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这是一株魔药
    第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救……救我!”

      被魔藤缠绕住的紫衣男子,神色惊恐,双目大争,向林云发出救命的呼喊。

      林云出手,将金乌九变催发到极致,甚至祭出金乌圣印,背后有金色的光芒凝聚出一队金乌羽翼。

      呼!

      他速度很快,快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在电光火石间出手将公孙炎和赵岩同时救了下来。

      “林云,你不得好死!”

      青雷宗的紫衣男子,发出咆哮,说完之后就被整个吞金血池中。

      咕隆咕隆!

      不一会,血池中飘出了一具白骨,血肉全无。

      赵岩和公孙炎,看的目瞪口呆,浑身恶寒,不由自主的来到了林云身后。

      林云将金乌羽翼收入体内,目光无惧,神色落在血池之上。

      咔咔咔!

      四方上古吞龙阵,正在以缓缓崩溃,这被压制许久的血龙果很快将要彻底脱困。

      泛着神圣光泽的血池,涌动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让人心惊肉跳。

      “它在盯着我。”

      林云突然开口说道,他感觉血池中,似乎有双眼睛盯着他极为贪婪。

      可又忌惮着林云的威压,不敢出手,那些魔藤全都收缩了回去。

      “这家伙怕是成精了。”赵岩在一旁轻声说道,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沉吟道:“它有点邪门,晋升圣药之后,怕是会变得很邪恶。

      许多极品灵药,都会诞生懵懂的灵智,懂的趋利避害。

      圣药成精,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可眼下的问题是,这八大高手布置的太古吞龙阵,本就有违天道人伦。

      以圣灵血肉,喂养祭祀血龙果,要将它强行提升为圣药。那些人生前的怨念和怒火,怕是一并都被吞入进去,肯定会影响到血龙果诞生的心智。

      它刚刚诞生就是白纸一张,可那八道高手,却用画笔将世间大恶全都勾勒在了它身上。

      若它成精,很有可能会诞生一尊真正的魔头。

      “走吧……这已经不是圣药了,它是一株魔药,且很邪恶,连魔道高手都未必敢碰。”一旁公孙炎瑟瑟发抖,心惊胆寒的说道。

      “圣魔,一念之间罢了。不管它灵智如何,它本身的药性,还是相当稀少的。”

      林云摇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话虽如此,可你不走,小心它吞了你。它若真吞了你,那实力将会突破天际……之前八大高手有太古吞龙阵压制它,你现在孤身一人,凭什么镇压它?”

      公孙炎看着林云,对方刚刚结束一场惊天大战。

      体内磅礴气血依旧在沸腾,宛若汪洋般无法估量,浑厚似海,无边无际。

      这等血肉圣躯,对血龙果来说,就是天大的补药。

      林云笑了笑,看向他道:“你不是早就说要走了嘛,怎么又偷偷跟上来了,不会是想看,八大高手如何碾压羞辱我吧?”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我公孙炎是这种人吗?吾辈,也是有剑帝风骨的男人,你不要总是侮辱我的人格!”

      公孙炎突然被揭穿心中所想,脸色当即一红,忙不迭的解释道。

      “他之前与我联手,落败后,说是搬救兵,一个人先跑了。”赵岩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八人联手,公孙确实不敌。”

      公孙炎神色平静,坦然说道。

      “两人。”

      赵岩很冷漠,将他揭穿。

      公孙炎脸色尴尬,嘴角抽搐了下,讪讪解释道:“其他人就算没出手可也有威慑力的,看似和两人交手,可实际上还是要分心防备,说是以一敌八,并不过分。”

      “呵呵。”

      赵岩冷笑。

      公孙炎狡辩不下去,脸色很难受。

      “不过,他有一点没说过,这圣血龙果,若真的将你吞掉,实力肯定得突破天际。”赵岩看向林云,神色谨慎的说道。

      “那我就等着它吧,看看到底谁吞谁。”

      林云心中很清楚,这血龙果是想着,晋升圣药后将他一举吞掉。

      可林云何曾不是这般想着,否则现在就可以出手,将它在血池中强行挖出来。

      只不过没必要罢了!

      半圣药和圣药,一字之差,价值却差了百倍千倍都不止。

      尤其是这株血龙果,它吞噬了许多妖孽的血肉精华,这种圣药极为罕见。

      药性要将十分爆烈,公孙炎说它是魔药,也并不过分。

      “你们退后。”

      林云上前一步,朝着血池直接走了过去。

      咕隆咕隆!

