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太阳照常升起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无尽星光凝聚成水银般的瀑布,从第一层天的裂缝倒灌下来,长达近千丈。

      同样的画面,众人已经见过一次,再次见到依旧觉得震撼无比。

      不过之前的一次,林云祭出此招时苍龙剑阵已有明显颓势,这次却显得十分被动。

      且不谈风天元能否挡住,就算真的败了风天元,在他身后还有三名白发老者持剑杀来。

      风天元披头散发,身上鲜血横流,状若疯狂。

      方才的惊天激战,旁人看上去,他似乎和林云旗鼓相当。可身处其中,他自己却是有苦难言,狼狈不堪。

      当星魔花在体外绽放后,林云在天魄之境的剑威,完全将他压倒了。

      哪怕他是半步龙脉境的强者,修为封禁在天魄后,依旧显得不太够看。而比起剑道造诣,他又完全不是林云的对手,一路撑到现在,靠的全是自身底蕴。

      眼见林云杀招来袭,风天元不怒反笑,大声道:“小畜牲,撑不住了吧,你死期到了!”

      他双目怒睁,看的清切,只要挡住林云这一剑,其余三名白发老者势必会将对方斩杀。

      稍微聪明点的人,都会选择罢手,直接认输。

      “还不给老夫跪地求饶!”

      风天元在大笑中,将陨星剑法催发到极限,九颗星辰般的火焰陨石,绽放出夺目的剑光。

      剑光连成一片,将其周身空间直接封禁,衍化成一片牢不可破的结界。

      轰隆隆!

      同时间,后方横空而起的三名白发老者,神色冷漠,手持剑刃步步逼近。

      他们蓄势已久,身上剑光媲美日月,数不清的杀机朝着林云滚滚而去。那三股剑势还未真正临近,就让林云浑身上下难受无比,肉身表面被无形的剑风刮来刮去。

      换做常人,早已鲜血淋淋,当空分尸。

      “林云,你若现在认输,老夫能免你一死!”躲在九星剑芒凝聚的结界中,风天元双眼微眯看向林云,咧嘴笑道。

      他多少有些心虚,林云这一剑极为可怕,他已经被逼到无法还手。

      只能被破防守的地步,身上的剑势,更是在对方这等磅礴剑威下被压缩到了极限。

      林云手持葬花,面无表情,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求饶二字,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岂会在最后关头放弃。

      无数道目光聚焦在林云身上,皆想看看,他到底会做出何等反应。这条路算是林云自己选的,从他将风天元逼到这般境地时,就应该想过其他三名天神丹境的白发老者,绝不会坐视不理。

      肯定会有无尽手段,等着他和风天元分出胜负。

      林云淡淡的说道:“你还是去死吧!”

      咔!咔!咔!

      天碎之声变得无比剧烈起来,倒灌下来的星光愈发璀璨,林云长发张扬,眉心锋芒肆意,手持葬花闪电般杀了过去。

      这一剑,在天之上!

      咔擦!

      剑光斩去,摧枯拉朽,只一瞬就将风天元释放的结界。砰,紧接着剑光趋势不止,对方周身浮游的九颗星辰剑芒,一一碎裂,每碎一声都是惊天巨响,震耳欲聋,听的人心头发颤。

      嗡!

      葬花颤鸣,闪耀着梦幻般的光芒,林云持剑不退,剑锋朝着对方咽喉划去。

      “狂妄!”

      电光火石间,风天元暴怒不已,冷声喝道:“想杀老夫,还没这么简单。”

      他终究是半步神丹境的强者,哪怕此刻将修为封禁在天魄,其自身武道底蕴也是无法想象。身处这般凶险之境,亦是冷静无比,他不退反进,一个闪身主动朝林云杀了过去。

      哗!

