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章 线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章

      这片战场,只剩下林云身上依旧光芒绽放,所有炎龙宗的弟子无一例外全都陨落了。

      地面被轰得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可怕的深坑,还有一堆炎龙宗弟子的尸体。

      林云骑在长达十多丈的苍龙身上,苍龙释放出紫金光芒,有着极为可怕的龙威。龙身上,林云背后有一对极为璀璨的黄金羽翼,映照虚空,光耀千里。

      呼呼!

      天空中,风雷呼啸,苍龙怒吼。

      被撕碎星相的白陆离,脸色苍白如纸,他狼狈不已的逃窜,眼中竟是疯狂之色。

      “该死,他怎么会这么强?”

      白陆离嘴角溢出血渍,神色仓皇,没有半点超凡妖孽的风采。

      这等景象让人震撼,在每个人的心中,都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冲击。

      在苍龙背上,稍稍休息片刻的林云,深吸一口气,于龙背上轰然暴起。身后羽翼在半空中迅猛无比的扇了下,瞬间化作惊鸿,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眨眼就落在了白陆离面前。

      “你……”

      白陆离惊愕无比,没想到林云追的这么快。

      嗖!

      林云不与他废话,身体朝前倾斜过去,眨眼就杀到对方面前。

      他抬起手,体内紫金龙纹灌注在掌间,手掌像是一只龙爪紧握成拳,朝着对方头颅轰击过去。

      嘭!

      当拳芒落在其头颅上时,发出惊天巨响,光芒绚烂,风雷四溢。

      林云收手,惊愕的发现,对方没有并没有死去。

      在他身上有一具古老的圣甲,圣甲形成一道火焰结膜,结膜上烙印圣纹,将其头颅完整的包裹在其中。

      “我有圣甲,你杀不死我的!”

      白陆离面色狰狞,冷笑不止,只要林云杀不死他,他有的是办法重新杀回来。

      “今日之辱,我必百倍奉还!”白陆离神色阴沉,他看向林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圣甲?”

      林云想也未想,将苍龙圣天诀毫无保留的催动,一息之间,对着白陆离的心口轰出上百拳。

      砰!砰!砰!

      每一拳轰出,林云身上的一千道紫金龙纹,都像是火山喷涌般同时爆发。

      等到一千拳之后,白陆离被轰得骨骼尽碎,林云拳芒袭来,每一次都像是远古巨龙撞击在他身上。

      圣甲没事,他的肉身却快被林云给整个摧毁了。

      “住手!”

      白陆离大叫起来,他彻底慌了。

      “这点本事,也敢枉称超凡,不过一个废物罢了。”

      林云很不客气,他又是一拳轰了过去,这一拳他将剑意注入其中。

      嘭!

      惊天巨响中,这一拳将圣甲彻底轰碎,当圣甲碎裂之后,白陆离的肉身也随之轰然碎裂。

      呼呼!

      可当对方肉身破碎的刹那,那些碎片组合成五条火焰蛟龙,朝着不同的方向呼啸而去。

      “这也行?”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思绪出现了短暂停顿,这种诡异的情况,他还是首次见到。

      临死前的一刻,对方的身体竟然衍化成了五条蛟龙,真真假假让人难以分别。

      不过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五条蛟龙身上的气息都极其衰弱,这等秘术的代价应该相当之高。

      等到林云惊醒过来时,五条蛟龙已飞到很远的地方,想要同时斩杀变得相当困难起来。

      林云想了想,没有去追。

      他的目的也不是杀人,一个大派的星君首席,多少有点保命手段。

      若是贸然去追,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或许已经惊动该派的大神丹尊者了。

      “怎么会这样?”

      战场外的翘楚,几乎全都快疯掉了,一个超凡竟然被逼到连禁术都施展了。

      毫无疑问,白陆离的实力绝对强大无比,可以说仅次于那些天命超凡了。若是再给他点时间,或许还能追上那些天命超凡,可结果……他在林云手中,败的如此凄惨。

      “看看收获!”

      林云将苍龙收入体内,一路飞驰,将地面残留的储物袋全都收下。

      而后身形几番闪烁,落到了那片上古灵池中。

      晶莹剔透的灵池,液体很粘,像是甘露,芬芳扑鼻,林云盘膝坐在其中,开始炼化这座上古灵池,补充方才的大战消耗。

      这座灵池很圣洁,光彩斑斓,璀璨夺目,是一处极为难得珍稀宝地。

      可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灵池底部,有无法想象的星神丹堆积在其中,那才是让林云砰然心动,无法控制的狂喜的天大造化。

      半刻钟后,他睁开双目,眼眸中涌动可怕的精芒。

      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无比的气势,他一袭青衫,身背剑匣,身体中萦绕着淡淡的圣辉。

      紫金龙纹的余光,依旧光芒绽放,远远看去极为醒目,像是行走在人间的神祗。

      “可惜了。”

      林云叹了口气,之前大战太过激烈,从湖底迸发出来的星神丹全都被毁掉了。

      怕是至少十万,想想就肉疼。

      哗!

