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别吓我!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又要试剑了吗?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他能明显感觉到,好些人看他的目光多了丝其他的味道。

      毕竟,他之前将焚炎剑给“折断”了,给众人造成的心里冲击到现在都还残存。

      那画面可是美如画,接近千纹圣兵的焚炎剑,就这样生生在众人面前给断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剑柄。

      难免不让人多想,千雷剑不会再断了吧?

      林云心中嘀咕一声,这帮人说不定,还真比较期待他将千雷剑也给折断了。

      他猜的没错,当八凶锁魂阵解除后,众人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此事。

      飞天台上,赵岩等人都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之前焚炎剑断的较为突兀,让许多人都没怎么看明白。

      如今千雷剑出现了,可不能错过任何细节。

      “千雷剑该不会也断了吧。”宫浩然面露笑意,出言调侃起来。

      赵岩瞪了他一眼,道:“乌鸦嘴,你还是少说几句吧。”

      焚炎剑可没法和千雷剑比,一个百纹圣兵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百纹圣兵。千纹圣兵的价值大不一样,何况还是陌氏一族的千纹圣兵,龙脉境之上的存在都难保不会动心。

      应该说已经动心了,方才数不清的讯息传出去,说也不知道风家外面藏了多少人。

      “放心吧,千雷剑不可能断的,我也就开个玩笑罢了。”宫浩然一笑了之,内心深处,也觉得千雷剑不可能断。

      何况,林云也没有折断他的理由。

      林云站在广场中央,诸多议论之声,难免传入耳中。

      看来这帮人是认定了,焚炎剑是他故意折断的,就是为了给风家一个下马威。

      “呵呵,这帮土鳖,真是没啥见识。林云,你去把千雷剑给断了,让他们知道你断剑之躯的厉害!”大帝的声音,在紫鸢剑匣中,笑嘻嘻的传入他耳中。

      林云懒得说话,没有搭理她。

      其实没有谁规定,他一定要将此剑拔出来,之前的焚炎剑比较特殊。

      是风玄子想要显摆,非逼着林云试剑,好让世人知道他锻造出了怎样一柄名剑。

      林云眼下有自己的考量,他对自己的断剑之躯,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如今可以摸索出一些规律,品质越高的剑,断裂的时间就越长。

      品质差的剑,握在手中就直接断了。

      像焚炎剑其实持续了断时间,才突然断裂的,他自己当初还以为断剑之躯失效了。

      如果是千雷剑的话,或许持续的时间更长。

      姑且试试吧,看看自己的想法究竟对不对,反正这剑也不是他的。

      给老头子带个剑柄回去,好像……也没啥不妥。

      林云目光闪烁,一念及此,心中再无负担。

      嗖!

      他横空而起,朝着水池上方的千雷剑,闪电般飞掠而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呼吸之间,将千雷剑的剑鞘握在了左手上。

      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岁月绵绵,厚重沧桑。还未拔剑出鞘,林云就能想象的出,这定是一柄绝世好剑,远在焚炎剑之上。

      林云心中早已打定主意,打量片刻,右手就握在剑柄上用力拔了起来。

      嗡!

      可结果有些尴尬,林云脸上露出吃力之色,剑身却纹丝未动,并没有丝毫出鞘的意思。

      “怎么回事?”

      “这柄剑难道还得认主不成?”

      “林云好像没得到这柄剑的承认,修为太低了的原因嘛?以他的剑道造诣,不可能得不到承认的……”

      顿时哗然之声四起,众人目光中皆露出疑惑之色。

      剑达到一定的品级,肯定会有自己的脾气,也就是所谓的灵气。得不到它的承认,无法拔剑出鞘,是相当正常的事。

      可发生在林云身上,就有点蹊跷了。

      他可是闯过了神龙鬼三关奇才,若论剑道造诣,别说同辈无人能比。神丹境的强者,也都比不上他,甚至连提鞋都不配。

      “小冰凤,怎么回事?”

      林云眼中闪过抹疑惑之色,暗中给大帝传音。

      “有点意思,这剑来头不小啊,对你挺不服气的。”大帝的声音透着丝俏皮,悠悠笑道。

      “不愧是那老头子的佩剑,脾气还真大!不服气,那我还偏要把你拔出来不可,看你究竟有啥好威风的。”

      林云立刻就想到了浮云掌教,想到对方是个臭脾气,连剑的脾气也这么臭。

      小冰凤心中吐槽道,你这脾气,还不是一样的倔。

      哗!

      苍龙圣天诀催动,林云浑身气力涌动,心口处的苍龙印绽放出光芒,将身上的一百道龙纹尽数激活。

      轰隆隆!

      瞬时间,林云体内气力奔腾涌动了起开,气血浩如江河,沸腾不止。

      一道又一道的龙纹,朝着他的手腕灌注了过去,让他的右手爆发出媲美龙爪般的恐怖气力。

      天穹间沉雷滚滚,属于苍龙圣体的异象,接连不断出现。

      林云眉头紧皱,脸上露出极其吃力的表情,牙关紧咬,额头有汗水渗透出来。

      咔擦!