      其手中剑刃绽放出星辰般的寒光,割裂虚空,所过之处星光剑芒宛若萤火在天穹洒落。

      他这一剑直取林云的咽喉,不求斩杀林云,只要逼的林云稍稍退让,剑招不落在自己要害上,那他风天元就足以立在不败之地。

      可以想象,只要坚持住片刻,三名天神丹老者肯定会斩杀林云。

      其面色阴沉,狰狞无比,一剑挥出,没有丝毫留手,将自己的性命都赌在了此剑之上。

      两道人影在半空中,一瞬就交错而过,各自的剑芒皆斩向了对方的咽喉。

      可到了最后的最后,随着葬花在风天元眼眸中,不停放大,他心中恐惧陡然暴增。扑通扑通,其心口狂跳,咚咚作响,几乎就要破开胸膛跳了出来。

      混账,这家伙真的不怕死嘛!

      风天元瞳孔猛的一缩,彻底怂了,他这一剑就算斩中对方咽喉,剑威不够的情况下,对方也未必会死。

      顶多遭受重创,真正致命的还是,三名白发老者的巅峰一击。

      可林云若是不变招,对方以浮云十三剑的威力,全力灌注的一剑,他自己肯定必死无疑。

      不行,我不能死。

      风天元眼中闪过抹决绝之色,老子堂堂半步龙脉,何必与他同归于尽,我怕死他便是了,何必管它狗屁规矩。

      咔擦!

      他瞬间解除封禁,修为立刻就打破了天魄桎梏,达到了星君之境。可他却不知,其心中生怯,这搏命一击难免声威大跌,一泻到底。

      生死关头,这是大忌。

      噗呲!

      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瞬间交错而过,一抹鲜血在风天元的喉咙中绽放。葬花斩入其中,将剑意和真元,毫不留情的灌入进去。

      风天元手中之剑脱落,他双手捂着喉咙,朝着地面不停落去。

      众目睽睽之下,风天元的修为狂突猛进,不一会达到了星君巅峰,而后又突破星君桎梏,达到了神丹之境。

      嘭!

      当其身上的修为,达到半步龙脉境时,其脖子上的剑光绽放到极限,整个头颅直接飞了出去。

      扑通!!

      尸首分离,堂堂风家大长老,就此陨落。

      “不!”

      贵宾台上风玄子,失声而起,浑身上下颤抖无比。他打破规矩,让风天元进入四玄阵中,就是想借他之手斩杀林云。

      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风天元不仅没能杀了林云,反而死在了对方剑中。

      现场都是人中翘楚,一眼就看出来,风天元在临死之前就将封禁解除了。严格来讲,从他解除封禁的那一刻起,这第三关林云就自动获胜了。

      只是风天元死的太快,让人忽视了这点。

      “小畜牲!”

      风玄子颤抖着身体,咬牙切齿,不顾身份的咒骂了起来。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林云,他想亲眼见到,林云死在三名天神丹老者的剑下。

      青岩广场寂静无声,众人根本就来不及惊呼,因为天上的画面太过迅速。几乎是风天元陨落的刹那,三名白发老者,手中的佩剑就贴着林云心口刺了进去。

      噗呲!

      剑光闪烁,血光飞溅。

      三柄剑直接洞穿林云的胸膛,而后不停的刺去,直接对穿了过去,剑尖在背后出现。

      白发老者都是几百岁的天神丹尊者,经验老辣而可怕,早就发现林云的心口要害媲美圣器。不做其他想法,剑刃斩碎周身浮游的星魔花后,直接贴着他的心口刺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等冷漠和无情,让人头角发麻。

      也确实相当成功,林云肉身上的被血焰圣纹点燃的龙纹,几乎是刹那就被这三柄剑震碎。

      而后剑尖,无情的末入其中,贴着心口将林云刺了个对穿。

      无数人当即就傻眼了,掩着嘴说不出话来。

      虽然早就料到林云只要不顾一切,挥出那在天之上的一剑,肯定会遭到三名天神丹老者的致命一击。可当这一幕真的出现时,依旧难掩心头震撼,有无言的情绪在心间萦绕。

      噗呲!

      林云一口鲜血吐出,脸色瞬间惨白,苍白如纸,四方剩下的星魔花,像是烛火般一一消散。

      遮天蔽日的剑光溃散,昏暗的天色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哗!

