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章 神霄之威
     银眼魔僵的实力是相当恐怖的,几人联手,也付出了不小的精力。

      若是单独碰上,肯定会掉头就走。

      谁能想到,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辛辛苦苦斩杀完银眼魔僵,结果什么都没有拿到。

      此等落差,实在太过巨大。

      一时间三人都难以接受,叶寻脸色阴沉看向方沐阳道:“路是你选的,你给个说法吧,什么狗屁生路,我天刀楼的弟子,死伤了好几人,老子忍你很久了!”

      夏云真冷冷的道:“我看你也不过如此,风水堪舆的本事,怕是连皮毛都没有摸到。”

      方沐阳被二人呛的脸色通红,这次真的有点衰了,两人将脾气发在他身上,他也无法反驳。

      半响,他才讪讪道:“找找看吧,或许还有其他宝物,总不至于什么都没有吧。”

      夏云真板着脸,没好气的道:“找个屁,毛都没一根。”

      “师兄,找到几个妖兽的毛发了。”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几个雷火门的弟子凑过来,各自手中都有黑色的妖兽毛发。

      一旁叶寻直接就愣住了,半响,他被逗得的笑了起来,嗤笑道:“还真找到几根毛了,夏云真你家师弟这么辛苦,你就勉为其难收了,好歹也是几根毛,总比空手回去强。”

      “滚!”

      夏云真的脸,直接就给气黑了,大声朝几个师弟呵斥道。

      其他天刀楼的弟子,全都哄堂大笑起来,之前夏云真可是豪爽的很,仿佛已经拿到圣龙丹一般。

      眼下看他吃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一下!”

      方沐阳手中折扇猛的一收,叫住那几人,将妖兽毛发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起来。

      他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叶寻和夏云真眼中闪过抹异色,从祭坛上靠了过来。

      “发现什么了吗?”

      两人同时问道。

      方沐阳抬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人身边跟着一只黑色的龙猫吧。”

      “是他!”

      叶寻和夏云真,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那银发青年带着面具,身上绽放着圣辉,卓尔不群。众人都被他给吸引了,可仔细想想确确实实有只龙猫跟着,只是没有那么显眼。

      “找死!”

      夏云真眼中瞬间暴起无尽杀意,他无法容忍,对方将圣龙丹在他眼皮底下夺走了。

      “追!”

      几人不在停留,很快来到地宫三层,叶寻和夏云真脾气都很火爆,随便认准一条路就准备死追到底。

      “等一下,我看看走哪条路。”

      方沐阳将二人叫住,出言说道。

      两人回头,瞪了他一眼。

      方沐阳脸色有些尴尬,讪讪道:“这次一定行。”

      他再度取出那枚诡异的玉佩,半响胸有成竹的笑道:“走死路,向死而生,再信我一次!”

      方才走生路九死一生,这次他很坚持,想要将刚才失去的面子夺回来。

      “信你最后一次!”

      叶寻和夏云真,最终还是决定信他一回,在他们看来走哪条路其实都差不太多。

      “信我,不会有事的。”

      方沐阳面露笑意,笃定的道:“以我等的实力,只要走对了,分分钟就能赶上那小子,到时候将他连本带利吐出来!我非得揭开他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此时此刻,林云早就赶到地宫三层的主殿。

      小冰凤选择的生路,一路顺风顺水,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波澜。

      与上一层的主殿类似,祭坛四方同样有七名黑衣老者,神色虔诚,端坐在蒲团上面对祭坛。

      他们在祭拜,用自己的诚心,让祭坛中的宝物诞生灵。

      十年一百年的坚持着,只是如今,都已经化成了魔僵。

      “他们在祭炼什么?”

      林云出言问道。

      与上一层的丹药旗下不同,这次祭坛中有许多血腥气,可这些血腥气却并不邪恶。

      相反散发着神圣的气息,古老恢弘庄严肃穆,让人心生敬意。

      “应该是圣兵吧,想让圣兵诞生器灵,只有诞生器灵的圣兵,才能被称作王者圣兵。不过圣兵的品级,至少得是千纹才行,条件还是相当苛刻的。”小冰凤看了眼祭坛上的纹路,说出自己的猜测。

      王者圣兵吗?

      林云之前与炎龙宗的人打过交道,他们的圣兵中都有一滴蛟龙圣血,可以让圣兵短暂的成为王者圣兵。

      可一旦圣血耗尽,就会威力大减。

      这种相对取巧的方式,肯定称不上王者圣兵,可也远比普通圣兵强上许多了。

      如果是圣兵的话,他倒是没太大渴求了,他是剑修没法使用其他圣兵。圣剑的话,就算真是王者圣兵,肯定也强不过手中千雷剑。

      千雷剑没有器灵,可它烙印着一枚完整神纹,一旦诞生器灵,直接就会成为神兵了。

      “我来吧。”

