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原石诞生!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无边夜色,满月孤悬。

      天水岛血石林某处月光无法照到的阴暗角落,石柱摆列成一个圆,石柱上一道道身影盘膝而坐。

      每个人的身上,都凝练极为可怕的煞气,他们都是枯玄海中赫赫有名的邪修。

      不过与圆圈中心,浮空而立的人相比,却是各自都显得逊色许多。

      哪怕是那石柱上枯玄海邪修排名前十的秦锋,与这人相比,也能一眼就能看出莫大差距。

      这人笼罩在黑色的魔焰中,只能隐约瞧见个轮廓。

      显得极为诡异,而又恐怖之极。

      血煞弥漫,盘坐在石柱上的人都没有说话,让气氛显得无比压抑。

      哗!

      火光跳动,魔焰燃烧中的人影似乎睁开了双目,石柱上的一道道人影,眼中瞬间闪过抹忌惮之色,各自拱手恭敬的行礼。

      “青鳞蟒死了?”魔焰中的人,传来极为沙哑的声音。

      “死了。”

      蓝衣秦锋挑眉道:“叶梓菱来了,这女人有些麻烦,她剑意太强我最初只能远远看着。这女人的实力,比传闻中的还要可怕,青鳞蟒好歹是王者妖兽,在她面前毫无反手之力。”

      他对叶梓菱的印象极深,尤其是无边云海,垂落成羽翼凝结在对方后背上的画面。

      那一幕,相隔再远都能感受到,叶梓菱身上闪烁的锋芒。

      “那他们也知道血焰龙纹金的消息了?”魔焰中的人再度开口道。

      “知道了,我偷偷靠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可惜……还是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发现了,诡异的很。”

      秦锋眼中闪过抹寒意,如果不是那个小子,他可以偷偷藏匿更久。

      将叶梓菱的底细彻底摸清,看她究竟有没有受伤。

      “哦?”

      不甚起眼的一句话,却让魔焰中的人沉默了下来,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沉默持续了很久,秦锋小心谨慎的道:“我猜测叶梓菱可能受伤了,今夜若是倾巢而出,可能会有惊喜。”

      他这想法极为大胆,说话很小心,可眼里的疯狂之色难掩。

      “呵呵,你能确保血焰龙纹金的原石一定会诞生?”魔焰中的有嗤笑声传来。

      “这……”

      秦锋迟疑了起来,消息是几人在妖兽中无意探听到的。

      可血焰龙纹金的原石何等珍稀,对个人来说或许只是一般宝物罢了,对荒古域的超级宗派来说,却是无法想象的底蕴。

      血焰龙纹金的原石,是诞生矿脉的种子。

      可种子毕竟得接受养护,才能在几十年,几百年后成长为龙纹金矿脉。

      只有在超级宗派手中,这原石才能发挥出最大价值,是在场诸人无法想象和掌控的宝物。

      此事十有八九错不了,附近海底的妖兽,天生就对各种矿脉气息极为敏锐。

      可终究是血焰龙纹金,谁也没法保证,七天之内它百分百会诞生。

      “应该有九成九的把握……”秦锋斟酌一番,沉声说道。

      “那就是没法确定,既然无法确定,你干嘛要得罪叶梓菱?她可是浮云掌教的亲生女儿,人人都叫你疯子,可疯子就能不怕死了吗?”魔焰中的声音嘲弄道。

      秦锋压力如山,不敢反驳。

      “若真有原石呢?”石柱上有邪修开口问道。

      “呵呵……呵呵……”

      魔焰中的人影,无法控制的笑了起来,笑的让人不寒而栗,浑身都不自在。

      “有足够的利益,自然也就值得冒险了,秦疯子你说对不对?”火光跳动,魔焰中的人冷声笑道。

      “那是自然!”秦锋连忙点头。

      “浮云剑宗的驻地,应该有神丹境的长老坐镇,至少两人!”又有邪修开口,他们对浮云剑宗在天水岛的驻地实力,了如指掌。

      “我自有办法,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了!浮云剑宗这些年没落的很,也就靠个女人撑着了,血焰龙纹金啊,你可得一定诞生才行。否则我可就没法对她动手了,呜呜呜,我这人胆小的很,哈哈哈哈!”