      阳光刺的林云睁开眼,明光照射之下,他那张脸更显苍白,眉心紫色印记,则在这等苍白的脸颊下,映衬的愈发妖艳。

      噗呲!

      林云微微弯腰,在众目睽睽下,又是口鲜血吐了出去。他浑身无力,手中葬花晃荡一声落了下去,他像是太阳失去了光芒。这三柄洞穿胸膛的剑,裹挟的巅峰一击太过惊人,远超他的预料。

      嘭!

      三名白发老者神色冷漠,各自抬手,在剑柄上重重一拍。

      噗呲!

      剑身彻底末入,只余下剑柄在外面,一击之后,三名老者双臂展开抽身后退。

      他们很冷静,不急不躁,悬空漂浮。

      林云被这一击撞飞出去,像是被狂风倒卷的落叶,飘飘荡荡,摇摇而坠。能够清晰的看见,林云身上的气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可伴随着生机的消逝,同样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坠落下来的林云,他身上的战意仍在缓缓上升。

      本已被碾碎的剑势,在这股战意的支撑下,仿如烛火般在空中摇曳之着坚持着,可总是战意不熄,这剑势却始终无法真正聚集起来。

      被胸前三柄剑死死封禁着,烛光摇曳,忽闪忽灭。

      如果太阳在黑暗中熄灭,那我就点起烛火,如果烛光也无法点燃,那我就在黑夜中燃烧生命,化作光,照亮我朦胧而漆黑的眼,照亮我心中从未放弃过的剑。

      轰!

      忽有狂风起,剑鸣九重天。

      林云长发乱舞,身上的剑势骤然暴涨,可伴随着暴涨的剑势,他身上的生机以更快的速度消耗着。

      众人大惊失色,这般疯狂下,林云的剑势恐怕无法回复巅峰,就活耗尽自己的性命。

      太疯狂,太惨烈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厮杀至此,林云居然还没有半点放弃的打算。

      “这家伙,还想翻盘?做梦!”

      风玄子在贵宾台上怒吼道:“杀了他!”

      嗖!

      三名白发老者等的就是现在,他们方才选择退去,乃是万全之策,没必要冒着和林云同归于尽的风险,继续与他厮杀。

      眼下他剑势重启,也印证了三名老者心中的猜测,这个人……本来就是剑走偏锋,求一线生机。

      待看清底牌之后,就没必要多做纠缠。

      无需风玄子发话,三人化作惊鸿朝林云闪电般掠去,以生命燃烧的剑势看似恢弘,可他体内终究插着三柄剑。

      这三柄剑在,对方就算手段滔天没法真正翻身,必死无疑。

      嗡嗡嗡!

      三老在飞掠之中,各自结印,让插在林云体内的剑不停颤动。

      林云苍白的脸颊不见任何血色,他深吸口气,目光朝着三道惊鸿瞥去而后缓缓闭上。眼下的遭遇,可以算是意料之中,只是局面比预想中的还要凶险。

      可这也是唯一的制胜机会,不置身险境,先斩一人,他没有丝毫获胜的机会。

      落在地上的他盘膝而坐,没有去管飞来的惊鸿,双手搭在左右膝盖上,各自凝结着不同剑印。在镇压胸前三柄利刃的同时,催动浮云剑诀,让青鸾重现你,浮游天地。

      一只只青鸾,仿佛就是他的手臂,如臂指使,随心所欲的操纵。

      他心神前所未有的集中,与化作惊鸿的三名老者争抢时间,不一会,惊鸿呼啸而至,三名老者的面孔各自出现,他们闪电般出手,各自朝着林云胸前剑柄抓去。

      只要再度抓住剑柄,一息之间,就让林云立刻分尸。

      “凝!”

      林云处变不惊,左右摊开的双手,猛的合什。

      十指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变幻,剑光在指尖闪烁,让天地变得忽明忽暗起来。时间的流逝仿佛加快了一般,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整个青岩广场彷如世界版可怕起来。

      “这怎么回事?”

