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你去我留 两个秋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等到琴箫合奏完毕,两人在老地方见面。

      山巅楼阁,洛花早已抚琴而坐,放眼望去四方则是白茫茫一片云雾。

      “千年火!”

      林云瞧见桌上放置的美酒,眼前一亮,连忙上前打开。

      “恭喜林兄,冲击七花聚顶成功,略备薄酒。”白纱斗笠下,洛花款款一笑。

      林云一阵咋舌,这洛花真的大手笔,陌氏一族的千年火,在她手中像是无穷无尽般。

      “今天喝我的吧。”

      林云笑了笑,将千年火收好,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壶比较特殊的酒。

      他储物袋中藏着许多龙族佳酿,对常人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名酒,可与千年火相比终究逊色不少。

      “这什么酒?”

      洛花的声音有些异样。

      林云对此颇为理解,笑道:“这算不得什么好酒,不过对我而言,却有很大的意义?”

      “哦?”

      洛花的声音,充满好奇之色,“愿闻其详。”

      “这酒叫做凤凰台,凤凰台上忆吹箫。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冰酒,不是悲秋。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谁与我共此生悲欢。”

      话语微顿,林云笑道:“这是她送我的酒,我一直都有留着,舍不得喝。喝一杯便少一杯,若要庆祝冲击七花聚顶成功,就喝此酒吧。”

      “原来如此,她是留下那一缕情丝的女孩吗?”

      洛花指了指林云的手指,轻声笑道。

      “是的。”

      林云倒着酒,微微一笑,大方承认。

      “给。”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谁与我共此生悲欢。送你酒的人,看来有许多身不由己,她心中清冷,少有人懂。”杯酒饮尽,洛花轻悠悠的说道,声音仿若美玉不停的碰撞,音如玉碎。

      “我懂!”

      林云眼中闪过抹执念,沉声道:“她站的太高。”

      “多高。”

      “可能比天还高吧……”

      林云飒然一笑,不以为意。

      “所以?”

      “所以我才这般拼命,只为有朝一日,能与她共此生悲欢。”

      林云嘴角露出抹笑意,他心中有万种豪情,皆在这一笑之间。

      两人喝酒闲聊,聊得太过快意,以至于林云差点忘记了正是。将醉之时,林云方才响起,将枯玄秘钥取了出来,递过去道:“洛姑娘来自圣者世家,可认得此物。”

      “枯玄秘钥。”

      洛花声音微变,显得有些意外。

      她凝视许久,方才道:“三千年前,九帝横空出世,镇压天下,横扫八方,重建神龙帝国,成为神话传说。可九帝的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结局……其中南帝最令人唏嘘,他一生都为情所困,为情成痴,晚年下场极为悲凉,一直想要复活自己的爱妻。”

      “南帝是九帝中,唯一确定已经陨落的大帝,枯玄大圣作为他的传人,当年被许多人追杀过,甚至包括九帝中的其他人都有出手。”

      林云诧异的道:“为何?”

      “南帝生前有三大秘宝,一是藏有地狱之门的生死图录,二是天命符诏,三是天龙骨。三样至宝,无论哪一样都会让其他大帝动心。三样至宝,有人说在南帝墓中,有人说在枯玄大圣手中,可南帝墓无人知道在什么地方,那就只能找他了。”

      洛花轻声叹道:“不过事后证明,枯玄大圣中并无这件至宝,他得以存活下来可也深受重创。之后一路被仇敌追杀,便死在了浮云海中,那片枯玄岛就是他的坐化之地。”

      “原来如此。”

      林云目光闪烁,轻声自语。

      “不过就算没有三件南帝至宝,光是枯玄大圣本身的传承,就足够令许多人心动。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人在暗中寻找枯玄秘钥,只有获得这枚秘钥才能得到枯玄大圣的传承。”

      洛花看向林云,沉吟道:“这枚秘钥你从哪里得到的?”

