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百鬼夜行剑阵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千雷剑!

      关于千雷剑的传说有很多,整个荒古域,不对,几乎整个东荒的剑客都知道有这么一柄剑。

      陌氏一族的名声太限响,比起天下闻名的藏剑楼,陌氏一族也更为神秘,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触到。

      关于陌氏一族有太多的传说,他们不像藏剑楼单单造剑,兵刃、秘宝、傀儡、礼器,陌氏一族无所不精,甚至还有奇门秘术,连酿酒都是天下一绝。

      这世间种种事物,只要打上陌氏一族的烙印,价值就会无限倍增。

      藏剑山庄下属的藏剑楼,足足有三千多座,遍布整个昆仑界。青岩藏剑楼,能在其中声名显赫,尤为突出,除了风玄子本身极为了得之外。

      最大的原因,就是这柄千雷剑。

      各地的藏剑楼,都有对应的压轴名剑,皆有神龙鬼三阵,皆是千纹圣剑,唯独青岩藏剑楼的这柄千雷剑最为出名。

      也是风玄子最得意的事情,可以说这是青岩藏剑楼最后的牌面。

      只有千雷剑在,哪怕风玄子死后,青岩藏剑楼的声名依旧会响彻天下,风家荣光永在。

      许多人都知道千雷剑的存在,但说起此剑的来历,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清楚。

      眼下突然听到林云要来取剑,先是震惊,继而眉头紧皱,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般简单。

      果不其然,风玄子的反应很大,大到超乎众人的意料。

      那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他堂堂天玄师,岂会真的听不清林云在说什么。

      他的反应大,林云的反应则更让人惊奇。

      重复一遍后的话语,不仅是青岩广场,怕是大半个青阳郡城都听到了。

      风玄子楞了片刻,脸色阴沉,可突然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看着让人不寒而栗,他冷冰冰的笑道:“剑惊天还是和当年一样天真啊,这么有天赋的弟子,也要派过来送死。你要来取剑,老夫肯定不拦着,毕竟这也是藏剑山庄立下的规矩。不过,哼……”

      他目光不再看向林云,视线一扫,落到了人群中的洛花身上。

      其神色明显凝重了许多,沉吟道:“洛公子,他若死在神龙鬼三阵中,与我藏剑楼无关,与我风玄子无关吧。”

      林云双眼微眯,心中恍然,他初始还以为这风玄子有些气度,原来是忌惮洛花的存在。

      难怪老头要洛花与自己一道前来,看来他相当清楚这风玄子是什么德行。

      洛公子?

      哪里又冒出来一个洛公子,众人目光随着风玄子的视线看去,发现那是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头带白纱斗笠。洛花一直都在安静的坐着,低调而平静,只是视线从始至终都落在林云身上。

      一个女子,居然被风老前辈称作公子,一时间众人对洛花的身份无比好奇起来。

      毫无疑问,她的来历势必相当惊人,连风玄子都要给她面子。

      等到凝目细看之后,愈发惊讶之人,他们无疑例外全都无法看透洛花。仿若白云,飘渺无边,遗世独立,有神秘而非凡的气质。

      “这人是谁?”

      赵岩心中嘀咕不已,他一眼就瞧出,洛花极为不凡,可偏偏印象中却又想不起来。

      狗男女!

      风小鱼瞧见洛花,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声,可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的意思。

      她眼下算是知道了对方的厉害之处,连她爷爷风玄子都不敢怠慢,甚至忌惮。

      洛花没有去看风玄子,目光透过薄纱,落在林云身上,轻声道:“他说过的话我不会再重复,我都听他的。”

      此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男性剑客,嫉妒到发狂。

      如此来历不凡的女子,在林云面前竟这般温柔,相当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明示,我是他的人,一切都以林云为主。

      宫浩然心中很不爽,那女子即便带着面纱,也能想象的出必定是绝色美女,且身份不凡。

      这林云,走的什么狗屎运!

      “她好像有点眼熟,不会是那位吧……”

      叶非凡远远看到洛花,忽然有了些猜测,顿时就吓了一大跳,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夸张。

      不可能的,应该是我多想了。

      叶非凡摇了摇头,嬉皮笑脸的神色凝重了许多,林哥想要取剑,还是太冲动了啊。

      神龙鬼三阵,乃是藏剑山庄先祖所创,各地藏剑楼都有位置威力简化版。可即便威力简化,向来闯关者都是九死一生,具体到青岩藏剑楼……好像要取千雷剑的剑客全都死了。

      千雷剑名声那般响亮,惦记者不知道有多少,可无一例外全都死了。

      且死的极惨,阵中人不会有丝毫留情,能够斩杀绝不手软,要的就是这效果,杀鸡儆猴。

      死的人多了,也就不会有人打千雷剑的主意了。

      “准!”

