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一十八章 向死而生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章

      日月神拳,天地同心!

      金乌和银凰同时发出鸣叫,璀璨的光芒,在林云掌间爆涌而出。上下扭曲的空间,就像光影重叠的两幅画面,那是天和地,被林云一把抓到了掌心。

      轰!

      林云的掌心立刻多出一团混沌光芒,彷如天地还未开辟,日月未分,整个世界一般混沌。

      混沌之中,蕴含着无法想象的破坏力。

      嘭!

      两大杀招,狠狠|碰撞在一起,爆发出惊天巨响。夏侯绝看似必杀的一击,在这等恐怖的拳芒之下,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咔擦!

      有金石碎裂的声音响起,却是他身后的血色龙影出现了丝丝裂缝,惊人的余波席卷八方。

      余波中携带着种种异象,整个场间一片混乱,看的人触目惊心。

      尤其是血月洞天弟子,神色皆是大震,他们恍然间醒悟过来。明白林云为何中了毒,不能拔剑,无法动用更强的剑意,师兄却还是如此谨慎的原因。

      如果方才没有动用圣血龙躯,师兄在日月神拳的轰击下,就不仅仅只是被震飞这般简单了。

      怕是当场就得重创,战力得损失三成以上。

      “厉害啊林云,同时修炼两大圣灵的武学……不过这等杀招,你又能有多少呢?我的半步神丹修为,可是随时随地,真真切切存在的!”

      夏侯绝脸色泛白,他将嘴角的血渍擦干,狰狞一笑,再度厮杀过来。

      他这话倒是没错,与人交手,修为永远都是根基。杀招一击不成,就会落在下风,除非有源源不断的杀招。

      可修为却是永远存在,只要修为足够强大,随手一击,都是旁人的巅峰杀招。

      嗖!

      明明吃亏不小,还受伤不轻的夏侯绝,丝毫没有去管体内翻涌的气血,以及微微炸裂的五脏六腑。

      他不等林云身上的异象散开,化作一抹惊鸿,瞬移般出现在林云面前。

      “死!”

      他修长锋锐,媲美金属的手指,又一次化作龙爪朝着林云面门直接撕裂过来。

      林云不慌不忙,双手结印,气海中的星魔花缓缓绽放。

      凝!

      等到对方杀来之时,手印凝结完毕,七大气海中的七朵星魔花,同时燃烧起来。

      刹那间,七七四十九重花海,在林云身后熊熊燃烧起来。每一重花海的堆叠,都让林云身上气势攀升一截,等到四十九重花海尽数绽放之时,林云身上的气势在刹那间突破了星君的桎梏。

      轰!

      他的威压,直逼小神丹尊者巅峰!

      “这……怎么可能……”

      夏侯绝瞳孔猛的一缩,眼眸中闪过抹惊恐之色,想要后退却已来不及了。

      恐怖的威压席卷而至,这是纯碎气势上的碰撞,只一个刹那,就将夏侯绝直接震飞出去。

      噗呲!

      半空中,夏侯绝又是鲜血吐出,脸色显得颇为难看。

      无尽星魔花凝聚的火海中,林云伫立虚空,他身上星光绽放,每一寸衣衫都闪耀着光芒。

      七花聚顶的加持,在星君之境,似乎还要比天魄境强上快一倍了。

      林云心中暗自思量,这是他首次在星君境,让星魔花尽数绽放燃烧。在加持剑威的情况下,居然也达到了媲美小神丹尊者的地步,甚至犹有过之。

      究其原因,可能是比起真元,星元本身更适合星魔花的。

      此刻,他浑身上下都迸发出惊人的威压,举手抬间,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

      那等锋芒,完全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已经中毒的人。

      体内的毒素,以我的血气,应该可以撑两个时辰以上。两个时辰的时间,击败对方,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不过这期间难免会有变数,这毒素还是得尽早,取得破解之道。

      林云目光闪烁间,又一次看向了天上的血月,当真诡异的很。

      七花聚顶!

      整个苍玄广场一片惊呼,无数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全都显得惊愕无比。

      传说中的七花聚顶,超级宗派妖孽,也未必可以冲击成功的境界,在林云身上居然出现了。

      他们心中的震撼,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传言是真的……”

      楚天昊怔怔失神,且这七花聚顶,比他想象中的要强许多。

      “你这家伙,手段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夏侯绝目光中出现异色,他能够清晰察觉到,七花聚顶后,林云的锋芒比之前强盛了数倍。

      即便不出剑,也能在威压上与自己抗衡,甚至是……压制!

