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我的人生我做主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望着被林云扇飞出去的秦天,飞天台上一片寂静,众人的表情都出现了短暂的凝固。

      秦天的溃败,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所有人都以为林云被困住,毫无反抗之力时,林云突然出手瞬间暴走。不仅一刹那就震飞了九柄化作锁链的长剑,还一指弹飞秦天,逼的对方将星相画卷都给展开了。

      秦天很傲,傲骨凌天,在他名字里都能感受得到。

      他在星君榜上排名前一千,说是超凡一点都不为过,日后必然会成为生死境王者大佬。

      所以在林云嘲笑他,被逼出星相之时,立刻就将画卷收了回来。

      他很自信,自信不用祭出星相,也能依旧镇压林云。

      可反手就被一个耳光给扇回去了,被扇的吐血而飞,半张脸都肿成了猪头。

      那般狼狈模样,比之败在林云手中的章延等人,都要难堪好几倍。

      起码这几人,还没挨过林云的耳光。

      “你找死!”

      秦天轰然爆怒,一股磅礴剑势化作璀璨剑光冲霄而去,浩瀚剑威,镇压的诸人踹不过气来。

      好强!

      江离尘等人脸色微变,连忙后退,这家伙被打脸后彻底没有了风度。

      之前超凡脱俗的气度,彻底不存在了,变得狰狞可怖,杀气冲天。

      林云双眼微眯,这剑气中的杀伐之意还是相当刚猛,果然啊……能在星君榜上排进一千的人,不说都是万人斩,手下起码都是有数千人命的存在。

      星君榜越往前便越是血腥,没有丝毫水分掺杂,是鲜血和火焰,还有无数尸骨堆积而成。

      “住手!”

      就在此时,有娇喝声传来,叶梓菱和她身边的出尘女子,领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

      “沐师姐……”

      秦天脸色变幻,身上杀气和剑光瞬间收敛。

      “见过沐师姐!”

      剑宗其他弟子,连忙拱手行礼,神色恭敬不已。

      林云偏头看去,瞧见叶梓菱,冲她眨了眨眼,露出雪白皓齿。

      叶梓菱觉得头痛,这家伙真的是个惹事精,听父亲说这段时间都在闭关,结果一出来就闹出这么大动静。

      “秦天,来之前师尊怎么说的?”

      姓沐的女子,瞪了眼秦天,冷冷的喝问道。

      秦天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旁边章延等人开口道:“师姐,怪不得秦师兄啊,这帮浮云剑宗的弟子太嚣张。我们只是想闯浮云十三关罢了,结果一帮人推三阻四的,不让我们进山也就罢了,还出手打人。秦师兄看不过去,才要出手的……”

      沐姓女子不悦的道:“被分宗弟子教训了,还很骄傲不成?”

      章延等人顿时尴尬不已,这沐师姐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能怪他们实力不济,实在是这姓林的小子,太过逆天了。

      “叶姐姐,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将本宗弟子教训一番后,沐姓女子神色和缓,看向叶梓菱轻声问道。

      叶梓菱七窍玲珑,心思敏锐,知道这沐青青表面是教训秦天等人,实际上还是在维护他们。

      都教训的这么狠了,自己还要再追究下去,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圣剑峰需要掌教容许才能进,可掌教现在见不到人,短时间内是无法闯浮云十三关。至于其他事,不过是大家切磋罢了,林师弟你觉得呢?”叶梓菱看向林云,忽然问道。

      这家伙就是林云吗?

      沐青青一双美眸,落在林云身上,细细打量下,发现对方除了有些没心没肺外,长的还是颇为顺眼的。

      嗯,比秦天师弟要好看。

      “还行吧,不过我下手重了点,秦天小弟没啥事吧?”林云神情随意,笑眯眯的道。

      “皮外伤罢了。”

      秦天嘴皮动了动,强忍着怒气道。

      “圣剑峰既然没法闯,那叶姐姐,我们先告辞吧。”沐青青视线在林云身上扫了眼,嘴角有着一抹颇感兴趣的神色,不愧是闯过神龙鬼三阵的剑道七彩。

      外人以为林云是仗着秦天,将星相画卷收回,才能扇他一个大耳光。

      可实际上,恐怕远远没有这般简单。

      “林公子,以后入了剑宗,可以来我们赤霄峰。”沐青青冲林云眨了眨眼,露出颇为迷人的笑容,让一众本宗弟子嫉妒的不行,就连秦天也稍稍楞了片刻。

      哦?

      林云稍稍一愣,旋即看了过去,瞧着对方曼妙的背影远去,笑道:“这女人,好像还挺有味道的。”

      “她是沐青青,荒古域沐家大小姐,剑宗赤霄峰出了名的美人。你要真靠近她三尺以内,剑宗内要找你麻烦的人,可以排成十里长队了。”叶梓菱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

      “当然,和你比起来差的远了。”

      林云眨了眨,轻声笑道。

      “油嘴滑舌。”

      叶梓菱轻声吐槽了句,不过眼眸中却是闪过抹不过痕迹的笑意。

      “我说他们这阵仗也太大了吧?枯玄岛,不是只有星君才能进入嘛。”

      林云方才看了眼簇拥在沐青青身边的人,有龙脉境大佬不说,还有好些神丹境执事,小神丹、大神丹,甚至天神丹尊者都有好几名。

      叶梓菱淡淡的道:“枯玄岛上的大圣之源,可比你想象中的要珍贵,荒古域的各大超级宗派都志在必得,剑宗自然也不例外,总有些办法是可以规避禁制的。”

      还能这样?

