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这老家伙,说话也太伤人了!

      还前辈呢,才五百万星神丹就直接骂人了,一点度量都没有。

      林云心中吐槽了翻,却是不敢说出来,因为剑惊天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完全是一幅要杀人的模样。

      当即讪讪笑道:“开个玩笑罢了,你这老头这么认真干嘛。”

      剑惊天懒得理他,淡淡的道:“酒不错,我收了,没啥事就走吧,别打扰老夫练功。”

      星神丹没借成,这是还得赔两瓶龙族佳酿的节奏。

      眼见对方真的要赶人了,林云不敢继续放肆,连忙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圣剑峰中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里面有件东西我想拿走。当然,我不会白拿,浮云十三剑我会全部留下,浮云剑诀我想想办法,看看能否传承下来。”

      浮云十三剑还好说,浮云剑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需要参悟圣剑峰山顶的石碑才行。

      不过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只要有这个心思,未必没有解决之道。

      剑惊天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深深的看了眼林云,沉吟道:“浮云十三剑,是你现在最大底牌,因为绝无仅有,就你一人掌握。一旦有其他人掌握了,你的优势可能就没那么大了,你可得想清楚了。”

      “这同样的剑法,别人修炼了也未必有我强。何况,我也不会依靠浮云十三剑太久。”

      林云神色平静,淡淡的道。

      “你这小王八蛋,还真是自信。”

      剑惊天站了起来,转过身来朝着眼前云海望去,轻声道:“随你便吧,这圣剑峰本就是你争取来的,其中有什么机缘也没人知道。你要取走与我无关,何况这浮云剑宗,也依赖圣剑峰太久了,无趣的很,世间又不是只有浮云十三剑。”

      林云双眼微眯,这老头不关心圣剑峰的得失,还有这一层的原因吗?

      也对,圣剑峰声名太显,许多人入浮云剑宗都是为此而来。

      可浮云十三关,对大部分人来说,其实是一辈子都无法通过的。执念太深,反而会影响自己的剑道,老头子倒是有点意思。

      “等一年期满,你就取走里面的东西吧,剑诀和剑法是否留下,你随意就好。”剑惊天的声音再度传来。

      “这有点久了吧,可以通融下嘛?”

      林云眉头微皱,轻声说道。

      剑惊天转过身来,看向林云笑道:“也成,你若掌握神霄剑意,我随时可以替你打开封禁。”

      “神霄剑意……”

      林云怔怔无语,他也想早点掌握神霄剑意,可真的好难。

      “天上的风景,可是很好看呢,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剑惊天面露笑意,声音颇为飘渺的说道。

      林云眼中瞳孔猛的一缩,神在云霄,我剑化天。

      神霄剑意,真的在天之上。

      “剑茧一共要碎掉九次,神霄剑意才能真正破茧而出,你现在才破了三次。若是就这么水到渠成的走下去,枯玄岛开启之时,你绝对无法掌握神霄剑意。”剑惊天看向林云,淡淡的道。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找你,就是为此而来。除此之外,关于肉身与剑道的融合,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对方的话,每一句都直击林云的心,林云也不在有什么隐瞒,如实说道。

      “跟我来。”

      剑惊天没说话,从山巅一跃,跳进云海之中。

      林云没有丝毫迟疑,横空而起,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呼哧!

      二人像是两柄利剑,化为惊鸿,破碎虚空。沿途说过,有云海被气流刮出光滑如镜的分割线,有剑音萦绕不散,残存不止。

      初始,还能见到群山环绕,云雾变幻。

      没多久,眼前景象愈发荒凉,来到了一片死气沉沉的祭坛。祭坛四方,一座座孤峰林立,每座孤峰之上,立着一架古老的兽皮战鼓。

      林云落下后,立刻发现那些山峰,像是石柱一般呈圆形环绕在祭坛周围。

      无形中,宛若一个牢笼。

      哗!

      剑惊天伸手一挥,四方有火光被点亮,无边杀伐之意从祭坛中传了出来。

      他身形一闪,就落在了祭坛上,远远的看向林云道:“这里是一处古战场的祭坛,在浮云剑宗立宗之前就存在了,山峰上九面战鼓,皆是以上古凶兽的兽皮炼制而成,鼓面蕴含着凶兽的魂血,一旦鼓声响起会有凶魂怒吼,这几面鼓名为九黎战鼓。”

      林云抬头看向对方,目中神色,略显不解。

      不知道对方将自己带到此处,用意何在,与神霄剑意有何关联。

      “剑意的修炼是没有捷径的,你若想要水到渠成的晋升神霄剑意,只需等上小半年时间。可若想要更进一步凝练神霄剑意,更快一点的掌握,则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剑惊天淡淡的道:“若不能在生死间突破,就算掌握了神霄剑意,也未必能比的过其他武道意志。血与火浇灌而成的杀伐,永远都是剑意最好的养料,毕竟剑本凶器,主杀伐!”

