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浮云之下 皆是蝼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公孙炎目光火热,面露笑意。

      与其他人不同,他第一眼就瞧出了林云的不凡之处,立刻断定传言非虚。

      他最初得到林云冲击七花聚顶成功的消息时,也是半信半疑,与其他人相差不多。

      七花聚顶太困难了,悟性、机缘、根骨、肉身、心志缺一不可,除此之外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当年他在天魄境,气海中种下了六朵星魔花,已经是极为夸张的程度了。

      他也曾雄心壮志,想要冲击七花聚顶,可目睹比他更优秀的师兄惨死在魔劫之下后,心志和勇气瞬间就散了。

      那是他的魔怔,好长时间后才恢复过来。

      “与他一战,我的剑道造诣肯定能有所突破,说不定眉心之中可以种下剑茧。”

      公孙炎心中喃喃自语,他没有冲击七花聚顶,可若能战胜七花聚顶的翘楚。毫无疑问,会打破心中魔怔,况且对方现在还停留在天魄之境。

      而他早已是半步神丹,可轻松碾压小神丹尊者的修为,即便压制在天魄境,真元的质量也不会比对方差。

      配合宗门功法,甚至更为强悍,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朝下方看去,风星阳已经被逼的狼狈之极,林云明明一剑都没有出。硬是凭着浩瀚磅礴的剑意,让对方的种种手段,全都像是投在了汪洋大海中。

      剑道造诣相差太大了。

      公孙炎一双剑眼,将两者差距,看的明明白白。

      除非放开修为限制,以力破巧,否则风星阳没有丝毫机会战胜林云。

      不过这等机会,等林云晋升星君后,也将不复存在。对方积累的恐怖底蕴,无法想象,会在晋升星君时达到何等恐怖的程度。

      这次名剑大会,真的来对了!

      公孙炎心中战意如火,对林云的兴趣愈发浓厚起来,这是他更进一步的关键。

      林云在他眼中,成了完美无暇的踏脚石。

      轰!

      就在此时战台上的风星阳再也无法忍受,狂啸一声,想要将圣灵武学祭出来。这是他最后的手段,若还是无法逼林云出剑,他必败无疑。

      飞天台上的众人紧张无比,公孙炎则摇了摇头,这风星阳早就输了。

      剑者,杀伐果断,最怕投鼠忌器,丧失锋芒。

      嘭!

      果不其然,林云紧闭的双眼在睁开的刹那,巅峰圆满的通天剑意瞬间爆发。

      轰隆隆!

      银色的光芒从林云体内绽放出去,他长发张扬乱舞,空灵俊秀的面孔,如仙人般不食人间烟火,眉心一点紫色印记,平添一抹妖娆的气质。

      咔!咔!咔!

      风星阳的剑意瞬间就被崩溃了,巅峰圆满和大成之间,可是有着鸿沟般的差距。

      何况,一个蓄势待发,一个巅峰已过。

      就像是一柄绝世宝剑,和一柄生满铜臭的剑刃,在触碰的刹那,后者立刻浑身碎骨。

      噗呲!

      风星阳当场就吐出口鲜血,他的圣灵武学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旋即葬花出鞘,强大的剑意加持下。林云挥出去的剑芒,一个眨眼就摧枯拉朽,斩碎了对方身上的护体真元。

      嘭!

      磅礴剑势宛若山岳般落下,风星阳又是口鲜血吐出,被压的面色通红。

      扑通!

      腿脚一软,跪倒在了战台上。

      咔擦,坚固的凶兽背面炸开细微的裂缝,众人倒吸口寒气,这压在风星阳身上的剑势到底有多可怕。

      风星阳目光呆滞,看向林云充满了畏惧。

      对方只需要一个照面就可以让自己落败,可他却选择了最轻松最省力的方式。

      硬生生让自己像个小丑般,在台上表演这么久,然后在残忍的一剑将自己击败。

      “我输了……”

      风星阳轻咬嘴唇,这一刻他很害怕,害怕对方逼自己断掉一臂。

      现在整个名剑大会,再也无人敢有丝毫小瞧林云,之前嘲弄他的风家侍卫,伴随着风星阳的跪倒在地,更是无地自容。

      台下叶非凡目光闪烁,脸上笑意不减。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同样是逼他出手,赵岩和风星阳的结局完全不一样。

      前者随便夸了两句,林云就让对方体面下去了,后者从上台的第一刻起就备受羞辱。

      看来这林云的好脾气,也是相当有限度的,风星阳也算是自取其辱。

      飞天台上,风小鱼目光呆滞,感觉林云在她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

      青岩广场,众多青年才俊,像是被人卡主喉咙说不出话来。也没有人出言称赞林云,若是旁人早就欢呼了起来,可这无声的沉寂,却偏偏又是对林云实力最佳的肯定。

      “该履行承诺了。”

      林云收剑归鞘,将身上的剑势散掉,轻声说道。

      哗!