      “奔雷魔剑。”

      林云如实告知,并将其中过程,详细讲解一番。

      “他是玄天宗的弃子?如此来看的话,他当年被踢出玄天宗只是掩人耳目,他是奉玄天宗某人的命令,特意来苍玄府找寻枯玄秘钥的。奔雷魔剑的名号,也只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幌子……”

      洛花将枯玄秘钥递回来,轻声笑道:“只是没想到,被你给碰上了,碰上葬花公子这个不讲道理的存在。”

      “有嘛?我可是很讲道理的。”

      林云握着秘钥,思绪如电。

      他忽然想起来,之前以葬花公子行走时,遇到过好几次凶险之极的伏杀。

      以往他都将其当成是天星阁动的手,如今想来,也有可能是玄天宗幕后操纵者动的手。

      还好,他平日小心谨慎,至今都没有暴露出葬花公子的身份。

      否则的话,就算待在浮云剑宗也未必安全。

      “等等,我曾远远见过枯玄岛,那四周的风暴据说连圣者都无法靠近。就算拥有秘钥,登不上枯玄岛,又有何用。”林云忽然想到什么,连忙说道。

      “或许,有人推算到些什么了吧。”

      洛花平静的道:“据闻九品圣玄师,就可以观星卜算,至于天玄师更是能够窥测天机。或许……枯玄岛的封禁,要出现变化了吧,毕竟枯玄大圣既然留下了传承,肯定要寻找有缘人的,总不可能一直不让人靠近。”

      林云恍然大悟,心中好些疑惑,随之而解。

      如果枯玄岛封禁真有变化,那他手中的枯玄秘钥,将成为至关重要的道具。

      可还有些更深的疑惑,变得扑朔迷离,引人深思了。

      “多谢告知!”

      林云出言道。

      “你我之间,何须计较这些。”洛花悠悠一笑,风轻云淡。

      “那我自罚一杯。”

      林云举起酒杯,将杯中凤凰台,一饮而尽。

      ……

      从洛花处回来后,林云神色凝重。

      他心中有些秘密,并未告知对方。

      他手中有一幅虎嗅蔷薇图,按照洪老的说法,这是他从南帝墓中取出来的。可洛花又说,南帝墓无人知道在什么地方,那洪老又从何而知。

      况且,洪老当年真有这么强的实力吗?

      连九帝之一,南帝墓都敢闯,这也未免太可怕了些。

      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又或者只是重名罢了,此南帝非彼南帝。

      可林云当时又明明记得,洪老留给他的信中有说道,他看到的虎嗅蔷薇图全是地狱恶鬼,他更被其中的剑光伤了根基。

      隐约间,这又和洛花说的生死图录有些类似。

      生死图录中藏着地狱之门,而虎嗅蔷薇图,刚好可以看到地狱恶鬼。

      莫非我手中这幅图卷,真的是生死图录?南帝三大至宝之一?

      一念及此,林云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也未免太可怕了些吧。自从在画卷中,悟出尘光剑法后,林云将这蔷薇画卷闲置了很久。

      因为以他的实力,并无法端倪出其他的秘密。

      将蔷薇画卷握在掌心,林云神色凝重,他望着画卷竟然生出些许忌惮之色。

      若这画卷真是生死图录,那洪老当年的实力,应该极为恐怖至少也是圣者。若连圣者都变成废人,那以我眼下的实力,就算真发现了其中秘密,怕也是死路一条。

      想了想,林云将画卷重新收好,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生死图录,天命符诏,天龙骨。

      林云在心中念道南帝三大至宝,其中并没有葬花剑的存在,额,好像也说得通。

      葬花剑,应该是南帝的妻子送给他的。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棉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林云轻声念着当初听到的诗句,忽然大惊,他猛的站了起来,看着手中葬花剑,神情大变。

      麻蛋,竟然是真的!

      洛花所言,南帝晚年为情所困,为情而伤,一直痴迷复活他的妻子。

      可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连林云都能懂的道理,他注定徒劳,注定为此而伤,故步自封,画地为牢。

      魂是柳棉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这诗句,不正好就是用来形容南帝的嘛……或者本身就是他给自己做的。其中无限哀伤,与洛花所说的晚年南帝,完美契合。

      我滴个天!

      林云心神难以平复了,只觉得心有余悸,瑟瑟发抖。

      想到以往参悟过无数次的蔷薇画卷,可能是藏着地狱之门的生死图录,他就没法淡定下来。

      想到手中葬花,可能就是南帝当年的佩剑,更是一阵失神。

      “枯玄岛若是开启的话,无论如何我都得去一趟……”

      林云深吸口气,他心中生出从未有过的想法,枯玄大圣的传承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中。

      或许其中就藏着南帝墓的消息,若真如此的话,还是让它留在自己手中好一些。

      南帝墓穴,葬着他和自己的妻子,他肯定是不愿被后人打扰的。

      你去我留,两个秋!

      林云看着手中葬花剑,怅然若失,感慨万千。他轻声叹道:“这些年也算是没有辜负你,不然真对不起你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