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九黎幻境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九黎鼓阵外,浮云之上。

      剑惊天和一人并肩而立,两人站在浮云上,目光都远远的落在了祭坛中的林云身上。

      若是林云在此,肯定会人的剑惊天身旁之人,正是带他降临昆仑的封珏。

      封珏此刻脸上挂满了笑意,笑的快合不拢嘴了,轻声道:“我就知道,把林云放你这绝对是放对了地方,啧啧啧,才小半年不到,竟然掌握了半步神霄剑意,我滴个乖乖,都快赶上我了。”

      “听说前不久,神龙鬼三阵也破了吧,还打了天绝城的脸,呵呵呵,师兄厉害了啊!”

      剑惊天神色淡漠,看似苍老的脸上,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封珏的话语有何改变。

      没能得到回应,封珏不以为意。

      早就习惯了,这剑惊天除了对林云之外,很少有对其他人展露过笑意,从来都是张臭脸。

      “你怎么来了?”

      剑惊天淡淡的道。

      封珏笑道:“关于枯玄大圣的传说可是由来已久,如今枯玄岛有异动,整个荒古域的超级宗派都惊动了。剑宗自然也得派人来坐镇,所以……我就来了!”

      “哦?”

      剑惊天品位到对方话中的其他意思,不由多看一眼,而后迅速瞥了过去,淡淡的道:“原来是成为生死境王者了,难怪这么得瑟。”

      “不敢不敢,在师兄面前怎敢得瑟!”

      封珏颇为得瑟的笑道。

      剑惊天懒得理他,没有应话。

      封珏心中暗爽,他是知道剑惊天还停留在龙脉境,未来很长时间也都将停留龙脉境的。

      “嘻嘻,不过话说回来,师兄你对小师弟太严格了点吧。他才来昆仑半年,你就要将他和星君榜前一百的狠人比,这能比吗?”封珏略有不满的说道,太打击人的自信,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云现在可以说相当了得了,不愧是第九天路冠军之名,假以时日,必将成圣。

      “我做事,你不用管。”

      剑惊天淡淡的道。

      这家伙……封珏被怼的无话可说,他看向剑惊天,在对方苍老的面容上,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

      “师兄,你好像有点变了。”封珏颇为诧异的道,他在对方如死水般的剑心上,感受到以往没有察觉到的锋芒。

      这可是真是让人意外!

      曾经的三榜第一,剑宗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那个男人要回来了吗?

      若师兄能走出魔怔,那对剑宗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封珏心中不由激动了起来。

      剑惊天心中略显诧异,那小字,真的让我重燃剑者之心了?

      “你废话真多。”

      剑惊天板着脸,厌弃的说道。

      封珏脸皮贼厚,直接无视了对方的鄙夷,笑道:“师兄,你教人的手段虽然独树一帜,不过骗人可不太好吧,这九黎鼓阵应该不会死人吧?”

      “我没有骗人,真的会死人的。”剑惊天淡淡的道。

      封珏稍稍一愣,脸上的笑容旋即僵硬了起来。

      “你这变态!”

      他身形闪烁,直接朝九黎鼓阵落去,林云要是死在了外面还好,是他技不如人了。

      可若是死在了浮云剑宗,那麻烦就真大了,那是师尊指名要收的弟子。

      啪!

      可封珏刚刚一动,就有只手,搭了他的肩膀上,其顿时动弹不得,不由怒而转身。

      “剑惊天,你这混蛋,林云要真死了,你可担不起这责任!”封珏脸上怒气难消,属于生死境王者威压,在他身后悄然释放,有大打出手的迹象。

      “我劝你对自己善良一点,不要想着和我动手。”

      剑惊天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他只有龙脉境的修为,可当目光落在封珏身上,瞬间就让后者无比难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重重起来。

      封珏脸色当即有些难堪,可剑惊天却也没给他台阶下的意思。

      半响,封珏憋得脸色通红,道:“放手,我不管还不行了嘛?你这家伙,对我出手也这么狠?”

      剑惊天瞥了他一眼,眼中闪过抹讥讽,自讨苦吃。

      被剑惊天一招制服,封珏气势明显弱了许多,不敢再有丝毫得瑟。

      剑惊天算是用实力,告诉了他,什么叫你师兄还是你师兄,就算晋升了生死境王者,也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剑惊天突然开口道:“他没这么容易死,何况,我不是在这里看着吗?”

      封珏闻言,才稍稍松了口气,笑道:“这还像句人话。”

      “不过真要死,我出手可能也来不及救!”剑惊天顿了顿,又加了句。

      封珏整个脸,当即就黑了,生气的道:“当我没说。”

      ……

      九座山峰环绕的祭坛上,林云取出一千枚星神丹,先后扔进祭坛的无底洞中。

      嘎吱!嘎吱!

      里面出来骨骼蠕动的声音,像是有木材被点燃了一般,紧接着有火光在祭坛底部徐徐燃烧了起来。

      “还差点血……”

      林云深吸口气,拿出匕首在自己掌心滑了一道。

      当鲜血落滴落进去时,祭坛底部传来阵阵蠕动的声音,可不一会就停了下来。

      “没反应了?”

      林云神色变幻,惊疑不定。

      轰!

      突然间,毫无征兆就熊熊大火,从祭坛中燃烧了起来。

      咚!咚!咚!

      紧接着鼓声响起,节奏似缓实急,一声声,震的人心口都快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

      林云目光闪烁,那山峰上的几面兽皮大鼓,并没有丝毫动静。可鼓声却不知从何而起,且愈来愈急,林云眼前画面渐渐朦胧起来,他变得昏昏欲睡,无论如何集中精神都抵挡不了这股睡意。

      呼呼!

