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后生可畏
     天碎之声,响彻四方。

      所有人不由自主就抬头看了过去,一柄血红色的长刀,宛若远古凶兽的獠牙,悬挂在苍穹之上。

      惊人的魔威,从血色长刀中扩散出去,仿佛凶兽张开了嘴极为狰狞。

      这是一柄魔道圣兵!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这柄长刀,怎么看着如此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想起来了!

      林云张了张嘴,记起来在哪见过这柄刀了,脸色不由微变。若真是如此的话,怕是来者不善,又是个狠人。

      “嘿嘿,阎某来了!”

      正在林云思量之际,天穹间响起大笑之声,从天之裂缝中出现的身影。闪电般飞掠而出,一把抓住血色獠牙般的长刀,化作一道惊鸿冲天而落。

      嘭!

      等到落地之时,地面在颤抖中,一股魔威释放了出去。

      “天煞楼第七楼护法阎铁,奉楼主之命,见过洛公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老者,咧嘴一笑,神色恭敬的行礼。

      林云和白长老皆露出诧异之色,不由自主的扭头朝洛花看去,这不是之前在第三层天,拦住他们的那名魔道强者嘛。

      当时对方正在以雷云淬炼圣兵,见到几人的星玄鸟后起了歹意,想要强行勒索。

      还好洛花一眼认出对方的来历,而后以剑宗相逼,让对方知难而退。

      眼下,却出现在了几人面前,成了洛花的援兵。

      世间之事,当真不可预料。

      洛花微微点头,平静的道:“起来吧。”

      阎铁起身打量了洛花一眼,心中暗道,还好当初没收敛了出手的想法。这女人真的是手眼通天,竟然能直接联系到楼主,让楼主下令听命于她,不可有丝毫怠慢。

      他目光扫了圈,笑道:“看来大家还是有点羞耻心的,知道抢夺后辈兵刃不好。你们这群正道武者,就是屁事多,喜欢就抢呗。阎某这柄血牙刀,比不上陌氏一族的千雷剑,可也算是千纹圣兵了,不知道几位有兴趣没有。”

      方才还高高在上,倨傲无比的九道身影,在阎铁出现后集体变成了哑巴。

      一个个心中巨震无比,实在无法想象,这等魔道高手为何会听命于洛花差遣。天煞楼,可是荒古魔域中的超级宗派,论实力底蕴可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咦,这不是风家的那位老太爷嘛?”

      阎铁突然眼前一亮,目光锁定在九人中的一道身影中,咧嘴嗤笑起来。

      哗!

      旋即毫无征兆,抬手就是一刀劈砍了过去。

      其手中千纹魔刀被催动的刹那,有耀眼的血光撕裂苍穹,林云伸手挡在了眼前。

      等到视野恢复正常时,那笼罩着朦胧黑雾的人影,露出真身,手中长剑被直接斩成了两半。那是一名极为苍老的灰衣老者,身上弥漫着可怕无比的气息,眼下却被人直接劈飞。

      胸前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横流,伤口深可见骨。

      林云向此人看去,发现对方容貌,依稀间的确和风玄子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又是风家的人!

      被当众揭穿身份,这老头神色羞愧转身就走,其余人影皆有些不自然的退后了许多步。

      他们的目光,落在阎铁的那柄血牙刀上,内心深处都显得颇为忌惮。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横空而起,知道奈何不了阎铁,便没有丝毫逗留下去的意思。否则被对方揭穿身份,到时候免不了一番尴尬,落得个强抢后辈圣兵的名声。

      “啧啧,抢东西很丢人嘛,一个个跑的这么快。”

      阎铁瞧着这帮人远遁的身影,贼兮兮的笑道,对魔道武者来说杀人夺宝再正常不过了。

      远处青阳郡城赶来的翘楚,皆被阎铁的实力给震撼了,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尊大魔头。手持千纹圣兵,助阵林云,这样一来怕是谁也不敢打他主意了。

      “大麻烦来了。”

      九道身影都撤走了,阎铁却是眉头紧皱,握着血牙刀的手反而更紧了。

      还有强敌?

      林云心中微顿,连阎铁这等狠人都忌惮,这来的又是谁。

      一柄千雷剑,麻烦真的是源源不绝,不杀几个人怕是很难起到威慑作用。

      林云心中这般想着时,远处有无尽的剑意,滚滚而至。一道身影在视野尽头出现,绽放出太阳还要炫目的剑光,旋即,仿若瞬移般呼啸而至。

      轰!

      凌冽的剑风,吹得林云睁不开眼,眉心处深埋的剑茧感受到了庞大压力。

      等到双目睁开,一名身着白衣的老者,仿若仙人般出现在几人面前。

      “老夫,天绝城柳天一。”来人自报姓名,目光一扫,而后笑吟吟的落在林云身上。

      天绝城!

      后方拥挤的人群中,立刻传来一片哗然之声,那是剑帝开辟出来的道场。

      呼哧!