      “让我看看你的必胜之心,到底有多强。”

      林云眼中眸光涌动,旋即,金乌九变催动。脚步在虚空中猛的踏出,嘭,刺耳无比的炸裂声响起,却是空气被他冲击的直接炸裂开来。

      一个闪身,林云就裹挟着无边火海,汹涌澎湃的杀到了夏侯绝面前。

      呼哧!

      有凌冽的剑光,撕裂虚空,林云拳出如剑,毫无花哨,凶悍无比的轰击了出去。

      砰!砰!砰!

      在这一拳之下,前方空气像是做万仞孤峰,被这一拳直接轰爆。炸裂的虚空,挤压出去,形成数不清肉眼可见的涟漪。

      “血龙破!”

      可在这等强势攻击下,夏侯绝也被逼出了自己的极限,他癫狂一笑。脚步在虚空一点,竟然没有丝毫后撤,直接迎上了林云这一拳。

      两道拳芒碰撞的刹那,像是两尊燃烧至上万度的烘炉,于沸腾不止中激烈碰撞。

      轰!

      双拳硬悍,夏侯绝又是咧嘴一笑,他本就布满龙鳞的手臂,与此刻长出了好几道锋利的倒刺。在与林云对轰的同时,不停的以反手,来攻向林云的右肩。

      他很恶毒,想要将林云右肩的伤口扩大,加快毒素的流转。

      找死!

      几番对轰后,林云眼中闪过抹狠绝之色,没有去管他这一拳,直接一拳轰击了出去。

      两条手臂在半空中交错,各自轰击向对方的右肩,嘭的一声巨响,夏侯绝肩膀上的龙鳞纷纷碎裂,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出现,鲜血不停的流了出来。

      可当夏侯绝带着倒刺的拳芒,将要落在林云右肩时,林云神色阴冷,眉间寒芒闪动。

      他右肩猛的一抖,宛若利刃般,主动迎上了那一击。

      磅礴巨力反震出去,夏侯绝被震的手臂发麻,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其人极为凶狠,受此重击,没有丝毫退缩的意味。反而心一狠,便爪为拳,直接攻向了林云的心口。

      嘭!

      拳芒轰击在林云心口的刹那,血焰圣纹直接燃烧起来,林云身上腾起阵阵火光。一百多道紫金龙纹,尽数燃烧,一瞬间他的肉身达到媲美百纹圣器的地步。

      尤其是心口要害,在血焰圣纹的加持下,坚硬到夏侯绝无法想象的地步。

      咔咔!

      他不仅没能伤到林云,反而震断了三根指骨,砰,容不得他多想,林云的拳芒直接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嘭!

      鲜血飞溅,夏侯绝的鼻梁骨立刻就断了,一口鲜血吐出,整张脸面目全非。

      林云得势不饶人,在他被轰回去的刹那,一伸手扣住对方的手腕。而后反手,将他论了起来,朝着地面死命的砸去。

      嘭!

      有阵法加持的地面,在这重重一击下,炸开数不清的裂缝。

      “林云,你不得好死。”

      狼狈不堪的夏侯绝,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痛不欲生的叫道。

      啪!

      回应他的是,林云不讲道理的一脚,这一脚踩在他的脑门上,将其直接摁在了地面中。

      整个脑袋在这一脚之下,直接被踩在了地面,那等暴力手段看的人头皮发麻。

      疯狂的画面,看的人心惊胆寒,无法想象。

      “师兄肉身颤斗,竟然输了……”

      血月洞天的弟子,瞧得此幕,全都震惊无比。就连一直,成竹在胸,对林云极为不屑的大长老陈暮,神色也变得有些慌张起来。

      浮云剑宗处,叶梓菱等人,神色也是极为凝重。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林云靠着七花聚顶和苍龙圣体,硬生生撕出来的破绽。

      若是这般手段,还无法一击致命。

      那林云的气势必将衰竭,且他的毒素也会进一步加剧,此消彼长,实力会下降的相当之快。

      咔擦!

      就在林云连续几脚,要将夏侯绝的脑袋,直接踩成烂泥时。深陷在地面中的夏侯绝身体中,传来阵阵细微的碎响,一对锋利的骨刺突然出现,直刺林云的眉心。

      嘭!