      等到视线再度恢复时,林云发现自己至于一片荒野中,荒野中两军对垒。一方穿着黑衣,一方穿着白衣,泾渭分明。

      林云看了下自己的装扮,他穿着白衣,在千军万马中变成了个不起眼的小兵。

      我是在做梦吗?

      可这梦也未免太真是点,铺面而来的寒风,透着凌冽的杀伐之意。

      体内血气星元和眉心中的剑茧,无一例外都是真实存在,唯独手中握着不是的葬花剑。

      咦??

      林云双目微凝,看来的确是在某种环境中,实力都在,可我的断剑之躯却没法模拟出来。

      若是真实世界,这柄剑该早就断了才对。

      身边士兵皆是一脸严肃,神色冷峻,气势凌厉,可修为都不是很高,勉强达到天魄的境界。

      “似乎不是很危险。”

      林云心中暗自说道,这种天魄境的武者,放在现实,他一个眼神就可以吓死一大片。不用动手,光是剑意就足以让对方近不了身,先静观其变吧。

      咚!咚!咚!

      来不及细想,有震天动地的鼓声响了起来,林云放眼看去,己方阵营总有一排的战鼓被重重的敲响了。

      “杀!!”

      伴随着黑白两军的战鼓响起,每个士兵都变得狰狞无比起来,各自发出咆哮。一瞬间,蕴含着无数血气的杀伐之意,汇聚在这片天地,林云深处其中感觉像是汪洋上的一叶孤舟。

      变得无比渺小,他将星元催动,剑意释放。

      可半步神霄的剑意,直接就湮没在了这等杀伐之气中,刚刚荡起丁点水花就被冲的七零八落。

      同时间,各种喊杀之声,冲入脑海,让林云始终无法集中精神。

      一身实力,直接被限制了九成。

      黑白两股洪流,在隆隆战鼓声中,汇聚在了一起。林云被裹挟其中,几次想要挣脱出来都失败了,被这股洪流拖拽着进入到混乱无比的战场中。

      一个又一个鲜活的身影,倒在地上,各种血腥至极的画面,冲击着林云的大脑。

      他从未想过,真正的战场会如此残酷,那些天魄境的武者。在厮杀到最为惨烈的关头后,拼尽最后一丝真元,与凡人般扭打在一起,甚至连牙齿都用上了。

      “小心!”

      一片茫然中,林云见身边白袍士兵,陷入危险中,连忙出手将对方救下来。

      “谢谢!”

      那人抹了抹脸上的鲜血,道了声谢,便不在理会林云,转身继续杀敌。

      噗呲!

      可他刚转身,脑袋就从脖子上飞了出去,鲜血飞溅到林云脸上。他的看到了一道冷漠的黑色身影,右脸上一道十字伤疤,显得狰狞可怖。

      林云稍稍一愣,手中之剑刚要抬起来,脖子上就有鲜血飞溅而出,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我被一个小兵杀死了?这可真让人难受……

      咚!咚!咚!

      鼓声再次响起,林云被这声音震的耳膜发颤,浑身血液都在跳跃,皮肤下的紫金龙纹都出现了丝丝裂缝。

      最要命的是,这声音还能穿透肉身,直接波及到林云的五脏六腑。

      噗呲!

      林云惊醒过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变得虚弱无比。

      破空声响起,剑惊天和封珏,闪电般落到祭坛之上。

      “小师弟,没事吧?”封珏神色着急,搀扶着林云,急忙询问道。

      一旁剑惊天,沉吟不语。

      “心好痛。”林云捂着胸膛说道。

      “伤的这么重吗?”封珏被吓着了,可仔细去看,他血气磅礴,并未真正伤及根本。

      林云叹道:“一千枚星神丹,一个照面就没了。”

      封珏松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真伤及心脏了,没事就好,不过一点点星神丹罢了。”

      林云闻言眼前一亮,待看清对方的面孔,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连忙道:“封师兄你怎么来了,来的正好,借我点星神丹吧。”

      “小事,借多少。”封珏不甚在意的笑道。

      林云心中琢磨翻,借太多,估计也拿不出来,当即道:“二十万吧。”

      封珏脸上笑容僵硬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道:“小师弟,师兄刚刚晋升生死境,耗了不好星神丹,手上还真没这么多星神丹。”

      “林云,我看你这师兄不要也罢,有够抠门的。”

      一直沉默的剑惊天,眼中闪过抹鄙视之色,突然开口道。

      “师兄,你不会真这么穷吧?那我不借了……”林云见状,开口说道。

      封珏顿时欲哭无泪,他可没有半点假话,身上星神丹当真不多,也就二十来万,刚刚晋升生死境,穷的叮当响。

      可这一老一小,简直把他放在火架上烤。

      “别听这老东西瞎说,这点星神丹师兄还是有的,你先用着,不急着还!”封珏挤出抹笑意,取出一个储物袋,哆嗦着递了过来。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师兄,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说完伸手,就将储物袋接了过来。

      “我说的没错,这家伙就是抠门。”剑惊天淡淡的道。

      封珏气的吐血,这浮云剑宗真的没法待,第一次来就被迫,将银月面具当见面礼送出来。

      这次更惨,家底几乎掏空了,一大一小,就没个好东西。

      “二十万星神丹也够用了,九黎幻境共有九层,你连第一层都没有闯过,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剑惊天看向林云,不咸不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

      封珏面露不解,这祭坛听着,似乎还要消耗星神丹。

      我不会当冤大头了吧!

      “走了,你师弟要闭关,咱两就不用打扰了。”

      剑惊天伸手,将还没想明白封珏,直接拽了出去,这片祭坛重新变得空落落起来。

      九层幻境吗?

      林云轻声自语,神色有些沮丧,那我还真有够弱的。不过当目光落在储物袋上时,脸上露出抹笑意,还好,这星神丹不用我来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