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无边杀戮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满目疮痍的废墟中,林云和雷鹰残留的气势,依旧如水墨无影无形的纠缠在虚空中。

      半空中那些庞大的巨石,在这等纠缠中,起起伏伏。

      林云踹着气,隐约面具没有遮住的下半张脸,可以看出他的脸色已苍白无比。

      雷鹰实力之恐怖,比林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许多,远远不是半步神丹可以解释的。

      他是魔道妖孽!

      几乎可以肯定,他曾经肯定是某个魔道宗门的顶尖弟子,甚至雷鹰未必是其本名。

      眼下不是圆月之夜,林云最强手段无法施展,哪怕紫玉神竹箫比对方手中那柄刀强上许多。

      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圣兵在他手中爆发出来的威能,实在太过恐怖。

      林云算是明白,两名神丹境的长老,如何死在他手中了。

      方才一击,近乎震碎了林云身上所有的紫金龙纹,苍龙圣甲只存在一瞬就被那魔天巨手直接碾破。

      还好,终究是撑过来了。

      林云踹着气,他低头看向剩下的叶梓菱,她脸上彻底红润起来。

      平日冷若冰霜的那张脸,在此般沉睡之下,显得分外柔和起来,倒是罕见的很。

      这女人如果不是冷冰冰的模样,其实也蛮好看的。

      无尽的疲惫朝脑海中涌来,林云深吸口气,挣扎着一点一点站了起来。可背上剑匣实在太过沉重,如一座山压在身上,剑匣震动,里面的血焰龙纹金原始又开始挣扎了。

      他眼中战火重燃,他苍白的脸颊,露出抹笑意。

      就算为了这女人,也不能就此倒下,否则……未免太逊了点。

      他可是葬花公子!

      林云心中冷喝一声,弯曲的脊梁骨,如剑一般笔直起来,他在那漫天尘埃中生生站了起来。

      嗡!嗡!嗡!

      天地间残存的剑意,嗡鸣起来,它们欢呼雀跃,似乎感受到了林云此刻的战意。

      吾辈剑客,岂会轻易倒下,还能呼吸,便可战斗。

      血未尽,战不休!

      战!战!战!战!战!

      林云在尘埃中放声狂笑起来,胸腔中的热血,长啸而出。

      “这家伙,疯了嘛?”

      一群邪修,看着尘埃中重新起身,明明伤重无比,可剑势却重新汇聚的林云,全都看傻了眼。

      他们各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邪修,杀伐果断,心狠手辣。

      可似乎,眼前这人远比他们要狠得多,这一声声狂笑,何等疯狂!

      “可恶!”

      雷鹰咒骂,他此刻也不太好受就是了,连番大战,先于两名神丹交手,又和叶梓菱交手。

      伤势一直得不到控制,连圣兵都祭出来了,还未能将林云斩杀。

      可想而知,此刻有多狂躁。

      “和我比狠?你这小子,根本就不知道,我枯玄海第一邪修的名号是如何来的!”雷鹰黑白变幻面巾上,衍化出无比疯狂的神色。

      轰!

      雄浑而狂暴的星元,在雷鹰身上再度席卷而出,雷霆与火焰汹涌而出。

      他手中那柄雷刃,圣纹再度颤动起来,挥手一刀就裹挟出无比磅礴的风暴朝着林云狂轰而去。

      那刀刃风暴有圣纹加持,蕴含着雷霆、火焰和刀意三种意志,眨眼间就杀到近前。

      浮云蔽日!

      林云吹奏长啸,对方有圣兵,他也有,紫玉神竹箫比起雷鹰的雷刃,可是只强不弱。

      浮云十三剑的第一剑,被林云箫音衍化出来,箫音长鸣,剑光如日曜,将那袭来的风暴直接斩去。

      嘭!

      两者在虚空中剧烈的碰撞,无比可怕的余波扩散出去,林云脚尖一点身体朝前飘了过去。

      风卷残云!

      箫音不止,林云长发张扬,宛若行走在世间的王侯。箫音与剑意融合,浮云十三剑的第二剑杀了出去,同时间两只青鸾飞出体内。

      雷鹰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没想到,伤重至此的林云还敢主动出击。

      立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刀光挥舞间,雷霆狂啸,将一缕缕剑音斩碎。他步履狂退,虚空中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刀光与剑芒相碰见迸发出璀璨的光耀。

      “一起出手,宰了他!”

      雷鹰脚步有些踉跄,他的伤势明显达到了崩溃的边缘,首次被逼的有些捉襟见肘。

      之前他与两名神丹交手,浮云剑宗的长老,在临死之前皆在其体内留下了可怕的剑意。

      原本他一直强行压制,可为了快速解决叶梓菱,不得不祭出星相,让这神丹境强者的剑意在体内疯狂肆掠起来。

      眼下,这剑意愈发狰狞,有在其体内爆炸的趋势。

      这就有些难办了,一旦神丹境长老留下的剑意,在其体内被引爆,他底蕴在如何身后都得殒命在此。

      嗖!嗖!嗖!

      其他邪修虽然被林云的态势给吓着了,可雷鹰无疑更为可怕,根本就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破空声响起,在肖坤的率领下,这些邪修对林云各自催动杀招。

      他们晓得林云箫音可怕,皆有所防备,不敢与他过分靠近。

      林云吹奏着浮云十三剑,青鸾接连不断的飞出,他身上的剑势宛若山岳般拔地而起,不一会达到了媲美圣剑峰的地步。

      砰!砰!砰!

      诸多杀招皆是备剑势化去大部分威力,可即便如此,落在林云身上时依旧伤痕累累,鲜血淋淋。

      咻!

      就在林云与这诸多邪修激战之时,得到喘息的雷鹰,深吸口气他再度双手握住刀柄。

      “给我去死!”