      风玄子重新坐了回去,咬牙切齿只说了一个字。

      唰!

      方才还有些吵闹的广场,立刻安静了下来,谁都知道这下是真的闹大了。

      无论是林云取走千雷剑,还是林云死在神龙鬼三阵,都会轰动八方。

      如此天才,夭折与此,任谁都会可惜。

      “这家伙,真的疯了。”早就从水中爬起来的公孙炎,看着远方林云,不停摇头。

      取走千雷剑,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别说是他,就算是货真价实的剑帝传人来了,也会好好掂量掂量。

      轰隆隆!

      林云脚下的千丈巨剑一点点沉没下去,八尊凶兽同时末入地面,水池逐渐消失。

      不多时,千雷剑沉没到地面,整个青岩广场彻底成了一片平地。

      林云落到地面,感受一番,发现地面中的灵纹有所变动。

      对神龙鬼三阵,林云心中并无十成把握破掉,取走千雷剑风险极大。可答应了老头的事,要么一开始就没有参加名剑大会,走到这一步他没有退缩的理由。

      除此之外,与其他人想的不一样。

      取剑或许几率不够十成,可若是单论保命的话,他并没有其他人想的那般不堪。

      在场中人,哪怕是与林云交过手的人,也不清楚他的肉身早已达到媲美圣器的地步。

      他手中底牌,也没在名剑大会中全部曝光。

      “林哥,神龙鬼三阵,第一关百鬼夜行剑阵,这一关绝对不能拖。因为第一关和第二关是连续的,中间无法休息。这是藏剑山庄的小伎俩,许多人想在第一关中保存实力,拼着受伤也不愿暴露底牌。”

      “可实际上,这一关极为阴险,不仅不能够受伤,甚至还得速战速决。否则,第二关苍龙剑阵必死无疑,切记,切记。”

      耳畔忽然想起了叶非凡的声音,林云用余光瞥了眼。

      此人正襟危坐,表面不动声色,看不出丝毫动静,唯恐被风家人发现他在暗中和自己传音。

      林云想了想,此人说的或许有些道理。

      神龙鬼三阵威名远扬,一阵比一阵恐怖,大部分的人都有类似想法。

      宁愿受伤,也不愿在第一关中暴露底牌。

      “藏剑山庄祖训,各地藏剑楼皆有镇楼之剑,凡天下英雄,只要能过三关皆可取剑!”

      风玄子在贵宾台上居高临下,俯瞰众人,沉声道:“第一关,百鬼夜行剑阵!”

      呼哧!

      蕴含着杀意和萧瑟的破空声,接连不断响起,一百名身穿紧身黑衣,面带恶鬼面具的剑客从四面八方落下。

      即便没有脸上的面具,光是这百人身上的杀意,就让人不寒而栗,觉得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厉鬼。

      林云双眼微眯,隐约间有些明白,为何藏剑大会会将修为禁锢在天魄境了。

      一切,都是在为了这神龙鬼三关。

      将修为限定在天魄境,许多手段无法施展,在这百鬼夜行剑阵中实力将会受到极大限制。

      不仅仅是以一敌百这般简单,这一百人配合默契,杀人如麻,且还会组成剑阵。

      此消彼长之下,对方的优势会无限扩大。

      突然,林云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这地面之下的阵纹做出改变,让他感觉极为古怪。

      他本身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变成了此剑的一部分。

      这是不易察觉,却极为重要的关键。

      问题在哪?

      林云神色变幻,还未正式闯关,心境就出现了些许波澜。

      “杀!”

      风玄子居高临下,杀气腾腾,冷冰冰的吐出一个杀字,让现场氛围变得极端阴冷起来。

      呜!呜!呜!

      厉鬼哀嚎声响起,百鬼夜行阵催动,百名黑衣剑客手握在剑柄中,与半空中来回变幻,困住林云的同时悄然缩小着包围圈。

      无形的剑势从八方袭来,虚空仿佛山岳,被挤压出丝丝裂缝。

      风家大长老,死死盯着林云手中的剑,只要他拔了剑,就是死人一个。

      还想取走风雷剑,这一关就剥了你的皮!

      风家大长老恶狠狠的想道,与风玄子的阴狠相比,此人极为暴躁杀心和杀意全都写在了脸上。

      嗡!嗡!

      手中葬花无端颤鸣起来,林云心中一顿,他豁然惊醒。

      百鬼夜行剑阵的阵眼,就是他手中的葬花,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林云被惊出一声冷汗。

      锵!

      可由不得他多想,步步逼近的百名黑衣剑客,同时拔剑。数不清的凌厉剑光,在虚空中交错纵横,朝着林云绞杀闪电般绞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