      紫鸢剑诀再度展开,一朵银色的紫鸢花铺层到了池面上,悄然绽放。

      这一次没有了干扰,林云催动紫鸢剑诀,没有丝毫顾忌。

      砰砰砰!

      水面顿时接连破裂,一道道神光洞穿灵池,数不清的星神丹从池底飞了出来。

      不一会,这片天地的星神丹,便堆积如云,遮天蔽日。

      “我的天!”

      “这得多少星神丹。”

      “白陆离的运气到底有多好,竟然得到了如此大的造化,难怪之前,擅入者全都死了。”

      “这运气,真的逆天了。”

      在战场中之外的各大宗门翘楚,眼中皆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这等星神丹的数量足足有接近百万之巨了。

      如此庞大的数目,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地步。

      他们惊叹于白陆离的运气,神色震惊,知道有人悠悠说了句,现在都是林云的了。

      不管白陆离之前的运气,如何逆天,现在都是林云了。

      现场顿时一片沉默,他们眼中有贪婪之色,无法避免。

      可没人敢动,想到林云之前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没有任何一人敢有半分妄动。

      轰!

      半个时辰之后,池底突然涌动出一股禁忌般的气息,林云猛的睁开了双目,眼中精光四射。

      方才那一瞬间,池底坐化的神秘老者身上,忽然爆发出极为阴冷的毁灭气息。

      林云心中一动,豁然惊醒,想起了什么。

      那老者本就该坐化了,只是因这方宝地的风水,才将其尸体镇压住了。

      他的尸体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一直都没有释放出来,一旦释放出来,那爆发出来的威力将会无法想象。

      “算了吧。”

      林云很清醒,并未因为急缺星神丹,就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些星神丹的数量,应该也有两百万了吧……收!”

      林云大袖一挥,将天穹间遮天蔽日,茫茫多的星神丹源源不断收进储物袋中。

      这就很舒服了!

      林云双眼微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所谓三年不开,开张吃三年,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

      他在枯玄岛,转转悠悠大半的月,其他天命超凡都寻到了原始圣纹。就连那些大派弟子,都收获不凡,唯独他两手空空,倒霉透顶。

      如今总算是转运了,心情自然无法想象。

      就是收取的这等过程,便整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此等星神丹的数目何等庞大,可想而知。

      此地不宜久留。

      林云看了眼四方,现在闹出来的动静还没有大范围的传出去,一旦引来了真正的大神丹尊者,还是相当麻烦的事情。

      未晋升星相前,林云不太想和大神丹尊者交手。

      “此地有禁忌,虽有造化,不可强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林云话音落下后,便催动逐日神诀,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临行前,林云回头看了眼。

      他刚刚离开没多久,就有数不清的人,朝着那座上古灵池蜂拥而去。

      林云摇了摇头,这些人不信他的话,那他也没有办法。

      两个时辰后。

      林云以金乌羽翼,飞到了数万里之外,彻底远离了那片上古灵池。

      半路中,林云感受到小冰凤和贼猫的气息,身形一闪落在山峰上停了下来。

      嗖嗖!

      两道惊鸿从远方飞来,不一会,就出现在林云面前,正是小冰凤和贼猫。

      “你不是霉运附体,只是这枯玄岛太大了……”

      两人闲聊,小冰凤听完后,对林云解释了一番。

      那些超级宗派的弟子,为何在这枯玄岛如鱼得水,四处寻得造化。

      因为他们宗门传承久远,拥有一些枯玄岛的古老地图,诸多造化传承,上古遗迹皆有记载。

      所谓原始圣纹,也并非那些天命超凡自己寻到的。

      “原来如此。”

      林云心中了然,看来这白陆离,也不是碰巧就收获了此等造化。

      他们所在的宗门,或许没有原始圣纹的消息,但这些遗迹和造化的讯息,或多或少都有些。

      “还差多少星神丹。”

      小冰凤出言问道。

      “三百万。”

      林云头大,方才收获两百万星神丹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不少。

      “这可不行,你若无法晋升星相,没法和那些天命超凡争锋。他们晋升神丹,烙印原始圣纹之后,实力更是无法想象。”小冰凤轻声说道。

      “一点赢面都没有?”林云微皱。

      “本帝,岂会骗你。”

      小冰凤说道一句,沉吟道:“或许,有一个地方,可以寻到剩余的三百万星神丹。”

      “在哪?”

      林云心中一动,眼睛立刻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