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如帝亲临
    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青阳郡城,风家庄园。

      名剑大会之前,此地还是风光无限,随时都有各地赶来的剑客慕名求剑。

      尤其是那柄被封存的千雷剑,更是声名响彻,好些龙脉境大佬路过此地都有观摩一番的想法。

      大会之后,却是一片狼藉。

      不仅仅是场地,整个风家的声名,都遭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此刻,残阳如血。

      洛花和阎铁,如入无人之境,来到了风家庄园。实力相差太大,没有任何侍卫,发现洛花和阎铁的身影。

      “在那边。”

      洛花伸手一指,指向了某个山头上的殿宇。

      “不在藏剑楼嘛?”

      阎铁稍显诧异,他以为这位老太爷,应该待在藏剑楼中才对。

      毕竟藏剑楼是藏剑山庄建造的,其中烙印着各种灵纹,四方布置着种种阵法。理所应当,是风家庄园最安全的地方才对。

      如此也好,免去了不少麻烦。

      呼哧!

      二人在半空中飞掠,谁也没有理会,直指这风家老太爷所在的宫殿。

      不一会,就落在了宫殿面前。

      扑通!

      守在门前的两名神丹境长老,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阎铁弹出两道指芒昏死过去。

      以照本来的性子,这两人应该直接杀了才对,而不仅仅只是昏死过去。

      可洛花只针对具体的人,并不波及其他,阎铁也不得不收敛许多。

      蹭!蹭!蹭!

      洛花一袭白衣,头上戴着白纱斗笠,就这样一步不停的朝前方走去。每当有守卫,发现她的存在,无需她动手,甚至脚步都没必要停,就无声无息被阎铁给解决了。

      等到两人杀入大殿之时,那位头发灰白的风家老太爷,还显得颇为吃惊。

      对方端坐在一尊石台上,正在闭关疗伤,瞧见洛花和阎铁的到来,立刻便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愣了半响,旋即才惊醒过来,而后颇有深意的看了洛花一眼,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灰发老者嘴角勾起抹嘲弄之色,冷声嗤笑道:“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怎么地,还要老夫给你这个小辈磕头道歉吗?”

      他的确违背了风玄子的诺言,出城堵住了林云,甚至潜入黄家要斩杀林云的神丹尊者,也是他暗中派遣出去的。

      林云在风家所作所为,有一千条被诛杀的理由,也就风玄子能够忍下去。

      不过这并非什么大事,林云没死,千雷剑也被对方带走了。

      甚至根本就算不得事,若非洛花出现在他面前,他自己都忘记了此事。

      这小丫头却得理不饶人,还咄咄逼人的带阎铁过来,就未免有些太霸道了点。

      “是你自己出的手,还是风玄子人让你出的手?”

      洛花没有理会他嘴角的嘲弄,神情淡漠,冷冷的说道。

      “风玄子?风玄子可还管不到老夫,若他真愿意调动藏剑楼的所有力量,你和那小畜生,可以走出风家庄园?也就他这个懦夫,才会怕你这来历不明的小丫头,老夫可不怕你!”

      灰白头发老者,眼中闪过抹冷傲之色,沉声喝道。

      阎铁咧嘴笑道:“老东西,你怕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我的处境?”

      风玄子双眼微眯,嗤笑道:“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吧,天堂有路不走,自己还要过来送死。在城外我还会惧你,在这风家,你算个屁!”

      说着话,他坐下石台漂浮出一柄透着玄光的剑鞘,鞘中藏着一柄千纹圣剑。

      哗!

      当这柄千纹圣剑,彻底展现出来,他猛的起身将剑鞘紧紧握住。

      嗖!嗖!嗖!

      同时间黑暗中,有十八名天神丹尊者,手持百纹圣剑各自走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灰白老头虽然不是家主,可资历太老,在风家内部同样掌握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老实交代,你所来何事,而后跪地求饶,否则,休想老夫我尔等离去。”灰白老者握着剑鞘,以剑柄指向洛花,居高临下的喝问起来。

      一旁阎铁脸色显得有些紧张,这老匹夫居然也有千纹圣剑。

      如此阵仗,他就算铁了心杀出去,也得受伤不轻,可若是照顾洛花就有些办不到了。他的目光偷偷瞥了眼洛花,发现后者气息平静,泰然自若,完全没将周遭威胁放在眼中。

      “我来找你借一样东西。”

      洛花语气平淡,同时步履朝前缓缓走去。

      “借什么东西?”

      灰白老者双眼微眯,打量着洛花,脸上尽是嘲弄之色。死到临头,还敢这般镇定,倒是有骨气的很。

      “借你人头一用!”

      灰白老者,闻言一怔,旋即大笑起来了。

      “很好笑嘛?”

      洛花说着话,将头顶的白纱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一张绝色倾城的脸,风华无双。

      “难道不是嘛……”灰白老者楞了片刻,方才冷声笑道,只是话音未落就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极为惊人的力量。

      像是某个封印被破开,她站在平地之间,却仿佛是女帝君临天下,有无上威压让人无法抗衡。

      有帝王之威,骤然暴起。

      扑通!

      周围的天神丹尊者,脸色极为痛苦,直接双膝着地,匍匐着跪了下去。

      咔咔咔!

