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与月争锋
     纵使察觉到有所不对劲,也没法想太多。

     对方的速度奇快无比,在血月的笼罩下,甚至还有强大的隐匿功能。

      若非林云剑意过人,可以在虚空中,感受到些许波动,光凭真元和感官,完全无法准确察觉对方的方位。

      金乌九变!

      林云血气涌动,仿若一头上古蛮兽,重比山岳。可在金乌九变的催动,这看似笨重厚实的凶兽,速度堪比惊鸿。

      蹭!蹭!蹭!

      眨眼就,旁人就只能看到闪烁的残影,无法看清林云的真身。

      血月之下,残影交错。

      轰隆隆!

      一道道巨响连绵不止,虚空中传来极为沉重的金属碰撞声,就在这眨眼间二人已交手十多招。

      好快!

      江离尘等人,看的惊骇不已,这等交手当真是电光火石之间,各自就能衍化出数不清的杀招来。

      以他的眼力,也只能勉强捕捉两人模糊的轮廓,具体出招完全无法看清。

      嘭!

      又是金铁碎裂之声响起,火光四溅,林云身上泛起阵阵紫金光芒,被对方逼出身形,退了好几十米。

      “苍龙圣体?”

      夏侯绝瞧见林云身上出现的纹路,双眼微眯,冷声道:“你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不过我这毒血龙爪,光靠肉身坚硬,可没法挡住太久!”

      其话音方落,神色变得更为阴寒起来,再度闪电般杀到林云面前。

      嗤!嗤!

      有血色龙影在夏侯绝背后若隐若现,其每次出手,都会有一道极为刺眼醒目的血色龙爪。锋锐的龙爪,萦绕着黑色的魔煞,光是气味就闻着极为难受。

      林云没有去闻,甚至连全身毛孔都紧闭了,这等气味肯定是有毒的。

      “你这小子,有够谨慎,不过光靠谨慎,可早晚都是会输的!”

      夏侯绝嘴角勾起抹笑意,眼神突然凌厉起来,林云心中一动,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可还来不及细想,夏侯绝身上的气息突然暴涨,其星相境圆满的修为,暴涨到半步神丹的境地。

      轰!

      他不在有丝毫保留,将半步神丹的修为彻底释放,一瞬间其威压达到媲美甚至超越小神丹尊者的地步。

      林云慢了一步,剑势被压制住了片刻。

      说是片刻,其实连一次呼吸都算不上,可就是这惊鸿一瞬的破绽,被夏侯绝闪电般抓住。

      其阴冷一笑,身后若隐若现的龙影,与身体在这刹那间重合。

      他先出一爪,由上往下,直取林云的头顶要害,若被其抓中,可能整个脑袋立刻就爆炸了。

      林云双目微凝,一眼就看出这是虚招,同时间眼前飞快的闪过好几幅画面。

      预测出对方,此招之后,可能发动的所有攻势。

      眨眼,林云就做出了取舍,避开头顶这一爪。噗呲,夏侯绝藏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如龙出海,泛着凌厉的寒芒,一指点在了林云的肩膀上。

      嘭!

      右肩在这等攻击下,直接被爆开一道血洞,显得极为骇人。

      看似不算磅礴的一指,实则堪比洪荒蛮牛的冲撞,浑厚连绵的巨力,同时将林云震飞了出去。

      轰隆隆!

      一击得手,夏侯绝身上半步神丹的威压,扶摇直上,愈发不可一世。

      “知道我为何有着必胜的信心了吧,小神丹尊者在我面前都不够看,你……又能算的了什么!!”夏侯绝双臂一展,得势不饶人,于血月之下横空而起。

      其目光泛着血芒,像是一头恶龙,在虚空中盯住了林云,而后如苍鹰般俯冲了过来。

      嘶!

      场间交手,让众人倒吸口冷气,仅仅几个照面,就让林云受伤,这夏侯绝真的恐怖。

      “半步神丹!这修为上的压制太强大了。”

      “林云的通天剑意,似乎有点不够瞧了……”

      “不愧是星君榜上前三千的妖孽,我辈汗颜啊。”

      ……

      各种声音响起,浮云剑宗席位上,叶梓菱等人,也不由神色微变。他们对林云充满信心,尤其是那一夜,所展现出来的惊人剑威,强到几乎让人绝望的地步。

      可完全没料到,夏侯绝竟然是半步神丹的恐怖修为,境界上的莫大优势。

      似乎让林云,无法将剑意的锋芒释放,这就有点难弄了。

      剑意,可是林云的最大底牌。

      “不好,林师弟中毒了……”

      冯章突然失声惊呼了起来,就见场中,林云在闪躲之间,偶尔露出真容的脸颊上,嘴唇变成了一片黑紫色。

      “刚才那一指!”

