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章 我无惧!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章

      来自各方的武道星君,全都目瞪口呆,惊愕无比。

      这可是青雷宗的亲传弟子啊,林云说杀就杀了,果决而淡定没有丝毫犹疑。

      嗖!嗖!嗖!

      倒是一直跟在林云身后的胆大狂徒,他们率先惊醒过来,一个个横空而起落在林云身后。

      将赤血果周围伴生的灵药,全都采摘一空,这些灵药沾染了赤血果的血气,比之前的伴生灵药价值要高许多,一个个神色都欣喜许多。

      林云打量着手中的赤血果,并未去看那紫衣女子的尸体,目光闪烁,思量着什么。

      这一枚赤血果的价值,比他之前采摘的千年灵药,加起来还要高上许多。

      林云感觉自己走上了歧途,就算在穷,也得在意质量才行。

      像最初采摘的那种千年朱果,根本就不用浪费时间才对,采摘再多也没啥大用。

      “兄弟,你赶紧走吧!等青雷宗的弟子回来,他们可能会围攻你,这里已经是是非之地了。”有人向林云劝慰道。

      林云将赤血果收好,道:“他们人呢?”

      他很好奇,这座所谓的禁岛,就紫衣女人一人镇守吗?

      虽说她有圣剑,对付旁人绰绰有余,可据说这片海域的可是有十来名青雷宗弟子的。

      “他们去海底了,还没回来。”

      “仙瑞笼罩之下,海底现在也有好多机遇,许多妖兽和仙贝,还有海草都发生了异变。”

      “等他们回来就不妙了。”

      林云淡淡的道:“你觉得我怕吗?”

      其他顿时语塞,想想这少年的手段,紫衣女子手持圣剑,都败得如此惨烈。其他人回来,就算是围攻,恐怕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可你有师门,他们或许会找你师门的麻烦!”其他人说道,青雷宗的人绝对干的出这种事。

      找我师门?

      林云笑了笑,这不是找虐嘛。

      别说江离尘他们沐浴过星灵湖,炼化过好几道神龙之气,本身就不比剑宗弟子实力差多少了。

      何况还有叶梓菱和洛花两个女“魔头”,叶梓菱现如今,连林云都有些看不透了。

      感觉对方似乎完全觉醒了雪曜花血脉,而且不仅于此,她的剑道造诣似乎也颇为诡异的精进了许多。那等变幻若不刻意施展,极为隐秘无法看透,可林云掌握神霄剑意,多少能参透一些。

      至于洛花,就不用说了。

      那可是龙脉境大佬,都能轻易震住的主,林云都不太找她两的麻烦。

      若是比后台,那就更别了,光是叶梓菱圣古世家嫡系的身份,就能压的青雷宗踹不过气。

      见林云神色轻松,丝毫不惧,有人不服想挫挫他的锐气,沉吟道:“青雷宗本部,占据的是另外一座大岛,这地方高手不多。听说独孤炎就在那里,孤独言极为不凡,可以和星君榜上最强妖孽争锋!”

      “独孤云剑法无敌,掌御青雷,若是真进了枯玄岛,被他盯上恐怕难逃一死。”

      林云面色平静,并无惧意,冷然道:“剑法无敌?口气还真大。”

      所有人都闻言一震,目光惊诧的看向林云,这少年到底什么来头,连独孤云都没有丝毫忌惮之色。

      “等进了枯玄岛再说吧。”

      林云并非刻意张扬,只是对这剑法无敌四个字,颇为不屑罢了。

      他自己都不太敢说,星君辈中剑法无敌,不知道独孤云哪里来的脸。

      “我问你们,哪里有圣药。”

      林云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问道。

      他现在对千年灵药完全失去了信心,要做就做一票大,一株圣药,哪怕是最普通的下品圣药,也足以抵得上百株千年灵药了。

      嘶!

      其他人倒吸了口冷气,脸色哗然巨变,这少年太膨胀了吧。

      “圣药只在超级宗派掌握的岛屿上有,一旦有圣药诞生,其他超级宗门也会过来争抢。”

      “圣药对龙脉境大佬用处最大,他们可以将圣药的所有药性,毫无浪费的全部炼化。凡是争夺圣药的妖孽,背后都有龙脉境大佬坐镇,单枪匹马,很难争到圣药。”

      “主要是太过稀少,目前为止,只诞生了七株圣药,且都是下品圣药。”

      他们给林云解释,劝慰林云不要去争,因为圣药的争夺都是龙脉境大佬在暗中争锋。

      林云思绪如电,这确实有些难办,荒古域的超级宗派,还是相当不好招惹的。

      他只见过剑宗的阵仗,那等阵仗看的人头皮发麻。

      “嘿嘿,林公子,圣药不好争。可以去争半圣药,这也是目前妖孽们争夺的重点。”

      “没错,圣药难以炼化,甚至一不小心,就是超凡妖孽也只能等神丹境才能勉强炼化。半圣药就不一样了,以林公子的肉身造诣,足以毫无保留的炼化,半圣药在合适不过了。”

      可一直跟在林云身后的那群狂徒,却是眼珠一转,立马给出了其他建议。

      半圣药,也就是品质达不到圣药,但又比灵药强的天材地宝。

      他手中这枚赤血果虽然珍贵,可还未脱离灵药的桎梏,远远比不上半圣药。

      也对,我现在就算争到了圣药,也未必能够炼化。

      凝聚出星相之后才有可能,其他超凡妖孽,厮杀的厉害也是为宗门龙脉境长老在争。

      或者暂时保留,等晋升神丹,作为烙印圣纹时的资源。

      “半圣药,什么地方有?”