      全场哗然,林云竟然真的要逼对方自断一臂了,这可是在风家啊。

      “我……”

      风星阳神色通红,难受不已,他交手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败。

      “很难受吗?”

      林云面无表情,轻声道:“你不准我走的时候,没想到我的感受吧?你家小公主,三番两次污蔑我,也没想过我会不会为难吧?一群侍卫,也对我冷嘲热讽,也没想过我难受不难受吧?”

      风星阳脸色羞愧,他既没自断一臂的勇气,又没法反驳林云的话。

      “现在知道你和赵岩的差距了吧?”

      林云淡淡的道:“若是赵岩,不用我开口,他肯定会自断一臂,所以你不如他。”

      “我……断。”

      风青阳被说的哑口无言,神色痛苦,口中说着要断,却迟迟下不了手。

      “小兄弟,给老夫一个面子怎样?此事暂且过去,按照之前的约定,风家赔你十柄圣兵,我风玄子也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若要造剑,我定会竭尽所能,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贵宾台上风玄子叹了口气,远远的看向林云,轻声说道。

      众人惊呼不已,这风老爷子的手笔还真大,赔上十柄圣兵不说,还欠林云一个人情。

      人群中,坐在洛花身边的白长老,不停的给林云使着眼神。

      林云其实早就看到了,白长老作为浮云剑宗的长老,自然不想将藏剑楼得罪死。林云轻轻摇了摇头,颔首答应了风玄子的要求,没有继续逼迫对方,淡淡的道:“你下去吧。”

      风星阳如释重负,立刻灰溜溜的跑掉,连飞天台都不敢回去了。

      不一会,就有人将十柄圣剑尽数送了过来,林云照单全收放入储物袋中。

      到了这一步,林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名剑大会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已经深深的陷在了其中。

      这个时候走,不仅白长老不会答应,这场间剩下的翘楚怕也不会同意。

      “还有谁要与林某交手?”

      林云手握葬花,目光环顾八方,视线所及之处,一道道身影纷纷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怎么会这样!?

      风小鱼慌乱无比,她一语中的,林云好像真的要横扫名剑大会。

      她又说林云在欺负青阳郡城无人,好像确实如此,青阳郡城的翘楚,别说和林云交手,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还有我!”

      就在万众沉默之时,一道清亮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公孙炎在飞天台上缓缓走上前来。

      在话音落下的刹那,同样是巅峰圆满的通天剑意,在公孙炎身上释放出来。一股磅礴剑势,冲霄而去,瞬间便荡碎了漫天云层。

      他目光睥睨八方,居高临下的看去,所有人都感觉肩膀陡然沉重了不少。

      “浮云之下,皆是蝼蚁!”

      公孙炎看向林云,说了句大部分翘楚,都不明白意思的话。

      嗖!

      话音方落,他从飞天台上一跃而下,有无形的剑风将他环绕。咔!咔!咔!咔!虚空像是层层叠叠的屏障,伴随着他的落下,被锋锐的剑意不停撕裂。

      他的锋芒太锐利了,仿佛衣角和发丝,都可以媲美世间最锋利的宝剑。

      瞧见公孙炎周身的剑风,有人惊呼道:“那股剑风……好像碎虚剑诀的异象,无影无刃,剑碎虚空。”

      碎虚剑诀,剑帝御青峰年轻时创造的圣灵剑诀,成帝后将之提炼补充,如今在整个昆仑都颇有声名。

      “公孙炎的宗门,本就和剑帝一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能修炼碎虚剑诀不算奇怪。”

      “我还以为他对名剑大会没兴趣了,他再不出手,名剑大会真得被林云给扫平了!”

      ……

      公孙炎落在战台上的一瞬间,周身剑风凝聚成,几柄若隐若现的剑刃,泛着淡淡的水光消融在空气中。

      九柄!

      林云看的很清楚,将那一闪即逝的水波剑刃,尽收眼底。

      公孙炎大大方方,看向林云笑道:“我成名已久,本不该对你对手,不过这名剑大会却是无妨。大家都将修为限制在天魄境,虽然我还是占了些便宜,可也算相对公平了。”

      林云不知道对方来历,可一眼就能看出,这人的实力远超赵岩等人。

      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恢弘无比的气魄,他身上有无形的剑光照亮了整个青岩广场。

      那是对方的剑者之心,已经积累到十分恐怖的地步了。

      “我和其他人不同,我对你还算略知一二,甚至……你的来历,我都清楚一些。你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这一战,我应该会颇有收获,希望你也是。”公孙炎神情坦荡,颇为自信。

      看来自己冲击七花聚顶成功,已引起了某些顶尖势力的注意。

      来者不善啊,林云心中暗道,对方话里有话,透着无尽的自信。

      你很强,可我还是来了!

      因为我比你更强,这一战你不仅会输,还会成为我的踏脚石。

      林云收回思绪,将目光落在对方身上,这一战看来势必会极为凶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