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吾辈 热血不止!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哗!

      林云落在叶梓菱的身边,藏在面具下的脸颊,寒意袭人,眼眸中一片冰凉。

      无尽的生机,正在叶梓菱身上快速消失,她像是一朵枯萎的花,慢慢凋谢。

      这女人明明可以走的!

      他不敢有丝毫耽搁,取出一枚涅槃丹,赶紧弯腰放入对方口中。

      当丹药入口的一刹那,叶梓菱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可号称浴火重生,只要有一口气存在,就能瞬间恢复到巅峰的涅槃丹,却仅仅只是止住了对方的伤势。

      她紧闭的双眼,并未有丝毫醒来的迹象,意识依旧在沉睡之中。

      可见,她在林云等人离去之后,伤的到底有多重。

      “老大,他是葬花公子……最近苍玄府声名鹊起的一个狠人,之前在苍玄魔域天星阁中,直接当众斩杀了奔雷魔剑!”

      肖坤看出了林云的来历,眼中闪过浓浓的忌惮之色,挣扎着起身狼狈不已。

      还剩下的邪修,脸上皆露出惊恐之色,悄然后退了很远的距离。

      葬花公子最近有所沉寂,出现的次数不多,可他之前的事迹早就无人不知,在邪修眼中等于杀神一般的存在。

      半空中,雷鹰死死盯着林云,黑白面巾衍化的神情阴沉之极。

      “传闻看来真的不假,你果然是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雷鹰面色狰狞的看向林云,黑白变幻的面巾上,磅礴杀意没有丝毫掩饰。

      “与你无关,准备好付出代价!”

      林云抬头看去,望向远处的雷鹰,声音冰冷而无情。

      

      “啧啧啧,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你那点手段想要在我面前英雄救美,可还远远不够看。别人怕你,我雷鹰可从未将你放在眼里!”

      雷鹰一身蓑衣,斗笠之下的黑白面巾,遮住面孔,显得神秘而古怪。

      那水墨般变幻的面巾上,露出些许讥讽之色,他对这所谓的葬花公子,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不过是掌握些音律之道罢了,也就苍玄府这样的小地方,才会大惊小怪。

      呼哧!

      话音方落,他便化作一道惊鸿,破空而去。身上雷芒和火光,凝结成无比可怕的黑色魔焰,不一会就将其浑身包裹在其中。

      轰隆隆!

      一道又一道长达近十丈的闪电,在他左侧撕裂虚空,衍化成雷芒凝聚而成的大片魔鹫;一缕又一缕的火焰,在他右侧凝聚成成群的火鸟。

      火鸟和魔鹫,伴随着雷鹰的杀进,瞬间就变得遮天蔽日,整个天穹都是雷光和火焰衍化的异象。

      光是这等异象,就足以轻松重创一个法相境的强者,雷鹰敢如此狂傲,自然有他的底气和本钱所在。

      嗡!

      林云面具之下,藏在眉心中的剑茧颤动嗡鸣起来,银色的面具在这等变化之下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华丽光芒。

      整个面具宛若一轮银月倒映而成的湖泊,自他打破瓶颈后,首次将眉心中的剑茧催动了起来。

      磅礴而浩瀚的剑意,在林云身上暴涨,他轻声念道“云外有云,天外有天!”

      咔擦!

      他声音飘渺,可每个字都又重若山岳,开天辟地。当八个字全部说完之时,被雷与火笼罩的天穹,瞬间炸开一条条裂缝。

      数不清的光芒,从裂缝中渗透出来,垂落在林云身上。

      那是浮云之上的太阳之光,那是在天之上的剑意,那是属于剑客的荣耀和传说。

      嘭!

      气势汹汹杀过去的雷鹰,猝不及防直接被震住了,于半空中惊退三步。身上蓑衣闪烁起一道道光泽,荡起层层涟漪,遭受到了无法想象的剑意攻击。

      风!在林云身后扬了起来!

      拂动在他的银衫,撩乱他的银发,那银月面具遮住的脸颊,被一缕缕银发藏住。他的脸彻底看不见了,唯有那双眼,剑光萦绕,杀意冲霄。

      林云体内血液沸腾,所有的星魔花疯狂燃烧起来,他发出怒喝:“神在云霄,我剑化天!”

      嘭!嘭!嘭!

      剧烈的爆炸声在天穹响起,成群成群的火鸟和雷鹫,皆备那浮云之上的剑意斩碎。

      这一刻,林云仿若神明,他的话如仙音般回荡在天地间。

      这一刻,天穹彻底恢复清明,所有的光芒和剑意毫不吝啬的落在林云身上。

      他身上绽放出令人炫目的银色光芒,他目光所及,雷影一口鲜血吐出,直接被震飞出去。

      “神霄剑意?!”

      雷鹰面巾上的讥讽之色,瞬间荡然无存,他十分清楚神霄剑意意味着什么。那是连龙脉境,都无法轻易掌握的剑意,就算是在荒古域也罕见无比。

      不对!