      四方远远观看的众人,显得惊愕无比,纷纷抬头看去。

      “快!”

      “快快快!”

      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脸色哗然大变,他们凭借着老道的经验,感受到极为危险的讯息。

      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林云紧闭的双眼,悠悠睁开,彷如岁月沉淀,透着无尽沧桑之意。

      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

      此方天地,仿佛过去了一万年之久,却又只在弹指之间。

      “浮云剑,万剑归宗!”

      林云手中完整的剑印赫然成型,十三只青鸾完美融合,衍化出浮云十三剑的真正圣灵。那是一柄青光闪耀,弥漫着紫色雷芒的古老长剑,仿佛亘古长存,永世不朽。

      如神灵般,俯瞰天地。

      哗!

      在剑光照耀之下,三名老者抬头看去,眼珠瞬间就被融化,鲜血在黑窟窿般的眼眶中不停流出。

      他们发出凄厉的惨叫,捂着眼睛痛苦不已。

      青芒巨剑,仿佛是剑中之王,它一声颤鸣,整个藏剑楼内数不清的长剑化为惊鸿远遁而来。

      锵!锵!锵!

      数万柄长剑,落在林云盘膝而坐的四方,在青光剑意照耀下,黯然失色,变得锈迹斑斑。一座无比诡异的剑冢,出现在众人眼皮底下,那柄青芒巨剑似乎将所有剑光的锋芒都给吞噬了。

      远处的众人,完全不敢抬头去看,偶有胆大之人抬头的瞬间,双目便被刺的鲜血淋淋。

      “我的眼睛!”

      “该死,这什么鬼东西!”

      一群人惶恐不已,心中惊惧,瑟瑟发抖,整个藏剑楼都在此剑的光芒下黯然了起来。

      风家上上下下,更是无比绝望,那一柄柄落在剑刃中生出锈迹的长剑,无一例外至少都是道兵。甚至还有不少百纹圣剑存在,可纵使圣剑落下的刹那,同样是变得锈迹斑斑,一文不值。

      太可怕了,无法想象的恐怖,萦绕在风家心头上。

      如此多的剑刃损坏,损失之大,已超过风家所有人的想象,风玄子气的脸色哗变,又是口鲜血吐了出去。

      嘭!

      林云手印在变,胸前三柄剑在这等威压下,被直接弹了出去。剑刃沾染着血迹,以雷霆万钧的速度倒飞出去,眨眼间剑柄就撞在三名白发老者身上,将他几人撞的吐血横飞。

      林云身上疯狂消逝的生机,在剑离体的瞬间也停止了下来,让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三柄剑真的要命,每一柄都蕴含着磅礴剑势,他的肉身稍稍差一点就会被直接撕成碎片。

      即便如此,也依旧让他命悬一线。

      最可怕的是这三名老者,太过老练毒辣,且谨慎小心。可终究也败在太过谨慎,风天元在最后一剑胆怯了,三名老者害怕林云于他们同归于尽,也选择了最保守的万全之策。

      这都没错,面对死亡即便是剑客,也得心存敬畏。

      可真正的胜利,永远都只会落在,堂堂正正,磊落光明,向剑之心永不熄灭的剑客身上。

      嗖!

      生机停止消逝的刹那,林云双臂展动,青衫飞舞,横空而起。

      金乌九变!

      他在空中连踏九步,九步之后,立刻就追上了被剑柄撞飞的三人,逐日神诀同时被发挥到巅峰之境。他身上金光绽放,宛若大日横空,招手间远处的葬花惊鸿般落入其掌心。

      一个转身,葬花吞吐出凌冽寒芒。

      双眼被刺瞎,又被剑柄撞伤的三老,还未反应过来剑锋中的寒芒就将几人吞噬。

      噗呲!

