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阵破!

      神龙鬼最后一关,四位天神丹把守的四玄阵,也在林云手中给破掉了。

      战斗之惨烈,超乎众人的预料。

      此刻青岩广场中所有人的心情,全都无法平静,那横旦在虚空的青芒巨剑,实在太过恐怖。

      青芒圣灵,谁人能挡?

      林云展现出来的剑道天赋,让在场所有人都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即便是之前败在林云手中的公孙炎,也是难受到不行。

      收!

      林云心念微动,天穹间伫立的青芒巨剑,缓缓遁入其体内。

      当光芒消散的刹那,那弥漫在天地间的可怕压力,方才骤然消失,在场青年翘楚全都如释重负。

      看着地上三具无头之尸,林云心中琢磨着,他是不是低估了青芒圣灵的威能。

      这在天魄之境,可能是完全无法解决的存在?

      想想还真有可能,不管是谁,哪怕是龙脉境的大佬,将修为禁锢在天魄境,可能都没法面对青芒巨剑。

      他只是祭出圣灵,还未施展浮云十三剑,这几名老者就被圣灵之光刺瞎了双眼。

      那是此剑的锋芒太过锐利,天魄境的护体真元,根本就无法抵挡,也就无法直视。

      原本林云想着,以一敌四应该是必死无疑,现在看来或许想错了。如果提前祭出浮云十三剑的真正圣灵,可能不会弄得如此惨烈,差点一不小心就直接陨落了。

      方才若是再迟一点,将三柄剑逼出体内,他可能就真的已经死了。

      青芒巨剑的第一次实战,终究还是不太熟练,倒也情有可原。

      而且这世上也没有如果,也许没斩杀风天元,自己根本就没机会祭出圣灵。毕竟这老家伙,阴险毒辣的很,从始至终都在不停地骚扰自己。

      关键对方的陨星剑法,还十分难缠,稍不注意就被其给封禁了。

      收回思绪,林云吞下没涅槃丹,而后伸手封住心口出的伤口血脉。那三道剑伤,可谓是触目惊心,直接对穿的窟窿鲜血就没有停过。

      残留的剑意,更是无时不刻,都在冲击肆掠着五脏六腑。

      好几根肋骨直接就被碾成了粉末,稍稍一动,就痛不欲生,让人难以忍受。

      嘭!

      林云封住伤口后,运转真元,将几名白发老者残留在体内的剑意尽数驱逐出去。剑气沾染着鲜血,从毛孔中迸发出去,直到此时众人方才如梦惊醒。

      嘶嘶!

      他深吸口气,苍白的脸色多了丝血色,伤势总算是彻底稳住了。涅槃丹开始发挥作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身上伤势快速复原。

      青岩广场上的众人,直到此时,方才如梦惊醒。

      “刚才那是什么?”

      “太刺眼了,完全无法看清……”

      “呵呵,你还敢看?”

      各种哗然之声,接连不断响起,目光落在已成剑冢的青岩广场中心,依旧难掩心中震撼。

      飞天台上,公孙炎惊愕半响,方才失声道:“那是浮云十三剑的真正剑灵!”

      浮云十三剑在整个东荒都颇有声名,可谓显赫一时,曾经有人以浮云十三剑扫平了东荒同辈高手。

      许多人慕名前往圣剑峰,可惜都少有收获,无人能够重现当日的辉煌。

      公孙炎见多识广,稍稍失神,很快便想起了那青芒巨剑的来历。台上其他风家弟子,一个个如丧考妣,面如死灰,两眼无神,完全说不出话来。

      今日,这般打击对他们而言,确实太重了些。

      数不清的目光落在林云身上,不仅是风家府院,还有好些藏在远处的强者都在暗中观察。

      “三关已过,我应该可以拿走千雷剑了吧!”

      林云深吸口气,看向台上的风玄子,话语之间并没有多少客气。到这般田地,他与风家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甚至在心中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能给,给了风家就完蛋了。”

      “千雷剑都留在我们风家十八年……这可是我们的招牌,招牌没了,根基也就毁了。”

      “楼主,三思啊!”

      一群风家长老声音沙哑,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他们不敢说的很大声,可在场之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虽说这等行为很是不耻,可众人大部分都能够理解,换做自己处在风家的角度,也未必真的愿意将千雷剑交出来。

      可这毕竟是藏剑山庄立下的规矩,不是一个风家能做主的。

      如果风家不将千雷剑交出去,那遍布昆仑的其他藏剑楼,是不是也可以不交。那藏剑山庄享誉昆仑的盛名,怕是要大大折扣,到时候问罪下来风玄子也撑不住。

      况且,这十八年来千雷剑的存在,也为青岩藏剑楼争取了好些声名。

      对藏剑楼来说,名声就是生意,其中好处不知道多少。

      “洛公子,这风玄子要是不交千雷剑怎么办?”白长老瞧着沉默不语的风玄子,有些担忧的说道。

      “由不得他。”

      白纱斗笠下,洛花的话语,极为罕见的流露出一股情绪波动。

      只是这股情绪波动,让白长老有些不寒而栗,这洛公子一直不言不语,却不知道何时生了如此大的气,居然连杀意都无法克制了。

      所有人都在等风玄子做出决定,风家的人在等,来自荒古域的世家在等,闻风而来藏在暗处的强者在等。

      剑冢之中,林云同样在等。

      “藏剑山庄定下的规矩,老夫可没权利去改,不过……”

      风玄子话锋一转,沉吟道:“这次风波太大,我风家不仅损失了诸多圣剑,还死伤多人,我二弟也惨死其中。我风家需要好好休整一番,三天之后,你再来取风雷剑吧。小兄弟,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露出失望之色。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无懈可击,可三天时间变数太多,谁能保证三天后林云还能活着?

