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真是坏的很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九黎幻境,第一层!

      林云再度出现,置身在那片黑白两色泾渭分明的荒野中,不多时鼓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咚!咚!咚!

      “来了。”

      林云心中暗道一声,伴随着鼓声响起,战场上的喊杀声震耳欲聋。这是数十万人的惨烈厮杀,当如此多的士兵,每人手上都有上百条甚至上千条的人命,每个人的血气都如烈火般炽烈凶猛,每个人身上都弥漫着浓浓的血煞,每个人的眼神中都沉淀着最冷漠的杀意。

      当他们的喊杀声,汇聚在一起时,连天地都被震的颤抖起来。

      汇聚在那无法想象的杀意汪洋中,林云剑势根本无法凝聚成功,甚至连星元都没法正常催动。

      巅峰战力,连一成都无法发挥。

      哪怕已经经历过一次,再次遭遇这等情况,依旧让林云感受到了心惊肉跳。

      先活下去!

      不过他这次有了经验,在这等战场上,根本就容不得有任何分心。

      不能有其他任何想法,要忘记剑意,忘记这是幻觉,甚至要忘记自己的身份,除了活下去,一切皆可忘记。

      杀!

      林云身穿白衣,双目泛着红光,与黑色的大军厮杀在一起。

      除了同样身着白袍的战友外,在他眼中一切皆是可杀之人,偶尔出手救人后,也绝不停留。

      这一次他坚持了很久,没多久身上白袍,就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

      可以明显感觉到,活的越久,面对的敌人就越难缠。

      杀到精疲力尽,都没有丝毫可以放松的迹象,仿佛这等杀戮就从未有休止的刹那。

      战鼓不停,杀戮不止。

      那种疲惫不止是肉体上的无力,还有精神上的麻痹,林云一路向前,杀戮不止。放眼望去,四方皆是无尽的尸骨,鲜血流淌在地面,让地面显得仿佛是下过了暴雨一般。

      帅旗!

      忽然,林云眼前一亮,他看见了黑军帅旗。帅旗之下,有一人黑甲将军,浑身黑甲,只露出一双眼睛,双手握着一杆长枪。

      他骑在凶狠的妖兽背上,居高临下,视线一扫落在林云身上。

      嗡!

      林云顿时动弹不得,只觉得无边杀戮,将自身笼罩,手脚一片冰凉。

      那头盔中落下来的阴冷视线,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杀伐之意,瞬间就从林云的毛孔渗透了进去。

      他盯上我了!

      噗呲!

      正这般想着,一道黑影窜了过来,林云脖子上冒出血光。视野渐渐模糊起来,在视野完全消失前,依稀看见一张冷漠的脸,脸颊上有着一道十字交错的刀疤,狰狞可怖,冷漠无情。

      又是他!

      鼓声轰隆隆的响起,林云仿佛梦中惊醒般,人坐在祭坛上一口鲜血狠狠吐了出去。

      身后祭坛中的火焰早已熄灭,林云随意吞下枚丹药,将嘴角血渍擦干净,从祭坛上站了起来,随意踱步。

      他并没有注意到,其站起来的刹那,有无边杀伐之意汹涌而出。

      步履间,血光弥漫,锋芒冷厉。

      林云面色没有太多波澜,冷静的分析道:“想要闯过第一层的幻境,得击败那尊黑甲战将才行……还有鼓声,既是音波也有韵律,与箫音有别,可大道同流。”

      又一次失败,没有让林云陷入狂躁中,也没有着急再次进入幻境。

      第一层的幻境,杀伐之气就如此重,后面几层不敢想象。可换言之,这等杀伐之气就相当于烈火,剑意在其中就相当于是钢铁,像是锻造兵刃般不停的淬炼。

      老头子说的没错,不仅仅是剑意,我自己的意志力,还有肉身都能得到淬炼。

      若九层幻境,我都能祭出完整的剑意,以后面对龙脉境的强者,我剑意也不至于崩溃吧?

      这般想着,林云眼中光芒愈发明亮起来,他放眼看去,轻声道:“的确是个好地方。”

      如今星神丹也足够,此地闭关,再好不过。

      轰!