      公孙炎火急火燎的从人群中赶了出来,其神色紧张,压抑住兴奋之色,快步上前拱手道:“晚辈公孙炎,见过柳前辈。”

      柳天一点点头道:“剑帝一脉外门弟子中,你算是相当不错的苗子了,老夫之前就听说过你。”

      公孙炎神色顿时兴奋无比起来,说起话来,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旁人虽然一直说是他剑帝一脉的弟子,可其中真实差距,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附属势力就就是附属势力,和真正在天绝城中修炼的弟子比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可眼下无疑是个大好机会,只要这位前辈开心了,带他去天绝城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柳天一仅仅只是礼貌性说了句,目光便全都落在林云身上,视线落在林云眉心时,眼眸深处更是闪过抹不易察觉的惊诧之色。

      “你就是林云了吧,有没有兴趣,入我剑帝一脉?”柳天一看向林云,缓缓开口说道。

      在一旁笑个不停的公孙炎,瞬间傻眼了,脸色显得极为僵硬。

      他辛苦叫来的天绝城长老,居然刚见面,就直接邀请林云进入剑帝一脉了。

      “天绝城中有许多如你一般优秀的剑道翘楚,其中不乏,比你更为强大的存在。你的剑道潜力,只有在天绝城,只有在剑帝一脉的指导下,才能得到真正的展现。”

      柳天一看向林云,继续说道,眼中露出颇有兴致的神色。

      一时间,人群顿时轰动了起来,这可是一步登天啊。出城之前,好多人觉得,林云能否保住性命都难说。

      可事情却接二连三的峰回路转,到现在,剑帝一脉的长老。仅仅只是见了林云一面,完全没有任何深入了解,就直接邀请他加入天绝城。

      “这家伙,运气真的绝了!”

      宫浩然眼中露出嫉妒之色,愤愤不平的说道,真的是太逆天了。

      赵岩笑道:“公孙炎吐血的心都有了,他之前可是信誓旦旦,觉得自己能趁此机会加入天绝城的,白白做了嫁衣啊!”

      “没兴趣。”

      可谁知道,林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拒绝了。

      噗!

      好些人没忍住,差点直接喷了出来,我的天,这林云太拽了吧。

      “喂,你小子不会连九帝是谁都不知道吧?”就连阎铁都皱着眉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充满不解之色。

      剑帝多牛掰啊!

      三千年前那个群星璀璨的时代,唯一以剑封帝的存在,他开辟的道场更是无数剑客梦寐以求的剑道圣地。

      这小子居然直接给拒绝了。

      “他是我浮云剑宗的弟子,老前辈还请自重一点!”

      白长老面对这柳天一,神色肃穆,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语气中压抑着一股愤怒。

      “浮云剑宗?”

      柳天一眉头微皱,略显不解,他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宗门。

      “长老,这是剑宗的附属势力……”公孙炎上前,在其耳边小声说道,其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恕我唐突了。”

      柳天一语气变幻,不在多言,言语间不负方才的亲近,变得客气了许多。

      客气,也就意味着距离。

      林云稍显诧异,转念一想,这剑宗莫非和剑帝一脉还有什么恩怨不成。

      事实上的确被他猜对了,只是其中因果,等他到了剑宗方才明悟。剑宗与剑帝一脉,何止是恩怨,恩怨二字远远不够形容两派的瓜葛。

      “听说小友取走了千雷剑,柳某对陌氏一族的宝物向来痴迷,尤其是陌氏一族打造的宝剑。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用相应的宝物与你交换,绝不让你吃亏。”

      柳天一回到此行正题,目光落在林云身上,轻声说道。

      “这剑是我们掌教的,林云还做不了主,老前辈若是有兴趣,可以陪我们走一趟浮云剑宗。”白长老率先开口,轻声笑道,他这是想让对方当免费保镖。

      “这么麻烦的吗?”

      柳天一眉头微皱,轻声道:“小兄弟,我可以看看千雷剑嘛?”

      “这个没事。”

      林云将千雷剑取出来,大大方方的递了过去,倒也不怕对方直接抢走。

      公孙炎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这家伙心真大。

      林云见对方兴致勃勃,握在剑柄上,很自然的就要将千雷剑拔出来,出言提醒道:“看看就好,你拔不出来的。”

      公孙炎嘴角抽搐了下,这家伙已经不是心大了,完全就是欠收拾。

      当即瞪了眼林云,冷声道:“林云,你这嘴还是收着点好,区区一柄圣剑,我剑帝一脉的长老,岂有拔不出来的道理!”

      柳天一和蔼的笑道:“不碍事,对寻常龙脉境来说,这千纹圣剑真未必能拔出来。可对老夫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小……事……一桩,罢……了。”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尝试着拔剑,笑容渐渐消失,神色愈发僵硬。

      等到罢了二字说完,千雷剑藏在鞘中,纹丝未动。

      场面沉寂,柳天一的神色有些尴尬,至于公孙炎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无比后悔刚才说出去的话。

      “让开下。”

      柳天一神色凝重起来,他伸手握在剑柄上,轰,一道接着一道无形的龙脉,在他背后缓缓展开。

      轰隆隆!

      眨眼间,那龙脉就达到了九脉之多,天地风云色变,磅礴剑威席卷而出。

      “这老小子实力好强!”

      阎铁在心中嘀咕了声,眼中闪过抹忌惮之色。

      轰!

      还没完,柳天一体内迸发出刺眼的剑光,剑光凝聚成光柱从他身上冲霄而去。

      咔擦咔擦!

      仅仅只是这等剑光,就直接将两层天都给捅破了,骇人的剑威逼的人有些睁不开眼了。

      可那千雷剑,却依旧纹丝未动,连一寸都没有被拔出来。

      这怎么可能!

      公孙炎张大嘴,彻底傻眼,直接就愣住了。

      林云心如止水,这剑的脾气可不是一般大,连他体内那柄断剑都不服。可想而知,岂会在一个龙脉境面前屈服,柳天一有点高估自己了。

      “我来吧。”

      林云见对方确实无法拔出,横空而起,上前说道。

      “你行?”柳天一,目光闪烁,有些怀疑。

      他话音还未落下,林云笑了笑,接过千雷剑,稍稍用力便将剑身拔了出来。

      一抹白光绽放,吞吐着凌冽的寒芒,剑光出鞘,仿佛是一条龙被林云给放了出来。

      扑面而来的剑风,吹打在柳天一脸上,其目光呆滞了片刻,方才叹道:“后生可畏,告辞!”

      说完,拂袖而去,片刻也没有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