      林云出拳抵挡,依旧被这等骨刺,给直接震了回去。

      哗!

      等到那骨刺扩散开来,一股狂风席卷而至,夏侯绝从地面中飞了出来,一对血色龙翼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同时间,他面目全非的脸孔,飞快蠕动,眨眼间恢复了七成。

      这家伙是怪物吗?

      林云眉头微皱,又看了看天上的血月,感觉这血月洞天,诡异的有些过分了。

      “剑都无法用了,还能将我圣血龙躯逼到第二境,我真是小瞧你了!”夏侯绝泛着血光的双目,死死盯着林云,而后嘴角勾起了笑意,只是那张脸此刻满是裂缝,笑起来极为恐怖。

      林云深吸口气,他感受到体内毒素,依旧在缓慢的增长。

      似乎有数不清的毒蛇,朝着心口涌去,等到这些毒素凝聚的毒蛇全都咬中心口时,不死也得死了。

      此毒的关键,应该在那血月之中。

      “别想了,骨血魔毒无解!”

      夏侯绝深吸了口气,沉吟道:“若你能拔剑,我纵使底牌再多,怕也不是你得敌手。不过到此为止了,你这种怪物,真的让人害怕,一招定生死吧,血骨魔龙!”

      话音落下,他狰狞无比的笑了起来,紧接着滔天血光宛如风暴自其体内席卷而出。

      此等风暴的摧残下,天色变得极其阴暗起来,昏暗的苍穹,高挂于天的血月显得更为妖异。

      血色魔月,鲜艳如妖。

      在月光笼罩下,天地间的灵气,都仿佛被污染了一般,根本就无法吸收。

      污染?

      林云眼前一亮,豁然开朗,突然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林云,这是我最后的杀手锏,你若能挡得住,我夏侯绝向你磕头认输!”夏侯绝死死盯着林云,他癫狂一笑,笑容中,魔煞逼人。

      备选圣子,星君榜前三千。

      无论哪个身份,都不太好招惹,这家伙真是个硬骨头。

      即便眼下找到毒素的破解之法,可想要撑过他这一招,似乎也有着很大的凶险。

      咔!咔!咔!

      地面突然炸裂开来,一道长长的骨架,仿若蜈蚣般从地面钻了出来。这些骨架在血光的渲染,变得一片猩红,凝目细看,那赫然是一条血色骨龙。

      眨眼间,这具骨龙就达到了百丈之巨,有亡灵气息萦绕其中。

      噗呲!

      突然毫无征兆,林云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却是骨血魔毒在时间的流逝中继续加深了。

      本就漆黑的嘴唇,变得更为可怕起来。

      “林云,你还是认输吧。现在认输,三天之后,此毒就会自动消失。若强行接我这招,你不仅会输,还会死的极为凄惨!”夏侯绝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其身后达到百丈的血色骨龙,依旧不停的从地底衍生。

      轰隆隆!

      那骨龙的躯干,扶摇直上,冲霄而去,龙头在血月的映衬下,显得极为磅礴。

      “我可从来就不是认输的主,何况……我还连剑都没有拔。”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他伸手一招,葬花在匣中飞了出去。其左手抓住剑鞘,右手五指,紧紧的握在剑柄之上。

      锵!

      当握住剑柄的刹那,林云剑意瞬间暴涨,可伴随着剑意的暴涨。其苍白俊朗的脸颊上,有黑色的毒素,如蜘蛛网般在皮肤下面蔓延了起来。

      如夏侯绝所言,所有的武道意志,都是骨血魔毒的养料。

      “剑意越强,毒素便会愈发致命,死的也就越快,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夏侯绝盯着林云,咬牙切齿的说道,内心深处涌过一丝慌张。

      林云没有拔剑,就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一旦拔剑,很有可能同归于尽。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在自寻死路,可如果我的剑足够快,那死亡,也未必能追的上我。”

      林云仰着头,看向天上的血月,满是毒纹的脸上,闪过抹玩世不恭的神色。

      手中这一剑,却在生死之间,没有丝毫犹豫就拔了出去。

      流光闪耀,葬花出鞘,这一剑,向死而生!

    【因为不想写地狱模式,这段剧情写的很慢,晚上应该还有章,太晚的话,大家明早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