      风家老太爷,顿时间脸色苍白,感觉膝盖正承受着无法想象的压力。

      后方阎铁惊的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不是洛花的力量。这是封印在她体内的力量,可这股力量的威压之强,他生平罕见,甚至找不到能与之媲美的。

      连他内心深处都忍不住在惶恐,想要匍匐跪倒在地,这太可怕了。

      不等风家老太爷有所反抗,洛花手中白纱斗笠飞了出去,蕴含着刺眼的白光,一闪即逝。

      那光芒太过刺眼,以至于阎铁都有些没看清,等到视野恢复正常后。

      洛花已转身重新戴上斗笠,他隐约间看到了半张,完美无瑕的脸,美到让人惊心动魄。扑通扑通,阎铁心头狂跳,他无法想象,那张完整的面孔将会是何等绝色。

      咕隆咕隆!

      白纱斗笠看不到血迹,可风家老太爷的人头,却是在白光过后滚了下来。

      哗!

      阎铁感觉到一道目光,透过白纱斗笠,落在了自己身上。顿时心中一凛,鬼使神差的跪倒在地,拱手道:“属下,见过洛公子。”

      “你不是我的属下,我也不姓洛,你不用向我下跪。”

      洛花淡漠的说道,她朝前走去,许久方才有声音飘来,“将九颗人头,全都挂在青阳郡城的城墙上,让来往过路的人,全都可以见到。”

      “好勒,洛公子放心,这等事情,我老阎最拿手不过。”

      阎铁起身咧嘴笑道,只是想起方才一幕,也是后怕不已。不知道为何,就跪倒在了地上,难道提前察觉到了某种威胁。

      见过她的真实面貌,就非死不可?

      可我好像也没见到,就惊鸿一瞥罢了,阎铁心中暗自嘀咕,不知道那傻小子,见过她的容貌没有。

      应该见过吧,若不然也不会为他杀这么多人,这可是龙脉境的大佬。

      尤其是风家这位老太爷,可是青阳郡城响当当的人物了,当他的人头挂在城墙之时,所造成的轰动将会无法想象。

      阎铁总觉得,这洛花其实根本就看不上这些人,所谓龙脉,在她眼里似乎也就稀疏寻常的存在。

      她如此做,应该是为了给造成某种威慑,让其他大佬没法仗着修为欺负林云。

      因为她自己的身份太过特殊,无法公开,这小子的命真好。

      长的帅就是好啊,我老铁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倜傥的一号人物,咋就碰不上这等绝色呢。

      阎铁一边宰着剩余的天神丹尊者,一边收拾着人头,脑海里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着。

      与此同时。

      满头白发的风玄子,风小鱼,风星阳,以及守护风小鱼的那名龙脉境灰衣老者,四人待在藏剑楼的最顶层,这里是整个风家最安全的地方。

      纵使圣人来袭,也难以短时间攻破,因为藏剑楼本身就是一座千纹圣器,这是一座圣塔。

      风小鱼和风星阳,神色紧张,皆是大气都不敢踹。

      他们昨夜就被接了过来,无论是询问风玄子,还是灰衣老者都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可在风玄子身上,两人都能明显的感受到,事情不简单,他两是被接到此地保护了起来。

      忽然,风玄子睁开双目,扭头朝窗外看去。

      风小鱼眼中闪过抹异色,连忙站到窗前,就见一道白色身影在远方划过天际,正是她心中梦魇般的存在洛花。

      在洛花身后,还跟着一个邪修,血色长刀扛在肩上,右手着提着一个人头。

      “老太爷!”

      风小鱼脸色大变,疯狂倒退,吓得失声惊呼起来。

      那是风玄子的大伯,在风家辈分最高,不过与风玄子关系并不好。因为风玄子的父亲,当年和他竞争家主的位置赢了,后来风玄子成为天玄师自己执掌了风家,就更没这位老太爷什么事了。

      可他的死,还是吓着了风小鱼,让这位风家的小公主无比之惊恐。

      风星阳更是瑟瑟发抖,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他实在忍不住道:“老太爷就这么死了吗?”

      风玄子神色冷漠,淡淡的道:“我已经警告过他了,非要出手自寻死路,无需理会。”

      “这女人究竟什么身份?”风小鱼惊恐的问道。

      风玄子看向风小鱼,眼中露出宠爱之色,温言道:“鱼儿,在青阳郡城你是风家的小公主,可这世界太大了,有些人是我们无法招惹的存在。这次爷爷照顾不了你,也希望你之后能成熟些,爷爷老了,没法顾你一辈子的。”

      话语之间,风玄子神色显得落寞而苍老,名剑大会之后,他的许多雄心都被磨灭了。

      “爷爷,小鱼知道错了,我以后都不任性了。”

      风小鱼瞧见爷爷苍老的模样,心中难受,鼻头一酸,连忙上前宽慰道。

      她此刻方才惊觉,自己到底给风家惹下了什么灾祸,若不是爷爷还在,整个风家可能都要没了。

      “不怪你,不怪你。”

      风玄子神色温和,面露笑意,不管这小孙女在外面闯了什么祸,在他心中拥有都有着无法取代的地位。

      “此间事了,你和星阳一起去藏剑山庄吧,你长大了,也该走了。”

      风玄子安排着一些事情,尤其是叮嘱风小鱼和风星阳,不要想着报仇。此间事,本来就是风家错了,对方愿意讲规矩,只针对出手的人,没有波及其他任何人。

      已经很不错了,不算是最坏的结局。

      许久,一直保持沉默的风星阳才问道:“这洛公子到底什么来头,她不说,爷爷也不能说嘛?难道比藏剑山庄,来头还大。”

      “她若真说,风家早就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生了。她不说,我自然不会说,你也别问。”

      风玄子瞪了风星阳一眼,十分凝重的盯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