      僵持许久,这柄千雷剑终于拔出一寸,立刻有刺眼的电光照的人睁不开眼。轰,茫茫无际的雷云,一个刹那间就蔓延到遮天蔽日的地步,方才明亮无比的阳光,瞬间荡然无存,天色一片昏暗。

      一股磅礴无边的威压,席卷而出,青岩广场上所有剑客都在内心深处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惧。

      “我的剑意不受控制了……”

      飞天台上,赵岩面色哗变,他惊恐无比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剑意,对那千雷剑出现顶礼膜拜的想法,他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不受控制的要单膝跪地。

      不仅仅是他,除了龙脉境以上的剑客,其余人剑意都不受控制了。

      轰!

      林云大喝一声,将此剑彻底拔了出来,数不清的闪电撕裂虚空。

      千雷剑闪耀夺目的剑身,爆发出可怕的威压,同时间林云身后出现一道金色的光点。那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四方蔓延出去,不一会衍化出一道极为复杂繁奥的纹路。

      那是一道完整的神纹!

      扑通!

      所有龙脉境以下的剑客,全都跪倒在地,脸色苍白,一个个都显得难受无比。

      仿佛心脏被无形的手死死拽住,只要稍稍用力,心口就会直接撕裂而亡。

      “神纹!!”

      有人抬头看去,发现林云身后闪耀的纹路后,眼中皆露出无比震惊的目光。

      难怪风家不愿意将此剑交出去,明明都闯过三关了,风玄子还要当众耍手段。这柄剑的核心纹路,烙印的已经不是圣纹,而是一道完整的神纹。

      很难想象,在圣兵上竟然可以烙印神纹,什么样的材料又能承受的住圣纹。

      千纹圣兵!

      放眼整个天下,怕谁没有几柄千纹圣兵,可与此剑争锋。

      “这剑有成为神兵的潜力……”紫鸢剑匣中,见多识广的屠天大帝,也是颇为震惊的说道。

      就算是上古时代,想要将神纹烙印在圣兵上,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黄金盛世覆灭后,神纹之道已然失传,如今还能掌握的神纹的实力寥寥无几,也不够完整。

      “老头子运气真好。”

      林云看着千雷剑,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这的确是柄绝世好剑,所有剑客的终极梦想,怕也不过如此了。

      且这柄剑极为纯粹,若是修炼掌握雷霆意志的剑客,有幸得到此剑。那真是不得了,实力将会跨越好几个层次,雷霆剑意将会得到无法想象的加强。

      说起来,我也是掌握雷霆意志的。

      他领悟的是苍龙剑威,可苍龙本身就掌管风雷,有此剑相助,他的苍龙剑威同样会暴涨。

      嗡嗡嗡!

      紫鸢剑匣中,葬花剑很不满的颤动了起来,像是在埋怨着什么。

      哈哈!

      林云笑了起来,葬花吃醋啦。

      千雷虽好,可我终究只爱葬花,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抛弃你的。

      一人一剑心意相通,葬花感受到林云的心意,立刻安静了起来。

      咔擦!

      就在林云沉醉于千雷剑的风采中时,他身后若隐若现的神纹出现丝丝裂缝。小冰凤急忙传音道:“快,快,快。赶紧松手,剑,剑,剑要碎了!!”

      林云惊醒过来,吓得了一跳,赶紧将剑送入鞘中。

      可这剑似乎脾气上来,与林云的断剑之躯较劲,送入鞘中的过程极为煎熬,比拔剑之时还要慢上许多。

      晃荡!

      林云体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静的“断剑”,在那漆黑神秘的空间中,闪烁着幽寂而冷漠的寒芒。

      咔!咔!咔!咔!咔!

      身后那完整的神纹,碎裂的痕迹愈发明显,千雷剑的剑身则绽放出愈发耀眼的光芒,彷如火焰般汹涌燃烧,不停的吞吐着电光。

      天地间的异象,变得极为可怕起来。

      仿佛有两种可怕的凶兽,正在暗中交锋,这下连贵宾台上那些龙脉境的大佬都受不了了。

      他们脸上露出吃力之色,双腿不受控制的弯曲下去,一个个抬头看向空中,目中尽是无法置信的神色。

      放眼看去,青岩广场上的所有人,几乎全都跪倒在地。

      唯有一袭白衣的洛花,抬头看去,白纱斗笠下的倾城容颜上,露出些许疑惑的神色。

      看了看身旁,跪在地上无比吃力的白长老,洛花伸手搭在了对方肩上。

      哗!

      白长老如释重负,他急急忙忙的起身,擦了额头的汗水,踹着气道:“洛公子,这是怎么了……”

      洛花不太确定的道:“那柄剑……好像要断了。”

      扑通!

      刚刚站起来的白长老,脸色一白,吓得重新跪倒在地。

      我滴个个乖乖,可别吓我,这可是烙印了神纹的千雷剑啊!白长老欲哭无泪,掌教若是知道后,那还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