      祭坛中的火焰又一次燃烧,伴随着鼓声响起,林云再度进入幻境中。

      杀!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响彻整片天地,林云一袭白衫,手持长剑。神色没有丝毫波动,他血气和杀伐之意,完美的融合在茫茫白|军中的无尽杀意汪洋。

      他既是汪洋中的一滴海水,也是独立的个体,这种感觉相当玄妙。

      血腥杀戮,无情展开。

      等到林云看到黑军将旗时,那骑在妖兽身上的黑甲将军,目光又一次落在了他的身上。

      嗡!

      磅礴杀意,宛若山岳落下。

      林云丝毫无惧,直视那等目光,突然,他毫无征兆,右手猛的伸了出去。

      一柄剑,被他的手掌直接抓住,鲜血从掌心划过。痛,撕心裂肺般的痛,可林云的神色没有丝毫波澜,他面无表情的看向侧身。

      又是那个十字刀疤男,他眼中露出惊愕之色,显然没料到,林云直接就握住了他的剑。

      噗呲!

      可他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几乎抓住剑的刹那,林云右手剑光就挥了出去。

      刀疤男的人头,伴随着飞溅的鲜血,直接飞了出去。

      “同样的错误,我岂会再犯一次。”林云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厮杀继续,林云很快就忘乎所以,这一场恶战,很快就从天明杀到了天黑。

      白|军大败!

      放眼望去,这片辽阔的战场,已看不到任何同袍战力。无尽尸骨中,只剩下林云一人,身着染血的白袍,孤零零的站立着。

      在他对面数千米外,大军集结,黑衣士兵如狼似虎,恶狠狠的盯着他。

      黑甲将军,骑在妖兽上一马当先,居高临下的看着。

      “杀!”

      “杀!”

      “杀!”

      上万人在对面齐声怒吼,他们双目泛着血光,他们像是地狱中的恶鬼,不,比恶鬼还要可怕。

      若真有鬼魂在此,在此等杀伐之气的怒吼下,一个照面就得被冲的魂飞魄散。

      这是一群,连鬼都会怕的虎狼之师!

      咚!咚!咚!

      战鼓恰逢其时的响了起来,让那喊杀之声,冲击力变得更为可怕。

      凌厉的杀伐之气,几乎凝为实质,滚滚而至,汹涌澎湃。

      老家伙,说的会死人,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失去大军的庇护,单独一人面对千军万马,若无法成功凝聚剑势,一个照面就得被杀的魂飞魄散。

      到时候,可能就真的醒不来了。

      林云想到此处,握剑的右手,变得更紧了些。

      葬花不在,还真的不顺。

      “不过,你也算是一起战斗过的伙伴了,我这半条命就给你了吧!”

      林云看了眼手中的剑身,嘴角露出抹笑意,这一笑之后,他的双目缓缓闭上。

      “杀!”

      黑甲将军骑在妖兽身,手握长枪,伸手猛的一指。

      轰隆隆!

      地面瞬间颤抖了起来,黑色的大军犹如洪流般涌了过来,无尽的杀伐汇聚成黑色的江河,不停的冲击着林云身后剑势。

      在他身后,有苍龙剑势显现,可以清晰的看见。

      那苍龙雏形在这等冲击下,犹如面向海浪的礁石,不停的遭受着拍打。

      任凭这磅礴杀伐之气,如何拍打,林云站在累累尸骨中,半步未退,他凭着坚韧的意志勉励支撑。

      等到他重新睁开双目的刹那,身后剑势轰然凝聚,衍化成一道萦绕着风雷的苍龙。

      当苍龙剑威绽放的刹那,那汹涌而来的黑色大军,像是撞在了一堵钢铁城墙上。

      嘭!

      数不清的人影,直接被震飞了出去,在半空中被碾的尸骨无存,化成一团团血雾。

      不一会,天上就下起了血雨。

      “杀!”

      总算是成功凝聚剑势了,林云压抑许久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出来。

      他嘴角勾起抹冷冽的笑意,眼中有戾气释放出来,他一身实力被压制了九成。被一群天魄境的小兵压着打,那等憋屈和怒火早就到了极致。

      如今,总算在这群人面前,成功祭出了剑势。无尽的怒火,化为百倍杀意,尽情宣泄出来。

      一人一剑,独挡一军!

      砰!砰!砰!

