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章 本帝答应你了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章

      地宫三层,林云将小冰凤放了下来。

      他将银月面具摘下来,眼中有怒火燃烧,他很生气,并不像掩饰此刻的心情。

      “我说,你真当自己是屠天大帝了吗?”

      林云冷着脸,没好气的看向小冰凤,脸上布满寒霜,十分吓人。

      跟随林云至今的小贼猫,很少见到林云露出这般脸色,有些害怕悄悄躲到了一边。

      “本帝……怎么了啦!”

      小冰凤被林云的脸色有点吓坏了,委屈巴巴的说道,苍白的脸上不见血色,眼睛里有雾水弥漫。

      她本就是个小女孩模样,瓷娃娃无暇的脸上,此刻充满委屈,显得柔弱无比。

      林云深吸口气,心莫名就软了下来,脸色和缓了下。

      “你……”

      林云张了张口,继而轻声叹道:“无论做什么事,还是量力而行比较好,刚才冰封魔僵,明显已经超出你的能力。我很在意你,若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会很难受,很自责。”

      “本帝担心你嘛,你这坏人,还凶本帝。难道只准你在意本帝,本帝就不能在意你嘛?”

      小冰凤低着头,轻声抽泣道。

      “好啦,我刚才不该凶你的。”

      林云摸了摸头,出言安慰道。

      “哼,本帝不想理你。”

      小冰凤眼泪流了出来,这人真的好讨厌,好讨厌。

      “嘻嘻!”

      就在此时,小贼猫双手捧着一株花,走到了小冰凤面前。这是它方才在宝柱上,破开封禁,收获的了一株纯白色的奇花,花有异香,晶莹剔透,无暇无垢,灵光如雾,透射出彩霞般的光晕,显得十分神奇。

      “栖霞花耶,送给本帝的吗?”

      小冰凤眼前一亮,轻声说道。

      贼猫咧嘴笑了笑,点了点头。

      “哼,还是小黑最好,不像某人。”

      小冰凤破涕为笑,将花接了过来,而后傲娇的看了眼林云。

      “不过本帝不和你计较,这花就送你了,本帝刚才也有那么一点点错。”小冰凤瞥过头,将栖霞花递给林云,她很清楚葬花剑便是靠花香来晋升品级的,此花对林云用处很大。

      林云将栖霞花接过,放在鼻尖闻了闻,抬头看向对方道:“花不错,我收下了。不过还是得多说一句,以后不准这样了,要是你真不在了,就……”

      “就怎么样?”

      小冰凤眨了眨眼,颇为期待的道。

      “就没人给我吹牛啦,那也是蛮寂寞的事。”林云冲她笑了笑,温言说道。

      “你!”

      小冰凤顿时气着了,红着脸道:“本帝什么时候吹牛了,本帝从来不吹牛的,天生我未生,天灭我不灭!”

      噗!

      林云嘴角抽了下,忍俊不禁,他弯腰将剑匣打开。

      剑匣中躺着两柄剑,一柄千雷,一柄葬花。与千雷相比,眼下的葬花要逊色太多太多,甚至还比不上青雷宗的那些圣剑。

      得早日晋升圣剑才行,不然就跟不上林云了。

      小贼猫和冰凤靠过来,看着林云将花瓣碾碎,目光出神。

      充填花瓣的林云,忽然抬头,视线刚好落在了小冰凤身上。幽深昏暗的通道内,低头盯着剑匣的小丫头,神情恬淡,绝美而无暇的容颜,竟有种岁月静好的宁静。

      初始不甚明显,可越看越让人着迷,小丫头其实真挺好看的。

      方才,好像不该那么凶她的。

      小冰凤抬头,刚好瞧见了林云的目光,寂静无声的地宫,两人稍稍一愣,又看了看一旁的小贼猫,旋即一人一猫一凤,不由自主同时笑了起来。

      如此温馨的场面,相当少见。

      或许,这就是家人的感觉?

      林云心中一动,伸出手掌摊开,轻声笑道:“以后,我们三要一直在一起,大家互相在意,永不分离。”

      小冰凤怔住半响,她冰封十万年的心,在这少年的笑容下似乎正缓缓融化。

      不过其表面却是不屑一顾,撇撇嘴道:“你都这么说了,本帝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说完笑嘻嘻的伸出手来,一旁小贼猫,连忙凑上前去,将自己的毛茸茸的猫爪也叠了上去。

      “嘻嘻。”

      小贼猫看了看大帝,又看了看林云,咧嘴笑了起来。

      林云和小冰凤,各自脸上,都露出暖暖的笑意。

      嗡!嗡!

      就在此时,葬花震动起来,剑鞘表面有粉色的流光如雾气般涌入。

      “葬花,好像很喜欢栖霞花。”

      林云轻声道:“不知道,能不能让它晋升圣器。”

      “很难。”

      小冰凤蹙眉道:“起码得吞噬一道原始圣纹才行,这柄剑来历太大,想要晋升圣剑,肯定得需要一番准备。”

      “这样啊。”

      林云若有所思,将剑匣盖上,看向前方道:“走哪条路?”

      小冰凤眯着眼睛看了圈,沉吟道:“走生路。”

      “哦?”

