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剑匣!!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等到林云出去的刹那,剑惊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冷峻,沉默,一幅生人勿进的模样。

      那般气质和叶梓菱,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极为神奇。

      良久,剑惊天忽然想到什么,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抹少见的温和笑意。

      他方才想明白,这林云为何无端挑衅他了,还是以什么剑客的身份。

      他是以自己方式弥补之前愧疚,毕竟那日的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此间事了,互不相欠。

      无论到了何等地步,剑惊天可都是救过林云性命的,这等薄情寡义的话是不该说的。

      可林云性子清冷孤傲,尤其是面对剑惊天,更不愿意低头认错。剑惊天几次问他,是否知道去名剑大会的意义,林云都在装傻充愣。

      两个固执而倔强的人,碰在一起,想要对方服输可不容易。

      尤其是二者内心深处,皆有着剑客的傲骨,生死都无法让他们低头。

      林云便只好用自己的方式,激起自己的斗志,让他重新恢复当年三榜第一的绝世风采。

      “这小子……”

      剑惊天笑了笑,想了想,他的确好多年未在旁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风骨。

      至于巅峰剑意,更是一次都没有,上次这般骄狂还是十八年前。

      十八年前!!

      剑惊天思绪一顿,神色暮然僵硬了起来,脸上笑容骤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滴眼泪,在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这一刻他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痛苦和悔恨,还有无边落寞。

      师傅……徒儿真的对不起你。

      剑惊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痛苦和悔恨,还有无边落寞。

      恍惚间,耳畔又响起了当年的声音。

      吾辈在此立誓,终有一日,让剑宗重回圣地!

      吾辈在此立誓,终有一日,让剑宗重回天下第一剑宗!

      八千年功名尘土,九万里光芒纵横。

      皓月长存,剑宗不朽!!

      风枭枭,雨茫茫,那时年少,血还未冷……剑惊天紧闭的双目,不知何时,已有两行清泪留下。

      ……

      宗门大殿外,林云一手提着千雷,一手捂着眼睛。

      好半天后,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眼角血渍看上去颇为骇人,眼睛依旧是痛的不行。

      方才的对抗,林云可以说是败的极为彻底,种种手段,在剑惊天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到底是剑惊天,三榜第一,惹不起啊!”

      林云出言感慨,唏嘘不已。

      “哼,本帝早就和你说过了,他这种人在上古年间也是少见的很。如今不过是心有魔障,困在了龙脉,一旦打破心结,啧啧,瞬间就是天王了!”小冰凤从紫鸢剑匣中飞出来,取出一块手帕。

      一边幸灾乐祸的说着,一边替他擦拭着双眼。

      “好舒服,你这手帕上沾的是什么,真神奇,一点都不痛了!”

      林云眨了眨眼,他的眼眸重新变得清澈起来,不仅不痛,似乎还变得更为清亮了起来。

      “哼,那是本帝的口水!”

      小冰凤一幅了不起的模样说道。

      林云笑容凝固,神色有些僵硬起来,感觉眼睛都变得不自在了,吐槽道:“好恶心。”

      “你这混蛋真是个渣渣,这是本帝的凤涎,当年多少人排着队,拿出多少神物美味,就等着本帝流口水呢。你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真的是很欠揍呢!”

      小冰凤柳眉倒竖,愤愤不平的说道。

      龙有龙涎,凤有凤涎,这么说好像也是,龙涎香说起来也是世间奇物了,凤涎香好像也差不多拿去。

      这么想着林云舒服了些,可半响眉头皱了起来,瞥了瞥嘴道:“还是好恶心。”

      “你……你个渣男!本帝生气了!”

      小冰凤见他最初眉头舒展,还以为他要夸赞几句,谁知道立刻变脸,真的是太坏了。

      林云解释道:“若是凤涎香,我自然不介意,可惜你现在不是冰凤之躯,顶多也就只能算百分之一的凤涎香。所以说到底,还是口水,我说的对不对。”

      “你个渣男,还想要本帝的凤涎香,等本帝寻回真身,一口神炎喷死你!你反正不要,那就还给本帝!”

      小冰凤嘟着嘴气呼呼的吼道。

      “哈哈哈,好啊,还给你就还给你。我现在是苍龙之躯,不说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龙涎成分应该有的,来,你要多少口水,我给你多少。”

      林云眨了眨眼,笑眯眯的说道。

      啊!

      小冰凤被他说的头晕,好像是有那么些道理,可……真要的话,那不得接……接吻,亲嘴嘴了。

      她脸色顿时一片羞红,低声道:“呸,你这流氓,真恶心!”

      而后说完就往前跑去了,林云瞧她这般窘态,顿时哈哈大笑赶紧追过去。

      “大帝,别跑啊!”