      林云有了主意,出言问道。

      “半圣药也很稀少,不过诞生之前都会有迹象的,大派弟子会联手赶人,封锁岛屿,不给其他人捡漏的机会。”

      “林公子若是有需要,我等替你探听消息,一旦有半圣药的消息,立马来报!”

      “以林公子的实力,绝对可以争夺半圣药了!”

      他们很兴奋,自告奋勇,言辞间对林云也颇有吹捧。

      半圣药周围伴生灵药,价值必然呈倍暴增,这帮人只是想跟着捡便宜,胡乱吹捧,怂恿林云去冒险。

      林云对此心知肚明,不过他也正好需要用到这帮人,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去搜寻半圣药。

      “准。我只要半圣药。”

      林云抬头看了眼几人,平静的道。

      “我等这就去探寻消息!”

      一群人彻底兴奋了起来,他们不太相信,林云真的可以横扫那些大派弟子。

      林云取出赤血果,想了想决定就地炼化,看能否在枯玄岛开启前,冲击一千道紫金龙纹。

      轰隆隆!

      苍龙圣天诀运转,林云身上顿时有圣光绽放,磅礴血气汹涌澎湃,宛若龙吟怒吼。

      不一会,这片区域就被圣光照耀的璀璨大亮。

      苍穹间风雷并起,天地都为之失色,那等气势看的人惊愕不已。

      “太狂了吧,就地炼化,不怕青雷宗的其他人回来?”

      “那紫衣女子的血迹都还未干,若是青雷宗的人回来,怕得气道半死。”

      “他这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炼体神诀,总感觉强的有些不可思议,异象太惊人了。”

      “这少年很神秘,他不该籍籍无名啊!”、

      天地异象太过惊人,众人既惊叹于此,更震撼林云的勇气。杀了人还不走,直接炼化赤血果,完全没将青雷宗放在眼中。

      赤血果虽说不凡,可比神龙之气还是差了点。

      苍龙圣天诀并没有太过兴奋,等到全部炼化结束,也才“勉强”增长到八百道圣纹。

      

      可反正用不着自己冒险,稳赚不赔的买卖,办起事来格外利索。

      “少年,你可别这群人骗了,他们只是想蛊惑你去送死罢了。”

      “能够去争夺半圣药的人,不仅是大派弟子,他们星君榜上的排名,至少在前三千,五千名以后的翘楚都没这个资格。”

      “圣药的争夺有龙脉境大佬坐镇,看似激烈,实则没那么残酷。可半圣药的争夺,就血腥太多了,都是弟子辈在厮杀,每次都有人成为炮灰和垫脚石。”

      等这群狂徒远去后,有好心人上前,出言劝慰起来。

      林云风采过人,虽然杀伐果决,可却没有半分倨傲,更从不滥杀无辜。

      许多人被他的风采折服,是真心劝慰,并无其他不轨之意。

      林云心中了然,笑了笑,道:“多谢诸位好意,我无惧。”

      我无惧!

      很简单的三个,透露出强大的自信,让众人说不出话来。

      只能暗自摇头,这少年还是膨胀,一人一剑就想去争半圣药,太天真了。

      纵使他肉身惊人,血气滔天,可终究只有星河之境。碰上半步神丹的妖孽,将会吃亏很大,几乎没有半点活路。

      那群狂徒心思歹毒,只想着跟在林云身后捡便宜,对他的吹捧太言过其实。

      到底是年轻,受了些吹捧,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差点火候啊,终究是暴力催熟的灵药,哪怕品质不俗,还是有点不够看。”

      林云睁开双目,眸光如电,张了张嘴感觉还是很饿。

      远处有人听到的林云的自语,差点喷了出来。

      方才林云炼化之时,那片天地血光滔天,赤血果散发出的气息,浓郁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林云口中,竟然如此不堪,真是个怪物。

      抬头看了看,那群打探半圣药消息的人,也还没有回来的迹象。

      “干脆做盆三鲜汤吧……”

      林云想了想,取出一个大锅,让小贼猫去捡柴火,顺便抓几条海鱼过来。

      “这是要干嘛?”

      瞧得林云举动,远处众人都极为不解。

      不多时大锅支了起来,柴火点燃,林云往里面不断添加灵药。

      就见那些朱果,血参,雪莲,十几株让人眼红千年灵药,被林云随意丢进锅里煮了起来,然后还往其中添加着作料。

      直到此时,众人方才惊醒,一个个惊愕的下巴都快掉。

      林云这是要煮一锅三鲜汤啊,千年灵药,还能这么浪费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