      林云见小冰凤准备出手,将魔僵封印,开口制止了他。

      “本帝可以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小冰凤脸色憋着通红,很不满林云看扁她。

      “银眼魔僵罢了,可还不值得大帝出手,三大超级宗派的大神丹的尊者,我可还指望你呢。”林云笑了笑,不想她勉强下去,因为上一次冰封银眼魔僵,大帝脸色苍白的很吓人。

      她实力恢复了许多,可还是很弱,起码现在比林云要弱。

      若是论眼界和灵纹造诣的话,林云还远不如对方。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那你可得小心了,银眼魔僵很难对付的,他们甚至可以祭出生前的星相。”小冰凤见林云夸她,这才美美的笑了起来,小心叮嘱道。

      “那就试试吧。”

      林云将脸上的银月面具取下来,俊逸如妖般的脸颊,有神采飞扬夺目。

      他上前一步,身上杀意没有掩饰,直接释放了出去。

      七具魔僵瞬间就被惊动,各自横空而起,转身的刹那眼眸变成了银色魔瞳。

      轰!

      下一刻,他们身后各自有异象诞生,一幅幅画卷缓缓展开。

      七种不同的上古星相,出现在林云面前,每个人的画卷中居然都藏着一条青色的龙影。

      恐怖的龙威蕴含着魔光,在这开阔的主殿释放,刹那间就将这片空间填满。

      好强!

      林云立刻感受到莫大压力,先天苍龙圣体都有些承受不住,一道道紫金龙纹主动绽放光芒,抵挡这等星相之威。

      杀!

      银眼魔僵裹挟无边魔威,各自发出尖锐的呼啸,破碎虚空,朝着林云厮杀过来。

      他们很可怕,每个人的肉身都堪比金属神料,没有弱点,不惧死亡。

      他们是不死之身,还掌握着生前的武学,一旦被围住肯定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来得好!”

      林云深吸口气,眼眸中涌动起磅礴战意,他心念微动,眉心顿时炙热无比。

      隐藏在眉心深处的金色剑海,瞬间荡起惊天波浪,一条长达近百丈的苍龙在其中发出震颤九天的龙吟。

      神在云霄,我剑化天!

      伴随着神霄剑意的释放,林云身上爆发出无比刺眼的金色剑光,他仿佛由黄金塑造而成,像是行走在世间的神祗,有天威绽放,君临四海,无敌八方。

      他发出一声怒喝,双手结印,盘踞在金色海洋上空的金色小人,同时结印。

      “苍神之灭,开!”

      金色剑海中的苍龙,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能量,那是林云的双剑魂之一。它很狂傲,像是一条活生生龙,暴躁之极,不受控制。

      可剑海之上的金色小人,却像是神祗般,浑身金光刺目,远比这苍龙剑魂还要可怕的多。

      它将剑意加持在苍龙身上,伸出一只小手,那苍龙顿时受到某种强大的束缚。

      等到苍龙彻底钻出眉心,林云此次没有让它凝聚成束,而是让其扩散开来。

      轰隆隆!

      顿时间,林云目之所及,所有魔光和龙威都在刹那间被斩成了虚无,连天地间残存的灵气都被一扫而空。

      他眼前这片空间,被彻底禁锢,与世隔绝。

      砰!

      林云面前像是有一堵空气墙,七具魔僵撞在上面,直接被反弹了回去。

      等到他们落地之时,林云冷哼一声,突然上前一步。

      他长发张扬,青衫乱舞,如妖般俊美的面孔,于此时此刻无比冷傲,不怒而威,让人不敢直视。

      扑通!

      七具银眼魔僵,纷纷跪倒在地,无论怎么嘶吼都没有用。

      同时间,在苍神之灭的打击下,魔僵堪比金属神料的肉身出现丝丝裂缝,发出清脆的声响,不停炸裂。

      砰!

      等到林云再往前一步,七具魔僵同时炸开,在苍神之灭的打击下彻底分崩离析。

      咔咔咔!

      可以看见,连虚空都出现一丝丝涟漪,隐约间有细小的缝隙炸开。

      “好厉害的神霄剑意……”

      小冰凤双目异彩连连,在林云面前的人,连起身都无比困难,可站在他的身后却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同样是神霄剑意,掌握双剑魂的林云,强的有些太过可怕了。

      林云没有散开神霄剑意,他腾空而起,朝着祭坛飞了过去。

      轰隆隆!

      祭坛上的龙纹再度活了过来,化成一条条龙影,宛若真龙般朝林云呼啸而至。

      既然都已祭出神霄剑意,林云也就懒得施展苍龙圣天诀了,双手再度结印。

      “苍神之灭,凝!”

      扩散出去的苍龙剑魂,瞬间并拢,于眉心处重新聚集。他的眉心金光刺目,仿佛多了一枚龙眼,一束金色的苍龙剑光,化为光柱,横空而去。

      咔咔咔!

      所过之处,虚空中惊雷不断,巨响之上。

      只一瞬,所有的龙影还未靠近,就被苍龙之灭洞碎,林云捏着袖袍轻轻一挥,所有残余的龙纹如垃圾般扫了个干干净净。

      直到此时,林云方才将神霄剑意散去,稳稳落在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