      林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星辰数术不是已逆转了嘛。

      小冰凤解释道:“上一层的风水已经被你动过了,祭品都被你搬光了,再找死路,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会很倒霉。”

      林云看了眼,感觉前方岔道,都相差无几。

      风水堪舆,还真是古怪。

      ……

      “真龙的气息……”

      另一边,叶寻停下脚步,突然开口说道。

      方沐阳和夏云真脸色微变,旋即眼中露出狂喜之色,他们在这真龙气息中隐约闻到了淡淡的药香。

      很淡,可却真实存在。

      他们吸入几口后,浑身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五脏六腑暖洋洋一片。

      甚至有些许微弱的圣辉,在三人体内迸发出来,星元之力在疯狂涌动。

      “圣龙丹!”

      三人对视一眼,各自脸上都压抑出难以抑制的喜色。

      叶寻淡淡的道:“圣龙丹的价值,比起半圣之源也低不了太多。”

      他话很少,可直指关键。

      方沐阳沉吟片刻,旋即笑道:“如此也好,这样一来我们可以不用伤和气了,第二层就有圣龙丹,第三层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重宝,到时候就算没有收获半圣之源,我等收获也足够惊人了。”

      “快点,我等不及了!”

      夏云真出言催促起来,他对这圣龙丹有着远超旁人的渴望,此丹可以让他的圣火雷符发生蜕变,达到更为玄妙的层次。

      若运气好,他的圣火雷符说不定可以诞生龙灵,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方沐阳和叶寻加快脚步,脸上都露出笑意。

      若夏云真需要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让给他,一来他肯定补偿二人,其次他也就不会争夺半圣之源了。

      “这地宫,还真是一处天大的造化!”

      方沐阳目光炙热,身位超凡妖孽的他,此刻也有点不太淡定起来。

      叶寻神色淡漠,显得很孤傲,并不想坏了自己冷傲刀客的形象。只是嘴角悄然勾起的弧度,出卖了他的内心,这等宝物的确让他也心动了。

      忽然,他开口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方沐阳闻言,淡定的笑道:“怕是早就变成尸鬼了,即便侥幸不死,也得赶紧打道回府。”

      对于林云,方沐阳是十分不爽。

      他身位翡翠山庄的超凡弟子,降低身份邀请对方同行,居然被他给拒绝了。

      几人心情大好,脚步加快了许多,领着三宗弟子一路狂杀。

      他们走的很辛苦,这条生路远不像方沐阳说的那般简单,可眼看核心主殿就要到了,几人倒也没有心思去计较。

      真龙之灵的气息,愈发浓郁,几人身上萦绕的圣辉,显得格外夺目起来。

      “真是舒服,这圣龙丹光是闻一闻,就快让人飘飘欲仙了。”

      “圣龙丹需要祭拜,既然有圣龙丹就肯定有祭品存在,两位兄弟若是能将圣龙丹让给我夏某,祭品我一概不要。后面的半圣之源,我也不争了。”

      临近主殿,夏云真变的豪爽了起来。

      “好说好说,吾等身位超凡,本就该相互照拂。”

      叶寻和方沐阳,面露笑意,都显得极为大度。

      他们动静很大,一行人踏进主殿的刹那,祭坛周围的七具魔僵便全都惊醒了过来。

      哗!

      七具魔僵同时转身,眼眸中闪烁着耀眼的银光,魔气惊天。

      “银眼魔僵!”

      叶寻三人脸色同时变了,倒吸口寒气,后背发凉。

      方沐阳脸色有些难看的道:“魔僵还在,起码说明我们是第一批来的,祭坛中的宝物肯定都还在。”

      “杀吧!”

      叶寻很果断,率先拔刀,厮杀了过去。

      他身上萦绕着无比惊人的刀意,每一刀挥舞出去,都仿佛天河在星穹间激荡。

      星河沸腾,星辰涌动,他的刀他的人,都展现出惊人无比的霸气。

      “动手!”

      方沐阳和夏云真两人,也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眼中闪过抹狠绝之色,各自祭出手段杀了出去。

      同行的三宗弟子,则在后方掩护,各自祭出星相镇压七具魔僵。

      不得不说,超级宗派的底蕴的确惊人无比。

      尤其是方沐阳三人,同为超凡,展现出远比白陆离要强大的风采,各自在杀伐间,都有凌厉无匹的锋芒。

      半个时辰后,七具魔僵被斩成碎片。

      几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各自都显得很狼狈,微微踹气。

      嗖!

      夏云真掌心符篆风雷大作,他顾不得休息,率先横空而起,落在了祭坛之上。

      “哈哈哈,圣龙丹,我的了!”

      他忍不住大笑起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可目光朝下看去的刹那,笑容瞬间凝固。

      这混蛋,刚才肯定没尽全力。

      方沐阳和叶寻,心中咒骂一声,顾不得休息,闪身落在了祭坛上。

      空的?

      两人瞬间就傻掉了,张大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仅没有圣龙丹,就连其他祭品的影子也没看到,突如其来的遭遇,像是一记无情的耳光,重重的扇在三人脸上。

      尤其是夏云真,他脸色阴晴变幻,怒道:“这TM到底怎么回事!!玩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