      可以清晰地看见,伴随着林云的靠近,血池翻滚的极为激烈起来。有无法想象的惊人力量,在池水中蓄积,仿佛真的会跳出一条龙来。

      很短的一段距离,可赵岩和公孙炎却看得心惊胆颤,惶恐不已。

      哗!

      突然,在赵岩和公孙炎惊愕的目光中,来到血池边上的林云盘膝而坐,缓缓闭上双目。

      “这……”

      公孙炎嘴角抽搐了下,完全被震住了。

      虽然他平时也很张扬,行事极为高调,可该怂的时候绝对会怂。绝不会将自己置于真正凶险的处境,如林云这般举动,打死他都做不出来,甚至想都不敢想。

      嗖!

      两人惊醒之后,同时往后退去,他们在那血池中都感受到极为恐怖的气息。

      若是血龙果真的晋升为圣药,还不知道会强到什么地步。

      “你不走嘛……”

      公孙炎咽了咽口水,眼前场景很可怕。

      银色雪山的闪电,尸骨累累,鲜血干涸。尤其是方才不久之前,还布下上古吞龙阵,意气风华的八大高手,尽数死绝,他们的尸体都散落在四方,每一个都死的极为凄惨。

      青雷宗的紫衣人最惨,他只剩下一具白骨,漂浮在血池之中。

      赵岩淡淡的道:“再看看吧。”

      实际上他也很害怕,可林云将自己置身在这等险境中,要让他就这么走了,肯定无法放心。

      “那你先待着吧,公孙告辞了。”

      公孙炎摇了摇头,觉得这太冒险,转身就朝山下走去。

      “还是回去看看吧!”

      走了几步,公孙炎眼中闪过抹犹疑之色,终究觉得良心不太过得去。

      在如何,林云方才也出手救了他,一言不发坐在赵岩旁边。

      大战结束了?

      此刻,整座岛屿都显得沉寂,方才大战惊天动地,看的他们热血沸腾。

      诸多大派高手,在林云手上,一个接一个死去,那简直就是一场屠杀。给众人心中,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到现在都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至于散落四方的大派弟子,全都看傻眼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切。

      这太疯狂了,他们诸多大派联手,为的就是镇压四方,垄断半圣药。

      可眼下,居然横空出世一个人,一己之力屠杀了八大高手。这等消息一旦传出去,势必会引发剧烈的震荡,造成无法想象的风波。

      最要命的是,半圣药的争夺,大派之间都有了默契。

      只让门下弟子去争,不想圣药,会有龙脉境的长老跟随。毕竟圣药,那是龙脉境都会心动的至宝,半圣药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长老不在,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敢冲上去。

      眼下,那片山峰还残存着可怕的余波,点点星光之下一片漆黑,看的人心底发毛。

      诸多死气汇聚于山顶,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恐怖的气息。

      “这家伙到底是谁啊?林云,这名字总觉得有那么点熟悉,可又一下没法想起来。”

      “他不就是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吗?有什么想不起来,你们外人不知道,我们苍玄府的人,可是如雷贯耳。”

      “放屁,这等超凡,岂会真的是浮云剑宗弟子。他绝对有天大的来历,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吵什么吵,这人得罪了八大宗派,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们别太张扬!”

      “就张扬怎么了?让你们平日一口一个蝼蚁,现在蝼蚁将你们全灭了,何等嘲讽。”

      短暂的沉寂后,整座岛屿都疯狂了,到处都是议论之声。

      有大派弟子,神色难堪,想要威慑这些人。可眼下他们威名扫地,根本就没人惧怕他们,甚至目光都颇为不善。

      大有群起而上,围攻他们的趋势。

      一群人见势态不对,赶紧闭嘴,慌忙远遁。他们平日高高在上,杀人如斩草,这群野人根本就无法和他们抗衡。

      可眼下威慑不在,形势瞬间就颠倒了,一个个都极为憋屈。

      “等着吧,长老们迟早会注意到的!”

      他们看向山巅,目光冷漠,对林云恨之入骨。

      不过心中也是颇为惊奇,按道理来讲,血龙果应该早就诞生了。可眼下,那片区域笼罩在黑暗中,并没有任何半圣药将要诞生的迹象。

      “奇怪!”

      岛屿中,正在收集血龙圣液的小冰凤,回头看了眼山巅。

      她在山巅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那股气息很邪恶,可却又蕴含着半圣药完全无法匹及的爆烈。

      “难道有圣药将要诞生?”

      小冰凤无暇的脸上,露出些许惊疑之色,不过转眼就没多想了。

      林云这家伙,真的是到哪,都要弄得惊天动地,懒得管了。

      见她继续收集血龙圣液,小贼猫举着一个大缸赶紧跟上,缸里装着满满的血龙圣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