      寒芒闪过,三颗头颅,齐齐飞落。

      林云当空伫立,眉间锋芒肆意,他回眸一瞥落在手中剑身上,太阳照常升起,葬花从未远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无尽星光凝聚成水银般的瀑布,从第一层天的裂缝倒灌下来,长达近千丈。

      同样的画面,众人已经见过一次,再次见到依旧觉得震撼无比。

      不过之前的一次,林云祭出此招时苍龙剑阵已有明显颓势,这次却显得十分被动。

      且不谈风天元能否挡住,就算真的败了风天元,在他身后还有三名白发老者持剑杀来。

      风天元披头散发,身上鲜血横流,状若疯狂。

      方才的惊天激战,旁人看上去,他似乎和林云旗鼓相当。可身处其中,他自己却是有苦难言,狼狈不堪。

      当星魔花在体外绽放后,林云在天魄之境的剑威,完全将他压倒了。

      哪怕他是半步龙脉境的强者,修为封禁在天魄后,依旧显得不太够看。而比起剑道造诣,他又完全不是林云的对手,一路撑到现在,靠的全是自身底蕴。

      眼见林云杀招来袭,风天元不怒反笑,大声道:“小畜牲,撑不住了吧,你死期到了!”

      他双目怒睁,看的清切,只要挡住林云这一剑,其余三名白发老者势必会将对方斩杀。

      稍微聪明点的人,都会选择罢手,直接认输。

      “还不给老夫跪地求饶!”

      风天元在大笑中,将陨星剑法催发到极限,九颗星辰般的火焰陨石,绽放出夺目的剑光。

      剑光连成一片,将其周身空间直接封禁,衍化成一片牢不可破的结界。

      轰隆隆!

      同时间,后方横空而起的三名白发老者,神色冷漠,手持剑刃步步逼近。

      他们蓄势已久,身上剑光媲美日月,数不清的杀机朝着林云滚滚而去。那三股剑势还未真正临近,就让林云浑身上下难受无比,肉身表面被无形的剑风刮来刮去。

      换做常人,早已鲜血淋淋,当空分尸。

      “林云,你若现在认输,老夫能免你一死!”躲在九星剑芒凝聚的结界中,风天元双眼微眯看向林云,咧嘴笑道。

      他多少有些心虚,林云这一剑极为可怕,他已经被逼到无法还手。

      只能被破防守的地步,身上的剑势,更是在对方这等磅礴剑威下被压缩到了极限。

      林云手持葬花,面无表情,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求饶二字,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岂会在最后关头放弃。

      无数道目光聚焦在林云身上,皆想看看,他到底会做出何等反应。这条路算是林云自己选的,从他将风天元逼到这般境地时,就应该想过其他三名天神丹境的白发老者,绝不会坐视不理。

      肯定会有无尽手段,等着他和风天元分出胜负。

      林云淡淡的说道:“你还是去死吧!”

      咔!咔!咔!

      天碎之声变得无比剧烈起来,倒灌下来的星光愈发璀璨,林云长发张扬,眉心锋芒肆意,手持葬花闪电般杀了过去。

      这一剑,在天之上!

      咔擦!

      剑光斩去,摧枯拉朽,只一瞬就将风天元释放的结界。砰,紧接着剑光趋势不止,对方周身浮游的九颗星辰剑芒,一一碎裂,每碎一声都是惊天巨响,震耳欲聋,听的人心头发颤。

      嗡!

      葬花颤鸣,闪耀着梦幻般的光芒,林云持剑不退,剑锋朝着对方咽喉划去。

      “狂妄!”

      电光火石间,风天元暴怒不已,冷声喝道:“想杀老夫,还没这么简单。”

      他终究是半步神丹境的强者,哪怕此刻将修为封禁在天魄,其自身武道底蕴也是无法想象。身处这般凶险之境,亦是冷静无比,他不退反进,一个闪身主动朝林云杀了过去。

      哗!

