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剑威无敌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锵!

      华丽的剑光,照亮天际,璀璨的葬花,闪耀八方。

      这一剑,在林云手中终究被拔了出来,他苍白脸颊皮肤之下的黑色毒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暴涨,像是一条条蜈蚣要吃掉他得整个脑子。

      片刻,这蜈蚣般的黑色毒蛇,就撑满了林云的整张脸。

      他的脸,面目全非,丑陋如鬼,看的人触目惊心,全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葬花绽放的剑光有多美,他的脸,就被反衬的有多丑,不久皮肤炸开有黑色的血液渗透出来。

      种种一切,都在彰显着林云将要死了,且会死的极其凄惨。

      那是毒素将要彻底爆发,吞没林云的征兆。

      这仅仅只是肉眼能看到的,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数不清的毒素化作成千上万的毒虫,朝着林云的心口狠狠咬去。

      他的剑意太过强大,将这骨血魔毒,在转瞬间就滋养极为夸张的地步。

      可这一剑终究拔了出来,数不清的青鸾在其体内迸发出来,一道剑芒划破虚空,朝着天上的血月横扫了过去。

      “血骨魔龙!”

      与此同时,夏侯绝最后的杀招同时祭了出来。

      冷漠的声音,带着凛冽幽寒的杀意,自夏侯绝的嘴中传来。而后那高大数百丈的血骨魔龙,彻底钻出地面朝着林云飞扑过去。

      庞大的骨龙躯干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灵纹,龙爪之间更是萦绕着极为骇人的黑色魔煞。

      死亡的的气息,铺天盖地,刹那间就席卷整个战台。

      “能逼我使出这招,你也算相当了得了!”

      祭出这血骨魔龙的夏侯绝,目光绽放着血芒,脸上露出苍白虚弱的神色。他的整张脸,在此刻都显得无比阴森,狰狞而可怕。

      伴随着血骨魔龙的冲击,其所过之处,虚空出现了好些扭曲的画面。

      咔咔咔!

      地面之上,更是连绵不绝的塌陷炸裂,朝着八方蔓延。

      任谁都能轻易看出来,夏侯绝是真的要终结比赛,不想在拖延下去了。方才他的肉身,近乎被林云整个打爆,将其最大的底牌提前逼了出来。

      继续拖延下,实在不敢保证,林云还有多少手段。

      即便林云没有拔剑,也让他内心深处,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气息,甚至有不可战胜的想法。

      眼看那磅礴浩瀚的血骨魔龙杀来,林云挥出去的一剑,却是冲着血月去的。

      除了环绕在周身的十二只青鸾外,林云自身没有任何防护,且他体内的毒素正在疯狂汇聚,毒素凝聚而成的万千毒虫,已经开始撕咬心口了。

      那本就狰狞的面孔,在此般剧痛之下,已然扭曲起来。

      现场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目光都落在林云身上,不明白这人为何如此执着。

      明知拔剑必死,还义无返顾的拔出了那一剑。

      咔擦!

      葬花挥出去的璀璨剑光,于虚空中一闪而过,直接将血月斩成了两半。

      那血月像是西瓜般被破成两半,有鲜血从中溅射出来,顷刻间就化成了数不清的血雨。

      而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血月完全炸裂时,一只硕大而丑陋的黑色飞蛾出现在众人面前。

      它拍打着翅膀,有肉眼无法看见的粉末,从其翅膀上散发出去。

      而后这些粉末与天地间的星元,快速融合,眨眼间所谓骨血魔毒就无处不在无处不存。

      “我的天,那是什么怪物啊,好恶心!”

      “这太可怕了,深处其中,想不中毒都难。”

      “这是飞天魔蛾!”

      “太阴毒了,血月洞天的手段,真的令人不齿!”

      一瞬间,整个苍玄广场全都惊呼了起来,脸上俱是哗然之色,无法置信。

      噗!

      蕴含着半步神霄剑意的璀璨剑光,无情扫过,在众目睽睽下闪电般将这飞天魔蛾直接斩杀。

      唰唰!

      失去了飞天魔蛾的控制,空气中粉末,立刻如灰尘般不停的坠落下来。

      林云脸上狰狞的黑色毒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如潮水般汹涌退去。正在撕咬心口的毒虫,也仿佛失去生命般,在星元的横扫下摧枯拉朽的被斩碎。

      “到此为止了!”

      夏侯绝对此没有丝毫意外,神色波澜不惊,他就猜到,林云可能想到了破解之法。

      可那又如何?

      他的血骨魔龙已成功祭出,以林云眼下的状态,能挡不住他这一击,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响起,环绕在林云周身的青鸾,瞬间就被撞的支离破碎。

      血骨魔龙庞大的身躯,立刻就将林云湮没,整个地面在刹那分崩离析。

      瞧得此幕,血月洞天的弟子,全都悄然松了口气。他们额头之上,不知何时,早已滴满了汗水,可见方才这一战压力之大。

      夏侯绝这一击,有着碾压性的优势,那等毁灭般的攻势,近乎是摧枯拉朽般狂暴。

      不管林云的肉身有多可怕,不管他的剑道有多可怕,他刚解开骨血魔毒,绝对没时间来应付这一招。

      至少也将遭受巨创,再无一战之力,甚至陨落毙命,都极有可能!

