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蝼蚁林云!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诞生血龙果的这片岛屿,到处都在厮杀,每一条路都有大派中人把守。

      林云斩杀黑衣青年后,速度不减。

      林云的杀伐之道很简单,快意恩仇,生死一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无必要,绝不主动杀戮。

      很快,他离开这片区域,站在一幢山峰上目光远眺。到处都在杀戮,荒古域的星君几乎全都来了,他们中有许多心高气傲之辈,即便不是出自大派,也有争夺机遇的决心。

      与林云有着同样想法的妖孽很多,虚空中宝光绽放,星元激荡。

      荒古域太大了,有许多人即便不是出自大派,实力极为不凡。林云其他路口,有许多场惊天大战,各种异象点亮夜空,高山坍塌,地面炸裂,尘土飞扬。

      半圣药已极为少见,何况还是五千年的半圣药。

      可诸多大派联手,实力太过强悍,其他妖孽想要冲进去很难很难。

      这还没正式进入枯玄岛,还没接触到真正的超级宗派,若一旦进入其中,又将会是何等血腥。

      林云心中感慨,只存在一瞬,就眨眼消失。

      嗖!嗖!嗖!

      他神色冷峻,加快速度朝血龙果的诞生地奔行而去,一路上又斩杀了几名大派弟子。

      那些人手中也有圣兵或者圣器,可与蛟龙圣碑相比,却相去甚远。

      这让林云松了口气,并非大派底蕴惊人,黑衣青年的情况只是个例罢了。

      两个时辰后。

      林云来到了血龙果诞生地的边缘,许多人聚集在这里,他们实力都很强大。突破了层层包围,可却被拦在了这里,诸多大派在这里布置了很多人手,各个实力不俗,极为恐怖。

      他们占据在一座山峰上,居高临下,冷眼望着众人。

      那是炎龙宗和青雷宗的弟子,他们负责阻拦这个方向,其他方向则有另外的大派负责镇守。

      山脚下,尸骨累累,血流成河。

      在他们身后,血龙果绽放的光芒,将夜色染的一片鲜红。磅礴灵气铺面而来,深吸一口,气血便为之沸腾了起来。

      “要下雨了吗?”

      林云看到那血龙果的诞生地,有血光凝聚成云,空气变得极为潮湿起来。

      半空中,各大派的弟子,全都拿出器具在准备着什么。

      哗啦啦!

      片刻,那片天空就下起了血雨,可是并不邪恶。每一滴血雨都像是玉一般纯粹,闪耀着极为醒目的光芒,蕴含着无法想象神圣气息。

      “圣液!”

      “这是圣药才能诞生的异象,这株将要诞生的血龙果,居然也落下了圣液。”

      “血龙圣液,我在里面闻到了圣灵的气息。”

      “太磅礴了!”

      “让我们进去,我们不争血龙果,我们只要圣液和伴生灵药!”

      被堵在山脚外的人群,顿时疯狂了,一个个眼睛发红,怒不可揭。

      他们看到大派弟子,正在收集圣液,而他们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群大派的人,刚好将他们阻隔在圣液降落的范围之外,这太残忍了。

      “住口!谁敢靠近,格杀勿论!”

      炎龙宗的一个女子,容颜冷艳,可神情却相当刻薄,她冷声道:“你们比其他蝼蚁强上一些,可终究还是蝼蚁,能让你们在这里感受一番圣药的气息,已是我等最大的仁慈!”

      “凭什么!”

      “蝼蚁也配和我等争锋?少废话,能让你们看看就不错了,谁再啰嗦,别怪我无情!”山峰有其他男性青年,冷声喝道。

      “可恶!”

      那说话之人很气,可却敢怒不敢言。

      这群人太强了,远比边缘外的大派弟子要强,至少都是星君榜三千的实力。

      之前有人强闯,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可依旧死的很惨,震慑住了很多人。

      “麻烦啊……”

      远处,林云目光冰冷,轻声自语。

      超级宗派垄断圣药,稍次一等的大派垄断半圣药,而后他们再内部竞争,胜者不可参与下一轮竞争。

      这等默契相当残酷,几乎掐断了其他天才,想要崛起的可能。

      可在这弱肉强食的武道世界,又显得极为真实,只有这样才能让各自的利益最大化。

      如果杀戮注定无法避免,那就让鲜血和尸骨,铺满我林云巅峰之路!

      林云闭上双目,养精蓄锐。

      那几人非常强大,他没有凝聚星相,又不想暴露太多底牌。

      唯有将气势达到巅峰,速战速决,才能碾压对手,横推过去。

      “太过分了!”

      血龙圣雨持续不了多久,眼睁睁看着圣液就要被这群大派弟子全部收集完,又有几人忍不住了。

      他们实力很强,星君榜上也有名号,同样来自荒古域,可惜不是大派。

      “过分?不是我等过分,而是尔等太过无能,蝼蚁也配指责雄鹰?”山峰有一名青衣男子,开口说道,他来青雷宗身上雷芒涌动,眼眸中火光不止。

      青雷宗传承也极为古老,他们宗门有一轮青雷生火衍化的圆月,在上古熄灭之后,于黑暗动乱时代重新点燃。

      号称万年未免熄灭,可与某些超级宗派争锋,不会落在下风。

      开口说话的几人,脸色通红,他们都是翘楚,原本想着来枯玄海大展拳脚。

      可还未真正进入枯玄岛,就受到此等羞辱,可谓是憋屈之极。

      眼下,他们忍耐达到极限,目中锋芒涌动,有强行闯过去的想法。

      青衣男子不在意的笑道:“我劝尔等善良,不要做出后悔终生的决定,诸位可都是翘楚,过早陨落了并不好。”

      “我们不争血龙果,难道连抢夺一些伴生灵药,收集血龙圣液的资格都没有嘛!”

