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三十八章 师弟说的对!
    【重名了,剑宗赵岩名字改成章延。】

      星君榜排名九百!

      林云双眼微眯,视线落在了秦天身上,这排名有点厉害了,比当初名剑大会公孙炎都要强了。

      之前为何没察觉到呢?

      完全没有面对公孙炎时的压力,若非修为禁锢在天魄,林云当时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奇怪的很,明明应该是很危险的对手,居然没有太大的感觉。

      不是此人提醒,完全提不起兴趣的模样,古怪……林云心中嘀咕,上下打量着秦天。

      哦……是我变强了。

      林云醒悟过来,都掌握神霄剑意了,再面对这种存在,似乎好像的确没那么大压力了。

      想明白后,林云眼中惊疑之色,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变得颇感兴趣起来。

      他还没真正和这个级别的存在交过手,倒是挺令人期待的,应该能让我勉强认真起来吧。

      “怕了?现在害怕,已经迟了!”

      躺在地上的章延,见林云神色变幻,不由冷笑起来。

      “师弟,这家伙有点厉害啊……顶得住嘛,顶不住就撤吧,也不算丢咱浮云剑宗的脸了。”江离尘有些慌了,他可是相当清楚,星君榜排名九百多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大师兄莫慌,我说了,你就算再怎么烂,也不是谁都可以教训你的。”

      又来!

      江离尘嘴角抽搐了下,第一次是口误,这次肯定是故意的。

      这家伙,笑的好贱啊!

      一群本宗弟子,看的咬牙切齿,怒不可揭。

      “师兄别忍了,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本宗的厉害!”

      “是啊,师兄,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再忍下去,真成乌龟了。”

      “师兄,出手吧!”

      章延等人神色焦急,纷纷开口劝道。

      秦天双目紧闭,似乎仍在犹豫,他身上有一股气质,极为不凡。

      当眼睛闭上的时候,神色显得十分宁静,长风随着微风轻拂,像是朵莲花,纤尘不染。

      林云心中嘀咕,这家伙在搞什么,刚才还说要教训我。

      现在真要动手,却又装起来了。

      “这家伙,看起来好可怕的样子……有点高深莫测的意思。”一旁江离尘,却是忌惮不已,身体微微颤抖。

      秦天紧闭的双眼,猛的张开,眉间一股蕴含着冷傲之意的锋芒,彻底迸发出去。

      空气中,有凌厉的狂风化为气浪,一扫而过。

      砰!

      江离尘等浮云剑宗的弟子,在这等剑势之下,都被直接震飞了好几步。

      秦天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眸如星辰宝石,有明亮的光泽闪烁,冷声道:“你这种存在,我本不该对你出手,不过……人终究还是要善良,能接我十招,此间事我不追究,接不住,那就抱歉了。我秦天也告诉你,赤霄峰的人,不是谁都可以教训的!”

      嗡嗡!

      他说话之时,空气都在震动,有剑意在虚空嗡鸣,震的人耳膜发颤。

      好些浮云剑宗的弟子,感觉体内剑意都无法维持,随时都要崩溃的趋势。

      这才是大佬吧!

      江离尘站稳之后,神色凝重,本宗弟子确实厉害。

      等他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时,发现对方一点正经的样子都没有,随随便便的站着,脸上露出懒洋洋的笑意,一点高手的气度都没有。

      江离尘心中发狂,师弟,你能正经点嘛,那是星君榜排名九百多的狠人。

      一旁诸多浮云剑宗的弟子,也看的头皮发麻,颤声道:“大师兄,师弟顶得住吗?”

      “有点悬啊!”

      “这家伙光看气势,就知道不好招惹。”

      一群浮云剑宗的弟子,神色都有些发虚,被秦天的阵仗给吓着了。

      “应该不会……不会输得太惨吧。”江离尘小声说道,不太自信。

      与浮云剑宗弟子相比,剑宗弟子则显得自信多了,倒在地上的三人也都挣扎着站了起来。

      在他们眼中,只要师兄愿意出手,林云就没有赢得可能。

      十招?