      “你滚!”

      “哈哈哈,不滚就不滚,还要给你龙涎香呢。”

      “本帝不要了。”

      两人闹了半响,等回到汀风居在消停下来,林云问道:“小冰凤,你注意到没有,剑惊天每次说到师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应该是想要说师尊二字的,可每次话到嘴边就收了回去。”

      方才是这样,以前也是,这不是第一次了。

      “有什么奇怪的吗?”小冰凤白了眼林云,没给他好脸色。

      林云躺在河边草地上,嘴里喊着根青草,望着天空道:“我好奇,他师尊究竟是谁,出手就能送给他一柄千雷剑。”

      “哼哼,那也和你没关系。”小冰凤不咸不淡的说道。

      “也是哦。”

      林云稍稍失神,旋即笑了笑道:“大帝,你说他的剑意,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了?有五品剑意了吗?”

      对方的剑意太过可怕,给他的感觉当真是浩如深渊,无法叵测。

      要知道林云现在,已经是半步神霄的四品剑意了,且剑茧碎裂了两次。

      若对方仅仅只有四品剑意,按理来说,不至于给自己这么强大压迫力才对。

      “这可难说,剑意品级算是质,可如果量达到一定程度,同样可以造成极为恐怖的压制力。比如你的苍龙剑威,就可以提升剑意的量。同样是通天剑意,你若是融合苍龙剑威,旁人怕是不及你十分之一。”

      小冰凤娓娓道来,轻声道:“比如雷霆意志,或者火焰意志,或者风雷剑意,都能增加剑意的量。这老家伙,到底是五品剑意,还是其他手段加持剑意,本帝还看不太透,反正很厉害就好了。”

      林云双眼微眯,而后笑了起来。

      大帝说了多,几乎都是废话,就最后一句是重点。

      反正相当厉害就是了,且比我厉害许多倍,无法想象的厉害。有这么一尊宝藏在这,待了半年,竟然一次都没去挖也太可惜了。

      老头子的性格,肯定是懒得教人,可若是厚着脸皮去请教,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正好枯玄岛有变,这段时间好好闭关,各种加强实力的方法都不能错过。

      “这老家伙肯定有故事,十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云小声嘀咕道,他现在对这剑惊天,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好奇心。

      “反正你别在干今日这般傻事了,他心结比你想的要大,你拼着受伤想要激发他的斗志,终究只会徒劳无功。”小冰凤深深的看了眼林云,出言叮嘱道。

      林云稍稍一愣,没想到这点心事,被大帝给看穿了。

      半响,他吐出口中青草,而后将身上的紫鸢剑匣取下,目光看向剑匣,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你要干嘛?”

      小冰凤惊疑不定的道。

      “也到了该进去看看的时候,我对这剑匣中的世界,可是好奇的紧。”林云拍了拍剑匣,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想好了?”

      “早就想好啦。”

      林云平静说道。

      一旦进入其中,与紫鸢剑圣的因果将会缠绕极深,也算是正式成为他的传承人了。

      “你曾经与我说过,我所见过的紫鸢剑圣,只是他的一缕分身,真正的紫鸢剑圣可能还没死?”此疑问压在林云心中已经相当长时间了,如今将要进入紫鸢剑匣,也该正式询问番答案了。

      “那小屁孩,掌握轮回之道,可还没那么容易死。”小冰凤瞥了瞥嘴,有些恨恨的说道。

      “轮回之道?”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什么武道意志,他从未听说过。

      “现在与你说了也不明白,你既已下定决心,本帝不在多言。你以紫鸢圣火炼化此剑匣中的印记,便可自由出入其中,从今往后,你也正式算是紫鸢剑圣的传承人了。”

      小冰凤少见的一脸正色,凝重无比的说道。

      林云心念微动,丹田处那冰晶般的紫鸢花中央,紫鸢圣火犹如花蕊点缀其中。

      林云摊开手掌,拳头大小的圣火出现在其掌心,其挥手一弹。

      轰!

      圣火落在剑匣上,犹如火上浇油般瞬间暴涨,一刹那就将整个剑匣全部包裹熊熊燃烧起来。

      咔咔咔!

      剑匣表面有老旧的锈迹剥落,在圣火燃烧下,剑匣表面的纹路一一点亮,一朵古老而繁复的紫鸢花出现。

      花朵两侧,有纹路蔓延出去,宛若一对羽翼悄然舒展。

      “滴血!”

      半个时辰后,小冰凤突然开口说道。

      精血滴落之后,再无回头路可走,林云深吸口气,眸中锋芒一闪,指尖弹出一滴滚烫的鲜血。

      当鲜血落在紫鸢剑匣上时,剑匣疯狂震动起来,一个世界仿佛就此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