      魔焰中的人影,发出邪意而沙哑的声音,一会哭一会笑。

      让石柱上的其他邪修,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们也是邪修,可在这人面前总是瑟瑟发抖,提心吊胆。

      秦锋被人称作疯子,可在此人面前,一点都疯不起来。

      ……

      血色石林,林云迎着月光在夜色中穿梭。

      不多时,便在石林深处,瞧见了叶梓菱等人所在之地。篝火燃烧,几人坐在地上休整,神色都有些凝重。

      看来此地,大概就是原石的诞生之处了。

      见到林云回来,叶梓菱睁开眼,冲他点了点头。

      她中毒很深,嘴唇已发紫,神色虚弱,只是眉间冷傲并未减去多少。

      “总算舍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等以为林师兄要拿着妖兽材料便走了。毕竟是登过圣剑山山顶的奇才,与我们死在一起,太不值了。”

      浮云剑宗的几名亲传弟子,面露不满之色,开口说话的青年叫刘青严。他从出宗就一直不待见林云,方才众人提心吊胆,林云却只顾着青鳞蟒的尸体。

      让他不满清秀达到极点,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林云冲他笑了笑,没有理会,径直朝靠在石柱上的叶梓菱走去。

      瞧见林云这般无视态度,刘青严顿时给堵住了,一口气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诺,给你。”

      林云取出装有蛇胆的玉瓶,伸手递到对方面前。

      叶梓菱睁开眼,眼中神色顿时震惊无比,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其他人偷偷瞄了过来,皆不太清楚林云手中东西是什么,唯有柳元无比惊奇。

      他认出来这是青鳞蟒的蛇胆,可这蛇胆有毒液包裹,一般人根本取不出来。

      这小师兄有点厉害啊,他能当上天字号亲传弟子,怕是没有多少水分。

      刘青严感觉不太对劲,咽了咽喉咙,小声向柳元问道:“柳大哥,那是什么?”

      柳元脾气很好,他如实道:“这应该是青鳞蟒的蛇胆,不过我不清楚他怎么弄到的,青鳞蟒身上的鳞片,我想要切开都极为困难。”

      “蛇胆外围还有很恐怖的毒液,可以顺着毛孔侵入五脏六腑,别说取蛇胆就算靠近都有中毒的危险。”

      嘶!

      柳元的话,让其他几名亲传弟子,立刻倒吸了口寒气,各个神色都无比震惊。

      也就冯章稍稍好上一些,他和其他亲传弟子不一样,可从不认为林云真的在原地踏步。

      “柳大哥,这蛇胆可以解师姐的毒吗?”小雨若眼前一亮,欣喜的问道。

      柳元点点头:“应该错不了。”

      此言一出,刘青严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起来,神色尴尬无比。

      原来林云根本就不是贪图妖兽材料,他再给叶梓菱寻找解毒的法子,且还冒了极大的风险。

      “哼哼!”

      小雨若很不满的看了他几眼,更让他羞愧不已。

      稍远处的叶梓菱,取过玉瓶,立刻着手炼化蛇胆。

      这女人,还真让人难以讨厌,一点都不矫情。

      林云笑了笑,重新回到篝火旁,看向几人道:“妖兽尸体材料我都拿了,感谢大家成全,我请你们吃烤肉。”

      烤肉?

      包括柳元在内,全都露出疑惑之色。

      等到林云将青鳞蟒的肉块取了出来,方才醒悟过来,柳元脸上露出抹笑意。

      林云笑道:“这青鳞蟒肉的血气,比不上龙蟒,可毕竟身怀王者血脉。我切下来的都是精华,待会大家都得吃啊,好处可多着呢。不是龙蟒也好,蛇肉会更鲜嫩,龙蟒肉多少会有些老,再怎么弄也没有这蛇肉来的鲜嫩……”

      刘青严小声嘀咕道:“就会吹牛,说的好像自己,杀过龙蟒一样。”

      林云不理他,在储物袋中取出家伙什,肉架子,毛刷子,调料酱,应有尽有,瞧得一群人目瞪口呆。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林云烤肉的手法之娴熟,看的人更是眼花缭乱。

      也不过半个时辰,烤肉就香气四溢,看的人眼馋不已。

      “花里胡哨,会烤肉就能当天字号亲传弟子了吗?”刘青严吞了吞口水,肚子咕咕隆隆的叫着,将头扭了过去。

      “哈哈哈,来!”

      林云闻言大笑起来,示意对方转过来,刘青严惊疑不定转过来,就看见对方将烤好的蛇肉伸到了面前。

      不由惊愕的张大了嘴,一张嘴,林云就将烤肉直接塞进了对方口中。

      “吃吧,别说话了,一路上就你话最多。”林云松手笑道。

      “哈哈哈!”

      其他人闻言都笑了起来,柳元笑道:“林师兄,给我也来点。”

      “我我,我也要!”小雨若鼓着腮帮子,生怕别人给她抢光了。

      冯章搓了搓手,轻声道:“林师兄,我也整点。”

      “好嘞!”