      能撑过五天,就算他本事了。

      与此同时,飞天台后方,叶梓菱和一群人不知何时出现。当瞧见,正在对峙中的林云和秦天时,叶梓菱眉头微皱,就要上前阻止之时,被其身边的俏丽女子伸手拦住。

      “看看吧,很少见到秦天和同辈交手呢,放心,他肯定不会欺负这人的,绝不会动用星相。”身材高挑,气质高贵,五官极为耐看的俏丽女子,笑吟吟的说道。

      叶梓菱看了她一眼,她可不是担心林云,是担心这……秦天。

      不过见这女子,一幅自信满满的模样,也就懒得多说了。

      嗡!

      虚空忽然颤动起来,秦天背后,出现一柄光影凝聚的长剑。那柄剑有星元凝聚而成,可却宛若实质,流光四溢,锋芒锐利。

      哦?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柄剑好像不完全是星元凝聚而成的,给他的感觉是一柄真实的剑。

      哗!

      就在他有所兴趣之时,秦天体内星元涌动,身后剑那柄长剑晃动起来。眨眼,多出九柄剑,呈扇形在其背后展开。

      轰隆隆!

      当这十把剑同时现身的一瞬,秦天身上的剑势,轰然暴起。仿佛每一柄剑,都有着斩断万仞神山的威能,在它们颤动之时,整个飞云台都在剧烈的抖动起来。

      “一剑!”

      秦天眸光一闪,抬手伸出一指,而后猛的点了出去。

      砰!

      一道惊鸿洞穿虚空,所过之处,风雷闪耀,虚空好像冰川被破开了一道细长的洞。

      好快!

      林云侧身躲过,几缕长发,在空中飘落了下来。

      锵!

      剑影落在后方,钉在地面之上,剑身颤动不止。

      “两剑!”

      秦天面色从容,伸手又是一指。

      轰!

      这一剑更为夸张,天穹间有闪电撕裂虚空,让天色都暗了下来。

      林云施展金乌九变,留在原地的残影,被直接斩成碎片。残影碎片,衍化成剑刃风暴,朝着四方席卷而出。

      蹭!蹭!蹭!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秦天一连点出六指,剑若惊鸿,让天地失色。

      众人惊奇无比的发现,林云在腾转挪移间,可移动的范围被压制到了相当小的范围。

      而秦天一步未动,甚至左手还背在了身后,就这么轻描淡写间,将林云逼到了极为狼狈的地步。

      等到九剑之后,林云避无可避。

      裹挟着凌冽锋芒而来的第十剑,林云伸手以掌心,挡住了这一剑的剑尖。

      嘭!

      沉重的金属撞击声中,林云被这一剑,震退了九步。

      等到站定之后,才惊异的发现,自己的位置,刚好被之前钉在地上的九柄剑包围了。

      锵!

      九柄钉死在地面的长剑,各自颤鸣一声,从地面中弹了起来。化作流光,贴在林云身上,不停的转动起来。

      远远看去,就像是九条游龙锁链,将林云给直接困住了。

      而第十柄剑,锋芒依旧,剑尖抵在林云掌心,磅礴剑势咄咄逼人。

      “好!”

      “师兄真的是神机妙算,每一步都算到了极致,可怜这小子,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怎么输的吧?”

      “呵呵,还在死撑,再撑下去整条手都得被废掉了。”

      见到林云被剑光锁死,掌心又被第十剑刺中,章延等人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淡淡笑意。

      秦天神色从容,伸出去的手垂落下来,冷冷的道:“你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当我睁眼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输了。”

      这家伙!

      江离尘等浮云剑宗的弟子,被秦天的气势,逼的踹不过气来。

      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输了吗?

      完败!