      轰隆隆!

      狂喝声中,天色完全昏暗了下来,被刀光牵引的魔天巨手再度衍化而出。

      林云脸色狂变,又是这招!

      还好,浮云十三剑的剑势也趋近巅峰,以箫御剑,未必不能将其攻破。

      同样的杀招,不可能伤到林云两次,其中破绽他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

      “小子,拿命来!”

      可他刚要集中精神,将浮云十三剑的前十剑的剑势融合时,一道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肖坤,他瞧出林云的窘境,嘴角勾起抹狞笑。

      想趁林云无暇顾忌时,一击将其重创,让他彻底死在雷鹰的魔天巨手下。

      人不可能一心两用,葬花公子,必死无疑!

      间不容发之际,林云目光闪烁,思绪跃动如电,他的眼中突然闪过抹决绝之色。

      轰!

      在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情况下,他突然放下唇边的紫玉神竹箫。仙籁般美妙,王侯般霸气的箫音,在这天地间戛然而止。

      众人稍稍一愣,都有些呆住了。

      无法以箫御剑,葬花公子难道还有其他手段,应付这雷鹰的魔天巨手吗?

      “死!”

      肖坤却是懒得理会这些,他眼中狰狞之色,愈发浓郁。他若是没记错的话,葬花公子手中有柄圣兵,他的人头也早已被天星阁悬赏,那可是天价赏赐。

      “神在云霄,我剑化天!”

      林云眉心处深藏的剑茧,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将银月面具照的闪耀夺目。

      锵!锵!锵!

      以此剑意加持,林云将手中的玉箫,朝着天穹间落下的魔天巨手狠狠扔了出去。玉箫乘风而起,风声灌注在剑意加持的洞箫中,王侯般的箫音重新绽放。

      既然不能以箫御剑,那我林云便以剑御箫!

      磅礴箫音在这般呼啸的狂风灌注下,少了些许细腻,却多了一丝大道至简的粗犷和雄浑。

      浮云非我意,我意在天之上!

      浮云十三剑第一剑到第十剑的剑势,在这般箫音的震动下完美融合,环绕着天地间的十只青鸾,在玉箫的带领着朝着那魔天巨手冲了过去。

      嘭!

      只一瞬,魔天巨手便出现了丝丝裂缝,那巨手遮天蔽日,魔纹隐现。当它炸裂之时,有火光暴起,仿佛天都裂开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

      肖坤瞧得此幕彻底呆住了,等到惊醒之时,发现林云的目光不知何时盯在了他身上。

      嗡!

      半步四品的神霄剑意,立刻将其禁锢刹那,也就是这刹那林云伸手一招,将剑匣中弹出来的葬花紧紧握住。

      “不!不!不!”

      肖坤立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可来不及有所动作,一抹剑光在他视野中不断扩大。

      咔擦!

      剑光如惊鸿,惊鸿一瞬,血光飞溅,肖坤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肖坤死了,可其他邪修趁机释放的杀招,依旧远远的落在了林云身上。

      砰!砰!砰!

      众多杀招与林云身上的剑势缠绕,林云身上的伤势,不由加重了许多。

      他目光一扫,凌冽的杀意,狂|泄而出。

      跳梁小丑,真的没完没了!

      天穹间一声惊天巨响,那黑色的巨手被紫云神竹箫彻底洞碎。雷鹰一口鲜血吐出,单膝跪在地上,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他没有丝毫留恋,转身就跑。

      被林云盯住的众多邪修,脸色哗然巨变,恰好雷鹰都走了,顿时心生退意。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林云眼中闪过抹狠戾之色,有血光绽放,无尽的杀意疯狂爆发。

      他长啸而起,如银月横空,目光锋芒尽出,长发张扬乱舞,有唯我独尊的恐怖气势降临。

      嘭!

      他身形闪烁,左手隔空抓起一人,不等那人发出惨叫。右手之剑,便如流光划过,将其人头砍了下来。

      嗡!

      他又是一剑劈砍出来,半步四品的神霄剑意,衍化出凌厉的剑光。

      三名星河境的邪修,当场被斩的四五五裂,所过之处,挡者披靡。

      血流成河,哀嚎遍野!

      林云发出怒吼,天地间有龙吟四起,他横空而去,朝着那些邪修一路追杀,摧枯拉朽,狂杀不止。

      他像是坠落在人间的谪仙,出手碾压这些邪修,目光扫去,他盯住一名灰衣男子。

      这人几进几出,偷偷摸摸,对他暗中下手多次。

      杀!

      林云目中杀意暴起,一个闪身就追了过去,那人发出惊叫,恐慌不已。

      这是个绝世狂人!

      他太强了,连雷鹰都被他赶跑了,灰衣男子心中惊恐而绝望,不停后退,拼命求饶。

      “不……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是雷鹰指使我的。你不要杀我,我知道雷鹰的许多秘密,你留我一命,我有大用,我可助你斩杀雷鹰!”

      灰衣男子发出哀求,他不想死。

      无辜?

      你也好意思说无辜?

      “跳梁小丑,留你何用!”

      林云发出冷喝,手握葬花,一剑挥出,直接从其脖子上划过。

      华丽而璀璨的剑光,伴随着鲜血闪耀虚空,灰衣男子瞬间殒命。

      枯玄海中从来都是这些邪修,纵横无忌,杀人如麻,四大宗门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今日,却被在林云手中,如猪狗般被疯狂屠戮。

      许久,血石林的废墟中,到处都是流血尸体。

      目之所及,苍生尽灭。

      所有来犯的邪修,除雷鹰逃走,无一例外,全都殒命。

      如果杀戮注定无法避免,那就让无尽的鲜血和尸骨,荡尽这人世间所有的恶。

      我剑,荣耀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