      林云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这若是天神丹尊者,可以进入枯玄岛中,那岂不是无敌的存在了。

      即便强如林云,手段底牌众多,纵使凝聚出了星相也不会是天神丹尊者的对手。

      甚至眼下,随便一个大神丹尊者,也可以轻轻将其重创,能够保命就很不错了。

      “超级宗派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

      叶梓菱轻声道:“为了枯玄大圣的圣源,肯定会不择手段,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的。天神丹的尊者或许很难,可大神丹尊者,则有些难说了。”

      “不止你眼前看到的这些,剑宗还准备了一千名半步神丹境的武者,一旦进入枯玄岛,他们会立刻晋升神丹。到时候就是一千名小神丹尊者,据我所知,其他超级宗派也差不多。”

      林云脸色,一点点凝重了起来。

      “除此之外,枯玄岛本身也是一处上古宝地,天地灵气异常惊人。星君榜上最顶尖的那些妖孽,都会尝试冲击星君的无上极境,在神丹之上烙印圣纹。”

      林云疑惑的道:“神丹之上烙印圣纹?”

      叶梓菱点了点头,沉吟道:“唯有星君之境,达到无上极境,才可在神丹上烙印圣纹,否则圣纹的力量会让肉身直接爆炸。当然烙印圣纹的代价,也是相当之大的,枯玄岛作为上古宝地,肯定有不少天材地宝和稀世圣药,足以达到这等消耗。”

      “当神丹烙印上圣纹后,那实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几乎是一步登天。同等境界内,未能在神丹上烙印圣纹的武者,在他们面前弱到不堪一击。”

      林云听的头皮发麻,这枯玄岛闹出来的动静,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大太多。

      “额,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烙印圣纹,未必一定要在枯玄岛内尝试吧?”

      林云想起什么,他记得天玄师就可以凭自身实力,画出圣纹了。

      比如藏剑楼的那风玄子,若不然的话,也没法锻造出千纹圣兵。

      “他们要找的是原始圣纹。”叶梓菱看了林云一眼,颇有深意的道:“就比如你身上的血焰圣纹,这等天地自然而生的圣纹,可比人力刻画出来的要强许多。”

      原始圣纹价值惊人,一旦出现必然石破惊天,会引得各方争抢。

      枯玄岛作为上古宝地,想来有不少原始圣纹存在,在枯玄岛内龙脉境肯定是无法踏入其中的。

      在加上枯玄岛中各种珍稀宝药,对这些星君榜上的最顶尖妖孽来说,简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晋升之地了。

      “这群家伙,真是变态!”

      林云张了张嘴,轻声说道。

      “怎么,你不会对大圣之源有什么想法吧?只要不对大圣之源有想法,应该不会和他们起什么冲突,若寻得稀释宝药,提前退出来就好了。”叶梓菱轻声说道。

      “我?”

      林云笑了笑,不置可否。

      叶梓菱眉头微皱,这家伙该不会真疯狂到这般地步了吧,还未晋升星相就要和这些人争锋。

      “林云,我可得与你说好了,枯玄岛和你之前经历的名剑大会,苍玄排位战都不一样。会有超级宗派的人出现,正魔两道,各大超级宗派,肯定会用尽手段的,血腥程度将会无法想象。”

      叶梓菱神色凝重的叮嘱道:“这是真正的天骄争锋,方才与你交手的秦天,在其中也不会太过显眼,就算是沐青青也只是剑宗的陪衬……”

      “剑宗还有更厉害的高手?”

      林云稍显意外的道。

      “赤霄峰司空昼,星君榜第七……”叶梓菱颇为郑重的道,不过眼中并无其他异色,只是单纯钦佩此人的实力罢了。

      “这家伙人呢?”

      林云心中微动,剑宗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星君榜上排到了第七。

      “这等妖孽就算身边有护道者跟着,行踪肯定也不会轻易走漏出去的,也许他已经来,就混在刚才的人群中。也许,还在路上慢悠悠走着,我可没空关心他。”

      叶梓菱漠不关心的笑道。

      “好啦,记住我的话就对了,枯玄岛中性子还是要收敛些。说起来……最近都没有葬花公子的消息了,林云,你觉得葬花公子会出现在枯玄岛吗?”叶梓菱忽然话锋一转,兴致勃勃的看向林云。

      能出现才怪了,我一直在九黎幻境呢。

      林云心中讪讪笑了笑,你这转折还真生硬。

      “应该会吧。”

      林云想了想,出言道。

      叶梓菱眼前一亮,可旋即又黯淡了下来,轻声叹道:“有时候我真的在想,天星阁中所看到的一切,会不会就是一个梦,葬花公子也只是我想象中的一个人物。”

      林云闻言微怔,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

      “但在他眼中,你肯定不是一个梦。”林云想了想道。

      “或许吧。”

      叶梓菱笑了笑,沉吟道:“是梦也好,不是梦也罢,自己的人生,终将还是得自己把握。不聊啦,你家洛姑娘,前天回来啦,赶紧去关心关心吧。”

      她甩了甩长发,颇为俏皮的看了林云一眼,埋着高挑的大长腿,右手握剑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