      所有一切,都在对方的股掌之间,这家伙是在玩弄林云师弟啊。

      “装的还真像,我自己都差点信了,我好像……就掉了几根头发丝吧,连皮毛之伤都算不上吧。”

      可就在此时,林云眨了眨眼,略显自嘲的笑道。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师兄只要一个念头,瞬间就能将你四分五裂,你这家伙在想什么呢?”

      章延嗤笑一声,嘲弄道。

      “是嘛?那让你家师兄,试试呗……”林云似笑非笑,颇为玩味的说道。

      对方的确算无遗策,可从头到尾,林云只是好奇这几柄剑到底是怎么组成的,这才任由对方九剑全部释放出来。

      否则的话,从第一剑开始,林云就可以出手反扑了。

      可纵使如此,眼下这般局势,也完全都在林云的掌控之中,他并未感受到太大压力。

      “你要见点血吗?那我如你所愿……”

      秦天眼中闪过抹狠戾之色,这人真的是骨头硬,不见棺材不落泪。

      当即心念微动,右手伸出胸前,手指变幻了起来。

      他要操纵九柄贴在林云身上的剑,让对方知道点厉害,宛若流光锁链困住林云的九柄剑,立刻闪烁起凌冽的寒芒。

      嗯?

      可旋即,秦天的脸色就僵住了,那九柄剑别说将林云分成碎片,连他的皮肤都无法劈开。

      林云身体表面,不知何时有龙纹浮现,看似骇人的九柄剑完全被阻挡在外。

      这……怎么可能?

      秦天张了张嘴,当即就震住了,就算是小神丹尊者被困住,也只有任他蹂躏的份。

      他竟然奈何不了林云!

      “好像没能如我所愿呢?”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颇为失望的说道,那般模样看着气人无比,连秦天都忍不住想要骂出声来。

      “还是我来让你见见血吧!”

      林云脸上的笑容,突然多出一抹寒芒,身上龙纹光芒大方,直接将锁在身上的九柄剑震飞出去。

      晃荡!

      那九柄剑失去光泽,犹如凡铁般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与此同时,林云掌心像是多出一道漩涡,犹如上古吞金巨兽,将刺在掌心的剑一点点吞了进去。

      不一会,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剑柄还在外面,等到林云伸手一握就连剑柄也被吞了进去。

      秦天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差点掉下去了。

      还能这样?

      “还你一指!”

      不待他惊醒过来,林云身后紫鸢绽放,重重花海,层层叠加,弹指神剑,惊鸿一瞬。

      秦天瞳孔猛的一缩,电光火石间,双手合十夹住了这一束让天地都失去光泽的剑芒。

      噗!

      可这一指的威力实在太猛,依旧震碎其护体星元,将其右肩直接洞穿。

      鲜血飞溅,秦天狂退好几步,眼看就要无法站稳。一幅画卷在他身后悄然展开,星相之威轰然暴涨,他的脚步在地面彻底稳住。

      “你这星相,确实了得。”林云的声音,悠悠传来。

      听在秦天耳中却是刺耳无比,冷声哼道:“不用星相,照样败你!”

      展开的画卷猛的一收,秦天化作电光朝前窜去,磅礴剑势犹如海啸朝着林云吞没了过去。

      啪!

      可刚到面前,就被林云一个耳光直接扇飞出去,剑势衍化的海浪瞬间烟消云散。

      秦天半张脸都肿了起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整个人直接懵掉了。

      “不用星相,你就是个弟弟。”林云眨了眨眼,笑吟吟的说道,一点都看不出扇人耳光的凶狠模样。

      我的天!

      叶梓菱身边的丫头,惊愕的捂住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止是她,就算是浮云剑宗的人,也都被林云的霸气给吓着了。

      江离尘只觉得口干舌燥,半响,心中无比痛快起来。师弟说的对,老子就算再烂,也不是你们能教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