      荒古域的几名年轻人怒道。

      “抱歉,还真没有,否则我等干嘛费这么大力气联手?再说,也就一点点血龙圣液罢了,算不得什么好处。”山峰有青年,面露不屑,懒洋洋的笑道。

      “那可是血龙圣液,平日里根本就没机会寻到。”

      几人很不岔,血龙圣液何等珍贵,尤其是如此多的血龙圣液。平日里,一百年的时间,也未必能收集到如此多。

      “与尔等何干?”

      炎龙宗的刻薄女子,冷笑道:“就算它价值不可估量,也不是你们能拥有的。”

      几名来自荒古域的年轻人,各自对视一眼,而后横空而起突然出手,打算直接强闯了。

      “自不量力。”

      山峰上的几人冷笑不止,丝毫没有在意,一名炎龙宗的亲传弟子伸手。

      他的掌心有诡异的火焰凝聚,衍化成一道百纹圣兵,那是一根闪耀着雷光的鞭子,以蛟龙骨锻造而成。

      鞭子出现的刹那,立刻爆发出无尽恐怖的气息,让虚空都颤栗起来。

      可怕的火焰意志笼罩四方,一头若隐若现的龙影,散发着极为的可怕的王者威压。

      “王者圣兵!”

      有人惊呼起来,脸色微变。

      所谓的王者圣兵,指的是圣兵中烙印了王者妖兽的残魂,不是什么妖兽的残魂都有资格烙印在圣兵中的。

      寻常妖兽根本承受不住圣纹之威,唯有血脉极为强大的妖兽,才能镇压的住圣纹。

      王者圣兵,极为稀少,只在某些大派中才会出现。

      当着王者蛟龙鞭出现的刹那,底下的众多星君,就知道出手的几个年轻人要遭了。

      果不其然,这些人祭出的圣灵武学,在一瞬间被青色蛟龙鞭横扫碾碎。至于他们本人,则更为凄惨,肋骨尽断,被直接冲了回去,全都吐血昏死了过去。

      虚空中若隐若现的龙影狰狞怒吼,手握王者蛟龙鞭的青衣男子,面色阴寒,猛的一抽。

      想要再来一击,将几名昏死的年轻人全部斩杀,威慑众人。

      轰!

      就在此时,有耀眼的紫金光芒萦绕着风雷之力,冲破云霄,照亮这片天地。

      养精蓄锐的林云,猛的睁开双目,他的苍龙之威于此刻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其目光冷漠,在人群中横空而起,每踏一步半空中都有雷电裂纹炸开,仿佛虚空在他脚下都被撕裂。

      磅礴风雷,在他身上怒啸八方,林云化作惊鸿,直接迎上了那道王者蛟龙鞭。

      嘭!

      两者对轰,火光爆裂,茫茫四方,夜空如洗。

      “怎么回事?”

      众人惊愕不已,半空中突然冲出来的那道身影,居然以肉身挡住了王者圣兵,这太不可思议了。

      须知王者圣兵的威力,可远非一般圣兵能比,代表着同等圣兵中的极限。

      一旦祭出,在星君之境堪称无敌,眼下却被人挡住了。

      “灭!”

      被火焰洗了一道的夜空,变得无比璀璨起来,炎龙宗的青衣男子,再度催动王者蛟龙鞭。

      一时间,雷鸣电闪,龙吟四起,恐怖的威压席卷八方。

      可那王者蛟龙鞭中,真正恐怖的龙威还未释放出来,就被一声怒吼给震散了。林云心口处,苍龙印催动,下一刻体内浑厚无边的血气沸腾燃烧起来,声震九天,苍龙暴怒。

      轰隆隆!

      惊天对轰中,那王者蛟龙鞭被林云一拳直接轰了回去,有凄厉声响起,仿佛蛟龙在哀嚎。

      “阁下是谁?”

      炎龙宗的青衣男子,眉头紧皱,这般交手,他立刻就判断出,来者十分可怕,怕是来头极大。

      林云没有答话,眸中锋芒涌动,抬手间,一指弹出。

      无尽星光绽放,重重花海相叠,紫鸢芳华绝世,弹指神剑凝聚的剑芒洞穿虚空,一闪即逝。

      噗呲!

      青衣男子,来不及祭出星象,头颅瞬间就被爆成一团血光,当场陨落。

      山峰上的其他几人,脸色哗然巨变,各自祭出星象,赶紧聚集在一起。

      下方数万星君,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着了,一个个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你……这魔头,竟然杀了我师兄,你无论逃到天涯海角,我炎龙宗都不会放过你的!”

      炎龙宗那刻薄女子,将青衣人死后脱手的王者蛟龙鞭握在手心,指着林云怒喝不已。

      “我呀,并未打算逃走呢。”

      林云白皙美的脸上,忽然一笑,这一笑如妖,空灵绝尘,他仰天大笑,高声道:“蝼蚁林云,向诸位雄鹰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