      军令不止,那黑色的大军,便不停的冲击过来,可在爆发出苍龙剑威的林云面前,无异以卵击石。

      很快,骑着妖兽坐骑的黑甲将军,横空而起,一声怒喝,朝着林云刺去猛烈的一枪。

      咚!

      他这一枪刺出的刹那,天地间战鼓的声音,响彻到了极致。

      林云耳膜,几乎被震破了,心差点就跃出了胸膛。而反观黑甲将军,在这战鼓的加持下,气势和杀意全都达到了巅峰。

      他这一枪,震碎了林云手中的剑,震碎了身后的苍龙剑威,直接轰击在林云的心口上。

      金石交接的巨响,激荡天地,黑甲将军发出嘶吼,枪尖光芒大盛,锋芒锐气不止。

      林云的凶狠同样被逼了出来,他嘴角溢出血渍,双手死死抓住枪身,不让对方的枪尖继续深入。

      咚咚咚!

      要命的战鼓,又一次响了起来,给那黑甲将军披上一层又一层的光晕,他的声威仍在疯狂暴涨。

      在这等绝境中,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和林云作对。

      若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你手中之剑,是否还有勇气拔出?

      有人不惧一死,有人苟且偷生,有人懦弱胆怯……林云只有一个字。

      “滚!”

      就算这天要杀我,也给老子休想!

      林云发出怒吼,咬牙切齿,他面色扭曲,状若疯癫,握着刺进胸膛的长枪,不退反进,朝前狠狠的逼了过去。

      蹭蹭蹭!

      鲜血透过枪柄,林云双手握着长枪,一步一步朝着前方狂奔,逼的对方步步紧退。

      黑甲将军藏在头盔下的面孔,出现一丝动容之色,他的气势在刹那间完全压了过去。

      咔擦!

      现实世界,林云眉心处深埋的剑茧,应声而碎,再度裂开道缝隙。

      死!

      幻境中,林云一记手刀斩断枪柄,眨眼间扑倒黑甲将军面前,他并指为剑,在对方脖子上滑了过去。

      咔擦!

      人头掉落出去,咔擦,现实中刚刚裂开道缝隙的剑茧,再度裂开。

      只需碎裂九次,就可破茧而出的神霄剑意,在这第一层幻境被攻破之时,竟然一次碎裂了两次,加上之前的三次,一共达到了五次之巨。

      现实中,祭坛上盘膝而坐的林云,身上有磅礴剑意冲霄而去。

      浑身上下剑光绽放,眉心处紫色菱形印记,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妖艳光芒。他在身后祭坛圣火的照耀下,像是神祗,在太阳中光芒四射,闪耀夺目。

      浮云之上,封珏惊讶的目瞪口呆,这才过去多久。

      半响,他才颤声道:“我说……你当初闯过第一层花了多久?”

      “七天,不过我是神丹境。”

      剑惊天淡淡的道。

      封珏讪讪道:“你神丹才敢闯此阵,林云才星君罢了,你就敢带过来,我真TM服了你!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有没有走完这九层幻境。”

      剑惊天如实道:“没有,我就闯过了三层,后来达到龙脉境,这九黎幻境对我用处,后面六层就没闯了。”

      封珏张大了嘴,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他发现变态两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剑惊天了。

      剑惊天嘴角浮出抹笑意,轻声道:“你看,效果很好,不是吗?”

      封珏嘴角抽搐了下,你开心就好吧,他现在不想说话。

      真的是骗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小师弟估计现在还觉得自己很垃圾吧,费了那么大力气,才勉强闯过第一层。

      这家伙自己明明神丹才敢来闯,嘲讽起林云来,居然面不改色,连封珏当时都信了。

      还以为这九黎幻境,真的没那么可怕,真是坏的很。

    【感谢书友提醒,剑惊天是封珏师弟,不是师兄,我写错了。确实是师弟,这个很重要,涉及到一个很大的伏笔,不能将错就错,所以特此公告下。另外总有人问境界,那我在这说下天魄后的武道大境界,天魄、星君、神丹、龙脉、生死境王者、圣者……。小境界目前已经写出来过的,星君是星元、星河、星相。神丹是小神丹、大神丹、天神丹,龙脉是神龙九脉。这是书中已经写过的,并不是说大境界只有这些,还有九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