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轮番羞辱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林云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鬼鬼祟祟跟上来的公孙炎。

      对方很小心,不仅刻意收敛气息,还时不时的变换方位,害怕被林云发现。

      可这点伎俩,怎会瞒过林云。

      神霄剑意有主动预警的作用,剑意扫过,即便强如生死境的封珏师兄都会有些蛛丝马迹留下,何况是他。

      林云无所畏惧,没有理会这点小插曲,继续朝山上走去。

      他很意外,这一路走去,居然畅通无阻没有人把守。

      之前这片血雾萦绕的地方,动不动就能看到大派弟子,对他喊打喊杀。

      靠近之后,那些人反倒不对他出手了,任由他朝山上走来。

      真正上山之后,更是离谱的厉害,一个把守的人都没有。

      林云想起那些放他过来的人,他们的目光充满怜悯和嘲弄,好像在看一个必死之人。

      “山上的人实力很恐怖?所以他们有信心,我即便上了山,也是死路一条?”

      林云想来想去,也就只能这样解释了。

      很快,他来到了这座银色雪山的山巅,山头面积很大,巍峨壮阔。

      附近还布置着一座大阵,隔绝气息,同时防止将要诞生的血龙果遁走。

      许多天地灵药,达到一定的年岁后会诞生灵智,甚至拥有极为可怕的实力。它们感受到威胁后,会直接远遁,或者直接钻入地底。

      一旦让它逃走,再想要追上就很麻烦了。

      大阵中央,有一座血池。

      血池周围有八道身影盘膝而坐,想来这些就是各大派的顶尖高手了,他们打算等血龙果诞生后进行内部竞争。

      他们各据一方,身上弥漫着可怕的武道意志,绽放出强光,隐隐间让人有些踹不过气来。

      在八人四周有许多尸体,血迹还未,鲜血弥漫,极为刺鼻。

      林云这才醒悟过来,那阵中央的血池,都是来自这些尸体。那流淌的鲜血,涌动着极为强大的气息,即便死去之后也让人心惊不已。

      可以猜得到,这些人在生前也都强大无比,他们如林云一般。

      横扫八方,光芒耀眼,一路斩杀各大派的弟子,强势冲击到血龙果真正诞生之地。

      可惜,无一例外,全都死绝。

      反倒是自己的鲜血,被大阵融合,用来当做滋养血龙果的养料了。

      额,不对,还有一人没死。

      在诸多尸体中,有一人跪倒在地,显得极为醒目。

      他很狼狈,神色憋屈,八大高手看向他的目光,充满鄙夷和嘲弄。

      “赵岩,你就不用挣扎了,跪在那里,看着我们拿走血龙果极好。”

      “赵家也算是圣者世家中很强大的存在,可与我等大派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你家族有大圣坐镇,我等可不敢杀你。”

      那些大派弟子,出言讥笑,面露嘲弄,不停羞辱着赵岩。

      毕竟对方也是圣者世家的弟子,不算啥阿猫阿狗,让他跪在一旁几人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一群混蛋,有本事与我单挑?”赵岩神色憋屈,怒不可揭。

      “啧啧啧,单挑多没意思,我等联手,不就是为了碾压你们这种所谓妖孽吗?”有人开口讥笑道,眼角挂着嘲弄,充满了玩弄之色。

      沙沙!

      林云踏上了这座大阵,出现在这八人的视野之中。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一个长发飘舞,身穿银衣,长相极为俊美的男子,端坐在石柱上,居高临下俯视林云。

      “咦?”

      又有身穿黑衣,浑身绽放火光的男子,眼前一亮,笑道:“这次来的人不简单啊,血气强的有点夸张,看来修炼过极为古老的炼体神诀。啧啧,这等肉身,血龙果怕是相当喜欢吧。”

      “哈哈哈,真是上好的养料啊!有他一人,说不定可以将血龙果直接养成圣药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看向林云,双眼发光,兴奋无比。

      什么鬼?

      林云心中惊疑不定,他们好像故意在此等人,然后以血肉饲养半圣药。

      “林云快走,这帮人布置了九天吞龙阵,故意压制血龙果的诞生时间,吸引天骄妖孽过来,而后用尸骨来喂养血龙果,想将血龙果养成圣药!”

      跪在阵中心的剑痴赵岩,瞧见林云,先是一阵惊愕,随即赶紧出言提醒起来。

      九天吞龙阵?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察量四周,天地间的确有极为可怕的灵纹波动。

      呼呼!

      偶有阴风袭来,让人阵阵恶寒,显得极为邪门。

      “迟啦,现在发现已经晚了。”

      远远吊在后面的公孙炎面无表情,轻声叹道,他之前就提醒过林云了。

      奈何此人不听,还得过来送死。

      半圣药,可不是人人都能争的。

      到了此地,公孙炎笃定林云必死无疑,不过他还是想继续看下去。要不了多久,林云想必就和赵岩一样,一起跪在这太古吞龙阵中了。

      不对,他应该是必死无疑。

      赵岩来自圣者世家,族老中据说有一尊大圣,这几人还不敢杀他。

      可林云不一样,他没有那么多来历,这几人肯定会将他当做养料去喂花。

      让你刚刚羞辱我,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公孙炎心中冷笑,可大气也不敢出,唯恐被里面的人发现。

      “现在想走,怕是晚了!”