      其手中剑刃绽放出星辰般的寒光,割裂虚空,所过之处星光剑芒宛若萤火在天穹洒落。

      他这一剑直取林云的咽喉,不求斩杀林云,只要逼的林云稍稍退让,剑招不落在自己要害上,那他风天元就足以立在不败之地。

      可以想象,只要坚持住片刻,三名天神丹老者肯定会斩杀林云。

      其面色阴沉,狰狞无比,一剑挥出,没有丝毫留手,将自己的性命都赌在了此剑之上。

      两道人影在半空中,一瞬就交错而过,各自的剑芒皆斩向了对方的咽喉。

      可到了最后的最后,随着葬花在风天元眼眸中,不停放大,他心中恐惧陡然暴增。扑通扑通,其心口狂跳,咚咚作响,几乎就要破开胸膛跳了出来。

      混账,这家伙真的不怕死嘛!

      风天元瞳孔猛的一缩,彻底怂了,他这一剑就算斩中对方咽喉,剑威不够的情况下,对方也未必会死。

      顶多遭受重创,真正致命的还是,三名白发老者的巅峰一击。

      可林云若是不变招,对方以浮云十三剑的威力,全力灌注的一剑,他自己肯定必死无疑。

      不行,我不能死。

      风天元眼中闪过抹决绝之色,老子堂堂半步龙脉,何必与他同归于尽,我怕死他便是了,何必管它狗屁规矩。

      咔擦!

      他瞬间解除封禁,修为立刻就打破了天魄桎梏,达到了星君之境。可他却不知,其心中生怯,这搏命一击难免声威大跌,一泻到底。

      生死关头,这是大忌。

      噗呲!

      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瞬间交错而过,一抹鲜血在风天元的喉咙中绽放。葬花斩入其中,将剑意和真元,毫不留情的灌入进去。

      风天元手中之剑脱落,他双手捂着喉咙,朝着地面不停落去。

      众目睽睽之下,风天元的修为狂突猛进,不一会达到了星君巅峰,而后又突破星君桎梏,达到了神丹之境。

      嘭!

      当其身上的修为,达到半步龙脉境时,其脖子上的剑光绽放到极限,整个头颅直接飞了出去。

      扑通!!

      尸首分离,堂堂风家大长老,就此陨落。

      “不!”

      贵宾台上风玄子,失声而起,浑身上下颤抖无比。他打破规矩,让风天元进入四玄阵中,就是想借他之手斩杀林云。

      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风天元不仅没能杀了林云,反而死在了对方剑中。

      现场都是人中翘楚,一眼就看出来,风天元在临死之前就将封禁解除了。严格来讲,从他解除封禁的那一刻起,这第三关林云就自动获胜了。

      只是风天元死的太快,让人忽视了这点。

      “小畜牲!”

      风玄子颤抖着身体,咬牙切齿,不顾身份的咒骂了起来。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林云,他想亲眼见到,林云死在三名天神丹老者的剑下。

      青岩广场寂静无声,众人根本就来不及惊呼,因为天上的画面太过迅速。几乎是风天元陨落的刹那,三名白发老者,手中的佩剑就贴着林云心口刺了进去。

      噗呲!

      剑光闪烁,血光飞溅。

      三柄剑直接洞穿林云的胸膛,而后不停的刺去,直接对穿了过去,剑尖在背后出现。

      白发老者都是几百岁的天神丹尊者,经验老辣而可怕,早就发现林云的心口要害媲美圣器。不做其他想法,剑刃斩碎周身浮游的星魔花后,直接贴着他的心口刺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等冷漠和无情,让人头角发麻。

      也确实相当成功,林云肉身上的被血焰圣纹点燃的龙纹,几乎是刹那就被这三柄剑震碎。

      而后剑尖,无情的末入其中,贴着心口将林云刺了个对穿。

      无数人当即就傻眼了,掩着嘴说不出话来。

      虽然早就料到林云只要不顾一切,挥出那在天之上的一剑,肯定会遭到三名天神丹老者的致命一击。可当这一幕真的出现时,依旧难掩心头震撼,有无言的情绪在心间萦绕。

      噗呲!

      林云一口鲜血吐出,脸色瞬间惨白,苍白如纸,四方剩下的星魔花,像是烛火般一一消散。

      遮天蔽日的剑光溃散,昏暗的天色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哗!

