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紫鸢秘境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当鲜血和紫鸢剑匣完美融合时,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传来,同时林云脑海中多出好些信息。

      那是一门极为古老的印记,林云闭上眼细细感悟,等到睁开眼时已然明悟。

      星元转动,林云双手十指交叉,闪电般变幻起来。

      伴随着手印的流转,有一朵金属般的紫鸢花在他背后绽放,当花朵开到九瓣之时,这古老印记同时凝结成功。

      此印,名为开天印!

      咔擦!

      剑匣中的世界似乎有一片天被彻底打开,林云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不受控制被吞入进去。

      等到视野恢复正常时,林云已经消失在汀风居,出现在了另一片世界。

      这里是紫鸢剑匣内的世界,入眼所及,一片黑暗。

      此等黑暗,不是没有光明,不存日月,所带来的黑暗。而是死寂,一片死寂,毫无生气。

      枯寂,破败,荒芜,凄凉,类似的感触铺面而来。地面是黑色的焦土,干涸看不到生机,偶尔有极为狰狞的裂缝,像是凶兽的爪牙,一直蔓延到视野看不到的地方。

      天穹间有裂开的缝隙,一片昏暗,不见星光,日月不存。

      林云站在一棵枯树之下,树枝像是老人的手掌,毫无生气,错落杂章。

      “这什么地方?”

      林云眼中闪过抹疑惑,不敢置信,紫鸢剑匣的内部是如此空间,竟如此凋零荒僻。

      与他想象的大不一样,他还以为这剑匣中,藏着的是一片洞天宝地。或者是某个宫殿,或者是一个塔楼,又或者是一座巍峨的神山。

      “不用怀疑,此地就是剑匣内的世界。”小冰凤悄然出现,轻声说道。

      “是吗?”

      林云低头看去,脚下有数不清的树枝交叉在一起,看上去破破烂烂。可那架势,却又有模有样,不由惊奇道:“这什么东西?”

      小冰凤淡淡的道:“这是本帝当年的凤巢。”

      噗!

      林云没忍住,笑的快岔气了。

      “你笑什么笑!”小冰凤怒道。

      “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个鸟窝……不对,鸟窝也比这个强。”林云轻轻踢了脚,屠天大帝的凤巢,瞬间坍塌成一堆碎裂的枯枝。

      小冰凤指着林云道:“你,你太过分,本帝生气啦!”

      林云神色尴尬,他真的只是轻轻碰了下,没想到一碰就散架了。

      而且他真的不信,这玩意能是凤巢,实在有些太过破烂了。

      “呜呜呜,你这坏蛋,你这大坏蛋,本帝十万年前的凤巢,你居然一脚就踢烂了。”小冰凤气的哭了起来,完美无瑕的脸蛋上,尽是伤心欲绝的神色。

      林云一时不知所错,连忙道:“好啦,我错了,我抱抱你可以了吧?”

      说着话,林云直接上前走去。

      “你你你,走开,本帝才不要你抱呢,本帝敲烂你的猪头。”小冰凤挣扎的很厉害,林云笑了笑,却是不管不顾直接将他抱了起来。

      “这什么树?”

      林云看向头顶的破烂古树,出言问道。

      直觉告诉他,这树当年很不简单,来历极为不凡。只是灵气枯竭后,慢慢衰老沉寂,方才变成了如今的这般模样。

      小冰凤牛气哄哄的道:“都说了,你刚才踢烂的本帝凤巢,这树自然是五大神树中梧桐神树了。凤栖梧桐,当年此树高达高达十万丈,树上有异果、花卉、 神禽、玄兽、飞鸟,仙铃,一片梧桐神叶,就可以引得各方争抢。”

      这么厉害的吗?

      林云将信将疑,大帝的话,还是信一半的好。

      十万丈的树,本身就可以单独作为一个世界了,不过这棵树或许真的是梧桐神树。

      凤栖梧桐,本来就不假。

      “你看那边……”

      小冰凤伸手,林云走了过去,看见了一堆焦黑的木桩,成千上万。

      “以前这里是一片神竹林,就是你手上紫玉神竹箫的材料,这里曾经到处都是。”小冰凤伸手比划,林云不得不将她抱紧一些,免得摔了下来。

      “在看那边,那里是药田,栽种的都是圣药,药王也有不少,甚至连神药都有三株!”

      “这里……这里……”

      小冰凤使唤着林云,来到一处干涸的深坑,深坑极为辽阔,尽头处还有一座山峰。

      “这里曾经是一片仙湖,那山上以前会有神泉,是本帝当年洗澡的地方。”

      “还有这,你现在看着硬邦邦没有温度,其实是万年寒玉床,用来修炼可以一日千里。在往前,那里本帝记得,应该是一片万劫雷池,涌来淬炼肉身的,浸泡一次,肉身就会强上数倍有余,很夸张的!”

      寒玉床,神竹林,梧桐树,神泉,仙湖,雷池……林云越听越心惊,当年这里到底是怎样一处盛况。

      “此地就算只有你说的百分之一,也足以媲美圣地了!”