      林云心中了然,这地方是一处用来修炼剑意的。

      “浮云剑宗既有如此宝地,为何不让叶梓菱江离尘他们,来此参悟?”林云好奇的道。

      剑惊天平静的道:“此地太过凶险,以他们的剑意,还承受不了这等打磨。就算是你,也未必能撑得住,稍有不慎就会陨落。”

      有这么厉害?

      林云面露狐疑之色,他可是连神龙鬼三阵都闯过了,这等祭坛和战鼓,除了看上去较为骇人以外。

      林云的剑意,早已无死角的查看过,并没有感受到所谓的上古杀伐之意。

      “不信,那你过来。”

      剑惊天嘴角勾起抹轻蔑的笑意,神色冷傲。

      林云将信将疑,一个起身,落在了祭坛上。祭坛很大,当下看时,直觉数不清的尸骨堆积在其中。

      祭坛内部竟然是无底深渊般,无法想象有多深,堆积的尸骨密密麻麻,看的人心惊肉跳。大部分是人形的,也有兽骨,只看一眼,便觉得有各种各样的凶煞融合在一起,衍化成极为丑陋可怕的怪物铺面而来。

      轰!

      林云脑海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他的剑道之心,在此刻居然出现了丝丝裂缝。

      半步神霄剑意的,竟无法释放出去,浑身上下颤抖不已,整颗心都差点吓得跳出胸膛。

      啪!

      一只手落在林云肩膀上,那将要吞没林云的万千凶煞,瞬间当然无存,被无形的剑势斩成了虚无。

      我的天!

      林云大惊失色,一瞬间,只觉得惶恐不已。

      “如何?”

      剑惊天的声音悠悠传来。

      林云脸色惨白,颤声道:“无法理解。”

      的确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一座简单的祭坛,会有如此可怕的凶煞。

      剑惊天看了林云眼,轻声道:“所以你要记住,你现在只是个弟弟罢了,别以为过了神龙鬼三阵,拿了苍玄府冠军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比你厉害的人多着呢,就你现在这半桶水水平,星榜前一百随便一个你都不是对手,至于前十,一个照面就能摁死你。”

      林云眉头微皱,这话可说的有些刺耳了,他降临昆仑可还没到一年。

      剑惊天冷笑道:“不服?觉得自己在昆仑修炼的时间太短?别搞笑了,没人在意你来自哪里,成王败寇,输了,你说什么都是借口,大家在意的只是结果。。”

      好像没什么毛病?

      没人在意败者的言论,林云想了想,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沉吟道:“这里面都是什么人的尸骨?”

      “皆是大凶大恶之辈,犯下累累杀戮,罪孽滔天。剑主杀伐,剑客从来不是优柔果断之辈,可剑客从不嗜杀,手中之剑,也不可欺凌弱小。我辈修剑,永远都是剑德第一,有向上之心,可求念头通达,可求杀伐果断,可与天争命,不畏生死。却不可滥杀无辜,否则便与这祭坛中的凶人,没什么分别了。”

      剑惊天看似平淡的话语,透着一股让人油然而生的静怡。

      可与天争命,可求杀伐果断,可求念头通达,却不可滥杀无辜,不可欺凌弱小。

      “把千雷剑取出来。”

      剑惊天领着林云在祭坛边上走着,来到一凹槽处停了下来。

      林云依其所言,将千雷剑取出,剑鞘顶端末入凹槽中。哗,当末入三寸之后,明显感受到祭坛开始震动起来,一股股若隐若现的血煞,从千雷剑上飘荡了出来。

      吼吼吼!

      祭坛中的尸骨立刻兴奋了起来,发出种种嘶吼之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千雷剑中的血煞,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出许多,怕是不下杀了上万人。

      “这是死在我剑下的人。”

      剑惊天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而后淡淡的道:“一千枚星神丹,可以让催动祭坛半刻钟,五千枚可以催动一炷香,一万枚可以催动两个时辰。不过我建议你,最开始还是只要放入一千枚的好。”

      “除此之外,还需要鲜血来浇灌这些尸骨,让祭坛中的圣火重燃。一般妖兽的血就可以,不过最好还是用你自己的血,你血中的杀伐之意,可比好些霸主级妖兽都来的爆烈。”

      “你之后就在此修炼吧,除了淬炼神霄剑意外,肉身、剑法,风雷、苍龙意志都可在此淬炼。甚至连音律之道,也能在此锻炼,九黎战鼓,本就属于音律之道。”

      林云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只是等到剑惊天离去后,才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他是来借星神丹了。

      结果星神丹没借到不说,好像还掉坑,一万枚星神丹也只能催动祭坛两个时辰。

      姜还是老的辣,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