      阳光刺的林云睁开眼,明光照射之下,他那张脸更显苍白,眉心紫色印记,则在这等苍白的脸颊下,映衬的愈发妖艳。

      噗呲!

      林云微微弯腰,在众目睽睽下,又是口鲜血吐了出去。他浑身无力,手中葬花晃荡一声落了下去,他像是太阳失去了光芒。这三柄洞穿胸膛的剑,裹挟的巅峰一击太过惊人,远超他的预料。

      嘭!

      三名白发老者神色冷漠,各自抬手,在剑柄上重重一拍。

      噗呲!

      剑身彻底末入,只余下剑柄在外面,一击之后,三名老者双臂展开抽身后退。

      他们很冷静,不急不躁,悬空漂浮。

      林云被这一击撞飞出去,像是被狂风倒卷的落叶,飘飘荡荡,摇摇而坠。能够清晰的看见,林云身上的气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可伴随着生机的消逝,同样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坠落下来的林云,他身上的战意仍在缓缓上升。

      本已被碾碎的剑势,在这股战意的支撑下,仿如烛火般在空中摇曳之着坚持着,可总是战意不熄,这剑势却始终无法真正聚集起来。

      被胸前三柄剑死死封禁着,烛光摇曳,忽闪忽灭。

      如果太阳在黑暗中熄灭,那我就点起烛火,如果烛光也无法点燃,那我就在黑夜中燃烧生命,化作光,照亮我朦胧而漆黑的眼,照亮我心中从未放弃过的剑。

      轰!

      忽有狂风起,剑鸣九重天。

      林云长发乱舞,身上的剑势骤然暴涨,可伴随着暴涨的剑势,他身上的生机以更快的速度消耗着。

      众人大惊失色,这般疯狂下,林云的剑势恐怕无法回复巅峰,就活耗尽自己的性命。

      太疯狂,太惨烈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厮杀至此,林云居然还没有半点放弃的打算。

      “这家伙,还想翻盘?做梦!”

      风玄子在贵宾台上怒吼道:“杀了他!”

      嗖!

      三名白发老者等的就是现在,他们方才选择退去,乃是万全之策,没必要冒着和林云同归于尽的风险,继续与他厮杀。

      眼下他剑势重启,也印证了三名老者心中的猜测,这个人……本来就是剑走偏锋,求一线生机。

      待看清底牌之后,就没必要多做纠缠。

      无需风玄子发话,三人化作惊鸿朝林云闪电般掠去,以生命燃烧的剑势看似恢弘,可他体内终究插着三柄剑。

      这三柄剑在,对方就算手段滔天没法真正翻身,必死无疑。

      嗡嗡嗡!

      三老在飞掠之中,各自结印,让插在林云体内的剑不停颤动。

      林云苍白的脸颊不见任何血色,他深吸口气,目光朝着三道惊鸿瞥去而后缓缓闭上。眼下的遭遇,可以算是意料之中,只是局面比预想中的还要凶险。

      可这也是唯一的制胜机会,不置身险境,先斩一人,他没有丝毫获胜的机会。

      落在地上的他盘膝而坐,没有去管飞来的惊鸿,双手搭在左右膝盖上,各自凝结着不同剑印。在镇压胸前三柄利刃的同时,催动浮云剑诀,让青鸾重现你,浮游天地。

      一只只青鸾,仿佛就是他的手臂,如臂指使,随心所欲的操纵。

      他心神前所未有的集中,与化作惊鸿的三名老者争抢时间,不一会,惊鸿呼啸而至,三名老者的面孔各自出现,他们闪电般出手,各自朝着林云胸前剑柄抓去。

      只要再度抓住剑柄,一息之间,就让林云立刻分尸。

      “凝!”

      林云处变不惊,左右摊开的双手,猛的合什。

      十指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变幻,剑光在指尖闪烁,让天地变得忽明忽暗起来。时间的流逝仿佛加快了一般,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整个青岩广场彷如世界版可怕起来。

      “这怎么回事?”