      林云目光闪烁,轻声叹道。

      “哼,这里本来就是一处圣地,而且是不朽圣地。”小冰凤沉声说道。

      那是?

      突然,林云眉心处的剑意,感受到一阵悸动。

      嗖!嗖!嗖!

      他身形闪烁,几个起落,出现在一片死寂的黑色沙土中。沙土中,掩埋着许多锈迹斑斑的古剑,这些剑太破旧了,只是些许风吹草动,立刻就有好几柄古剑化成了沙子。

      “这什么地方?”

      林云心中感受到一阵悲凉,莫名的难受。

      “这里是一处剑冢,有好些名剑在主人死后,不愿再给其他人使用。紫鸢当年就将它们收集起来,埋葬在了此地,当年这些剑至少都是圣者……”小冰凤提及此事,同样是阵阵唏嘘。

      剑冢啊,也就是剑的坟地了。

      林云脸色微变,他在心中道歉后,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越过这片区域,好些残破的建筑,埋在视野前方的沙土中。一个破旧的王座,被尘土掩埋大半,极为醒目。

      “这是紫鸢当年的王座,蕴含七种不同的武道意志,与他剑意配合下,可以释放出七道神光,遮蔽万里天空。”小冰凤盯着王座,神色复杂,颇有感触。

      林云看了眼,继续朝前走去,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拦住去路。

      “没记错的话,下面是一片火狱,有上万道炎脉,可以诞生圣火,当年本帝最讨厌这里了。”小冰凤眉头微皱,到现在都还有些忌惮。

      林云站在崖边,放眼四方,感慨万千。

      “这里……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良久,他才出言叹道。

      “可能十万年前,那场神战出现了什么变数吧。”小冰凤吧唧着嘴,轻描淡写的说道。

      林云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所隐瞒,沉吟道:“你似乎还没说过,你的真身,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

      “哼,这是本帝最大的秘密,怎么能告诉你,除非……”小冰凤双手不知何时,勾在林云脖子上,轻声道:“除非你做本帝的仆人,才有那么一丢丢可能。”

      “你想的可真多。”

      林云笑了笑,不在追问。

      这片秘境还有许多地方没有探索,不过也就这样了,不管当年如何辉煌,都成了一片荒土。

      无论找到什么,眼下都没法用到。

      转了大半圈,也就长了长见识,然后听大帝吹了半天牛。

      他对这紫鸢剑匣的期待,算是全都落空了,对他没有丝毫帮助。

      林云收回视线,弯腰将小冰凤放下来,对方却死死勾住他的脖子,努嘴道:“不要,本帝还没被抱够呢!”

      林云嘴角抽搐了下,这大帝还真当自己当小孩子了。

      “你你你,不准放本帝下来,你踢碎本帝的凤巢,还没找你算账呢!”小冰凤无暇的倾城脸蛋上,泛起片片红晕,小声说道。

      “我说,你这么快就忘了?方才谁说不要我抱得!”林云眨了眨眼,轻声笑道。

      “哼,你是本帝的仆人,就得伺候着本帝!”小冰凤理直气壮的说道。

      林云无奈,只得将她重新抱着,小丫头身体软软的,也不重,抱着也不是什么负担。

      “怕你了,这紫鸢秘境有什么办法恢复吗?”

      林云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有,你只要找齐至尊神纹,就可以让这秘境重新活过来了。”小冰凤随意回应道。

      “至尊神纹?”

      “没错,极风神纹、业火神纹,万雷神纹,天冰神纹,日月神纹,生死神纹,轮回神纹,一共七道至尊神纹。只要找齐,这地方定然可以恢复到当年的盛况,在本帝的调教下,甚至可以超过当初。”小冰凤目光灼灼,自信无比。

      “我有什么好处?”

      林云心中嘀咕,他连神纹都没法掌控,让他去寻找至尊神纹,实在无法想象。

      若无足够多的好处,实在没有太大动力。

      “哼,真是个猪头,你想想你身上就背着一个不朽圣地,洞天仙境,这等修炼速度谁能比的上你?哪怕是盖世天骄,在你眼中又能算的了什么,你以为紫鸢当年,靠什么做到圣剑斩神灵的!”

      小冰凤鄙视的看过去,目光中透着毫不留情的嘲弄。

      “好像……也就还成吧。”

      林云笑了笑,这饼画的确实够大,可想要一下就恢复到十万年前的盛况,几乎不太可能。

      所谓至尊神纹,他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找齐七道至尊神纹,有点像痴人说梦。

      小冰凤看出林云的疑惑,轻声道:“如果本帝告诉你,圣剑峰中可能就藏着一道至尊神纹呢?”

      “这……”

      林云心中大惊,难怪这丫头,一直不肯告诉自己圣剑峰的秘密。

      原来等的是这一刻,就见小冰凤得意洋洋的继续道:“你这猪脑,估计也从未想过,紫鸢剑匣中原本装着什么剑?”

      林云心头巨震,眼中瞳孔猛的一缩,紫鸢剑匣如此了得,可终究是一个剑匣。

      剑匣中原本装着什么剑呢?

      这他还真没想过,其立刻就被小冰凤的话给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