掌心,一拳迎了上去。

      嘭!

      两股拳芒发出惊天巨响,在祭坛之上,激烈无比的对抗起来。

      彼此间的圣灵,同时交锋,天地间异象驳杂,各种光芒不停释放出来。

      嗖!

      等到异象消散,两人各自退后几步,眼中皆闪过抹惊讶之色。

      林云神色凝重,感觉对方的实力,一点都不弱于超级宗派的天命超凡,是极为少见的劲敌。

      呼哧!

      只一瞬,两人再度厮杀在一起,各自以肉身搏杀起来。

      祭坛上顿时龙吟四起,风雷呼啸,眨眼间就交手了数百招。每一拳对轰,都像是两头巨龙在撞击,在这祭坛上爆发出无比可怕的波动。

      等到二人再度拉开身形,依旧没能分出胜负。

      林云身上紫金龙纹绽放,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肉身居然也如此强悍。

      晋升先天苍龙圣体后,林云还从未在同辈中,遇到过肉身能和他抗衡的人。

      白发青年眉头微皱,伸手一招,右手在悄然之间握在了刀柄上。

      哗!

      刹那间,此人的气势轰然巨变,身上的锋芒变得无比凌厉起来,视线彷如利刃洞穿了虚空。

      林云瞬间寒毛倒竖,如芒在背,感受到了极端危险的气息。

      对方明明没有拔刀,可身影在他的视野中,却变得模糊重叠起来。

      有无数的身影凭空而起,衍化成各种不同的出刀轨迹,每一刀都难以抵挡,每一刀都深不可测。

      可等到定睛去看,对方其实并没有动。

      这既非幻觉,也不是真实,可却虚实难辨,无法琢磨。

      “在我拔刀之前,你还有机会放弃。”白发刀客略显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云伸手一招,握住从剑匣中飞出来的葬花,嘴角勾起抹笑意,沉吟道:“在我拔剑之前,你也有机会放弃。”

      他很紧张,可也很兴奋。

      白发青年若觉得这样就能吓到自己,未免太天真了些。

    【第三章送到,还欠大家三十九章,之前铺垫的白发青年登场啦,猜猜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