      林云面露笑意,倒也不嫌麻烦,一个个给他们分肉。刘青严本来生气无比,可瞧见大家都吃的很开心,将咬下来的肉咀嚼了起来。

      脸色瞬间起了变幻,而后主动吃了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好像,真的挺好吃的。

      青鳞蟒的肉,都是林云精挑细选的精华,滑而不腻,嫩而不涩。在加上他高超过人的烤肉手段,能不好吃就怪了。

      蛇肉中蕴含着王者妖兽的雄浑血气,几人吃的浑身燥热,气血涌动,说不出来的痛快。

      不一会,几人都开始争抢了。

      林云扭头看去,发现靠在石柱上的叶梓菱,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她的红唇恢复血色,毒素已然去掉大半,林云拿着份烤肉上前笑道:“叶姑娘,我烤了点蛇肉,你尝点吧,挺好吃的。”

      叶梓菱点了点头,将烤肉接了过来,并未着急下口。

      几人吃光青鳞蟒的蛇肉,眼中精芒闪动,不仅白天的疲劳一扫而空,修为瓶颈都有所松动。

      一个个闭上双目,赶紧炼化。

      林云也不例外,他白天受伤不轻,此刻吃完蛇肉,连忙闭目疗伤。

      本就强悍的肉身,在这股翻腾的血气下,伤势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恢复着。

      等到他睁开双目时,方才还吵闹的场景,已变得极为安静。

      抬头看去,天上的月亮到了最圆的时候,明亮的月光洒落下来,将这简陋的营地照耀的一片幽玄。

      “嗯?”

      林云目光扫去,发现叶梓菱不见了,给她送去的烤肉也丝毫未动。

      这女人跑哪去了?

      林云起身寻找一番,走了比较远的地方,终于瞧见了叶梓菱的身影。

      她高挑的身材,站在一根血色石柱上,紫色衣裙沐浴着银色的月辉。林云微微失神,有那么一瞬,仿佛看见了比月光还美的绝色。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一曲梨花谢,唯有玫瑰雪中红。一曲红颜笑……”、

      叶梓菱神色柔和,望着天上的圆月,侧脸几近完美无瑕,她喃喃自语:“一曲又一曲,你心中所想皆是旁人,好不容易想到了自己,想的也是手中之剑。就真的没有想过自己嘛。”

      林云尴尬的笑了笑,原来小雨若说的是真的,这女人真的会冲着月亮发呆。

      嗖!

      一阵寒风袭来,叶梓菱出现在林云面前,她神色重新回到冷落冰霜的状态。

      “你和我想的不一样,今日没有半点张扬,刘青严这般说你,你都没有丝毫脾气。”叶梓菱一双美眸盯着林云,幽幽开口道。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因为他不坏。”

      他在心中同时补了句,他也没见过真正的坏人,不知道人心会有多坏。

      林云很快就想到了通天之路,三大界子坐镇风陵城,举办杀妖大会时的阴险手段。

      那才是真正的坏,刘青严和他们比起来,连小孩子都算不上。

      叶梓菱眼中闪过抹异色,沉声道:“我收回之前的话,你这人除了长得好看,其实优点也蛮多的。”

      林云瞬间愣住了,钢铁直女人夸人都是这么硬盒的嘛?

      他尴尬的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叶姑娘有心事?是在担心白天出现的秦锋嘛?”

      “枯玄海的邪修,我都不担心,我就怕碰到排名第一那个……”叶梓菱没有说出那人的名号,仅仅只是提及,眼中就闪过抹浓浓的忌惮之色。

      她顿了顿,忽然看过来道:“林云,你会吹箫吗?”

      林云摸不清头脑,对方话题跳的太快,一事不知道咋接。

      “呵呵,我就随口问问。”叶梓菱见林云呆住,略有失望的道。

      林云讪讪笑道:“其实也会一点点。”

      叶梓菱眉头一挑,眼中明显露出颇为明亮的光芒,轻声道:“能吹奏一曲我听听嘛?”

      林云犹豫片刻,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将要取出洞箫之时。

      对方眼中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叹道:“还是算了吧,世间擅箫者何其之多,可葬花公子终究只有一人!”

      她说完便离去了,只留下林云在风中凌乱。

      林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真是比钢铁还直的女人,可怕。

      接下来的几日,众人皆守在此地,经过那夜烤肉之后,笼罩在众人头顶的阴影消散了不少。

      队伍内的气氛更是融洽不已,叶梓菱的毒素也彻底清除。

      五天之后的清晨,毫无任何征兆。

      前方空旷的地面上,突然升起一片血焰,有古老而原始的气息诞生。血焰在众人惊诧不已的目光中,凝聚为一道龙影,破空而去,直入苍穹。

      “原石诞生了!”

      紧张而忐忑的声音,在刘青严等人口中传了出来。