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此间事了 互不相欠!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浮云剑宗,宗门主殿。

      掌教已等候多时,当林云推开青铜大门时,见到高耸的主座上对方脸上堆满笑意朝他走来。

      林云稍稍一愣,这还真是有点担当不起。

      堂堂一位掌教,还是位龙脉境无敌的大佬,居然亲自下来迎接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云觉着自己冲击七花聚顶成功后,本来就对自己颇为客气的掌教,已远远不止客气那般简单。

      甚至有点点巴结的意思?林云不太确定。

      看他的时候,双眼会绽放出罕见的光泽,那种欣喜和看重没有丝毫掩饰。

      对方剑意至少达到了四品巅峰,绝对是真大佬,其实完全没必要对这这般客气。

      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林云收回思绪,拱手道:“弟子林云,如约而至。”

      “哈哈哈,客气啥!”

      浮云掌教大笑几声,手搭在林云肩膀上,几乎手把手引着他落座。

      林云心中苦笑,您这才是真客气。

      他面露无奈之色,想着是不是要道番歉,以往自己总是叫他老家伙好像不太礼貌。

      其实仔细想想,不管对方什么目的,浮云掌教对自己肯定没得说。

      初来乍到,就破例让他登上圣剑山,之后真龙圣液几乎是有多少就给多少。

      逼着自己和邪修厮杀,其实无形中也是要让他快速成长,尽早适应昆仑界的环境,同时不断压迫自己的潜力。

      冲击七花聚顶成功,若要算外力的话,对方至少占了七成。

      “还记得,我很早之前就说过有件事需要你来办吧?”浮云掌教重新坐在主位上,笑吟吟的说道。

      “弟子正是为此事而来。”

      林云自然记得,他答应过别人的事都会记在心中,这是人情,若是不还,内心会很不安,总有念头无法通达。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藏剑楼你听说过吗?”

      浮云掌教面露笑意,看向林云轻声说道。

      林云点点头,他现在不是初入昆仑的菜鸟,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不清楚。

      昆仑界制剑最厉害的势力是藏剑山庄,藏剑山庄所属的藏剑楼共有三千六百六十六座,可以说遍布天下,四海八荒,无处不存。

      且名气极大,无论在什么地方,这藏剑楼都可以说是一处剑道圣地。

      不仅可以买剑,也是剑客相互交流,切磋武艺,品茶论道的地方。

      离苍玄府最近的藏剑楼,应该是青岩藏剑楼,辐射好九府之地,影响力十分巨大。

      林云面色不变,静待对方下文。

      “知道就好。”

      浮云掌教轻声笑道:“我当年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和青岩藏剑楼楼主论道,结果输了半招。丢人丢大了,把师……尊的赐我的佩剑输给他了,往事不堪回首。”

      他说到师尊二字,心中像是有难言的苦涩,念得极为犹豫和痛苦,可最终还是念了出来。

      您可真厉害!

      林云咋舌不已,二十岁不到就敢和藏剑楼楼主论道,您当年得多高调。

      “是柄什么剑?”林云对这个比较好奇,笑吟吟的道。

      “陌氏一族打造的千纹圣剑。”浮云掌教风轻云淡的道。

      噗!

      林云差点喷了出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对方,这老头当年锋芒是有多盛。

      千纹圣兵已足够可怕了,加上陌氏一族的招牌,简直就相当于神兵了。他居然拿出去和藏剑楼的楼主赌剑,这得多嚣张,林云心中无法置信。

      这等狂妄之事,林云自问,他自己都没法做到。

      他可舍不得将葬花拿出去赌,何况还是和藏剑楼的楼主,简直就是找死。

      “下一次的名剑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去,帮我把那柄剑争回来。”浮云掌教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

      林云目光闪烁,他对这名剑大会,倒是有所了解。

      名剑大会有大小之分,小的是各地藏剑楼,每年举办一次,辐射各自统辖的范围。大的则是在藏剑山庄,面向整个昆仑年轻一辈,四年一次,号称天下剑者的无双盛事。

      藏剑楼所举办的名剑大会,规矩比较特殊,参与者皆是受邀而来。

      所邀请的人,不管是何等修为,都只能展现出天魄境的境界。不过说是如此说,通常而言,藏剑楼所举办的小名剑大会,基本不会有神丹境人的来凑热闹。

      名剑大会可以说剑客的盛事,赢者不仅能够得到藏剑楼所锻造的宝剑,还可以得到不俗的声名。

      年轻剑客,对名剑大会这等盛事,可以说是极为向往的。

      林云自然也不例外,不仅可以接触到昆仑界的其他剑客,还能顺势扬名,增长见识。

      “等等!”

      林云心中忽然生出疑问,看向对方道:“陌氏一族打造的千纹圣兵,这青岩藏剑楼,应该舍不得拿来当名剑大会的奖品吧!”