      四方远远观看的众人,显得惊愕无比,纷纷抬头看去。

      “快!”

      “快快快!”

      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脸色哗然大变,他们凭借着老道的经验,感受到极为危险的讯息。

      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林云紧闭的双眼,悠悠睁开,彷如岁月沉淀,透着无尽沧桑之意。

      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

      此方天地,仿佛过去了一万年之久,却又只在弹指之间。

      “浮云剑,万剑归宗!”

      林云手中完整的剑印赫然成型,十三只青鸾完美融合,衍化出浮云十三剑的真正圣灵。那是一柄青光闪耀,弥漫着紫色雷芒的古老长剑,仿佛亘古长存,永世不朽。

      如神灵般,俯瞰天地。

      哗!

      在剑光照耀之下,三名老者抬头看去,眼珠瞬间就被融化,鲜血在黑窟窿般的眼眶中不停流出。

      他们发出凄厉的惨叫,捂着眼睛痛苦不已。

      青芒巨剑,仿佛是剑中之王,它一声颤鸣,整个藏剑楼内数不清的长剑化为惊鸿远遁而来。

      锵!锵!锵!

      数万柄长剑,落在林云盘膝而坐的四方,在青光剑意照耀下,黯然失色,变得锈迹斑斑。一座无比诡异的剑冢,出现在众人眼皮底下,那柄青芒巨剑似乎将所有剑光的锋芒都给吞噬了。

      远处的众人,完全不敢抬头去看,偶有胆大之人抬头的瞬间,双目便被刺的鲜血淋淋。

      “我的眼睛!”

      “该死,这什么鬼东西!”

      一群人惶恐不已,心中惊惧,瑟瑟发抖,整个藏剑楼都在此剑的光芒下黯然了起来。

      风家上上下下,更是无比绝望,那一柄柄落在剑刃中生出锈迹的长剑,无一例外至少都是道兵。甚至还有不少百纹圣剑存在,可纵使圣剑落下的刹那,同样是变得锈迹斑斑,一文不值。

      太可怕了,无法想象的恐怖,萦绕在风家心头上。

      如此多的剑刃损坏,损失之大,已超过风家所有人的想象,风玄子气的脸色哗变,又是口鲜血吐了出去。

      嘭!

      林云手印在变,胸前三柄剑在这等威压下,被直接弹了出去。剑刃沾染着血迹,以雷霆万钧的速度倒飞出去,眨眼间剑柄就撞在三名白发老者身上,将他几人撞的吐血横飞。

      林云身上疯狂消逝的生机,在剑离体的瞬间也停止了下来,让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三柄剑真的要命,每一柄都蕴含着磅礴剑势,他的肉身稍稍差一点就会被直接撕成碎片。

      即便如此,也依旧让他命悬一线。

      最可怕的是这三名老者,太过老练毒辣,且谨慎小心。可终究也败在太过谨慎,风天元在最后一剑胆怯了,三名老者害怕林云于他们同归于尽,也选择了最保守的万全之策。

      这都没错,面对死亡即便是剑客,也得心存敬畏。

      可真正的胜利,永远都只会落在,堂堂正正,磊落光明,向剑之心永不熄灭的剑客身上。

      嗖!

      生机停止消逝的刹那,林云双臂展动,青衫飞舞,横空而起。

      金乌九变!

      他在空中连踏九步,九步之后,立刻就追上了被剑柄撞飞的三人,逐日神诀同时被发挥到巅峰之境。他身上金光绽放,宛若大日横空,招手间远处的葬花惊鸿般落入其掌心。

      一个转身,葬花吞吐出凌冽寒芒。

      双眼被刺瞎,又被剑柄撞伤的三老,还未反应过来剑锋中的寒芒就将几人吞噬。

      噗呲!

      寒芒闪过,三颗头颅,齐齐飞落。

      林云当空伫立,眉间锋芒肆意,他回眸一瞥落在手中剑身上,太阳照常升起,葬花从未远去。

    【这章五千字,一口气写完,不敢断章。看下评论,感觉断章真的会被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