      如果真是神霄剑意,方才一击,以他眼下的状况。不说陨落,起码得半死了。

      可即便如此,也相差不远了。

      肖坤和其他众多邪修,瞧得此幕,全都吓傻了。轻飘飘几句话,就将雷鹰给轰的吐血而飞,这也未免太可怕了些。

      虽说这雷鹰肯定不是巅峰状态,先与两大神丹交手,又和叶梓菱大战,更冒着风险祭出了自己的星相。

      可他终究是雷鹰,半步神丹境的修为,一个耳光就能扇死秦锋的狠人,枯玄海排名第一的邪修。

      咳咳!

      雷鹰落地,弓着腰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鲜血将脸上的黑白面巾染成了刺眼的猩红色。

      “啧啧,虎落平原被犬欺啊……”雷鹰怪笑几声,一股极端强横的气息,从其体内缓缓弥漫开来。

      方才一瞬,被半步神霄剑意重创的气势,重新聚集了起来。

      且仍在狂飙不止,他的底蕴强大到令人发指,林云的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起来。他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这雷鹰绝不是普通的邪修,他当年所在的魔道宗门,名气怕是极为夸张。

      “可惜,在我面前,你终究不太够看。呵呵,我不管你什么来历,和我作对,只有一个结果,死!”

      雷鹰一声冷笑,突然拔出并紫色的兵刃,那是一柄闪耀着电光的雷刃。

      “哈哈哈!”

      声音沙哑的雷鹰,狂笑起来,他手握雷刃将其中威压尽数释放。

      那柄刀……肖坤瞳孔猛的缩了下,雷老大真的被逼到山穷水尽了,他都不记得对方上次祭出那柄雷刃是什么时候。

      圣兵?

      林云眼皮一跳,将紫玉神竹箫放在唇边,没有丝毫犹豫赶紧吹奏起来。

      “死吧!”

      雷鹰手握圣兵,狰狞一笑厮杀过来,雷刃在半空中不停的挥舞。锵锵锵,音律所化的种种异象,被其接连不断斩碎,眨眼就杀到了林云面前。

      花丛何处起!

      林云处变不惊,音有五声,宫商角徵羽,律有黄钟、大吕、太簇……阴阳十二重。

      他在刹那间将王侯之音的种种玄妙,尽数吹奏出来,阴阳五行,日月盈昃,天地变幻,尽在重重箫音中。

      轰!

      在那刀光将要劈砍下来的危急时刻,一朵血色蔷薇,在他面前轰然绽放。

      融合了半步四品剑意,和王侯之音的血色蔷薇,晶莹剔透,血光琉璃,凄冷艳丽。

      嘭!

      刀光斩在蔷薇上,刺耳的金铁之声随之而起,火星四溅,余波在空中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林云箫音不止,趁机后退了许多步。

      咔擦!

      血色蔷薇只持续了片刻,就被雷鹰手中的斩碎,他冲出重重叠叠的花瓣碎片。

      随手一挥,雷刃上的圣纹挥洒萦绕成一缕光,将半空中诸多音律衍化的异象重重斩碎。

      砰!砰!砰!

      他状若疯狂,不停的嘶吼,璀璨的刀光在视野中不停的闪烁。

      每一次那刀光都能轻易见占据他的瞳孔,仿佛下一秒,他就会被刀光撕裂成碎片。

      可林云总能在关键时候,凝结出异象,挡住这凶狠的绝杀之剑。

      轰隆隆!

      终于尘光剑法的异象达到极致,林云的箫音变得高亢起来,像是一条真龙冲上云霄。

      我从天上来,花自掌心起。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一念尘光散尽,照破山河万朵!

      虚空中绽放出一朵接着一朵的白花,花朵莹莹圣辉,宛若灯火摇曳,林云箫音中的毁灭剑势,更是拔地而起。

      他在万花丛中过,吹箫而立,一袭银杉,仙光绽放。

      “给老子灭!”

      雷鹰瞧得这等恢弘异象,顿时头皮发麻,沙哑的喉咙发出咆哮之声。

      他双手握住手中雷刃,一百道圣纹在刀刃上同时绽放,衍化出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冲上天穹。

      轰隆隆!

      天色在刹那间昏暗起来,旋即,雷鹰一刀劈了下来。漫天刀光和雷芒衍化成一尊黑色的巨手,那巨手上烙印着魔纹缠绕着血光,从天而落。

      这是绝对的力量,这是圣兵的威压,这是半步神丹的尊严。

      砰!

      虚空中绽放的花海,被一掌通通碾碎,遗世独立的林云,直接被当场拍中。

      咔擦!

      地面在疯狂的颤抖,旋即炸裂开来,尘土飞扬,巨石横空。

      嗖!嗖!嗖!

      肖坤和其他远远退去的邪修,一个个重新落在雷鹰身边,神色凝重的看向远方。

      突然,他们全都惊出一声冷汗,那漫天尘埃。有一道身影,挣扎着站了起来,所站的位置赫然是叶梓菱所在之处。

      天塌了,地陷了,整个血石林都被这惊天一击给毁了。

      唯有林云所在之处,完好无损。

      他弯着腰狼狈的站了起来,蒙蒙灰尘中,瞧不清葬花公子的身影。可能感受到一道眼神,洞穿虚空,燃烧着火焰,死死盯着他们。

      血未尽,战不休!

    【还有章,大家明早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