      光是千纹圣兵,林云就觉得对方舍不得拿出来了,这可是压箱底宝物了。

      “你去了就知道了。”

      浮云掌教没多做解释,笑道:“这次你和洛公子一起出发。”

      洛公子?

      林云正心生疑惑,就见洛花一袭白衣,从偏门缓缓走了出来。

      “林兄,这次我们要一起出发了。”白纱斗笠下,洛花的脸露出笑意,只是旁人无法将其看透。

      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双美眸,藏在云雾缭绕中。

      公子?

      林云面露古怪之色,这老头对洛花,居然用了敬称,即便她是圣者世家的嫡系,也不至于如此啊。

      神龙纪元公子并非特指男性,不分男女,皆可以如此称呼。

      当这称呼落在女性身上似,对其他任何说法都来的尊敬,以掌教的地位没必要称其为公子的。

      不过这老家伙不一般,想想他对自己甚至有些巴结的态度,林云也不好乱猜。

      “林兄,不开心?”白纱斗笠下,洛花见林云迟迟不语,声音有些冰冷起来。

      “求之不得。”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

      “那好,三天之后,会有人送你们去青岩藏剑楼,此事就这么定了!”浮云掌教轻声笑道,可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林云脸色就变了。

      “三天之后?能换个时间嘛?”

      林云面露为难之色,迟疑的说道。

      三天之后,是他和叶梓菱约好,一起去苍玄府的时间。

      “不行,时间紧急,三天之后你必须出发。”浮云掌教脸上笑意不减,可话里的意思,分明是不容任何质疑。

      林云眉头微皱,沉吟不语。

      大殿里的气氛,顿时有些沉闷起来,之前轻松氛围荡然无存。

      “林兄有什么顾忌吗?”洛花打破沉默,出言问道。

      林云深吸口气,将与叶梓菱的约定,以及自己答应她参与苍玄府排位战的事,娓娓道来。

      他语气平静,努力尝试着说服对方,希望浮云掌教可以理解。

      “这丫头尽是胡闹,此事也不和我商量下,不过这点小事确实用不着和我说。就这样吧,我把你的名字划掉,苍玄府排位战的事你不用管了。”浮云掌教面露笑意,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如果只是此事,那就好办很多了。

      “她没有胡闹,这也不是什么小事!”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可情绪终究没法完全掩饰,他话里透着的怒意和执着,十分鲜明的表达了出来。

      浮云掌教嘴角抽搐了下,这家伙真的半点面子都不给他,他脸色有些僵硬起来。

      “请掌教成全。”

      林云低头,拱手说道。

      “哼,她有没有胡闹,轮不到你来管,苍玄府排位战,是不是小事,你也还没这个资格来断!”浮云长老神色冰寒,冷声哼道。

      林云神色冷漠,起身拂袖而去。

      对方如此说话,那就没必要聊下去,这怎么可能是小事?

      这是叶梓菱待在浮云剑宗的执念,这是她手中之剑,愿意守护的梦想,这是她叶梓菱的向剑之心!

      这是我林云答应过别人的承诺,在对方眼中居然是胡闹,小事,可笑之极。

      话不投机半句多。

      “林云,别忘了,没有老夫出手相助,你冲击七花聚顶,是不可能成功的。”浮云掌教神色淡漠,盯着林云的背影,缓缓道:“老夫不是在求你,这是你林云欠我的!”

      可恶!

      林云只觉得天昏地暗,心仿佛被人抓住了一般,难受无比,整个脸都沉了下去。

      这是你欠我的,浮云掌教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软肋。

      让他无力反驳,迅速离去的脚步,当即就停顿了下来。

      “你到底想怎样!”林云垂落下来的手,紧握成拳,他咬着唇,浑身都在颤抖。

      “我要你三天之后,去青岩藏剑楼。”浮云掌教淡淡的道,身上剑意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无比可怕的威压,笼罩住整个恢弘殿宇。

      林云神色痛苦,他的心针扎一般难受,冲击七花聚顶之时都没有这般难受。

      “好,我答应你!”

      林云眼中闪过抹泪痕,疲惫而无力的说道。

      这个决定,似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心血,比生死大战都要可怕。

      “不过我的名字,你不要划掉,否则,青岩藏剑楼我绝不会去。”林云眼中闪过抹冷漠之色,沉声应道。

      “可以,反正你肯定是赶不及的。”浮云掌教的声音没有起伏,仿若漫不经心一般说道。

      林云不予理会,径直朝大门走去,门推到一半停了下来。

      阳光从门奉照射进来,将他的影子,在空落落的大殿,拉的修长无比。

      林云嘴角勾起抹嘲弄之色,嗤笑道:“我方才还想着要不要和你道歉,现在看来真没必要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老家伙,此间事了,我们互不相欠!”

      晃荡!

      当大门关上的一瞬,林云大步走了出去。

      从他起身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转过身,大殿内只剩下他留下的声音仍在回荡。

      此间事了,我们互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