      呼!

      夏侯绝吐出口浊气,看着前方正在肆虐的血骨魔龙,神色略显疲惫,整个人都虚弱到了极致。

      不过好在结果还算满意,无论是神龙洗礼,亦或者是圣剑山的秘密。

      都能给他带来足够的利益,让他在竞选圣子时,多出一两手的底牌。尤其是圣剑山,传说中和三千年前那场巨变有关,圣剑峰的来历极为古老。

      至于神龙洗礼,那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处,平日里只有为帝国立下极大战功的才有资格享用。

      经此洗礼之后,我在半步神丹的底蕴,至少得增加两倍。

      到那时,我晋升神丹尊者时,将会爆发出更为惊人的实力。神丹尊者榜上,也必然有我夏侯绝的一席之地!

      他心中念头转动,可苍玄府的人,却迟迟没有宣布他获胜。

      其不由眉头紧皱,冷声喝道:“事已至此,这场战斗,难道还有悬念不成,苍玄府的人难道都是白痴吗?”

      “稍安勿躁,我等都察觉到,林云还没死……”苍玄府的几名长老,有些紧张,沉声说道。

      “没死?”

      夏侯绝嗤笑道:“我当然知道他没死,可没死又如何,他林云难不成还有一战之力?赶紧宣布,我夏侯绝获胜吧,别逼我做的太绝,非要我宰了那小子!”

      苍玄府几名长老,面露为难之色,一时不知该如何决断。

      几名长老互相商议片刻,此刻宣布夏侯绝获胜,其实也没有太多不妥之处。

      无论怎么看,林云都没有一战之力,只是他终究还活着。

      咔擦!

      然而就在苍玄府有所决断之时,一抹剑光撕裂虚空,斩碎诸多岩石。

      紧接着那片碎石堆积如山的废墟中,有沉重的剑吟声接连响起,一道青色身影,背着剑匣在尘埃中缓缓走了出来。

      那道身影浑身鲜血淋淋,身躯淡薄,略显消瘦,身上紫金龙纹尽数碎裂,看上去仿佛风吹就能倒下。

      可当他抬起头时,满是血渍的脸上,掀起一抹阳光般的笑意。

      伴随着嘴角扬起的笑意,林云眉间有剑意闻名,一股剑势呼啸而去,将天地间残存的死亡气息尽数摧毁,“夏侯绝,我还能拔剑,你就直接宣布自己赢了吗?这可不好!”

      伴随着林云的话音落下,有磅礴剑势,贯穿天地,化作恢弘的光芒冲霄而去。

      属于林云的剑势,终于毫无保留的释放出去,之前他压抑的太久了。

      苍玄广场,全都被持剑走出来的林云给惊讶到了,谁都没能想到,他还能从那等反击中走出来。

      每个人都能明显感受到,林云身上的剑势,与之前大不一样。他的锋芒彻底绽放,磅礴浩瀚,恢弘如天,他明明随时就有可能倒下,可当他握着手中之剑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站在山巅,睥睨八方。

      “你这家伙……”

      夏侯绝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其眸光闪烁,神色阴冷。

      “别以为你握着剑,就真的无敌了,我能败你一次,自然能再败你一次!血骨魔龙!”

      低沉的声音从夏侯绝口中传出,方才那几近无敌的血骨魔龙,又一次从地面中钻了出来。这一次,夏侯绝被彻底逼到了极限,甚至不惜透支了本源修为,将其最大的杀手锏再度施展。

      不过没有了血月的支撑,这等杀招,到底少了些精髓,不复最初那般狰狞。

      “螳臂当车!”

      林云手握葬花,抬头看向那磅礴骨龙的身影,深吸口气,而后闪电般劈出一剑。

      “浮云十三剑,万剑归宗!”

      当此剑祭出的刹那,天地间有十三只青鸾浮现融合,与众人眼中眨眼间凝聚成一柄无上耀眼的青芒巨剑。

      巨剑光芒照耀下,仿佛一枚大日在平地间,冉冉升起。

      在那青芒巨剑的光芒,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几乎本能的眯住双眼,不敢抬头直视。

      哗!

      飞过来的血骨魔龙,在这等剑光的照耀下,犹如雪山般不停融化起来。

      不一会,就化成堆积的血水,流淌在整个地面之上。

      “夏侯绝,你输了。”

      林云抬头,看向对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刻,他脸色苍白,握剑的右手都在颤抖不停。掌心更是有鲜血,顺着剑柄,一滴滴的滑落下来。

      显然之前的对抗中,林云受伤不轻,祭出浮云十三剑的真正圣灵已达到极限。

      “不可能!”

      夏侯绝的眼中闪过抹残暴之色,他横空而起,直接朝着林云飞扑了过去。

      “不自量力。”

      林云冷哼一声,眉心处深埋的剑茧绽放,金黄色的气体全都燃烧起来。

      璞!

      他眉心顿时有光芒绽放,紫色菱形印记,与此刻显得无比妖艳。其中蕴含的茫茫剑势,像是一堵浩瀚无边的天,飞扑过来的夏侯绝直接撞在上面,瞬间就被镇压。

      扑通!

      他的身体像是被一只撑天巨手,不留情面的摁了下来,然后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死死跪在林云面前。

    【昨天写的睡着了,中午起来,赶紧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