      叶梓菱眉头紧皱,轻声说道。

      刚才那一指,洞穿林云右肩,毒素是在那个时候渗透进血液中的吗?

      “不是那一指,是那轮血月……这等武技真的是诡异。”

      洛花的声音悠悠传了过来,连见多识广的她,都说此等武技诡异,小雨若等人脸色皆起了变化。

      “嘿嘿,夏侯师兄还是厉害了,几个照面,就让这小子吃了大亏!”

      血月洞天的弟子,瞧得场间局势,却是咧嘴笑了起来。

      “不要太小瞧那林云,这家伙的肉身真的变态,血气太过磅礴。真要将他毒死,至少得两个时辰,一时半会,还没法真正造成致命的威胁。而且我怀疑,这小子似乎提前有所察觉,做了一定的防备。”血月洞天的长老,目光如炬,看的还是十分清切。

      “那又如何,只要他找不出破解之道,他的剑意就永远无法绽放锋芒,终究还是个死字!”

      领队的大长老陈暮,却是面露不屑,并未将林云太放在眼里。

      “这是自然,我血月洞天的秘术,岂会这般轻易被破解。就算真破解了,夏侯的手段,还多着呢。”前面说话的长老,出言附议道。

      ……

      “林云,滋味如何。”

      苍玄战台上,夏侯绝颇为清秀的面孔,正笑眯眯的看着林云。只是那一双眼眸,透着冷冽的血光,看的人心底发毛,诡异无比。

      “还行吧。”

      林云耸了耸肩,从容一笑。

      只是眉宇间多了好些凌厉的寒芒,这等寒意,即便是在神龙鬼三阵时,林云也为展现出来。

      “呵呵,我还真不信你有什么破解之道,你剑意绽放的越猛,毒素就缠绕的越深。此毒名为骨血,一旦沾身,就像是女子十月怀胎,你所有一切都是养分,尤其是各种武道意志。”

      夏侯绝阴测测的笑着,颇有闲心的道:“不知道,你剑意被废之后,可还有什么手段没有?”

      林云不经意的瞥了眼天上血月,淡淡的道:“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装模作样,你当我不敢吗?你在我眼中,不过是砧板上的肉罢了!”

      夏侯绝狰狞一笑,再度冲杀过去,所过之处残影化成了一道惊鸿,在半空中经久不散。

      他话里透着极为张狂的语气,可真正出手之时,却颇为谨慎,并未有丝毫小瞧或者大意。

      “圣血龙躯!”

      将要欺身之时,其体内迸发出滔天血光,那光芒一经释放便席卷八方。而夏侯绝的身躯,则在这等血光之下,以肉眼可见的快速的膨胀,不一会就那庞大的身躯就撑破衣衫,有龙鳞浮现出来。

      密密麻麻的血色龙鳞,看上去像是盔甲般,闪烁着幽寒似铁的金属光泽。

      在这龙鳞生长间,他紧握的五指,仿佛真的变成了龙爪。那拳芒在涌动间,绽放出前所未有的血光,将天上的血月都给遮蔽了出去,刺眼的光芒,当场就让好些人痛叫起来。

      “师兄太谨慎了,占据这么大的优势,还动用了圣血龙躯!”

      血月洞天的弟子,瞧得此幕,皆惊讶的合不拢嘴来。

      在他们看来,林云已经必败无疑,师兄只需慢慢玩耍,好好戏弄他就可以了。

      “让我瞧瞧,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否则……你就安心去死吧!”

      夏侯绝抬眸看去,狠狠瞪了林云一眼,拳芒像是一颗燃烧的血色星陨,狠狠冲击了过来。

      呼!

      强烈的劲风,吹在林云脸上,他的脸颊如波浪般抖动起来。

      此招,何等之强,可见一斑。

      真的是热血沸腾的对手啊……林云心中轻叹一声,看着杀向面前的夏侯绝,他冰冷的眸中,忽然间涌动起极为凌厉的锋芒。

      下一刻,有金乌和银凰,同时间从其体内迸发出来。

      金黄色的光芒,在一息之间铺满天穹,宛若浩瀚无边的恢弘画卷,宏伟,肃穆,辉煌,神圣。银色的凰鸟,则如荡漾着月光的湖水,在顷刻间化成一片无与伦比,美到让人窒息的湖泊。

      金乌衍天,银凰化地。

      磅礴异象在绽放间,林云猛的伸手一抓,这一抓,天旋地转,风云变色,整个虚空都扭曲了起来。

      天与地,仿佛是两幅画卷,在扭动之间被其同时抓在了掌心。

      “日月神拳,天地同心!”

      光芒涌动,林云仿佛太阳中走出来的神祗,立在银色湖泊中心,迎着对方的杀招一拳轰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