      偏偏这话,还找不出太大的破绽,他风家死的人确实有些多。

      姜还是老的辣,这千雷剑估摸着还得留在风家了,林云怕是没法来取了。

      风天元死后,风玄子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古井不波,面对林云也没有丝毫怒意和杀心暴露,冷静的令人发指。

      可谁都清楚,这种人肯定是最可怕的,咬人的狗永远叫的不凶。

      林云稍稍一愣,旋即自嘲一笑。

      他算是对方的无耻给惊呆了,不仅要婊子,还要给自己立个贞洁牌坊。

      既不想将千雷剑交出来,又不让藏剑山庄问责,真当林云是三岁小孩了。

      “风玄子,你闹够了没?”

      林云还未开口,洛花的声音在场间响了起来,她没有丝毫客气,冷声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剑交出来,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也别在我面前耍这些小手段。”

      嘶!

      众人倒吸口寒气,都被洛花这等语气给吓到了,她几乎是在勒令风玄子了。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也让人心惊不已,她的话仿佛不容置疑一般。

      风玄子嘴角抽搐了下,内心深处极为恼火,可想到对方的来历,这股火气又硬生生憋了下去。

      这林云到底和她什么关系!

      他试探性的道:“这是我风家和林云的事,洛公子,能否高抬贵手。”

      “你不用想,也不要猜,我和他什么关系。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三关已过,千雷剑就该交出来了。他愿意和你讲规矩,我才愿意和你讲规矩,按我的脾气,你现在早就死人一个了,我希望你把事情的主次想清楚。你这条命,是林云给你保着的。”

      洛花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前所未有的冷漠,让风玄子心中一片冰凉。

      其他风家长老,看向洛花,神色愠怒,皆显的很不耐烦。

      在他们想来,风玄子完全没必要顾忌此女,什么时候,风家的事情轮得到一个外人指手画脚了。

      林云看向洛花,若有所思,心中有了几分明悟。

      “取剑!”

      风玄子神情变幻,终究还是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

      “楼主!”

      一群风家长老,立刻如丧考妣,纷纷出言阻止起来。

      风玄子冷冷的道:“都别说了,取剑。一柄风雷剑罢了,只要老夫不死,风家就不会倒!”

      这话倒也没错,他毕竟是天玄师,只要他不死风家就算元气大伤,也不至于垮掉。

      可失去了千雷剑,等他陨落之后,风家大概率肯定会倒掉的。

      在风玄子的坚持下,之前沉没地底的八凶锁魂阵重新出现。

      水池,凶兽,千丈巨剑,山岳般的火炉,一一出现在众人眼中。

      事情变化的太快,以至于好些人都反应不过来,那神秘的洛花到底什么来头,三言两语就将风玄子治的服服帖帖,敢怒不敢言。

      “要让风玄子服软,光凭圣者世家恐怕还无法办到,得圣古世家才行!”公孙炎视线落在白衣女子身上,眼中神色,藏着丝炙热。

      任何家族,只要诞生了圣者,便可晋升为圣者世家。

      可这等世家底蕴不够深,而圣古世家,则是经历过黑暗大动乱时代,还能传承至今的古老世家。

      至于更早的上古时代,那太过久远了,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的世家和宗门,全都伴随着黄金盛世的覆灭,而一并不存了。

      即便偶有现身,也是神话传说般的存在,根本就没人见过,比如陌氏一族。

      “荒古域有姓洛的圣古世家吗?”公孙炎看向一旁的赵岩,出言询问道。

      赵岩的家族势力非常庞大,若真有洛性圣古世家,他肯定知道洛花是谁。

      “有是有,不过都没法和她对上号,那些超级宗派的妖孽中,也没人可以和她对的上号。”

      赵岩摇了摇头,公孙炎的来头可以剑帝一脉扯上关系,对方如果都不知道这洛公子是谁,那他自己肯定也没法知晓。

      两人身旁的宫浩然,轻声叹道:“呵呵,有这洛公子在,看来是没人敢对林云动手了。三言两语就让风玄子改口,你那剑帝一脉的长老来了,估计都没这么好使。”

      公孙炎楞了楞,仔细想想,可能还真是这个理。

      不过这宫浩然的话,咋听着就这么酸呢。

      咔擦!

      就在此时,八凶锁魂阵的巨大链子,开始不停地碎裂起来。犹如雪崩一般,断裂之声越滚越大,不一会连同雕像本身都纷纷断裂。

      当凶兽雕像碎裂的瞬间,有惊天巨响暴起,那千丈巨剑宛若山岳剥落。

      剑中藏剑,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目光落在了那柄悬空而停的古老圣剑上。

      它套着剑鞘,锋芒无法捕捉,唯有极其古老的气息在四方流窜,铺面而来,让人感受到莫名的沉重。

      毫无疑问,那便是大名鼎鼎的千雷剑了。

      “试剑吧。”

      风玄子的脸色仿佛苍老了许多岁,有气无力的冲着林云说道。

    【晚上还有,十二点没出来的话,明早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