      一身穿赤金战甲的女子,目光落在林云身上,冷笑不止。

      “先起来说话。”

      林云眉头一挑,突然间动了起来,化作一道惊鸿赵岩冲了过去。

      赵岩和公孙炎不一样,林云对前者印象还是很好的,不可能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他跪地受辱。

      “不自量力!”

      那金甲女子眼中闪过抹寒意,右手猛的一抬,手臂后面顿时有一圈又一圈的金光浮现。

      嘭!

      而后她屈指一弹,一圈又一圈的金光,浓缩成一道刺眼无比的剑光,朝着林云闪电般袭去。

      她想要一指,重创林云。

      这一道剑指,威力很可怕,洞穿虚空,瞬间就照亮了大半个夜空。将山顶众人的面孔,映照的光泽夺目,仿佛披上了圣辉。

      林云瞪了此女一眼,没有理会,继续朝前走去。

      铛!

      那剑光直接落在他身上,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紧接着龙吟不止。一道又一道的紫金龙纹在林云身上,他凭借肉身伟力,硬生生扛下了此指。

      “起来!”

      等到落地之时,林云翻手一挥。

      咔咔咔!

      八大高手用来压制赵岩的威压,宛若冰川般,当空炸裂,连绵不止。

      赵岩松了口气,在林云的搀扶下,赶紧站起身来。

      好强的肉身!

      盘膝而坐的八人,眼中皆闪过抹异色,显得吃惊不已。

      金甲女子,一击不成,恼羞成怒,当即又要出手。

      “等一下。”

      八人中一名戾气冲天,身躯高达近三米的黑衣胖子,突然笑道:“小友,你这是苍龙圣天诀吧!”

      他很魁梧,身上的戾气,几乎不像是人类。

      身材更是壮硕的几近夸张,就算是盘膝而坐,也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迫力。

      体内血气如海,翻涌不止,这也是一个修炼炼体神诀的高手。

      “好眼力。”

      林云看向此人,并未否定。

      苍龙圣天诀来头很大,被人认出来,不算是很奇怪的事。

      “嘿嘿,这是上古十大炼体神诀之一,零零散散有过现世。不过大都都是残篇,且残缺的很厉害,你这功法想来也是残篇,至多修炼到神丹之境,且隐患重重,我说的对不对小兄弟。”

      黑衣胖子满脸横肉,一边笑,脸上的肉一边在抖。

      林云不置可否,没有说话,想看看对方要耍什么把戏。

      事实上,他这苍龙圣天诀不仅是完整的,而且当初苍龙之主还赐予了他一枚苍龙宝骨。

      普天之下,若有人能将这炼体神诀修炼到至高之境,除他之外,在寻不到任何人。

      “这样,你来我万兽门吧,我万兽门中有肉身成圣的大佬。你将功法交出来,这些大佬肯定可以补全,比留在你手中埋没的好。”胖子见林云不语,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本意。

      “林云,别信他的,苍龙炼体诀就算是残篇,价值也比这半圣药大的多!且这兽门,大多是有妖兽血脉的武者,对人类并不友好,话不可全信。”

      赵岩暗中给林云传音,唯恐他被此人蛊惑。

      林云不动声色,笑道:“之前,几位可是对我敌意很大,说要将林某当做养料,喂给这血龙果呢。”

      “哈哈哈,误会罢了。你入我万兽门,谁敢动你!”

      黑衣胖子狰狞一笑,颇为霸气的说道。

      他这话引得其他几人,颇为不快,那目光狠狠瞪着他,可终究没有当面反驳。

      胖子继续笑道:“这世间妖孽多的是,我等只要继续压制血龙果,总会有自以为是的妖孽过来,所以养料肯定是够得。”

      “哦?”

      林云目光闪烁,轻笑一声。

      “怎么怀疑我等的实力?”

      黑衣胖子冷冷的笑道:“你看这漫山尸体,哪一个不是所谓的天骄妖孽,可我等联手,杀起来还是跟屠狗一般容易。之前有个小子,号称剑帝一脉男人,要横扫我等,结果百招之后就跪地求饶,而后跟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走了。”

      “那人叫公孙炎吧,之前可是嚣张的很,劝我等善良,否则将我们当成养料拿去喂血龙果。”

      “也是白痴一个,自以为是。”

     “这人就是个笑话,不提也罢。”

      八大高手中的其他人,面露不屑,讥讽嘲笑,同时目光落在林云身上,颇有警告之意。

      你妹!

      远处藏在外面,大气都不敢出的公孙炎,几乎气到吐血。

      他偷偷跟上来,是来看这帮人羞辱林云的,结果这帮人为了震慑林云。居然将他当成反面例子,轮番羞辱,不停鞭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